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的收废站镇守仙门 > 第68章 技惊四座

第68章 技惊四座

  另一边,姬婉月发现许知尘要上场,迎上去惊讶的说道:“你刚才不是说不参加了嘛?”

  “是啊。”许知尘笑了笑,道:“本来是不打算参加的,可有人让师姐吃亏,我不能当做看不见。”

  还以为他是想争夺奖励,一听这个原因姬婉月感动坏了,随后又摆摆手道:“不用啦,那家伙还是有点厉害的,我技不如人,没事的。”

  “那不行,我就是看这家伙不顺眼,师姐你不用管,如果等下我不幸受伤落败,你负责照顾我就好。”许知尘说道。

  姬婉月呸了一声,心里却甜滋滋的。

  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许知尘跃上演武台,刚好那个钱文山还没下场。

  看样子对方是想拿下三场胜利再下去。

  看到许知尘上台,很多弟子都表现的疑惑。

  内门中修为厉害的大都见过或听过,但许知尘太少露面,到现在认识他的人并不多。

  钱文山名声早就闯出来了,大家都知道,敢挑战对方的,在内门不应该籍籍无名。

  “呃,这好像是上次和神霞殿斗法连胜六十六场的那个人?”

  “对对,我想起来,他好像就是那个掌门的亲传弟子。”

  “不对吧,我看他气机怎么才筑基中后期的样子?”

  “哇!这位师兄长得太好看了!我支持他!”

  “好看有什么用,这修为挑战结丹境后期的钱文山,疯了吧。”

  “呵呵,估计是想出风头罢了。”

  “我赌他走不过三招!”

  “三招?太看得起他了,我赌一招。”

  人群中的哗然议论许知尘置若未闻。

  钱文山自然听到了,意外对方居然就是那位掌门的弟子,随后又露出冷笑。

  “不去找你麻烦,你竟然还敢自己出现。”

  许知尘闻审视对方,他好像明白了什么。

  “刚才那些都是慕容天纵授意的吧,啧,净只会些下三滥的手段。”

  钱文山脸上一沉。

  “我懒得与你争口舌之利,希望等下你不要跪地求饶。”

  许知尘撇了下嘴,手掌一张握住凭空出现的赤红似血的长虹剑,挽了个剑花。

  “我让你先动手。”

  这本是钱文山想说的话,没想到被许知尘抢了先,当即就怒了。

  在他看来这是强者才有资格说的话,对方竟敢大不惭。

  唦!

  钱文山身影倏地消失在原地。

  与此同时,演武台上一股结丹境的强烈威压降临。

  修为弱的人面对这种威压,体内灵力会如同陷入泥沼般的迟缓,属于结丹之后的独有特性。

  一瞬间,许知尘就感到自己的气机被全方面封锁。

  下一刻,数道剑影就凭空出现在许知尘头顶笼罩而下。

  这一幕发生的极快,只是别人一眨眼的功夫。

  钱文山身在半空眼中带着残忍笑意,他没有任何留手的意思,上来就是全力。

  剑影斩落,击中许知尘将他斩成两半。

  那一瞬间钱文山都愣了下,没想到对方这么弱,一击都接不住?

  然而下一刻他脸色就变了,面前的许知尘渐渐消散,竟是一道残影。

  这得多块的速度,才能在原地留下近乎本体的镜像?

  没有时间多想,钱文山忽然就感觉身后疾风迫近,想也没想回身就挥出一剑。

  铛!

  刺耳的兵器交击音炸响,钱文山连连后退,手中的法剑竟被一股恐怖的巨力砸的脱手飞出。

  许知尘乘势追击,顷刻间长虹剑就抖出数十道剑影。

  仅仅这一招,就让在场所有人睁大眼睛。

  一阵刺啦哗啦声响中,钱文山体表的护体罩如同无物崩溃,碎布料纷飞中上半身再无遮掩。

  钱文山连忙想召回兵器,但不知什么原因,此时那兵器竟无动于衷。

  没有兵器,结丹境的威压也对许知尘没有丝毫作用,被对方的剑影逼得一退再退,脚下一空竟从演武台上摔了下去。

  围观人群看得瞠目结舌,而后爆发出哄堂大笑。

  钱文山四仰八叉摔在地上,光着上半身发髻凌乱的狼狈模样让很多人大跌眼睛。

  这么滑稽的场面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你败了。”许知尘站在边缘收剑而立,只是风轻云淡的说了句。

  钱文山总算反应过来,只觉脑门充血气的快要疯了。

  “混蛋我杀了你!”

  人群中的姬婉月和于萱萱忽然惊呼出声。

  “许师兄,许师弟小心!”

  原来是钱文山不甘心就这样落败,他终于收回自己的兵器,咆哮着高高跃起。

  剑身爆发出璀璨光芒,金元素力量汇聚,猛地朝背过去的许知尘斩落。

  他动用了神通,这是考核本不允许的。

  剑法考核属于单纯的比拼剑法招式,不能使用任何神通,也是给其他弟子一个竞争的机会。

  谁都没想到钱文山竟敢冒大不韪违反规则。m.biqupai.

  然而事发突然,就算天阵长老发现不对想要阻止都来不及。

  就在这时,演武台上突然爆发出一股强横的气息,天地间的元素都在沸腾。

  而后,一道火浪冲天而起,碾碎了所有金元素剑气,狠狠轰击在空中那道身影。

  这一下就让钱文山如遭雷击,喷出一大口血,身子像断线的风筝倒飞摔了出去。

  许知尘站在演武台上,眼神玩味的看着钱文山:“你该庆幸这是在考核,还能活着离开。”

  这话让众人一惊,这位掌门的弟子是动了杀心了啊。

  如果换做之前,有人说一位筑基修士要啥结丹境后期的修士,他们会认为对方疯了。

  可刚刚的情况大家有目共睹,对方是真有那种实力。

  姬婉月惊讶的睁大杏眼,没想到许师弟这么厉害。

  于萱萱反而没有太过惊讶,之前在诡雾,许师兄和慕容天纵都打过不落下风,眼下的结果她觉得合情合理,眼神愈发仰慕。

  连天阵长老都感到有点震惊。

  不过他的目光,更多是盯着许知尘手里的那把血色法剑,喃喃道:“地品法器?”

  这种品质的法器,太过难得,他好奇对方哪里来的。

  难道是掌门?

  但很快就回过神,冷冷看向从地上爬起来的钱文山,呵斥道:“钱文山你胆子好大,当老夫不存在么,你的考核资格被取消了,以后也不许参加!”

  钱文山不敢对天阵长老怎样,心里却把许知尘恨透了,他认为是自己太大意了。

  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这会儿许知尘已经懒得再去看钱文山,心里暗骂这狗东西把他八倍状态都逼了出来。

  本来是作为杀手锏使用的。

  不过用都用了,现在只能趁着实力提升的状态还在,尽快完成任务。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