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的收废站镇守仙门 > 第25章 上仙法旨

第25章 上仙法旨

  朝山宗眼下乱作一团,到处都是战场。

  不过真正影响局势的战场不在这里。

  那目不可及的天穹之上,才是关键。

  朝山宗长老们有意将战场拉远,巨灵境修士破坏力太强,朝山宗经不起这种层次大人物摧残。

  他们的胜负,将会直接影响到下方弟子们的战局。

  神霞殿很强,这点毋庸置疑。

  许知尘说不担心是不可能的,无论从宗门角度,亦或个人角度,他都希望朝山宗能渡过此劫。

  有过昨日斗法一遭,已经让神霞殿对其恨之入骨。

  适才追杀就是最好的证明。

  “刚才我看那群筑基修士没动用分身,怎么回事?”

  许知尘问宋玉,目前只有尽可能了解对手,寻找机会。

  “这和神霞殿功法神霞功有关,简单来说就是分化出本体一部分修为,凝聚身外化身,整体实力没变。

  只不过神霞殿弟子对分身平日里都有训练,让他们彼此间存在很强默契,配合间这才让人较为头疼。”

  他顿了下:“但他们的分身也不是没有限制,分身过于脆弱,一旦被击溃间接就会重创本体,所以一般情况下神霞殿弟子不会用,除非他们有绝对把握。”

  “其实神霞殿真正让人忌惮的,还是禁源霞气,这是神霞功自带的先天之术,练到高深甚至可以直接封印敌人全部修为。

  东灵洲顶尖宗门功法都有自己独一无二的特性,我们朝山宗也只有内门弟子修炼的心法神通观山,才能与之相提并论,相比起来,分身不过就是寻常手段。”

  怪不得昨天斗法上见到许多神霞殿弟子使用分身,刚才却没有。

  许知尘心底恍然。

  那些追杀他的弟子不是傻子,知道分身对他没用,自然不会再弱化本体实力。

  而杜冷这个结丹境高手不同,他再怎么弱化,也依旧是结丹境。

  至于宋玉口中的禁源霞气。

  他想了下,其实已经见过两次,但明显对他没有任何影响。

  随后许知尘就联想到自己身体经过极品淬体丹改造。

  肉身成圣,唯一解释可能就是与此有关。

  念及于此,他顿时就有了充足底气。

  说到后面,宋玉看向许知尘眼神流露些许敬畏。

  “说起来,世孙使用的观山神通,威力如此之强,在下还是头一次遇见。”

  许知尘笑了笑,没做解释,心想八倍状态下,就算放个屁威力也弱不到哪去。

  “轰”

  一道流光从天穹坠落。

  砸进下方群山之中。

  紧接着又是几道流光相继落下。

  “爷爷!”

  感知到其中一道气机,姬婉月脸上花容失色,连忙朝那边飞去,认出里面有一个是自己爷爷。

  红袍老者方景鹤一步踏出云层,俯视下方面露狂笑。

  “万灵,天丹,尔等莫要执迷不悟,归附我神霞殿是你们唯一出路!”

  山峦震动,随后摔落的几道身影重新浮上天空。

  天阵长老脚下一跺,本已经黯淡无光的阵纹再次亮起,重新围绕他。

  “方景鹤,早就知道你们神霞殿无耻,却没想到如此厚颜无耻,斗法是你提出,竟输而不认,无耻至极!”

  万灵长老眸光森然,在他身边环绕着一面斑驳古朴的黑色龟甲,时而绽放出混沌光

  辉,布满岁月沧桑的厚重。

  这是朝山宗最强底蕴之一,玄武甲,天品灵宝,并幸运完成点灵,防御力独步天下。

  因此几位长老并没有受重伤,但也没讨到好处,禁源霞气让他们一直处于下风。

  “月儿,你来这里做什么,快去召集弟子突围!将此事通知东灵洲其他门派。”

  眼角余光瞥见孙女朝这边飞来,万灵长老连忙出声喝止。

  结丹境在弟子中数一数二,毫无疑问是天骄,但在他们这等级别战斗中,纯属炮灰。

  姬婉月面容倔强摇头,飞到跟前,确定爷爷没事才略微放心。

  “爷爷,山脉被人封锁了,我们的人出不去。”

  闻朝山宗几位长老面色大变,天丹长老猛地看向方景鹤。

  “姓方的,你想赶尽杀绝?来日就不怕正道门派与你清算!”

  方景鹤冷冷一笑。

  “只要你们乖乖归附,献出宗门资源,老夫自然不会赶尽杀绝。”

  外之意,负隅顽抗就让所有人陪葬。

  “你当我不存在么。”

  清冷的嗓音响彻天际。

  与此同时,一座金色巨山从天而降。

  好似一道金色雷霆。

  没有任何征兆,也没有给方景鹤等人丝毫反应时间,瞬间就把他们砸进大地。新笔趣阁

  轰鸣如怒雷,震耳发聩。

  地表掀起一层土石骇浪,所过之处万物尽数化作废墟。

  和许知尘使用的观山景象一样,但这座金山显然比后者更大,威力也更强。

  朝山宗四位长老顿时露出喜色。

  掌门出手了,证明她已经解决了自己那边的麻烦。

  “和我交手还敢分心。”

  然而还没等朝山宗众人高兴,就听到天穹深处传来一道冰冷毫无感情的苍老声音。

  惶惶如天威一般,令下方许多人两股颤颤。

  紧接着,大家听到云层中朝山宗掌门传出闷哼。

  很显然,掌门并没有解决麻烦,只是关键时刻显露一手。

  但也因此让她情况陷入危机,似乎受了不轻的伤。

  “速战速决,莫要再耽搁。”

  天穹深处那道冰冷,疑似神霞殿殿主的苍老声音再次回荡开来。

  神霞殿众长老拖着重伤之躯飞起。

  方景鹤浑身血迹斑斑,和之前相比此刻分外狼狈,眼中尚存余悸。

  但听到殿主的声音,他没有任何迟疑从身上拿出一件残破而古老的卷轴,仿佛凝聚无数岁月沉淀,光看一眼就给人一种无与伦比的沉重之感。

  “既然你们执迷不悟,那就莫怪老夫无情,恭请上仙法旨!”

  最后一句话,他几乎是吼出来,态度却异常恭敬。

  他不打算再浪费时间,决定尽快平定朝山宗。

  因此甚至不惜拿出一直以来压箱底的至宝,神霞殿底蕴,一招定乾坤。

  哗啦啦——

  卷轴脱手飞出,在空中缓缓展开,边角残破,带有灰黑色,好似曾遭遇大火焚烧,还有一些孔洞。

  但随着卷轴打开,一股可怖好似天穹塌陷的气息压盖而下,令人惶恐不安。

  整片琼落群峰发出震颤,建筑开裂,无法承受这股威压,即将崩溃。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