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的收废站镇守仙门 > 第9章 小富婆

第9章 小富婆

  许知尘觉得有点类似前世佛家发宏愿。

  通俗点来说就是立下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道心,且对此坚定不移,后续一切境界强弱都建立在此基础上。

  这个命不是随便说说就行,必须发自内心,契合自身,最关键能获得天地大道认可。

  所谓举头三尺有神明,这个神明在前世属于空谈,但在这里则象征大道。

  不然也不会有修士血誓出现。

  这‘神明’无法被感知,却真实存在,为自己立命,同样也是给予这个‘神明’名字,赋予其存在意义。

  不管命好坏,只要获得认可就算合格。

  许知尘在宗门书阁看到过一篇典籍,里面就提到过曾经有个修士立下“了却世间不平事”的命,成功人道筑基,当时还引发异象惹来轰动。

  后来这个修士在任何战斗中同阶无敌,甚至能越阶杀敌,都是因为这个命存在,一旦被触动,便能赋予他恐怖威力。

  当时许知尘看得有些似懂非懂,直到看完最后,才算明白,并总结出一个简单解释。

  这特么不就是光环buff?

  没错,在他看来,筑基也好,所谓立命也罢,就是变相一种buff,可以为自身增加战力的超强buff。

  至于如何判断这个buff强弱,许知尘不清楚。

  猜测大概率和大道共鸣有关?

  值得一提的,这个立命修士最终违反命,导致道心破碎,自此沦落魔道,后来在毗邻东灵洲的北仙洲创立顶尖魔教噬灵宗。

  由此,许知尘认为命是一把双刃剑,随时会掉过头刀自己。

  “立命,也太难了...”想了半天,许知尘没任何头绪。

  他也想人道筑基,毕竟档次高,还有独属自己的命,看着就很赞有木有。

  可惜他尝试在内心想了“我同阶无敌”“我的战力永远增加十倍”“我一拳捅破天”,等等。

  甚至降低要求,无比虔诚“我的貂蝉在腰上”,都没用。

  立命需要在内心反复冥想,直到丹府灵湖翻腾出现共鸣才行。

  很明显,他上面想的那些命没一个能产生共鸣,全以失败告终。

  至于天道筑基,说起来也简单,就是把兽道筑基和人道筑基的步骤同时完成,就行了。

  当然,这个许知尘也就想想。

  无论哪一种筑基方式,对他现在来说,都堪称奢望。

  “看来得快点成为内门弟子才行,兽道筑基我需要八份材料...不知何年何月,真淦。”叹了口气,许知尘愁眉苦脸。

  进入内门前提得先成为外门弟子,需要找执事报备。

  像他这样的器徒,自然要找负责的执事。

  然而自从上次被许知尘教训之后,那姓褚的执事便失踪了,后来他处理完张武的尸体,还去找过,到处找不见人。

  按理说不应该,对方一个执事,就因为打架输了吓跑了?

  想到之前在褚执事房间中看到的那封信,许知尘感觉事情不对劲。

  褚执事之前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但那封信明显是有人寄送给对方,特地询问自己的信息。

  联想自己前半生遭遇,如果不是意外,那么他父母意外惨死,以及自己被驱逐,甚至最后遭遇妖兽到被救,都有人在暗中谋划。

  可图什么?

  他一无权,二无势,原先就是个混吃等死的王府世孙罢了,许知尘想不通。

  可惜唯一知情者储青木失踪,不然说不定就能解开这些谜团。

  要是早点看到那封信,他说什么也不会给对方逃跑的机会。

  不过能看出姓褚的走的很匆忙,连信都没来得及销毁,很可能那天离开后就直接跑路了,压根没回住处。

  所以无奈之下,许知尘只能去找其他执事报备,结果早上那些执事全被高层召去主峰还没回来。

  收回思绪,他取出灵品法剑丢在地上,然后踩了上去。

  今天回来时候路过多宝阁,花了十块下品灵石换了本御剑术,这是仙门最基础的术法。

  谁能拒绝御剑飞行的诱惑呢。

  默默催动灵力,法剑载着许知尘摇摇晃晃升空,明显还有些生涩。

  然后,他看到自己住的那间小破屋屋顶,看到远方红光隐现的火岩谷,看到山浪峰涛中鳞次栉比的琼楼玉宇,陡崖边的飞瀑与虹霞,缥缈云雾中仙台神庙。

  还有那座屹立中心高耸入云,巍峨磅礴的琼落主峰。

  再然后,他一兴奋没站稳,“啪叽”从高空摔了下来,烟尘四起,躺在地上四仰八叉,好在身强体壮没受伤。

  “扑哧——”

  这时,一声轻笑忽然从旁边林子中传出。

  “谁?”听到声音,许知尘本能抓起旁边的法剑,同时目光警惕看向传来声音的地方。

  话音刚落,只见一名蓝裙少女迈步走出幽静的林子,脚上踩着一双毛茸茸鹿皮小靴,腰间系着同色丝带,勾勒的玲珑身段浮凸有致。

  少女拥有一张白皙无瑕的鹅蛋脸,琼鼻樱唇,杏眼大而明亮。

  更加惹人注目的,还是她发丝间悬挂的几柄袖珍小剑,似乎被少女用来当做发饰,在阳光下闪耀着动人光泽。

  好精致的女孩!这是许知尘第一个念头。

  这是个富婆...第二个念头紧随其后。

  那些袖珍小剑,也就是符剑,任何一把都比之前褚执事的品相要高,却被这名少女拿来随意装饰。

  姑娘你这样很想让我化身社会的险恶啊。

  反观蓝裙少女,她打量地上狼狈的人影,捂着嘴咯咯一阵笑:“你好笨呐,御剑术这么简单你居然都学不会....”

  说着忽然注意到对方的样子,剑眉星眸,清秀隽逸,高大的身躯均称挺拔,女人的审美观,对方似乎每一处都完美契合。

  当即愣了下,双颊漫上淡淡红晕,眼神也变得些许羞怯。

  仙门中人常年灵力洗身,基本不存在长相歪瓜裂枣的。

  姬婉月在宗门见过无数俊男靓仔,可与眼前这人相比,竟让她生出一种云泥之别的感觉。

  “虽然姑娘你长得很漂亮,但你不能因此污蔑我,刚才只是个意外而已。”一听这话,许知尘顿时不乐意了。

  闻,少女澄澈大眼顿时弯成月牙。

  “笨就是笨,不要找借口。”虽然这话让她非常受用,但姬婉月还是发现那个男人火辣辣的目光,哼了声。

  “姑娘来此有何贵干?”这会儿许知尘已经从地上爬起,拍拍身上灰尘,轻笑道。

  他这个地方可不是什么闹市广场,平常除了许知尘以外鬼影都不见。

  似乎这才想起正事,少女左右偷看了下,从腰间同样鹿皮制成的小包里摸出一个葫芦。

  原先应该是一件法器,但此刻这葫芦通体乌黑,像是被雷劈过一样,只有上面一些精致花纹能看出以前不凡之处。

  “你应该是这里的器徒吧,喏,这件坏掉的东西就交给你处理了。”她随后还有点不放心似的,又叮嘱道:“要抓紧呶,最好现在就去。”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