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的收废站镇守仙门 > 第18章 掌门慧眼识珠有问题吗

第18章 掌门慧眼识珠有问题吗

  “这一剑十年修为,你挡得住吗!”

  “这就是朝山宗的弟子?”

  “哈哈哈,太弱了太弱了!”

  “下一个!”

  “你也不行!”

  ......

  刻有坚固阵纹的宽大演武台上,剑光纵横,灵力激荡中有人吐血横飞。

  类似战斗在周围数十个演武台上,如出一辙上演。

  聚在外围观看的朝山宗众弟子,面色难看极了。

  这已经是今天朝山宗第八十六次战败!

  人群从一开始激情澎湃,变成如今沉默寡。

  数百场擂台斗法中,朝山宗胜场屈指可数,这个结果让很多弟子无法接受。

  远处几根高达数丈的通天柱上,盘坐着几道身影,有朝山宗长老,也有神霞殿长老,神态各异。

  负责监督斗法的朝山宗长老们,此时心情同样极差。

  反观红袍老者方景鹤,快慰大笑。

  “诸位长老,你们朝山宗的弟子,似乎有些瑕疵呀,平日里莫不是都在偷懒。”

  闻听此,众长老脸色愈发不愉。

  方景鹤扫了眼,不以为意笑道:“看来这次斗法结果已经出来了,老夫倒觉得几位不妨直接认输,献出赌注结束斗法,也好给你们挽回一些形象。”

  对方咄咄逼人,几位长老渐渐压不住火气,八字胡天阵长老怒斥:

  “斗法方才开始,现在说这些为时过早。”

  万灵长老面无表情点头。

  “这些不过寻常弟子而已,重头戏还在后面,如此着急难道你们殿主已经危在旦夕?”

  方景鹤眼睛微眯,冷笑一声。

  “如果你们指望那些内门弟子翻盘,老夫不妨告诉你们,这次随行队伍中,同样有我神霞殿内门精英未上场,还有殿主的亲传弟子。”

  说到这他目光睥睨,继续道:“你们朝山宗与无极宗实力不相伯仲,如此你们还想挣扎什么,莫要最后闹得无法收场。”

  语气中威胁意味是个人都能听出来。

  几位长老默不作声,在暗中传音。

  天阵长老:“姓方的这次有备而来,我们的计划靠谱吗?”

  天器长老:“我把压箱底的法器都拿了出来,又让万灵长老亲自点灵,还有天丹长老的增幅丹药,全让那些内门弟子配备,应该不会有问题。”

  万灵长老、天丹长老:“是此理。”

  ......

  “哎哎你这人挤什么挤。”

  “别搭理他,这已经是九十次败绩了...哎你踩我脚了!”.biqupai.

  “抱歉。”

  “嗯?你手上...这种时候你还有心情吃瓜?”

  “真晦气。”

  “走走,不看了,咱们朝山宗和神霞殿差距太大了。”

  等几人离开,许知尘立马占据位置望向演武台。

  顺便咬了口甜嫩的瓜瓤,看得津津有味。

  昨日去了趟内门专门处理废料的熔器堂,然而内门损坏法器极少,仗着身份便利倒也得到几件可回收废料。

  融合了三次。

  两次都是上品灵石,最后给了一箱西瓜。

  没错,一箱香甜可口的西瓜。

  灵品西瓜*1箱:食用可有助身体新陈代谢,延年益寿。

  “这融合还真是五花八门什么东西都有。”许知尘感叹。

  另外,他把背包栏里的万年灵芝,配合凤羽鸡又炖了一锅药羹。

  可惜这次没有触发绝学之手的额外增幅。

  不过充沛的药力还在体内,后来他发现这灵品西瓜,居然可以助他加快炼化药力。

  周围弟子看到这一幕,纷纷露出嫌弃神色。

  甚至有人不满,认为这吃瓜小子不尊重斗法。

  但看到对方身上专属内门的玄色锦衣,只能敢怒不敢。

  逛了一圈,许知尘发现朝山宗这边输多赢少,简直用惨绝人寰来形容毫不为过。

  “看来这次斗法朝山宗药丸呐。”

  话虽如此,掌门让他来学习斗法经验,倒真涨了不少见识。

  他第一次知道自己的衣服可能不是自己的,反过来捆绑自己,爆碎,然后白花花一片,歇斯底里的尖叫。

  金木水火土元素争相斗艳,各种法术层出不穷,场面华丽。

  “你是谁的弟子!”

  终于,有人看不过去了,拦住许知尘质问。

  像他这样捧着西瓜到处晃悠,悠闲姿态与别人格格不入,让本就心情不好的朝山宗弟子很生气。

  尤其对方还穿着内门弟子服,感觉有被冒犯到。

  “与你何干?”许知尘皱眉停下。

  那年轻弟子瞪起眼睛:“你堂堂内门弟子,不为宗门分忧也罢了,还捧着瓜到处闲逛,成何体统!”

  许知尘脸色一沉。

  “放肆,你竟敢置喙掌门。”

  那位师兄满脸茫然,心想这和掌门有什么关系?

  “你在胡乱语什么,我什么时候提过掌门了!”

  许知尘冷冷一笑。

  “我是掌门弟子,在这里旁观乃掌门意见,你刚才的话难道还不是置喙掌门。”

  师兄愣了下,怒极反笑。

  “你在耍我?”

  周围弟子也都哄堂大笑。

  “你是掌门弟子?哈哈哈,这是我今年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这小子真不知自己几斤几两啊,这种牛也敢吹。”

  “他要是掌门弟子,我就是初代老祖儿子啦。”

  师兄面色不善:“你好大的胆子!”

  “闭嘴。”许知尘呵斥。

  随后亮出乌金令牌,在众人目瞪口呆下又重新收起。

  “现在还有什么疑问。”

  一片安静。

  师兄不能理解,周围弟子不能理解,不远处看戏的神霞殿弟子同样无法理解。

  然而令牌不是假的。

  “你炼气修为怎么可能....”

  还是有人不信。

  如果说筑基境气机是灵蕴内敛,平和的,那炼气境就是澎湃狂放,张扬的,结丹境则是渊渟岳峙,深沉的,给人感觉各不相同。

  很显然,许知尘气机只附和炼气特征。

  内门弟子数千,筑基众多,结丹境也不少,掌门失心疯收一个炼气弟子?

  许知尘微微皱眉:“掌门慧眼识珠,有问题?”

  “没,没问题。”

  上升到掌门层面,没人敢乱语,哪怕心里怀疑。

  而且这种事情很好印证,对方信誓旦旦,不像是单纯吹牛。

  这下没人敢拦着许知尘。

  他也没有留下给人当猴看,换了个地方继续看戏。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