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的收废站镇守仙门 > 第1章 废物变宝

第1章 废物变宝

  艳阳高照。

  东灵洲,琼落峰群,一处林茂草盛的僻静小山麓下。

  “许知尘!出来干活了!”

  “咦...姓许的小子哪去了?不会已经死了吧?”

  “这才多久...也有可能,快进去看看!”

  闻听屋外隐约传来的叫喊和杂乱脚步声,刚刚苏醒过来的许知尘满脸问号。

  “这是哪?我不是洗澡让热水器炸死了吗?”

  身下地板冰凉,感知五肢健全,除了些许疲软与刺痛。

  片刻茫然后许知尘脸色突变。

  一股信息洪流如井喷似的涌入脑海当中。

  第五荒墟东灵洲!

  玉琼国武王世孙!

  朝山宗器徒!

  煞气入体而亡!

  嘶...记忆纷乱,期间夹杂各种光怪陆离,许知尘难受的轻吸一口气。

  但很快就明白过来,他穿越了。

  这里是个修仙世界!一个充斥妖魔诡怪,长生仙人的神奇天地!

  他正想仔细梳理一下信息。

  “哐”的一声巨响,房门突然被人大力踹开。

  紧接着,几个身穿朝山宗外门苍青色服饰的弟子,气势汹汹闯进屋子。

  许知尘吓得一激灵,手脚都抖了下,当即转头怒视:“哪个王八咦....几位一表人才的兄台为何拿剑?有话好说。”

  “你刚才好像骂我们王八蛋?”其中一人拎出宝剑脸色不善。

  “不是,我没有,你别乱说。”

  “算了师弟。”另一个年长男子拦住身边蠢蠢欲动的同伴,目光打量许知尘:“今天怎么没按时去打扫?”

  “哦,身体不舒服。”许知尘故作平静耸了耸肩。

  对这个回答,年长男子没有怀疑,点了点头道:

  “我们今天只是顺路把一些废料带来,北区其他地方尚未清理,你最好快点,小心褚执事发现找你麻烦。”

  褚执事,许知尘心中一沉,这是一个喜怒无常的老恶棍,原主记忆中有次就因为走路上笑了下,遭了顿毒打。

  能成为执事,修为可比大多数外门弟子强,凭他这小身板没有丝毫反抗余地。

  这要让老恶棍知道迟到半天,那还得了?

  “我们走。”

  年长男子招了招手。

  那些持剑弟子最后瞪了许知尘一眼,扬长而去。

  强忍着身体酸痛来到外面,目送这群凶神恶煞的弟子离开,许知尘轻吐了口气。

  经此一遭,脑子里的记忆已经彻底融合。

  魂穿对象是一个与他同名同姓的王族世孙,货真价实的权贵。

  不过他这个王族子弟,说来也倒霉,半年前父母陪同玉琼国皇帝巡猎途中,为护驾双双惨死妖魔之手。

  月前,他刚过及冠之礼,受邀在帝都沉仙楼庆祝,醉酒后不小心冲撞了当今长公主的仪驾,被贬为庶民。

  武王府话事人,也就是自己爷爷,一怒之下将他赶出帝都,遣返回湘州祖地。

  半路上又遭妖兽袭击,王府护卫死伤殆尽。

  “倒不倒霉先不说,我怎么有种被针对的感觉?”回顾以往经历,许知尘嘴角略显自嘲一笑。

  最后只有他神志不清侥幸逃得一命,刚巧让路过的朝山宗外门执事带回。

  可惜他没灵根,无望叩仙门。

  现如今在外门后勤当器徒,三餐温饱,月俸一片金叶子加一块下品灵石。

  这个待遇堪称丰厚,可许知尘了解完后,并没有丝毫高兴。

  器徒属于一个高危职业!

  所谓的器徒,实际上就是众多杂役之一,专门负责打扫和处理宗门弟子用烂的、废掉的各类器物。

  这些器物,普遍来自修士降妖除魔或日常使用过程中损毁,沾有煞气、暴虐元素,甚至毒素。

  乱七八糟什么都有,和定时炸弹一样。

  说句朝不保夕毫不夸张,也只能重金悬赏招揽疯狂之徒。

  原主顶替上一个被毒死的器徒位置,然而不久前清理废料被残器所伤。

  这才刚满一个月,昨天拿了月俸都没来得及潇洒,今天就突然嗝屁。

  可怕!太可怕了!

  “得想办法跑!”

  心思百转,许知尘急得像热锅上蚂蚁。

  “我堂堂一个王侯世孙,即使修不了仙,家产也够我挥霍一生了,回去做个纨绔子弟也比在这强!”

  许知尘知道原主脑袋受创失忆,忘记前尘往事才被迫留下,而他已经想起一切。

  那些外门弟子显然清楚器徒随时会暴毙,所以才会急冲冲闯进来看个究竟。

  因为要照料不同的地方,器徒居住都很分散,唯一要注意就是附近的巡逻弟子。

  大不了谎称出门采办,许知尘觉得自己偷溜机会很大。

  院子里地上堆着半人高的破铜烂铁,断剑、破斧头、断刀,残缺的丹炉等,都是刚才那些弟子送来的废品。

  这些本来应该他去清扫,亲自送货上门的,还是和尚头上抓跳蚤,难得一见。

  然而就在许知尘目光扫向这堆废料时,其中一柄断剑上忽然跳出一个‘△’三角形白色标识。

  这标识他曾在垃圾桶上看到过。

  许知尘揉揉眼睛,确定不是出现错觉,走过去好奇将那柄断剑抽出,顿时脑海里响起叮咚一声。

  “拾取废弃物*1,完成激活,虚无收废站绑定中......”

  “叮!绑定成功!”

  “宿主获得废弃类物品,即可进行相关操作。”

  一连数道提示音,让许知尘惊疑不定。

  与此同时,一尊雷纹大熔炉,竟以全息投影的形式出现在眼前,旁白还有个曦光小窗口。

  上面显示着一连串信息。

  宿主:许知尘

  境界:凡人(羸弱)

  功法:无

  技能:无

  弃源值:1

  职业:朝山宗外门器徒

  特殊状态:煞气入体,七天后暴毙

  睁大眼看着这一切,许知尘内心狂震。

  “废弃物?不就是废品?”

  连忙平复情绪,望向眼前地上的破铜烂铁,他忽然又觉得,不逃也罢!

  注意到最后那一栏信息,他略一思索就明白过来。

  怪不得浑身跟针扎一样。

  虽说穿越了,却没有因此改变糟糕的身体。

  但只有七天可活,未免过于非酋。

  还没等许知尘有所行动,脑海中又响起几道提示音。

  “首次搭建虚无收废站,奖励弃源值*10!并额外获得一次抽奖机会!”

  “弃源值满10点即可进行随机融合,是否进行融合?”

  果不其然,弃源值那一栏瞬间从原本的1点变成了11点。

  还有这种好事?顾不上匪夷所思!许知尘大喜中毫不犹豫点击确定。

  当即,一道白光从雷纹熔炉口喷吐而出。

  “融合成功!获得上品灵石*50。”

  只听布灵布灵的白花花灵石,哗啦落进熔炉旁边的背包栏。新笔趣阁

  嚯!

  许知尘眼睛一亮。

  他记忆中,灵石作为修士重要修行资源之一,杂质越少品质越高,效果越强。

  上品堪称千里挑一。

  不过再一看,又冷静许多,我要这玩意干啥?现在又不能修仙。

  转念一想,上品灵石购买力极强,拿朝山宗来讲,许多珍品货物只能用上品灵石进行交易。

  “对了!还有一次抽奖机会!”抛开那点小失望,许知尘用意识喊道:“抽奖!”

  当即,熔炉周身一圈晦涩的字符亮起,明灭交错。

  这次时间略长,但也很快。

  熔炉口再次喷吐,竟是一道灿灿紫光!看品相就极为不凡。

  “抽奖完毕!获得极品淬体丹*1,可随时使用。”

  极品淬体丹:可对身体进行伐毛洗髓,重塑完美之躯,并附带特殊能力。无任何副作用,仅第一次服用有效。

  绝学之手:特殊能力之一,在进行烹饪、炼制、手工等相应操作时,几率附加额外效果。

  肉身成圣:特殊能力之一,炼体至臻境,突破人类极限,毒厄不侵,无瑕无垢修行速度提升六倍,肉身飘香的你,魅力翻倍,极受妖类青睐。

  嘶...许知尘倒吸一口气,随即激动地狂喜。

  这比给灵石简直强太多,那玩意只能修仙者使用,于他现在而非常鸡肋。

  而极品淬体丹,却可以直接强塑身体,还额外附带两个极品能力!

  啪!

  许知尘揉着发痛的脸颊,不是做梦!

  “虽然还不能修仙,但起码是个好征兆!”

  立马取出极品淬体丹,一颗拇指节大的雪白丹丸落入手中,清香沁人心神,上面还有几道漂亮的赤色丹纹。

  来不及多做欣赏,他直接塞进嘴里。

  丹药入口即化,顿时化作一股春风般的充沛暖流,开始冲击四肢百骸。

  五脏六腑蒸腾,由内而外,好似被丢进一汪温泉当中。

  这个过程持续了大概一炷香,浑身毛孔完全舒张开来,竟排斥出大量黑色污垢,散发臭味。

  好在屋后就有片小池塘,他迅速把自己清洗一边,换了身干净衣物。

  此刻,许知尘能明显感觉出来,六识比以前更加敏锐,周围风吹草动皆有所察。

  身体每寸血肉中,好似都蕴含着一股磅礴的力量,令他十分骇然。

  这就成了?许知尘还有点不可思议,感觉就算不能修仙,在体修之中,也绝对属于一骑绝尘的存在。

  不知道能不能打过那个老恶棍?

  随后又摇摇头,哪怕他初出茅庐,也明白现在还不足以和资深修仙者抗衡。

  至于肉身飘香?他闻了闻并没有特别之处,索性也不去多想。

  连忙看向自己的面板。

  宿主:许知尘(主人)

  境界:炼体至臻境(极致体修)

  功法:无

  技能:无

  弃源值:1

  职业:朝山宗外门器徒

  哈哈...许知尘差点没憋住笑出声。

  望着境界变化,他搜索记忆后,知道炼体共有四个阶段,炼皮、炼筋、炼骨、炼精,都需要长时间去熬练。

  而他现在明显已经渡过这几个阶段。

  严格来说属于超越,不然也太对不起极致体修几个字。

  更让他大喜过望是煞气入体的特殊状态没了,总算不用担心七天后会突然暴毙。

  这显然是肉身成圣这个能力发挥了作用。

  不得不说,极品淬体丹真的强!

  唯一美中不足,就是有点糟蹋那六倍修炼速度。

  炼体之后便是炼气,凡夫俗子与仙门修士的分水岭。

  可惜他没有任何灵根,无法与天地交感,想想也没什么头绪。

  另一个特殊能力绝学之手,看起来也很厉害,找机会得试试。

  不过现在,许知尘暂时将烦扰丢到一边,动手收拾院子里那堆废料。

  因为他发现这些破烂里有很多都带着三角形标识!

  在别人眼中弃如敝履的糟粕之物,如今对他来说俨然比财富更宝贵。

  凡是被触碰的残器,在手中纷纷消失不见。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