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的收废站镇守仙门 > 第61章 告状

第61章 告状

  许知尘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随后起身拍了拍屁股。

  “知道地方就好,我们回去,对了,你要带我一程。”

  李寻闻有些奇怪,却也没多问,这次能活着出来全靠这位许师兄。

  虽然灵力还没有完全恢复,回灵丹也在最后用完,但好在已经出来,外界天地有灵气,可以缓慢恢复。

  刚想让开位置,这时于师妹走过来支吾了一句。

  “许师兄,用我的飞剑吧,你和李师兄之前都在消耗,状态都不好,我一直帮不上什么忙。”

  李寻诧异看着于师妹,又看了看许知尘,忽然意味深长一笑。

  “哈哈也好,那就有劳于师妹了,许师兄你就听于师妹的,我状态确实不太好,从这里往南一直飞就能回宗。”

  说完就已经先一步飞走。

  许知尘没好气翻了个白眼,但搭顺风车从大老爷们换成一个貌美如花的妹子,正经人都知道怎么选。

  “走吧。”

  踩上于师妹的飞剑,许知尘很自然扶住对方的腰肢,还故作不经意的动了动手指。

  于师妹正操控法剑飞起,突然晃了下差点摔下去,脸上一红,心想这许师兄看着挺正经的,没想到这么坏。

  不过她没有出声责怪的意思,心里还有些窃喜,站在身后的许知尘给她前所未有充实的安全感。

  一路上很安宁,没有再出现意外。

  前方先走一步的李寻早已跑的没影,只有于师妹满面红霞在空中疾飞,眼中水雾氤氲,腿根子都快软了。

  身后的许师兄非常不安分,而且胆子越来越大。

  于师妹高挺守护多年的白兔已经数次遭到一双大手肆意的欺负,她快忍耐到极限了。biqupai.c0m

  “许,许师兄...我快没力气了。”她声如蚊蝇,极力掩饰自己发颤的声音。

  许知尘“哦”了声,说道:“知道了。”

  于师妹有些羞恼,心想你知道了手就停下来呀,一会摔下去可不能怪我。

  但念头刚落,她就感觉身前的手掌重新回到腰肢上,得偿所愿后于师妹却反而有些怅然若失的感觉。

  从一开始试探性的举动,发现这位于师妹没有明显的拒绝意思后,许知尘就明白这个羔羊可以吃掉。

  当然能吃归能吃,但他还没有狂野到在天上撒欢,只能过了一下手瘾。

  一个时辰后,两人看到前方一座山顶的李寻,正盘膝打坐。

  “李师兄。”

  李寻睁开眼,望着落下来的于师妹和许师兄。

  有些好奇师妹怎么满面红光,气色那么好,却也没多想,苦涩道:“灵力跟不上了,我休息一下。”

  筑基修士自然没有这么弱,只不过这次事出有因,刚从诡雾出来,灵力本来就没恢复多少,无法支撑长途飞行。

  许知尘没有下来,随手丢过去一瓶大回灵丹,道:“抓紧吃了,回宗门还要交差。”

  “交差?”接过药瓶的李寻闻不解道。

  许知尘瞥了他眼,道:“你别忘了除了我们,还有天炉山的弟子,我们和他们发生冲突,要是让对方先回到宗门告状,后果你应该明白。”

  李寻一惊,随后迟疑道:“可刚才没看到天炉山那些人,会不会已经死在里面了?”

  “不能确定,但不可不防。”许知尘说道。

  他不怕那个慕容天纵,加上自己掌门弟子的身份,同样不怕对方混淆视听恶人先告状。

  当然如果可以的话,他不想浪费功夫去和对方纠缠这种小事。

  李寻这下不敢耽搁,连忙吞下回灵丹,当即眼神一亮,道:“许师兄,这是什么丹药?效果竟然这么好。”

  “大回灵丹。”许知尘微微一笑,补充了一句:“不要多想,我炼制的。”

  “哇,许师兄你还会炼丹?”李寻顿时惊为天人。

  会炼丹本身就很厉害了,否则天炉山那些弟子平日也不至于自认高人一等,用鼻孔看人。

  关键这大回灵丹一吃就知道品质非同寻常,绝对不是一般炼药师能炼制出来的,前所未见。

  这说明许师兄炼丹造诣同样很高深。

  还有什么是许师兄不会的?

  许知尘对此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他本身就已经掌握了炼丹术,完全经得起推敲。

  “你也恢复下。”许知尘没忘记还有个于师妹,拿出三瓶大回灵丹递给她。

  反正大回灵丹他现在多的是,以后还可以自己炼制,完全不用担心。

  何况于师妹还要带他飞,就当是小费了。

  给我就是一瓶,师妹却三瓶?许师兄你不能区别对待啊,李寻有些羡慕。

  于师妹却好似明白什么,宝贝一样接过丹药,发现许师兄朝她挑眉一笑,又羞涩的低下了头。

  李寻沉浸在恢复灵力的世界中,完全没注意到两人的变化。

  有丹药辅助,很快三人就再次起航。

  最后用了一个时辰,在天色微亮的时候,安全回到朝山宗。

  然而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在三人回宗之前,慕容天纵已经率先返回朝山宗。

  刚回来还没有喘几口气,许知尘三人就被传讯来到议事大殿。

  之前商讨无果,众多高层已经散去,直到慕容天纵回来,并带回一些消息,天丹长老才火急火燎的通知掌门和其他长老。

  外门那些执事长老没叫,因为将要讨论的事情性质很严重,不能到处宣扬。

  云清舒坐在首位,凝视站在不远处的慕容天纵,沉声道:“你说许知尘残杀同门,只有你逃了出来?”

  “回掌门,确实如此,那诡雾之地凶险异常,我本想召集其他弟子团结起来,谁想到那许知尘从中作梗,弟子与他辩论,他不仅不听反而动手杀人,若非如此,这次逃离诡雾肯定还有很多弟子能活下来。”

  “不过弟子出来时,并没有看到其他人,料想那许知尘已经死在里面,但此人的罪行极端恶劣,弟子恳请掌门下罪,惩罚其族亲,替那些枉死的同门讨回一个公道。”

  这次在诡雾慕容天纵损失太大了,但真正的损失还是和许知尘那一战,让他耗尽丹药和一块防御法器。

  甚至因此身受重伤,他不能容忍,最终莫名其妙离开诡雾时,他第一个想法就是怎么能挽回这次的损失。

  相信以自己的这些说辞,等下再向掌门讨要一些好处应该不成问题。

  没曾想他刚说完最后一句话,就听到天丹长老厉声道:“住嘴!”

  先不说许知尘是掌门的亲传弟子,不久前萧怡君的到来,更是让大家知道许知尘的真正身份。

  玉琼国武王的世孙。

  惩罚武王府族亲?天丹长老都不敢这么想。

  慕容天纵眼神有些愕然,他不明白为什么一向温和的师傅怎么突然暴怒。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