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的收废站镇守仙门 > 第79章 宝玉斋

第79章 宝玉斋

  潭州沧澜城。

  这是个有着一百多万人口的大城,是潭州数一数二的商贸重地。

  街上行人络绎不绝,商贩走卒随处可见,热闹的气氛充斥着大街小巷。

  一辆黄木马车缓缓行驶进城,最后在城里一处玉器店前停下,下来一男一女两名年轻人。

  女子长相还算周正,跟在男子身后稍许害羞的进了店铺。

  “掌柜的快出来。”

  从屋里小跑出来一位留有小胡子的中年掌柜,面带笑容迎上来。

  “来了来了,您二位看上什么了?”

  年轻男子一皱眉头,眼中既有奇怪也有不悦。

  “掌柜的我可没心情和你开玩笑,上次麻烦你订做一套绯玉首饰,可是你让我七天后来取,订金都给了,我现在大老远跑来拿货你可别让我白跑一趟。”

  绯玉是一种比较稀珍的玉石,较难寻找,一般不是大户人家都要不起。

  一块就需要数十两银子,一整套下来那可是不小的数目。

  掌柜的一听心下欣喜知道是个大客户,可听完年轻公子的话后,微微迟疑道:“这位公子可不敢乱开玩笑,小老儿做生意向来头脑清明,童叟无欺,您二位我面生得很,什么时候托我订做绯玉首饰一套了?”

  年轻公子一听嘿笑道:“我说掌柜的你还上瘾了是吧,我可是听说你这宝玉斋是远近闻名的玉器大铺才找上门,怎么还想玩不认账这一套?”

  他随手一指旁边的伙计,说道:“那天这个人也在,他可都看得一清二楚。”

  那伙计闻一脸茫然,仔细看了看这两位顾客,摇了摇头:“我不认识二位啊。”

  “混账!”年轻公子一看也是大户人家出身,一直耐着性子没发火。

  但此时终于爆发,勃然大怒。

  见年轻公子动怒,掌柜的和伙计都吓了一跳,要不是对方身上穿着打扮非同寻常,早就当做骗客撵出去了。

  这边的动静闹得不小,街坊邻居都闻声跑过来围观。

  啪!

  这会儿年轻公子也不废话,直接从身上拿出一张字据愤怒摔在柜台上。

  “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这是不是你宝玉斋的东西,是不是你掌柜的亲自立下的字据!本少爷是临安木家的人,你莫要不识抬举!”

  临安木家可以说是潭州有名的豪门了,虽然比不上那些真正的超然世家,但也算得上一流家族。

  掌柜微微皱眉,并不怎么怕对方,字据是宝玉斋的没错,上面确实也像是自己的手笔。

  但掌柜压根就不记得有这件事,望着对方的目光逐渐不善。

  “就算你是木家的公子,也要讲道理不是,总不能无中生有坑小老儿,区区几个绯玉首饰你木家的公子难道还买不起?”

  一听这话木家公子彻底恼了,这宝玉斋的掌柜居然敢睁眼说瞎话。

  这时候一伙人走了进来,为首一汉子恭声道:“掌柜的,我来取钱。”

  “哦是上次那批货是吧。”掌柜的瞧见来人笑呵呵拿出一片金叶子,发现袋子里少了一枚金叶子又微微皱眉。m.biqupai.

  这时木家公子忽然一抬手道:“对了对了,你们这些人我之前见过,当时这掌柜的就给了你们一片金叶子,你们应该认识我对不对?”

  “你谁啊?”为首的汉子结果金叶子皱眉道,心想这人是不是傻子。

  木家公子一呆,他彻底感到抓狂,怀疑这些人合起伙来耍自己。

  “好,你们有种,给本少爷等着!”木家公子拉起女子离开,已经有不少人朝他指指点点。

  掌柜的回到后屋,想到刚才的事就一脸阴郁不快。

  宝玉斋身后同样站着沧澜城的大家族,并不怕临安的那个木家,但闹了这么一出心中很不愉快。

  伙计进来看到掌柜脸色难看,小心翼翼倒了杯茶:“掌柜的消消火,咱们宝玉斋以前也不是没遇到过这样的闹事者,还是掌柜的慧眼如炬识破了对方的小把戏。”

  “行了出去吧。”掌柜的心情没由来有些烦躁,挥了挥手把人打发。

  想到刚才检查发现钱袋子莫名少了一枚金叶子,他怀疑是不小心遗落了,在房间里寻找。

  最后又去了储物室,打开一个箱子,发现里面铺的黄布上静静躺着几件雕工精美的绯玉首饰。

  簪子,玉镯,腰佩,项链,刚好是一整套。

  望着这些首饰,掌柜面色逐渐痛苦起来。

  外面,等人群散去,露出了后方一男一女两道身影,男的身形挺拔英俊,女的面色红润,眉眼间藏着一丝妩媚风情。

  “许师兄,你说刚才他们谁在说谎呀?”

  来到沧澜城已经有一天,于萱萱发现这位师兄似乎还是玩心未尽,带着他在城里逛了一大圈。

  期间他们看到不少纠纷,平常在其他地方很少见的情况,在沧澜城这里好像成了惯例。

  于萱萱都开始怀疑是不是沧澜城都是黑心商人的聚集地。

  许知尘看了下宝玉斋的牌匾,说道:“不知道,这宝玉斋咱们进城后听到不少消息,这样的大店不至于贪婪一点小财砸自己的招牌,那木家公子有字据在手,不过身份可以伪造,字据也可以。”

  他伸了个懒腰,看向周围道:“不管咱们的事,还是找个地方先填饱肚子吧。”

  “听师兄的。”于萱萱欣然笑道。

  不久后,一家酒楼雅间内。

  许知尘和于萱萱相对而坐,桌子上摆满各色美味菜肴,旁边放着青花酒壶。

  这些天过来,他们都是这样一路吃过来,毫不吝啬身上的钱财。

  当然主要都是许知尘在掏钱,他也不在乎。

  这些天胡吃海喝也只花了二十多枚金叶子,背包里的金叶子仍然还剩一百多枚。

  “师兄,咱们什么时候去玄月宫?”吃到一半于萱萱就饱了,撑着脑袋痴痴望着许知尘,心里分外满足,随意问道。

  “不急,玄月宫找我们过去,无非就是想问问当初我们在诡雾的遭遇,几句话就能解释清楚的事,现在我要先收集一些信息。”

  来这里之前,云清舒就和他说过沧澜城的变故。

  一座城的人忽然失踪,次日又再次出现,只是消失的人状态有些不正常。

  可今天他们在沧澜城逛了一整天,却没发现什么异常。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