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的收废站镇守仙门 > 第21章 我还有第二招

第21章 我还有第二招

  一个、两个、三个.....陆续有神霞殿弟子上场,但无一例外,全部落败。

  而且自始至终都没有碰到许知尘,哪怕衣角。

  这对神霞殿弟子来说,无疑是个巨大耻辱,越来越多的人加入。

  还有其它擂台的弟子,闻讯赶来。

  不消片刻,神霞殿筑基修士吃瘪的事,就传遍了整个斗法广场。

  炼气修士接连大败筑基修士。

  这要换成前世新闻,大概会出现:“震惊!某顶尖宗门弟子竟轮流对二十岁弱小青年施以毒手,究竟是道德沦丧还是人性扭曲....”

  围观众人从起初震惊,习惯,渐渐也麻了。

  许知尘此时内心是激动的。

  上来挑战的人,被他击败后,十人中竟有三个身上兵器出现回收标识。

  几率不算很大。

  但之前的推测没错。

  被他击败的人,确实会掉落可回收物品!

  许知尘高兴坏了。

  如果现在谁拦着他不让他斗法,绝对急眼。

  眼瞅着面板上弃源值飞涨,许知尘感觉天空是那么晴朗,未来充满希望。

  “多少场了?”

  方景鹤看到那边,眉头也忍不住皱起。

  “五十六场,此人...全胜。”一旁同门长老语气沉重。

  连胜五十六场,在今天整个斗法广场绝对是独一份。

  虽说只有神霞殿一半胜场,但那可是众多弟子努力的结果。

  而眼下,仅仅只有一人,一个炼气境小修士。

  方景鹤眼神冰冷看了许知尘一眼,又看向另一侧万灵长老几人。

  说实话,朝山宗几位长老,此刻也怀疑人生。

  “这小子的灵力,怎么看着比筑基修士还要深厚?”

  如此车轮战下来,哪怕筑基修士,也早就力竭。

  可演武台上那道身影,依旧生龙活虎。

  “掌门这是捡到宝了呀。”万灵长老语气酸酸道。

  昨天孙女拿着许知尘做好的药羹回来后,他一个个进行实验。

  果然发现其中一名弟子出现变化。

  往日只有两成点灵效率,当场竟提升到四成。

  不要小看这两成,它可能让一个点灵师废寝忘食钻研一生。

  孙女吃过后,效率也提升了一成。

  真正让万灵长老觉得不可思议的,他吃了那份药羹,结果点灵效率直接拉满,而且点灵出现元素品质的概率大大提升。

  简单点来讲,这个许知尘,确实拥有造就点灵师的能力。

  但听孙女所说,这个能力好像连对方也不知道,自然就谈不上如何把控。

  眼下又在斗法上表现出如此卓绝实力,这让万灵长老有种错失极品人才的痛心。

  终于,在许知尘连胜六十六场后,神霞殿弟子中走出一名气势沉凝,眸光锐利的青年。

  他一上场,朝山宗众人仍在欢呼。

  但也有眼见的人发现不对。

  “这气机超过筑基太多,嘶!结丹境!”

  一下子人群哗然。

  “结丹境?还要不要脸了?”

  “呵!从一开始他们就没打算要脸。”

  “我觉得刚才许师兄说的不错,什么神霞殿,改名叫屁霞殿吧。”

  台上,许知尘抬了抬手,压下同门的噪杂,目光审视来人。

  “你也要挑战我?”

  青年淡淡扫了他眼,面露讥讽。

  “你还不配我挑战,现在只是让你下去,结束这场闹剧罢了。”

  很显然,神霞殿已经无法容忍连战连败的结果,让结丹境弟子上台终结。

  紧接着又补充一句:“也别想着去其它擂台,我会跟着你。”

  围观的朝山宗弟子纷纷目露怒色。

  竟然让一个结丹境修士拦截炼气修士。

  这分明就是输不起。

  朝山宗几位长老一直关注这边,此刻同样震怒,万灵长老怒斥:

  “方景鹤,你也好意思做出这种事!”

  方景鹤神色平淡道:“与老夫何干,你们朝山宗结丹弟子没有我神霞殿多,这多出来的人去其它擂台斗法,合情合理。”

  万灵长老愤然起身。

  “混账!”

  方景鹤旁边一位神霞殿长老悠悠道:“万灵长老,你若想斗法,对手也是我们。”

  “你!哼!”两人互瞪一眼,万灵长老只能不甘的坐了回去。

  与此同时。

  许知尘内心权衡之后,也决定趁机抽身。

  筑基修士他有自信对付。

  可结丹境,横跨两大境界,不是自信就可以抹平中间那道鸿沟的。

  可一听对方后面的话,明显是想把他遏制在这次斗法之外。

  等于斩断他弃源值收入,这岂能忍?

  “想让我下去也行,先接我一招再说。”

  青年差点怀疑自己的耳朵,但看见对方不像开玩笑,顿时脸色转冷。

  “不识抬举。”

  许知尘深吸口气,果断开启人山诀神通——以人为鉴,掠夺天地之力,获得八倍提升!

  刹那间,风起云动。

  四方天地游荡的无数元素,在这一刻似是受到某种召唤,狂涌而至。

  众人发现,许知尘身上气势陡然一变,如渊渟岳峙,变得深不可测,令人感到压抑。

  他缓缓抬起手,在众人惊讶不解的视线中,在对面青年鄙夷的目光中,开口轻吐:“观山。”

  轰隆!

  一座宫殿般的金色山体凭空凝聚,笼罩大半个演武台,骤然落下。

  邻近擂台上,正在斗法的两派结丹弟子,此时都不由自主停下,望着那道影迹均感到一丝心悸。

  结丹境青年呆呆望着那急速坠落的物体,下意识抬手相抗,但眨眼就连人带影,消失在一声巨大轰鸣之中。

  看到这一幕,通天柱上长老们霍然起身。

  宽大坚固的演武台,从中心咔咔蔓延出数道裂痕,碎石迸溅、翻滚。

  维持演武台的阵纹,此时似乎都在发出哀鸣。

  边缘人群疯狂退远,满眼难以置信望着那逐渐四分五裂的演武台。

  这在众多修士战斗中都未损坏分毫的演武台,此刻竟碎了?

  稍倾,砸进地面的金色山体消散。

  原地只剩下废墟,以及废墟掩埋中,一道浑身血迹挣扎着要站起的狼狈身影。

  嘶!

  看到这个景象,众人齐齐倒吸了口凉气。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没人会相信。

  青年奋力从土石中爬起,手撑膝盖喘着粗气,一只眼皮耸拉无力血水流淌,却死死盯着站在不远处的那道身影。

  “你,你该死!”

  许知尘神色波澜不惊。

  “别硬撑了,我还有第二招。”

  他作势抬起手。

  扑通。

  青年非常干脆仰天倒地,没了声息,不知是因为受伤还是其它。

  见状,许知尘大松了口气。

  此时此刻,他感觉身体被掏空,腿都是软的,体内感受到不到一丝一毫灵力存在。

  功法神通提升了他八倍实力,但万万没想到这心法神通直接抽干身体。

  别说维持半个时辰,半分钟许知尘都感觉奢望。

  念头刚落,许知尘就感到眼前一阵天旋地转。

  在意识清醒的最后一刻,他猛地前扑,抓住地上一块闪动三角形标识的月白挂坠。

  “拾取废弃物*1!获得弃源值 30。”

  听见这声音,许知尘带着笑容掉进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当中。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