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的收废站镇守仙门 > 第48章 离开

第48章 离开

  四野静悄悄的,顷刻间那股危机感也是逐渐淡去,许知尘有点莫名其妙。

  但刚才的那种惊悚感绝对不是幻觉,就在他犹疑不定时,身侧不远一处丛林晃动了下,旋即探出一颗脑袋,鬼鬼祟祟的四处打量。

  刚好和许知尘回头看去的目光撞在一起,两人都是一愣。

  “你是谁?”

  “许知尘。”

  “许...啊你是许师兄?”

  那名鬼鬼祟祟的年轻男子闻,脸上还有些不确定的狐疑,最后缩回去不知道做了什么,又有两男一女从丛林后面探出脑袋。

  “是许师兄!我在斗法上见过。”

  “许师兄快过来!”

  几人连忙招手,并在看向许知尘身后的方向时,脸上出现恐惧。

  许知尘回身看了下没问题,带着警惕走了过去。

  “看你们的样子,似乎知道今天的事,能和我说说么?”

  几人都是钟灵峰的弟子,其中那名长相不错的女弟子脸色苍白,目光显得有些呆滞,就像遭到什么重大打击。

  另外一名年纪稍大的弟子还算镇静,压低声音说道:“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醒来就发现外面变成这样了,而且整个宗门的人好像都不见了,现在就只有我们几个。”

  “我们看情况不对,就想找万灵长老问问,结果去了山上没找到人,而且往日的许多弟子也都不见了。”

  “对啊,我还以为许师兄知道怎么回事。”

  看来这几人遭遇的情况和自己一样,不过通过这些人许知尘已经可以确定应该和神霞殿没关系,他摇了摇头。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刚才听到你们这里有动静就过来看看,发生了什么?”

  说起这个,那脸色苍白的女弟子身子抖了下,眼中出现恐惧。

  还是旁边一名弟子出声安抚才让对方平静下来。

  但这些钟灵峰弟子同样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依旧是年长的弟子开口道:“本来一开始我们一起的有九个人,但不知道为什么,有几人在路上走着走着就突然暴毙,身体碎裂成好多块。”

  “刚才又有一名师弟出现这种情况,这位师妹接连受到惊吓,就叫了出来,我担心会引来不好的事,就带他们躲在这里,然后就看到许师兄你过来。”

  突然解体?

  这么说不是打斗被人秒杀,许知尘眉头紧锁,眼下的情况诡异的让人不安。

  “这里还是朝山宗吗?”那名一直情绪低沉的女弟子,忽然支支吾吾道。

  几人都是一愣,她旁边的弟子赶紧宽慰道:“肯定是啊,这里是咱们的钟灵峰,天天住着又没变,师妹你难道还认不出来。”

  闻女弟子张口结舌,最后看了眼外面摇头也不说话了。

  “不是朝山宗.....”许知尘却好似捕捉到什么,沉声道:“她说的不是没有可能,我们现在可能已经不在朝山宗了。”

  “怎么可能,我们醒来就是从住的地方出来的,这外面就是钟灵峰啊。”其中一人不相信。

  许知尘脑子里思绪飞转,他其实也无法解释这古怪的现象,只是缓缓道:“朝山宗数万名弟子,不可能一夜之间消失的无声无息,这根本就不合理,而且还只有你我几人安然无恙。”

  另一人怀疑道:“有没有可能是那种能让人突然暴毙的情况,杀了其他人?”

  “你当杀鸡呢,何况就算是杀鸡也会留下痕迹,那么多人被杀,你觉得现在我们看到的朝山宗还能这么干净吗。”许知尘瞥了他眼道。

  这是显而易见的问题,那名弟子说完又听到这些,很快就反应过来。

  “那许师兄你觉得怎么办?”年长的弟子询问道。

  人在遭遇无法解决的问题时,本能的就会向强者求助,这无可厚非。

  而许知尘本身就是掌门的弟子,实力在斗法上有目共睹,加上此刻表现出的镇定,和沉着冷静的分析让几人下意识产生依赖。

  “看我做什么?我要有办法还待在这里,别异想天开了。”许知尘压根没有想要领导他们的意思,微微皱眉道。

  开玩笑,他自己都还没搞清楚什么状况,现在可不是瞎逞威风的时候,能顾好自己就可以,弄不好命都没了。

  不过这些人的出现,倒是给许知尘提供了一些线索。

  就像那名女弟子说的一样,他现在很可能已经不在朝山宗,因为这样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忽然间失踪了这么多人。

  简单点来讲,消失的那些人可能没事,出问题的是现在的他们几人而已。

  看了几人一眼,许知尘神色平静,暂时压下告诉他们这个推测的想法。

  那名女弟子情绪不稳定,随时都会崩溃的样子。

  说出这个消息除了能增加恐慌,没有丝毫用处,反而会让那名女弟子彻底发疯,引发一系列无法预估的变数。

  “目前紧要的,是抓紧想办法离开这里。”许知尘心里打定主意。

  他观察了下周围,不慌不忙对几人说道:“现在你们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留在这里,面对暗中未知的凶物,另一个就是和我一起下山,离开这里,但我要先说明,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举动都可能面临生命危险,离开同样如此,甚至可能比留下来危险还要大,所以你们要慎重选择,到时候不论发生什么都怨不得别人。”

  不论现在遭遇了什么匪夷所思的情况,许知尘心里至少有一点很明确,朝山宗内存在致命危险,杀人于无形。

  如果继续留在这里,谁也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死于非命。

  当然选择离开同样很危险,甚至会死在路上,但对于现在几人而,多少也算是一个希望。

  至于对朝山宗进行探查,许知尘想想还是算了吧,那种诡异的力量连修士都能做到杀人无形,对他同样具备巨大威胁。

  他可不认为肉身成圣真就能无惧一切,拿性命去赌这种愚蠢的行为更不可能去做。

  “我,我留下。”最先开口的居然是那名女弟子,说话时怯怯弱弱不去看许知尘,她状态很不好,神容憔悴,眼神无光。

  按理说修士有灵力养身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但事实就是如此,好似大病一场。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