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的收废站镇守仙门 > 第22章 出尔反尔

第22章 出尔反尔

  从昏迷中醒过来,许知尘感知身下柔软,耳边隐约听见外面传来一阵嘈杂声音。

  “搞什么东西呢。”

  他躺床榻上缓了一会儿,感觉力气渐渐恢复。

  外面声音反而愈发吵闹,时不时还有轰鸣,他皱眉起身拉开门。

  谁知刚走出去,就见一道人影飞来,狠狠撞在墙上。

  “许师兄快逃!”

  那面孔稚嫩的弟子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大叫,就被一柄利剑刺穿胸膛,嘴里发出呜咽。

  猩红血水抛洒,几滴溅到许知尘领口。

  杀人的红衣男子动作娴熟抽出佩剑,舔了下唇角,狞笑着朝他走来。

  没走几步忽然眼前一闪,空气中似有什么东西掠过,继而睁大眼,捂着脖子踉跄倒退,鲜血喷溅中倒地不起。

  许知尘拎着法剑,快步来到年轻弟子身前蹲下。

  可对方早已没了生命气息,靠在墙上眼睛暴睁,死不瞑目。

  “世孙!”

  刚好这时神容焦虑的宋玉从远处跑来。biqupai.

  头发凌乱,洁白袍子上血迹斑斑,似乎刚经历一场血战。

  见到许知尘安然无恙,顿时松了口气,然后一把拉住他,沉声道:“此地不宜久留,世孙莫怕,我护送你离开。”

  “怎么回事?”看了他眼,许知尘挣开手,问道。

  他记得自己是因为脱力昏迷过去,应该不会睡太久,可现在情况有点不对劲。

  环顾周围,确定没有危险蛰伏,宋玉叹了口气。

  “一切都要从昨天斗法说起,世孙因为力竭昏迷,并不清楚后面发生的事,但因为你的连胜,抹平了之前我们与神霞殿的差距,后面比斗一直持平,最后核算时,我们朝山宗胜了神霞殿三场。”

  他顿了下:“本来这次斗法是我们赢了,可神霞殿突然出尔反尔,不仅没有履行承诺,那方景鹤还带领众弟子对我们发起了攻击,当场就死了很多同门,已经打一夜了。”

  听到这,许知尘既意外又不意外,瞥了眼地上那名死去的红衣弟子,刚才就有所猜测。

  随后又想起那天在外门看到的景象。

  “我记得这次斗法还有赌注。”

  宋玉点点头。

  “对,就是各自宗门的全部资源,本来是件好事,可现在....”

  那就怪不得了,这种大胆梭哈行为建立在神霞殿的信心上,结果最后输了。

  之前许知尘就觉得神霞殿这伙人,不会轻易善罢甘休,但万没想到对方竟直接发动了两派战争。

  “神霞殿来人有限,这里是朝山宗地盘,难道举宗之力还怕他们不成?”

  宋玉苦涩一笑:“神霞殿来的筑基弟子皆是精英,数量不少,结丹境弟子更是远超我们朝山宗,几位长老也被方景鹤那些人缠住,根本分不出手,余下炼气弟子乱作一团,没了主心骨,短时间内也无法组织起有效反击。”

  “而且,神霞殿整体实力,确实比我们朝山宗要强。”

  灾难来得突然,要反应过来确实需要一些时间,许知尘忽然一愣。

  “主心骨?掌门呢,这种大事掌门肯定出来,怎么会没主心骨。”

  他那位美女师傅化神境修为,碾压方景鹤那群人一大截,这要是还无法反抗,那朝山宗也太名不副实了。

  “掌门确实有出面镇压,可那方景鹤身上藏着神霞殿殿主一缕神念,掌门被拖住了。”

  就在这时,天穹深处传来阵阵雷鸣般巨响,震耳欲聋。

  “那里就是掌门战斗的地方。”

  闻许知尘沉默了,神霞殿明显有备而来,眼里只有成功没有失败。

  神霞殿这是在玩大鱼吃小鱼啊,那无极宗就是前车之鉴,而且看样子对方非常急迫,甚至不惜打破一直以来的平衡。

  他有理由怀疑这和那位神霞殿殿主突破有关,之前方景鹤提过这件事。

  见他眉头紧锁,宋玉抿了抿嘴。

  “世孙也不用太过担忧,只要我们离开这里,届时那神霞殿也不可能真的赶尽杀绝。”

  最后又补充道:“在下会护送世孙回帝都。”

  神霞殿要的是修行资源,不可能大肆屠戮人命,那就和魔道没区别,别说其他正道门派,玉琼国就不会容忍。

  “找到了杜师兄!人在那里!”

  就在这时,山外空中突然飞来一大群红衣。

  为首还是老熟人,那个昨天在斗法上被许知尘一招重伤的结丹弟子。

  不仅如此,许知尘扫了眼,惊讶发现周围那些神霞殿红衣弟子,无一例外全都是被他击败的对手。

  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远远地,结丹青年就看见许知尘,顿时嘴角露出残忍笑容。

  “小杂碎,你可真让我好找。”

  宋玉神情凝重起来。

  “是神霞殿的杜冷,去年刚突破结丹,传闻有人见他在外面屠戮过一个村子,行事狠辣,我们不少内门精英都死在此人手中。”

  许知尘面容不变,握了握手中法剑。

  “你会御剑术吗?”

  宋玉点头。

  “当然。”

  许知尘手掌翻转,用力将法剑对准那伙人掷出,同时拍拍他肩膀。

  “走!”

  宋玉当即唤出符剑变大,和许知尘一前一后踩上,倏地飞出。

  灵品法剑划破天空,电光火石间来到杜冷面前,对方屈指轻弹,轰然声中爆发出一圈惊人气浪。

  法剑倒飞出去,不过杜冷等人速度也因此一顿。

  “力气还不小,追!”

  杜冷眼神阴沉,藏在袖袍中的手张了张,带领众人迅速围堵上去。

  伸手接住飞回的灵品法剑,许知尘没有继续纠缠。

  天上有许多御剑飞行的身影,有的在激战,有的在追击,没人在意他们。

  下方山中同样战斗频发,林木倒塌,山石崩溅,鲜血在绽放。

  红衣白衣交错在一起,术法灵力激荡,随处可见,场面激烈。

  往日祥和宁静的朝山宗,短短一夜之间就陷入无尽战火中,厮杀声惨叫声,一片混乱。

  “砰!”“呃...”

  闷哼中,两人从天上摔落。

  关键时刻,宋玉连忙操纵飞剑,半空中重新接住许知尘,嘴角有血迹溢出。

  “不好,有结界!”

  不用他说,许知尘也看出来了。

  宋玉没管后面追兵,带着许知尘又分别试着从不同方向突围。

  但无一例外,都在半道遇到一堵无形光幕阻隔。

  “这片山脉被封锁了。”

  回头看见越来越近的那群黑影,许知尘左手搭在宋玉肩上,右手握紧法剑。

  “下去,想这么轻松离开不可能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