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的收废站镇守仙门 > 第47章 雾
  啪嗒...啪嗒......

  今夜的水漏显得格外刺耳,许知尘睡梦中眉头皱起,迷迷糊糊睁开眼感觉屋子竟也比往日昏暗许多。

  某一刻,许知尘猛的惊醒从床上坐起,环顾四周。

  耳边依旧回荡着角落里水漏“啪嗒”的声响。

  不知为何今天的声音非常大,把他从沉睡中吵醒,平常他根本不会在意这点细微的声音,更不会感觉刺耳。

  但此时心底却没来由感到一阵烦躁,甚至隐隐有一种莫名的不安。

  起身过去检查,水漏没有任何的变化,像往常一样挤在角落中,一点点宣告着时间的流逝。

  许知尘看了下,已经是凌晨丑时。

  然而许知尘心中那股烦闷愈发严重,就像是被人关在密不透风的小黑屋中,这很不正常。

  他是修士,有修为在身,这种小情绪平时根本不会影响到许知尘,他体内灵力流转顺畅,却无法压下这股情绪。

  似乎在这一刻无所不能的灵力失去了往日的强大,只能让他保持清醒的意识。

  屋子里“啪嗒”“啪嗒”声音回响着,许知尘甚至能听到自己咚咚的心跳,绵长的呼吸,还有脚掌摩擦地面发出的细微声响。

  “好安静?”

  没错,许知尘终于感觉到哪里不对劲,太安静了。

  夜晚喧闹的虫鸣没了,以前他能听到屋后竹林的摇曳声,但他推门走出去,外面却连一丝风声都没有,整个世界死一般的寂静。

  入目处只有白茫茫一片的大雾,好似凛冬的早晨,影影绰绰,万物沉寂感受不到丝毫生息。

  隔壁屋子住着他的小姨萧怡君,这个时候应该在睡觉。

  但许知尘聆听片刻竟听不到屋子里有丝毫呼吸,好像里面根本没人。

  顾不上太多,许知尘猛地推开房门,撞门声在寂静的夜晚传出很远。

  空荡荡的房间里落针可闻,没有小姨的身影。

  许知尘惊疑不定找了一圈,确定萧怡君不在里面,他又散开神识把院子里里外外找了一遍。biqupai.

  没有任何发现,好似此刻天地间只剩他一个人。

  看着门外的大雾,许知尘感觉心底那股烦躁不安逐渐扩大,仿佛在周围的雾中正有一双阴冷的眼睛看着自己。

  “不是做梦...什么情况?”许知尘能清晰感知到地板传来的凉意,刚才撞门的触感同样无比真实。

  他回忆睡觉前的一幕幕,没有任何问题。

  从师傅那里回来后,许知尘就回到住处,像平常一样喂了小青小白两个小家伙几滴血,陪它们玩闹了一下午。

  晚饭后他就回屋里琢磨给小姨写一本故事小说,躺在床上想着以前看过的书,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然后就是现在,许知尘非常确定自己的记忆很完整,他想了会儿也没想出头绪。

  许知尘脸色有点难看,小姨那么大一个人不可能无故消失。

  而且萧怡君的修为比自己都高一个境界,真要是在他睡着时出了什么事,一定会有动静传出。

  他的警觉性没那么低,即使在睡梦中也会对周围的风吹草动有所感知,这源自神识赋予的强大能力。

  反过来讲,萧怡君消失只有两种可能,一个是自己离开的,另一个就是被人无声无息“带走”的。

  前者还好,但如果是后者,萧怡君现在的情况无疑很危险。

  能做到这些,不论对方是谁,修为都绝对不低。

  可这些都是猜测,具体发生了什么许知尘压根不清楚,他只能强自镇定下来,最后跑上山,他决定去找掌门师傅问问。

  一路上很安静,不论是琼落峰还是其它山峰,没有灯火,也没有声音,这点很诡异。

  但许知尘此刻重心完全不在这里,就算看到也完全没在乎,他心里只挂念着萧怡君的安危。

  虽然这位小姨有点唠叨,总是小题大做,还喜欢违背许知尘的意愿喊他小尘尘。

  甚至之前许知尘还有所怀疑对方的身份。

  但最后的事实毋庸置疑,萧怡君确实很关心他。

  那份发自真心的关怀呵护,温柔的目光,让许知尘感受到久违的温暖,他绝不允许对方出现任何意外。

  匆匆来到掌门师傅的住处,可结果却让许知尘心沉入谷底。

  没人!

  掌门师傅不在宫殿里!

  和刚才小姨那里一样,房间里一切设施整齐,没有打斗痕迹。

  这时候许知尘忽然想起,刚才来的匆忙,他甚至都没来得及拿出师傅给他的那块令牌,竟也没早任何阻拦,顺利进入大殿。

  结合此刻经历的情况,许知尘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难不成神霞殿那帮人偷偷打过来了?

  许知尘散开神识把大殿翻了个遍,包括周围的屋子,都没有找到云清舒。

  这让他疑惑的同时,终于感到了事态的严重。

  接触这段时间,许知尘很清楚,掌门师傅一般没事绝不会离开宫殿,这里不仅是对方的住处,也是清修之地。

  “啊!!!”

  就在许知尘一头雾水暗自着急的时候,一声凄惨的尖叫划破死寂的夜空。

  许知尘悚然一惊,蓦然转头看去。

  听声音是钟灵峰方向传来的,他稍加犹豫,当即动身朝那边赶去。

  大雾遮蔽视野,好在许知尘还记得去钟灵峰的路,最后有惊无险找到传出声音的位置。

  当许知尘借助隐蔽物动作小心的靠近这里时,没发现想象中的打斗场景,只隐约看到不远处空地上的一滩血泊。

  他谨慎凑近了些距离才看清,那竟是一堆破碎的血肉,好似被搅拌机碾压过,红白之物和衣服黏合在一起,场面十分惨烈。

  许知尘来过钟灵峰,从地上那些衣服边角能看出,对方应该是钟灵峰的一位内门弟子。

  “没有打斗痕迹,秒杀?”从现场的情况,许知尘迅速作出判断。

  如果这里发生过战斗,短时间内空气中肯定会残留灵力气息,但事实并没有。

  左右观察了眼,许知尘没有贸然靠近那里,仅仅看着那些碎肉脏器就让人毛骨悚然,直觉告诉他此地非常凶险。

  修士的灵觉极为敏锐,不会无端端出现这种感觉。

  最后许知尘打算绕开这个空地,从旁边的小道去其他地方看看。

  然而没走几步,许知尘陡然间汗毛倒竖,一股强烈的危机感涌起,让他身体发麻颤栗。

  可当他停下脚步迅速警惕四周时,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