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的收废站镇守仙门 > 第63章 鬼魇

第63章 鬼魇

  对于许知尘的隐瞒,云清舒自当没看见,反正只要人是好的就行。

  而事实证明许知尘没有让她失望。

  “当然睡觉被拉入诡雾,只是对于我们遇到的这个诡雾,现在还不能确定适用于其他诡雾。”

  听到这些,几位长老忍不住点头。

  现在大家都对诡雾有了一定了解,杀人方式,诡异的彼岸花,一起隐藏在雾中的凶物。

  许知尘最后看向掌门:“师傅,您对诡雾知道多少,以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吗?”

  “曾经在一个古墟探索的时候见过,但没有进去过,那片大雾出现的很突然,隔绝识觉窥探,任何法器都没用。”云清舒摇了摇头。

  那是她还没有继任掌门之位,陪同三代掌门去过一次古墟,为了搜寻可用的资源。

  当时连她那位师傅都对诡雾忌讳莫深,不敢深入。

  “不过诡雾的出现是在浩劫之后,可能和曾经的星海浩劫有关。”云清舒说道。

  许知尘有些无奈,本以为掌门的位格能知道些什么有用的线索。m.biqupai.

  最后离开的时候,云清舒又叮嘱几人:“这几天不要睡觉,本座担心那诡雾去而复返。”

  这不是没有可能的事,但只有许知尘清楚那诡雾不会出现了。

  当然不排除其他诡雾,毕竟东灵洲爆发的诡雾不止一处,究竟是不是同一个诡雾很难确定。

  回到山下的府邸,许知尘远远就看到大门外的台阶上坐着一道身影,撑着脑袋眉头紧锁,正在沉思发呆。

  哪怕穿着繁琐的大红衣裙,都无法遮挡那挺致浮凸的惹火身段。

  萧怡君的美不需要任何装饰和浮夸的辞,好似熟透的水蜜桃,自然流露的成熟风韵就已是人间极致。

  “小姨,你在这里干嘛?”

  萧怡君从沉思中惊醒,看到许知尘的时候眼中分明一喜,旋即又柳眉倒竖怒斥道:“你这个臭小子跑哪里去了,也不知道跟小姨说一声。”

  之前谈话时,许知尘已经从掌门师傅那里得知小姨去找过自己。

  不过当时情况不明,云清舒没有说许知尘是不是被卷入诡雾,随意敷衍了几句就把萧怡君打发了回来。

  所以萧怡君还不知道许知尘跑诡雾里逛了一圈,不然绝对要发飙。

  许知尘也没有提及诡雾的事,省的被唠叨,笑嘻嘻道:“出去处理了些事情刚回来,让小姨担心了,我有罪。”

  “你知道就好,下次不管有什么事都要跟我说。”

  萧怡君抿了抿嘴,担心这样管得太严可能会引起许知尘反感,说道:“你不要嫌我烦,小姨也是为了你好,你自己都知道有人想要你命就该事事小心一些。”

  “不会不会,小姨这是关心我嘛,我下次一定和你提前报备,让你天天管着我。”许知尘立马态度端正道。

  萧怡君闻白了他一眼,手指戳了戳他脑门,嗔道:“你当我是管家婆吗,哪能事事都和我说,你想做什么反正我也管不到,随便你了。”

  似乎是听到许知尘的声音,门后面探出来两颗小脑袋,好奇望着许知尘。

  许知尘干笑一声,眼角余光瞥见那两个小家伙,笑道:“小白小青,过来。”

  听到传唤,两条小蛇嗖的一下窜到许知尘身上,小脑袋磨蹭着他的后背以示亲昵。

  “这两个小家伙倒是和你亲近的很。”萧怡君在旁轻笑。

  许知尘心想那是,我的养成计划可全靠这两个小家伙了,而且已经初见成效。

  他拎来小半桶水倒进门外的池子里,又割破手指往里面滴了几滴血,顿时小白小青欢快的飞扑了进去,痛快畅饮。

  见状萧怡君微微皱眉道:“你怎么能用血养它们?”

  谁知两条小蛇灵性十足,闻立马抬起头紧张的盯着这边,那模样一副害怕今后口粮的问题。

  许知尘摸了摸它们的脑袋,回头对萧怡君说道:“只是一些血罢了,我气血旺盛的很,不碍事。”

  他肉身成圣,气血对这些灵兽有非同一般的吸引。

  “那也不能一直如此,这些都是妖物,时间长了嘴都被你喂叼了,而且吞食人血会增涨它

  们的凶性,小心最后反噬你。”萧怡君语重心长道。

  一听这话,池子里的小白小青连连摆动脑袋,看得萧怡君哑然失笑。

  许知尘不像继续讨论这个话题,转而说道:“小姨做饭了吗,忙了一整夜,我饿了。”

  “哎呀,我一直在想你什么时候回来,现在去给你做,等着。”果然听到许知尘饿了,萧怡君转移了重心,提着裙摆跑进屋里。

  许知尘舒了口气,最后看了眼小白小青让它们安心进食,才走进屋。

  坐到桌前倒了杯茶喝下,许知尘暗自思忖:“这次的诡雾给我提了个醒,以后东灵洲恐怕不会很太平,我得尽可能搜集有关诡雾的信息。”

  只有了解更多的信息,下一次遇到诡雾就不会再像这次一样手足无措。

  “可惜连掌门都不清楚诡雾的情形,这世上恐怕能知道的人也不多,那些活着走出诡雾的人倒是可以,关键我连人是谁,在哪里都不知道....”

  忽然,他想到一个人。

  许知尘取出蓝皮册子,心想二代老祖活了那么久,说不定知道些什么。

  随后他轻车熟路的进行观摩,可惜这次没有之前那么顺利,最后一页空白没有出现任何变化。

  许知尘没有放弃,又连续试验了几次,终于在第八次的时候,熟悉的黑暗再次袭来。

  昏暗之地,半金半黑的山巅。

  “你怎么又来了?”

  低沉似带有不满的宏大声音传来,山巅一道目光俯视而下。

  许知尘抬手抱拳,可还没等他开口,二代老祖就再次说道:“如果是请本座帮忙,那就不用说了,本座不会答应的,上次出手是因为事出有因,与你无关。”

  “而且,若不是你运气好,早已在天劫下形神俱灭,你当有自知之明。”

  许知尘心想果然如此,这二代躲在这里是在躲着天劫?

  “老祖误会了,晚辈没有请你帮忙的意思,只是向你讨教几个问题。”

  二代老祖这次连话也不说了,闭上了眼睛。

  许知尘也不在意,自顾自说道:“东灵洲出现了诡雾,昨夜朝山宗有不少人被卷入进去,那里面的怪物很凶,晚辈侥幸逃脱。”

  话音刚落,二代老祖微闭的双眼猛的睁开。

  “诡雾?你说诡雾出现在朝山宗?”

  许知尘一看有戏,连忙点头道:“是的,事情是这样.....”

  他把昨夜的事情原原本本说出,没有添油加醋,只是陈述一个事实。

  饶是如此,听完之后的二代神情略微恍惚,好似想起什么遥远的事情。

  “终究还是出事了。”

  二代老祖幽幽的叹息,让许知尘立马反应过来这事不简单,对方肯定知道什么。

  “晚辈昨天遇到的,似乎是能将睡眠之中的人拖入诡雾,这是所有诡雾的特性吗?”

  二代老祖沉默了,过没多久才缓缓开口:“只是其一,你遇到的应该是鬼魇,你是否亲眼见过那雾中的凶物?身上是否有一把剑?”

  “正是,难道老祖以前遇到过?”许知尘不禁感到讶然。

  二代老祖说道:“那个凶物曾在天地浩劫时出现过,屠杀了当时东灵洲数个顶尖宗门,让那些地方沦为死地。

  最后是一位劫变期强者献祭了生命,用兵器镇压了那个鬼魇,本以为会就此结束。”

  结果那鬼魇挣脱了束缚开始复苏?许知尘想到之前见过雾中的凶物,头顶那把巨剑确实被拔出了一些。

  需要劫变期大能献祭生命,而且还只能做到镇压,许知尘忽然就觉得自己能活着出来简直太幸运了。

  “为什么不彻底杀死那凶物?”这是许知尘没想通的地方。

  既然都已经做到镇压,那么彻底杀死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他不由得想起以前看过的影视剧,里面的主角明明有机会彻底干掉敌人,却每到关键时刻就特么犯傻,看得人着急。

  二代老祖摇了摇头,道:“你当没人试过么,诡雾中的凶物杀不死,曾有很多顶尖修士为此付出了生命代价,仅有一人逃脱,镇压是最有效的手段。”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