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的收废站镇守仙门 > 第43章 谁说我要走了

第43章 谁说我要走了

  之前萧怡君一直把许知尘当成孩子看待,只想一味保护起来,没想到他已经有这种觉悟和担当,欣喜之余,更多还是无力。

  许知尘可不管对方怎么想,笑道:“小姨你也不用劝了,我决定的事情不会更改,再说现在我在这里挺好的,你回去和爷爷说明,相信他会同意的。”

  “什么挺好的,我看你就是被那个掌门灌了迷魂汤,现在小姨的话也不听了,好心当成驴肝肺,那女人有什么好!”萧怡君越说越气,最后一拍桌子。

  “也对,云掌门修为高,长得又是那般漂亮,小姨人老珠黄自然比不上,在你心里肯定是选择前者的,嫌弃我是应该的,算了,你不听就不听吧,我现在就走!”

  许知尘赶紧起身来到萧怡君身后,按住她替她捏肩膀,嘴里赔笑道:

  “小姨说的这是哪里话,你明明就十七八岁的花样年纪,长得跟仙女似的,不,仙女都比不上你,掌门师....云掌门比你差远了,再说小姨能这么关心我,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嫌弃。”

  不好意思掌门,其实你在我心里第一美!许知尘暗地补充了一句。

  没有年纪大的女人会嫌弃别人把自己年纪往小了夸,萧怡君也不例外,果然脸上由阴转晴,但还没有完全消气。新笔趣阁

  “瞎说,我已经三十七啦,老了就是老了,和小姑娘差远了,我又不是不知道,再说我要真是十七八岁,岂不是还没你大?”

  许知尘不以为然道:“大不了我吃亏点,叫你妹妹,咳咳开玩笑的...再说女人到了三十多岁,正是容貌气质体态全方面巅峰的时候,和那些青涩的小姑娘完全云泥之别,小姨都完美拥有过这两者特点,不知勾走多少男人的魂,那是谁也比不了的。”

  萧怡君暗自窃喜,脸上却故作长辈的威严,斥道:“没大没小,什么勾男人魂,其他人我都不在乎,倒是你小子的魂被云掌门勾走了才是真的。”

  许知尘表情严肃真诚道:“我发四,我和掌门师傅清清白白,就是单纯的师徒关系,绝对没有小姨你想的那么严重,毕竟人家修为高深,一生都未收徒,现在能教我我肯定得认真学习才行。”

  “那就好。”萧怡君算是勉强相信了。

  许知尘暗暗擦了把冷汗,小心眼的女人果然不能得罪,这哄起来要人命。

  “怎么不捏了?”

  察觉到肩膀上的手掌停下,萧怡君不满的说了句。

  许知尘赶紧动起来,知道任务还没完成,不过也就这一天,等明天把这位姑奶奶送走,他就舒坦了。

  “对了小姨,咱们家在帝都是不是有什么仇人?”

  萧怡君不知道他问这个干什么,想了想,说道:“嫉妒眼红的倒有不少,但仇人嘛,就算真有,谁又敢明面上表现出来,那不是等着武王府找麻烦的吗。不过应该没有,你爷爷坐镇武王府这么多年,就算有仇人也都肃清差不多了。”

  有道理,许知尘觉得自己问的还不够透彻,换了个思路:“那嫉妒眼红的人都有哪些,或者有没有什么人或势力,想要暗中对付武王府?”

  “那就多了...再往上点,对就那里。”萧怡君微微闭上双眼,享受许知尘的按摩,嘴里继续道:“朝中大半贵族都忌惮武王府,如果真出了什么事,我觉得那些人肯定不会放弃落井下石的机会。”

  “虽然说了会让你想起伤心事,但之前你父母出事之后,我在萧家就听说朝中就有不少人暗中想要打压武王府,不过最后都被你爷爷解决了。”

  “那时候我还在湘州,具体事情知道的也不多,后来听说你冲撞了长公主仪驾,被你爷爷赶出帝都,我还高兴的在湘州准备接你,没想到你路上又失踪了,我就跑来帝都看看,后来还是平远候找到你爷爷,我才知道你个混小子原来跑朝山宗来了。”

  破案了破案了,许知尘顿时就想到宋玉就是平远候的儿子,绝对是对方把自己的消息泄露了出去。

  “玛德,早该想到的,那小子一直想要巴结我,又知道我失踪的事,肯定会给家里报信。”心里想着,许知尘嘴上却说道:

  “我没想到这么点小事小姨会亲自

  跑来,知道的话肯定会写信给你,这份恩情受之有愧。”

  “少说这些浑话,我与你娘亲情同姐妹,自小一块长大,她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你出了事我能不担心吗,好在你现在安然无恙,我就放心了。”

  许知尘沉默了下,缓缓道:“其实我一直觉得有人在暗中对付我。”

  闻萧怡君悚然一惊,也不享受按摩了,回头看他,眼睛无比认真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也是后来才察觉的。”

  许知尘把自己之前在朝山宗的境况,包括褚执事的那封信,以及后来全面复盘做出的推测说了出来。

  “那老东西居然让你做这么危险的事,你有没有伤到哪里?我听说器徒很容易出事,不行!那姓褚的在哪里,我现在给你找他算账!”

  萧怡君不在乎其他的,起身在他身上这摸摸那摸摸,满眼只关心许知尘的安危。

  如果说之前还有些抵触,现在对于这个小姨,许知尘是真的无话可说,这份呵护让他感觉到了久违的温暖。

  “我没事,已经把那个老东西教训过了,小姨你先坐下,帮我分析下形势。”

  萧怡君确定小尘尘没有缺胳膊少腿,才算放心,皱眉道:“按你的意思,你是觉得从你父母出事开始,就有人在针对你了?”

  “差不多,如果没猜错的话,我回湘州的路上遭遇妖兽袭击,就是幕后之人策划的,甚至褚执事的出现,都是安排好的。”许知尘缓缓说道。

  萧怡君听完有些奇怪道:“可对方没有要你性命,只是把你带到朝山宗,期间就是让你做了器徒,其他事情也没发生,你爷爷那里也没有接到任何威胁,如果真有所图谋,这说不通呀?”

  别说萧怡君了,许知尘也想不通这中间的问题,但他总觉得缺少点什么,一个能够把所有事都串联起来的线索。

  “昨天我去月尽城,回来的路上遇到一群黑衣死士,里面最强的有一个结丹境,应该就是幕后之人派来的。”许知尘说道。

  萧怡君顿时一惊,想了下,说道:“能培养出结丹境死士的,玉琼国也只有皇室几位亲王有这份财力...你该不会是怀疑那些人吧?!”

  “小姨也想到了。”许知尘笑了笑,接着道:“虽然不清楚幕后之人到底再图谋什么,但有一点现在大概可以确定,对方一直在想法设法的控制我,不想要我命,却又不想我活的很自在。”

  “所以在事情没搞清楚之前,我留在朝山宗会比较安全。”

  萧怡君觉得很有道理,认真道:“我立马让萧管家回帝都找你爷爷问问,如果你推测的都是真的,你爷爷可能知道一些情况,他那么着急把你赶出帝都,说不定就是因为察觉到了什么。”

  小姨可以的,这点我都没想到。

  可紧接着,许知尘笑容凝固,有些不确定道:“小姨让萧管家回去,那你怎么办,你一个弱女子独自一人回去,路上太不安全了。”

  “谁说我要回去了?”萧怡君冲他翻了个白眼,妩媚风情乍露,说不尽的动人。

  但许知尘压根没心思欣赏,支支吾吾道:“啊?小姨你要留下来?”

  “怎么了,我不能留下来吗。”萧怡君略显不悦。

  许知尘当即摆手道:“能能能,我举双手赞同,小姨留下来我实在太感动太高兴了!”

  他高兴的都要哭了。

  萧怡君很满意笑道:“那就好,你一个人在这里我可不放心,万一再发生个三长两短,身边连个使唤的人都没有,而且你小姨我也不是弱女子好不,我可是结丹境修为呢。”

  许知尘当时就是黑人问号脸。

  这个世界是怎么了?随便谁的修为都能远超他,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许知尘表示心累。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