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的收废站镇守仙门 > 第73章 再战钱文山

第73章 再战钱文山

  青山碧水的幽林别院前,一个外观淡蓝且浑圆的金属球体轻落在地。

  放在背包栏里时许知尘还没有太直观的感觉,直到真正取出这个大块头,当场吓了一跳。

  它的底座自行伸出三只支腿,支撑那小屋般直径两丈多的魁梧身躯。

  合金打造的飞行器体表镶嵌着许多黑色菱形宝石,而正面三颗赤色宝石环绕的中间有个舱门可供一人通过。

  但进去后,却比想象中大很多,别说一个人,就算坐进去三四人都很宽松。

  内里空间宽敞且装饰非常高档大气,一边设有操控台以及一面显示器。

  许知尘发现可以通过这面显示器,清晰看到外面的环境,相当于“眼睛”的存在。

  这个角度感觉就是外面那血色宝石其中一块,不知道另外那些有什么作用?

  而在操作台另一边角落摆着一张看起来就很柔软舒适的沙发,可以供人休息时使用。

  其实说是沙发,许知尘觉得称之为床也完全没问题,比他屋子里的床都大一圈。

  旁边还有一张小茶几,配备一套做工精致的茶具。

  当然里面是空的,但这已经很完美了,简单设施里面都具备。

  甚至让许知尘熟悉久违的电子钟都在一面墙上出现。

  不知道这飞行器怎么对时的,但许知尘和外面的时间对照了下,发现居然一样。

  要不是真切感受到身上修为的存在,他都差点以为回到了现代社会。

  不得不说,收废站出品的东西从来没让许知尘失望过。

  进入飞行舱里面,不免让人有种感慨与怀念。

  许知尘满脸惬意的躺在沙发上,享受身下传来的柔软触感,感觉屋子里那张黄花梨木的床榻就是残次品。

  但飞行器不是拿来睡觉的,许知尘连忙坐起来到操作台前。

  实际上操作台上只有一个按钮,当许知尘按下那个蓝色的按键时,下一刻舱门缓缓闭合。

  紧接着许知尘就察觉到飞行器轻轻颤了下,然后离地飞起,很快就升高超过了山林,出现在别院上空。

  显示器上可以清除看到外面的一切,三百六十度无死角。

  “就一个按钮我要怎么操作?”许知尘有些纳闷。m.biqupai.

  话音刚落操作台上就传来一道机械合成音。

  “你是飞行器的主人,需要什么语音操作即可。”

  许知尘一听这挺好,不用他费心。

  “都有什么功能?”

  他意外之余又觉得很正常,作为顶尖科技文明的产物,这点智能功能要没有,也配不上顶尖两个字。

  “星澜号飞行器为普通飞行器全面升华的完美版,配备攻击,防御,隐匿,包括自动巡航功能,只需发出指令将自动执行。”

  “当前已检测到坐标位置,东灵洲玉琼国境内,正在录入。”

  “录入成功,已录入大部分坐标位置,部分位置无法探究,请选择你要去的地方。”

  许知尘想了下,说道:“去帝都要多久?”

  “识别开启,当前处于朝山宗,玉琼国帝都位于据此以东七千五百三十里外,正常飞行五小时即可到达。”

  这么快?

  许知尘有点意外,这不比御剑飞行慢多少。

  而且比御剑飞行更舒适更稳妥,许知尘绝对不是因为不能御剑飞行才这样想。

  “坐标已确定,是否前往?”

  闻许知尘果断拒绝:“不用了,开启隐匿功能,就在这附近转转。”

  去帝都也不是这个时候,他发出另一条指令。

  “隐匿功能已开启。”

  许知尘用识觉看了眼,发现飞行器完全变成了透明色,简直和天空融为一体。

  要不是他就坐在飞行器里知道目标,正常来说就算是修士也发现不了。

  这功能太强了。

  绕着朝山宗飞了一大圈,差不多就是围绕这片琼落山脉飞了一圈。

  这还是许知尘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观察自己的宗门,确实很大。

  不仅是只有人多势众的四座主峰,其他一些山头也都有建筑存在,比如药田,养兽园,等等。

  许知尘依靠着沙发看着显示屏传回来的画面,有种在巡视自己领地的感觉。

  如果再有一杯茶就更美好了。

  从琼落峰一直逛到冲脉峰,途中能看到下面人头攒动的弟子进行各种日常交流。

  甚至看到了天丹长老在训斥一名炼丹炸炉导致周围遭殃的弟子。

  许知尘路过的时候,对方毫无察觉。

  不过许知尘也没有靠的太近,修士的识觉很敏锐,只要有一丝异常都可能被发现。

  总体来说,只要小心一些就算是巨灵境的修士也很难发现飞行器的存在。

  这样就足够了。

  许知尘浪够了,也从试验得到印证,心满意足返回琼落峰。

  路过一片山谷的时候,突然看到几名天炉山的弟子围着一名钟灵峰的女弟子,后者正面色难看的后退,一直被逼到角落。

  对面那三名天炉山弟子眼神不善,为首一人就是不久前在剑法考核上被许知尘击败的钱文山。

  不过此刻钱文山的伤势已经痊愈,作为天炉山的弟子,疗伤丹药肯定不会缺。

  而且许知尘之前也没有把他打伤的多重,顶多狼狈了些。

  而他们围着的女弟子不是别人,正是那位萱萱师妹。

  靠近之后,双方的谈话也经过识觉传了过来。

  “于师妹,知道我为什么拦住你吗

  ”钱文山皮笑肉不笑打量着于萱萱的身段,眼中流露出一丝火热之色。

  “之前真是看走眼了,原来于师妹也是个难得的美人儿,不如和我做一对道侣可好。”

  于萱萱眼神警惕看着几人,闻冷声道:“你休想!”

  “不要着急拒绝,这里没有外人,我看你对那个许知尘倒是上心得很,其实这也是我想找你的原因。”钱文山步步紧逼。

  他顿了下,讥笑道:“一个不知哪里来的毛头小子,走了狗屎运被掌门看上,你真以为他能潇洒多久?等大师兄禁闭出来,有的是办法收拾他。”

  早前在考核上大意之下被许知尘击败,回去后又被天丹长老训斥,以及同门的嘲笑,让钱文山心里万分憋屈。

  可对方是掌门的亲传弟子,不好随意动手。

  但他知道于萱萱和许知尘认识,而且两人关系好像还不一般,表现的非是寻常同门那么简单。

  这就让钱文山有了其他心思,就算不能直接对许知尘动手,从他身边的人下手也不是一个办法。

  这口恶气他不能忍。

  听他说起许师兄,于萱萱惊了一跳,说道:“你们想对许师兄做什么?!”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着替他着想,看来你们关系确实挺好啊,不过我觉得你还是关心下自己比较好。”钱文山脸色很难看。

  “知道宗门的规矩吧,我现在对你发起挑战,你要么接受,要么认输交出储物袋。”

  他结丹境后期修为,于萱萱只有筑基后期,自然不是对手。

  当然平常也不会有人这样做,说出去都让人笑话。

  但钱文山不在乎,刚才偶遇于萱萱就动了这个心思。

  “你无耻!”于萱萱气急了。

  对方就是看准她实力低微。

  挑战这种事在宗门很常见,高层也不会管,反而会进行鼓励。

  但那大都是友情切磋,而钱文山明显不怀好心。

  于萱萱可以确定一旦自己接受,下场肯定会很惨。

  关键是无论她如何选择,下场都不会很好,无非是一个重伤,一个是丢了储物袋。

  咻!

  就在这时,一道红色光线从天而降,毫无征兆的突然出现。

  饶是钱文山最后察觉到危险想要闪躲,却终究慢了半拍,瞬间被轰飞了出去。

  摔在远处滚了好几圈,多亏身上的气罩替他抵挡了大部分伤害。

  饶是如此钱文山也已经一身衣物破碎,比之前在剑法考核上还要狼狈,并且左臂血肉翻卷,让他吃疼闷哼。

  他猛地抬头看向天空:“谁?!”

  那红色光线威力强大,却让他感觉非常陌生。

  飞行器内,许知尘打开舱门走了出来,轻飘飘从天上落下。

  看见那凭空出现的身影,于萱萱愣了下,欣喜不已道:“许师兄?你怎么在这里?”

  今天可真是巧了,许知尘心里想着,脸上淡笑道:“恰巧路过。”

  “许知尘!”

  钱文山看见来人后,暴怒爬起。

  前不久才吃了个亏,现在又重蹈覆辙,而且伤的比之前还重。

  旁边两名天炉山弟子如临大敌盯着许知尘,早就听闻过对方的名头,听说大师兄关禁闭都和此人有关系。

  许知尘面无表情看着钱文山,道:“还记得我之前说的么,本来不想找你麻烦。”

  锵!

  血色剑光一闪而过,许知尘拎着长虹剑走过去,抬手就是一剑。

  “但你非要送上门我也没办法。”

  好似火龙般的剑浪凌空倾轧而下,所过之处虚空扭曲。

  钱文山心下一惊,本能的闪躲,然而下一刻他就突然发现躲开的地方,竟然就是剑气劈落的位置。

  似乎在动手的那瞬间,许知尘就知道了他的想法。

  “噗嗤!”

  “啊!!!”

  一只断臂凌空飞起,血液喷溅。

  钱文山惨叫中踉跄倒退,脸上惨白无血色,他眼中就有骇然又是难以置信。

  骇然的是这剑气的恐怖凌厉,后者则是不敢相信许知尘居然这么果断,二话不说就动手。

  许知尘压根不给他反应的机会,身形一闪突进,再次递出一剑。

  剑影如电,血芒横空。

  钱文山大惊失色,连忙往嘴里塞了几颗丹药,强行提气反击,怒吼道:“就算你是掌门弟子,今天我也要杀了你!”

  来自结丹境后期修士的愤怒反扑,不可谓不厉害。

  “这也是我想对你说的,今日必杀你!”

  许知尘怡然不惧,面孔分外冷峻,长剑改刺为挥砸开钱文山的法剑,并全面开启长虹剑的威能。

  之前考核上许知尘实际上压制了长虹剑,没有展露全部威力,不想让天阵长老怀疑。

  现在没有那么多顾虑。

  钱文山手中法剑的威力在压制下顿时就失去了原有的作用,被砸飞出去。

  许知尘也没有开启八倍状态,筑基大圆满后,他的修为全面提升到一个新层次。

  就算不用功法神通也可以和钱文山一战。

  有身法精通和剑法精通在身,钱文山哪怕结丹境修为,对许知尘来说也没有太大威胁。

  这不仅是天道筑基的自信,还有另一点。

  下一刻,许知尘身上就弥漫上一层金光甲胄,宛如实质般的龙灵围绕着他咆哮威慑四方。

  他就像一尊战神,一往无前,粉碎了钱文山所有反击,迅猛而可怕。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