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的收废站镇守仙门 > 第37章 见财起意

第37章 见财起意

  月尽城外,二十里地的杨树林中,御剑疾行的许知尘忽然停下。

  轻飘飘落地时,张手吸回法剑转过身,俊朗无双的面孔上露出一抹淡笑。

  “几位,还要跟到什么时候,这个地方适合杀人埋尸。”

  唰唰唰....

  话音刚落,一连三道身影从茂密的丛林中窜出,前后将许知尘包围在中间。

  每个人身上都带着一股略显狂躁的气机,手持精铁打造的月牙弯刀。

  正面和许知尘对视的胡圈男子,脸上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小子,我们兄弟三人只求财,不想伤及人命,识相的乖乖把你身上的灵石留下来。”

  另外两人不说话,但凶戾的眼神已经说明一切。

  常年在江湖上厮混,分辨修士大家已经有一套成熟的理论,狂躁的气机与炼气境相匹配。

  他们三人同样是炼气境修士,数量占据绝对优势。

  不然,也不会选择对许知尘动手。

  “你们是那家店老板雇佣来的?”

  面对这种情况,许知尘没有露怯,他第一时间想到那家商铺店老板。

  财不露白的道理许知尘知道,他之前购置纳灵花出手阔绰,难保不会让有心人恶向胆边生。

  许知尘只是没想到出门一趟,也能遇到这种狗血老套的桥段。

  胡圈男子明显愣了下,冷冷一笑:“没错,但要怪就怪你不小心,不提前打探好情况,大庭广众下拿出那些灵石,店老板托我问候你。”biqupai.c0m

  “那就不是了。”

  “什么?”

  胡圈男子没明白这小子说的话意思。

  许知尘懒得和对方解释,轻轻一弹剑身,淡淡道:“你们外地来的吧,在月尽城打劫朝山宗弟子,是嫌死的不够快么。”

  三人悚然一惊。

  他们在其他地方犯了命案,无奈逃到此地躲藏,今天无意间在药材铺发现许知尘这只小肥羊,心里便起了歹念。

  但他们怎么都没想到,对方居然能看出他们来自外地。

  当听到后面的话,瞬间就明白犯了忌讳,大感不妙。

  胡圈男子大喝一声:“杀了他!”

  东灵洲顶尖仙门圣地就那么几个,下到贩夫走卒都知道,但身份已经暴露,即便对方来自朝山宗,也必须灭口。

  明白这点,三人一起动了。

  林间压抑许久的气机砰然炸裂,林木摇颤,乱叶纷飞。

  胡圈男子率先攻来,刀法凶悍至极,一看就是常年在死人堆里打滚拼杀练就的功夫,没有任何花俏,直取要害。

  剩下两名亡命之徒,紧随而至,试图封锁许知尘所有退路。

  如果换作一个普通弟子遇到这情况,经验不足,面对三人配合默契的绞杀攻势,必定饮恨。

  这几人配合间,甚至筑基修士都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许知尘对战经验同样不足,毕竟亡命徒和宗门那些点到为止的斗法完全不同。

  但他有身法精通,可以提前洞悉危机,身子挪动间轻松化解这些人凶猛的连招,同时体内灵力喷涌,剑指一带。

  法剑倏地飞起,与空气摩擦发出刺耳清鸣,电光般在林中划出一道影迹。

  剑法精通加持下,许知尘的御剑术比寻常御剑术更强,当场洞穿其中两人身躯。

  剩下一个胡圈男子见状不妙,奋力朝许知尘甩出一颗黑黢黢的丹丸,在空中炸开腾起一片绿色雾气。

  所过之处,草木眨眼烂成一滩脓水。

  许知尘不小心沾染了些,衣袖瞬间腐化,明显有剧毒,但他手臂完全没事。

  这点许知尘并不意外,肉身成圣的身躯,早就令他万毒不侵。

  纵身穿过毒雾,许知尘一把抓住飞回的法剑,瞬息来到胡圈男子身后,一个干净利落的斩首,猩红血水喷溅。

  战斗过程不过十几个呼吸,三名亡命徒伏尸在地。

  许知尘没有丝毫斩杀敌人的得意,说起来这几人吃亏在没有强力的法器上,否则许知尘解决起来也得花费不少功夫。

  这就是无数人挤破头想要依附大势力的原因,资源集中,只要付出一点努力,就能获得各种资源上好处。

  远比江湖上的散修更有前途。

  收剑而立,许知尘没去管尸体,反正这里离月尽城不远,发现后自会有官府的人处理。

  搜了一圈,可惜没看到可回收的物品,甚至连财物都没有。

  许知尘大失所望,刚想离开,他忽然若有所感,身形本能的横移出去。

  蓬——

  一道蓝色刀气从天而降,原地一棵大杨树瞬间裂为两半,刀气凝而不散,落在地上留下一道深深的沟壑才消失。

  如果许知尘刚才没反应过来,此时绝对不好受。

  “许知尘!”

  一声怒吼从天上传来。

  只见一名身穿褐衣的三角眼男子,左手持白色骨刀,右手抓着一名高个子男子,从树林上方的小山急速滑行而下。

  “张乙?”

  许知尘望见那名有些眼熟的高个子,他又看了眼旁边气机平稳的三角眼男子,似乎明白了什么。

  张乙被三角眼男子丢到地上,眼睛恶狠狠瞪着许知尘,道:“许知尘,我大哥不见了,是不是你干的!”

  “没错,我把他宰了。”

  没想到许知尘很直接承认了,就像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张乙愣了下,连三角眼男子都愣了下。

  说起来也巧,两人在山上守株待兔那么多天,注意力一直在天上。

  毕竟从张乙的口中,三眼角男子推断那个许知尘绝对已经进入炼气。

  对方又是朝山宗弟子,学会御剑术自然不在话下。

  而修士出门,通常也都是御剑而行。

  御剑术很消耗灵力,不过从朝山宗到月尽城几十里地,也消耗不了多少灵力。

  但他们做梦都没想到,许知尘不按套路出牌,居然御剑贴地而行,当真大开眼界。

  刚才两人看到许知尘还没认出,直到许知尘和那三名亡命徒打起来。

  愣神也就一会儿,张乙咬牙切齿道:“你居然还敢承认,今天我定要你血债血偿!”

  许知尘审视对方,目光犹在三角眼男子身上停留最久,哂然一笑:“你以为随便找个歪瓜裂枣,就能杀我不成。”

  “口气不小。”三角眼男子看不下去了,冷冷一笑道:“杀人偿命,今天落在我宗程手上,算你小子命不好。”

  许知尘淡淡一笑:“我今天没吃大蒜。”

  宗程显然不明白这个梗,回头对张乙道:“等下这个人身上的东西都归我。”

  语气不容置疑,也不给张乙说话的机会,他手上骨刀一转,身形眨眼消失在原地。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