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的收废站镇守仙门 > 第6章 比器徒还穷

第6章 比器徒还穷

  “死!”

  褚执事屈手成爪,神识锁定,直取许知尘胸窝,同时腰间蹀躞悬挂的袖珍小剑飞出,迅速膨胀变大,猛然斩落。

  这是柄符剑,区别于法剑,可随心变幻大小,威力同样不俗。

  然而就在这时,许知尘的身形却毫无征兆弯了一下,无法理解的速度,神识都出现一丝迟滞,直接就让他这一击落空。

  间不容发间,许知尘又挥出一剑。

  铿咔——

  符剑袭来,却在空中断成两截。

  褚执事当场咳血,面容痛苦,符剑与他共心,这一下受到反噬伤得不轻。

  未等他反应,密集如雨点般的剑气再次降临。

  褚执事怒吼一声,但仍旧被逼退,甚至反击攻势全部落空,他只能看到许知尘飘忽的身影在周围频闪,织影如光。

  神识锁定敌人可提前预警,此刻竟也无法预料下一步变化。

  身法!

  这个念头出现在脑海中,但褚执事已经来不及深想,剑气挥洒中身上瞬间多出许多血淋淋伤口,强烈刺痛感头一次让他感受到恐惧。

  他慌了。

  也就在这一瞬,许知尘欺身逼近,毫无花俏一剑“噗嗤”刺入褚执事丹田。

  没成想剑尖没入一半,就突然停下,褚执事神色狰狞瞪着他,关键时刻他运转灵力护住要害。

  筑基修士的丹田显然不是那么容易破坏。

  念头转动间,许知尘面色不变,一掌拍在剑柄末端,让飞剑再次深入一寸,猛然扭转。

  凄厉惨叫在山谷中传出,褚执事奋力一掌拍向许知尘,但后者抽剑急退轻松躲开。

  扑通。

  褚执事跌坐在地,嘴里不断咳血,腹部同样血流不止。

  旁边张武都吓傻了,此刻终于反应过来,抬指怒喝:“许知尘,你竟敢对褚执事下杀手,我定要向宗门禀告,你等死...呃”

  院中一道白色剑光划过,声音戛然而止。

  张武眼球暴凸,双手猛地捂住脖颈,汹涌血水从指缝间淌出,他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脸上带着惊愕和茫然仰天倒地。

  “你这种反复无常之人,活着太浪费空气。”

  许知尘忍着胃中些许不适,目光重新看向褚执事:“既然以理服人讲不通,那我只能以理伏人,你说对不对执事大人。”

  刚才那一剑没有丝毫犹豫,他是真敢杀人!褚执事捂着小腹往后挪,眼神难以置信:“你是谁?!你不是许知尘!”

  一个月前,对方还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凡夫俗子,自己一根手指便能碾压的蝼蚁,一个月后,竟能直接与他交战。

  天才?妖孽?

  听到这话,许知尘似笑非笑:“褚执事,我可是你亲自带进来的,你说我是谁。”

  “你...不可能!”

  看到许知尘走来,褚执事想起什么,猛地停下瞪着他:“老夫乃外门执事,你难道还敢杀我不成,杀了我,上天入地朝山宗也不会饶过你!”

  “杀了你毁尸灭迹谁会知道。”

  剑尖压住对方胸口,许知尘接着道:“张武偷窃褚执事巨额财物携款私逃,褚执事发现后怒而追击,行踪不明,此乃我亲眼所见,嗯,你觉得怎样?”

  闻,褚执事脸色黑如锅底,眼底却闪过一抹慌乱。

  从刚才果断做派,他丝毫不怀疑许知尘会痛下杀手。

  心中挣扎片刻,褚执事态度一转,脸上努力挤出笑容:

  “杀了我,对你没有丝毫好处,今天这事是我莽撞,现在罪魁祸首已然伏诛,你大

  人有大量给个机会,毕竟我也是个执事,死了会有不小麻烦,要不就此揭过?”

  许知尘无动于衷,哂笑道:“忘记告诉你件事,我刚打算去考核内门。”

  褚执事一愣,旋即脸色变得无比难看,明白了对方话中意思。

  以方才许知尘所展现的实力,凭心而论绝对称得上天纵之资,潜力无限。

  炼气期压着筑基境猛打,这在内门也少见。

  一个年轻且潜力无限的内门弟子,毫无疑问远比外门执事价值要高,尤其当今大环境。

  可他实在想不通,对方如何转瞬间拥有如此可怕的实力?

  察觉对方眼中的杀意,褚执事惊了一跳:“你别乱来!就算你真能晋入内门,但若击杀执事,一旦被查出,门规同样不会放过你!”

  “此次前来只因张武以前孝敬过本执事一些好处,非我所愿,你别忘了我还救过你一命。”

  说起这件事,许知尘笑了:“你还有脸说?把我带来这里安的什么心,你自己不清楚?竟然还有脸说救过我!”

  如果没有系统,遭受煞气入体的他,下场绝对很惨。

  褚执事讪讪一笑,不敢还嘴,眼珠子转动间,迅速思考对策。

  “不杀你也行,发个血誓,不然你回头举报我怎么办。”许知尘话音一转。

  这里不是平常世界,修士发誓受大道所感,那是真会遭雷劈。

  他还要留在朝山宗多收点废料,此时离开很亏。

  一个张武无足轻重,杀了褚执事却弊大于利,刚才的说辞唬人还行,确实经不起推敲。

  “好!我储青木以血发誓,绝不向朝山宗高层泄漏你许知尘今日所做之事,如违此誓,天雷轰击!”

  还算听话,许知尘满意点头:“不过我今天受了惊吓,作为补偿把你身上灵石都交出来。”

  “这....”

  “那还是杀了吧。”

  “不不不,我给我给。”

  储青木打碎牙齿往肚里咽,很从心的赶忙取出一个袋子。

  本以为是储物袋,许知尘抢过来一看结果只是个普通布袋,里面只有八块中品灵石。

  “你耍我?”许知尘目光不善,这特么比两个器徒还穷。

  褚执事连忙摆手解释:“都被我用了,执事俸禄并不多,我也需要修炼。”

  “别让我发现你耍心眼。”许知尘拿走仅有的几块灵石,忽然问道:“你刚才为什么会觉得我不是许知尘。”

  难不成这里人自带扫描仪,能一眼看出自己是穿越的?

  “乱语而已,毕竟你一个月前....”

  后面话没说完,但许知尘已经听明白意思。

  转变太大,让人难以接受了,嗯,以后要低调,许知尘心里告诫自己。

  “我不信你只有这些东西,住在哪里,带我去看看。”

  储青木现在丹田半废,又发了血誓,闻也不敢反抗,吞下一粒疗伤丹药,一声不吭爬起身前头带路。

  然而就在这时,许知尘忽然感到一阵莫名心悸,停下脚步,若有所觉抬头看去。

  “轰!!”

  “轰!!”

  琼落峰外,几道流光骤然飞来,在空中炸出骇人的雷光,席卷之地草木尽灭,震耳欲聋。

  甚至整片琼落群峰,都在这一刻发生剧烈晃动,惊醒无数人。

  与此同时,远处天地间一片乌压压黑影靠近,规模浩浩荡荡好似天兵天将。

  m.biqupai.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