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的收废站镇守仙门 > 第92章 棺材之中!

第92章 棺材之中!

  阴冷破败的街道上,一口红木棺材静静躺在那里。

  不知埋葬了多少岁月,斑驳腐朽的痕迹好似跨越历史长河从上古降临。

  原本紧闭的棺盖如今被掀开,露出一角黑暗。

  一群行尸走肉围着棺材朝圣般的跪拜。

  在这些人跪拜的时候,每个人头顶都有一道血线被吸出,顺着那一角黑暗连接到棺材内部。

  许知尘亲眼目睹这恐怖的一幕,要说不紧张那是假的。

  他怀疑沧澜城居民之所以莫名失忆,原因就在这里。

  那些从众人头顶飞出的血线可能就是记忆,只是为什么这些人会不受控制?

  许知尘皱眉沉思。

  按照之前那个鬼魇的状态,这些凶物都在复苏,那么棺材中的凶物同样如此。

  “之前遇到的鬼魇出现复苏迹象,是因为诡雾中有人死去,棺材里的凶物...需要吞食记忆?”

  想到这许知尘感觉不是什么好消息。

  上次能镇压鬼魇不得不说有运气成分,鬼魇才刚刚开始复苏,强度不够。

  而沧澜城的诡雾已经发生了一段时间。

  “正主应该就在棺材里,解决它诡雾就会消失。”许知尘说道。

  冷思幽面色一变,凝重道:“这棺材给我的感觉很危险,绝对不能贸然靠近。”

  要知道他可是化神境修士,可在面对这口棺材时,仍然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许知尘何尝不是如此。

  但他好歹经历过一次诡雾,此时还算镇定说道:“根据我之前的经历,这些凶物不能随便杀人,你看外面那些人就没事,我们小心一些,不能什么都不做。”

  在进来前许知尘就做好了一切准备。

  这次比之前遇到鬼魇那次顺利多了,一下子就找到正主,不用在浪费时间去寻找。

  冷思幽一听也有道理,点了点头起身。

  许知尘操控飞行器落到下面平房顶上。

  等冷思幽出来后,他收起飞行器同时顺手取出长虹剑。

  一离开飞行器,许知尘就清晰感知到周围雾气挤压而来,那种和在朝山宗诡雾中相同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

  负面情绪无限扩大,灵力消耗加剧,即使什么都不做,身体也会不停消耗灵力。

  不过如今的许知尘不同往日。

  龙甲术自行护身,手握长虹剑也让他不用担心那些负面情绪的影响。

  尤其习得飞升术后,精神力空前强盛,变得愈发坚韧。

  上一次光是对抗这些负面状态就让他有些手忙脚乱,现在则驾轻就熟很快就适应下来。新笔趣阁

  冷思幽感受到诡雾中的恶劣影响,微微皱起眉头。

  不过在她身上并没有看到多少不适的状态,而且灵力消耗对于化神境强者而,暂时还不过是海水一滴罢了。

  看样子高境强者已经可以无视诡雾本身的恶劣影响?

  许知尘见状略微思考了下。

  他记得上次慕容天纵同样受到影响,这说明结丹境也无法幸免。

  或许到丹变境之后,才能完全隔绝诡雾自带的负面影响。

  当然诡雾真正可怕的也一直不是这个,而是隐藏在诡雾中的凶物。

  许知尘觉得现在修为还是太低了,做起事来总有些束手束脚。

  冷思幽同样取出自己的兵器,一柄青鸾吞口,剑身修长的三尺细剑。

  这样一柄造型精美的兵器拿在冷思幽手里更添几分魅力。

  吞口处青鸾的眼睛是一颗紫晶镶嵌,闪动着灵性光泽,好似活了过来,一看就远超灵品之阶。

  但比起许知尘手里的长虹剑终究差了些感觉。

  地品无疑了,他推断。

  不过玄品法器举世少见,能用得起地品已经了不得。

  而且即使地品法器也是强弱有别,有的地品法器只是因特性厉害,但威力一般般。

  有的则是两者兼顾。

  像许知尘手里的长虹剑就属于后者,若非点灵提升了它的品阶,在地品法器中也绝对属于佼佼者。

  冷思幽注意到许知尘手里的长虹剑,讶异道:“这把剑不错。”

  法器只有在使用的时候,才能看出真实的段位。

  所以就算是冷思幽也不能一眼就看出长虹剑的品质,不过身为修士的直觉,让她觉得这把剑很不一般。

  许知尘笑了下,没有过多解释。

  就算是冷思幽她暂时也不

  打算让对方知道长虹剑的品阶。

  玄品法器绝世瞩目,足以让很多人疯狂。

  两人动作很快,拿好兵器就离开原地。

  房屋上缠绕着粗大的藤蔓,料想当初这里也是一片生机勃勃之地。

  两人小心翻过藤蔓来到平房边缘,从这里可以看到不远处街道上的情形。

  朝拜还在继续,棺材里也一直没有动静。

  许知尘等了片刻,皱眉道:“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棺材里的东西正在吞食记忆复苏,不能让他成功。”

  天知道那鬼东西完成复苏有多难对付。

  他怎么知道棺材中的凶物在吞食记忆?不过这个时候冷思幽虽然惊讶,但也没多问。

  “你在这里等着,我去看看。”冷思幽说道。

  许知尘只有筑基修为,这个棺材连她都感觉十分危险,恐怕很难能帮上忙。

  许知尘连忙拦住她,道:“你下去也没用,据我所知诡雾中的凶物无法被杀死,只能进行镇压。”

  要是没有任务在身,他可能还不介意冷思幽这样做。

  现在肯定不行。

  听到这话冷思幽难免有些狐疑道:“你怎么知道这些?”

  “朝山宗有一位老祖还活着,他曾经经历过诡雾,这些我都是从他那里打听到的。”许知尘说道。

  他最后又补充道:“我们现在遇到的诡雾,其实都是他们那批人镇压的,现在已经开始复苏了。”

  听到这个消息冷思幽不可谓不震惊,但旋即就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那我们岂不是白来一趟。”

  连朝山宗老祖那样的大人物,都无法完全解决这些凶物,冷思幽也是有自知之明。

  “用对办法就好了。”许知尘神秘一笑。

  他有葬死钉,鬼魇的成功给了他很大底气,只要见到凶物给对方来上一根,应该问题不大。

  许知尘说着已经开始行动。

  他从平方上跳下去,落地时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其实就算他发出声音也不会引起别人注意。

  那些人都跪在地上,两耳不闻窗外事,压根就不在意旁边还有其他人。

  不过许知尘也是担心引起棺材主人的注意。

  见许知尘下去,冷思幽也是迅速跟了上去,打起精神警惕周围,同时她很好奇许知尘有什么办法对付棺材里的凶物。

  许知尘半蹲着小心靠近棺材,察觉周围那些人毫无知觉,干脆就站起来加快脚步。

  冷思幽步步紧跟,两人一前一后只用了十几个呼吸就成功潜到棺材跟前。

  过程非常顺利。

  自始至终四周那些脑袋抵地跪拜的人群,都没有抬起头看许知尘和冷思幽一眼,好似真的没有察觉到有人靠近。

  然而不知为何许知尘心中却总有种不安,说不清哪里不对劲。

  但事到如今他已经顾不上多想。

  许知尘没有贸然探头观察棺材内的情况,生怕遭遇开门杀。

  他只是取出一根葬死钉紧紧握在手里,另只手掌轻转用长虹剑抵住棺材盖边沿,用力将其顶开。

  捆绑棺材的龙骨早已腐朽,在此刻彻底崩碎。

  “哐当”声里,重物落地。

  厚重的棺材盖被掀翻在地。

  也就在同一时间,许知尘果断开启龙甲术,紧接着毫不犹豫将手里的葬死钉,猛然捅进棺材内。

  咚!

  伴随声响传来,许知尘清晰感觉到葬死钉戳在一处硬物上,并深入几分。

  他不禁一喜,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

  连忙松开手后退半步,然后才向棺材里看去。

  他一整套操作行云流水,没有丝毫拖沓,一旁的冷思幽见状都忍不住对其胆大感到喝彩。

  此刻见到许知尘起身,就知道事情已经搞定,也跟着起身往里看去。

  可下一刻,两人都相继愣住。

  “这是成功了?”冷思幽不解道。

  棺材内部空荡荡的什么东西都没有,只有一根斑驳的钉子插在棺底。

  刚才许知尘触碰到的硬物就是里面的棺材板。

  许知尘见状也不禁感到疑惑,说道:“难道凶物就是这口棺材?”

  “好像是的,那些人身上的血线消失了。”冷思幽声音从旁边传来。

  这时候许知尘感觉有人在拍他的肩膀,他下意识回头看去。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