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非正式婚姻 > 第121章 男主视角

第121章 男主视角

  沈星河在整个大学期间,有两次萌生过非常强烈的、想要去找叶晚意的冲动,一次是大三,外交部遴选,他成功入围获得进部资格,还有一次是和学院导师去法国参加中法语言学术交流会,他担任翻译,那时候他偶然得知叶晚意也在法国,她作为学校的交换生过去学习一年。

  做不成恋人,也可以做朋友的不是么?为什么吵了一次架就要搞成老死不相往来的样子断了联系呢。

  男生还是要主动点,女生可能脸皮薄。

  “喜悦本来就应该分享,我只是想把好消息告诉一声曾经祝福我的老同学。”沈星河在给自己做完心理建设后,还不忘问边泽,想获得更多认同,“这样并不唐突,对吧?”

  边泽一脸嫌弃:“你告诉我那肯定是分享喜悦,但是你突然告诉一个很久没联系的人,你要进外交部了,确定不会让人家觉得是炫耀?”

  沈星河琢磨了下,觉得这话也有道理。

  “要我说,别扭扭捏捏的,微信号搜索企鹅号,加上微信之后你来我往聊几回,直接约出来吃饭,约不出来你就去人家学校门口装偶遇啊。”边泽给沈星河出主意,还不忘给他打气,“办法总比困难多嘛。”

  “隔这么远偶遇?是不是太刻意了?”沈星河似有顾虑,“突然加微信说什么?会不会不理我?”

  边泽无语:“你是白痴吗?加了再说啊,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你客客气气的,她凭什么不理你?”

  沈星河闻言,拿出手机,点开微信,输入那个早就背得透熟的数字。

  叶晚意。微信名就是她的本名,真的搜到了!

  陌生人可以查看十张照片,也可以看到个性签名和背景图。

  沈星河认真翻看,不放过每一个细节,但是眉眼却越来越低落。

  “加了没?”边泽着急地询问情况,看到沈星河表情不对,不由地凑了过来看屏幕。

  “这……”边泽挠挠头,属实没预料到会是这样的发展。女生的头像一看就是情侣头像,个性签名还非常直白地写着【已有男友,其他人请自重!勿扰!】,十张照片里也有隐隐约约秀恩爱的痕迹,有收到的玫瑰花等等。

  沈星河长长叹了口气,按了锁屏,把手机往餐桌上一扔。

  “其实有男朋友无所谓的,大学的恋情又不会多长久,结婚还有离婚的呢是吧。”边泽安慰发小道,“再说了,要对自己有信心,除了我,还有谁比得过你?瞎子傻子才不选你啊。”

  沈星河苦笑了下,随后便是一言不发地用餐。她是傻子,他又何尝不是呢?傻到去想用友情再接近人家,殊不知,没有人有义务一直在原地等你,你念念不忘的,也许对别人来说,已经是不值一提的陈年旧事。

  这次冲动,还没有成行,便被沈星河自己扼杀在萌芽中,他一时之间接受不了也消化不了叶晚意交了男朋友这个事实。不过这个事实,并不是真正的事实,而是叶晚意当时有疯狂追求者一直骚扰她,她不堪其扰,才听从舍友建议搞了这一出。

  也是在婚后好几年后,某次情人节,沈星河下班途中特地从花店订了一束花带回家,才知道那乌龙事件的真相。

  店员问他太太喜欢什么花,他答白玫瑰,但是转头看见花架上一束鲜艳欲滴的红玫瑰,他脑海中又浮现了叶晚意朋友圈曾经的那张照片,于是改了主意,鬼使神差地买了那一束。

  “哇,好艳。”叶晚意收到花的时候,有些意外,因为之前送的花都是偏清新脱俗那一挂的,陡然风格大变,有些不习惯,不过她还是很开心,“谢谢老公,我很喜欢。”

  “是最喜欢的一束红玫瑰吗?”虽然沈星河不在乎叶晚意的过去,但是就是忍不住要提这么一嘴。

  叶晚意看他问得蹊跷,不由得纳闷:“啥意思?我没听懂你的问题。”

  沈星河眼里全是宠溺,看她一脸呆萌,不由得有些后悔刚才的脱口而出,继续问下去似乎会显得他太小气不够大度。

  “当我没问。”

  “喂……你这人怎么这样啊?话说一半会把人逼死的。”叶晚意不肯罢休,一定要问个明白。

  沈星河没办法,伸了伸手,示意她把她的手机拿过来给他,叶晚意乖乖照做,然后他便正大光明地点开她的手机,翻看着以前的朋友圈记录,想要找到那张照片给她看。

  “你找什么呀?”

  沈星河一直滑到了2014年,都没找到那张照片。

  “你删了?”

  “删了什么?”

  “你大学是不是交过男朋友?还收了一束红玫瑰,当时发在朋友圈的,还改了个性签名,说已有男朋友,请其他人自重勿扰。”沈星河说出口之后,眼睛微微眯着看向她,大有让她坦白从宽的意思。

  叶晚意懵了,随后反应过来,解释道:“那个啊……盗的我舍友的图,当时有个其他系的男生总是缠着我,还搞了好大的表白阵仗,在教学楼那边摆蜡烛和花啥的,跟道德绑架似的,我实在没办法才这样的。”

  沈星河:“……”

  “大学真没交男朋友,都在好好学习呢。”不过叶晚意立马注意到一个问题,问他道,“我们的微信不是校庆之后才加起来的嘛?你是怎么知道的?”

  沈星河咳了咳,淡定解释:“别的同学告诉我的。”

  “当时我也是挺傻的,谁真正的官宣个签会是那个啊,只想着针对那个人了。”

  沈星河默然,是挺傻的,向来心思缜密的他竟然没有仔细去推敲,而是一时被冲昏了头脑。

  想起巴黎那次,也是各种阴差阳错。

  知道叶晚意有了男朋友之后,有一段时间,他真的忍不住去做各种暗搓搓窥屏的事,几乎养成了条件反射,闲下来的时候,就输入那串数字,从陌生人可以查看的十张照片去推测她的近况她的心情。

  朋友圈、微博的每一条动态,他都像在做理解,她分享景色,他会去看定位然后抽空去走一遍相同地点,去寻找相同角度;她分享两句苦情歌歌词,他就会去猜她是不是难过了、被伤了心……

  不停地刷新,有时候只隔了三分钟,他就可以刷新两遍。几乎到了魔怔的地步,甚至已经影响了他的正常生活。

  晚上失眠,心情很压抑,梦里也很暴躁,表面上似乎和从前一样,但是他自己很清楚,睡眠质量有多差,情绪状态有多不稳。

  后来没办法,他强行卸载掉手机里的软件,逼迫自己不去关注,才慢慢自我调节回来。

  跟随导师去巴黎参加学术讨论会,一周行程满满当当,最后要离开的那个下午,他坐在塞纳河边的一家咖啡馆,又重新点开了叶晚意的个人界面,距离上一次这样操作,已经时隔半年多了。

  猝不及防的一张埃菲尔铁塔照片,发布时间显示正是半小时前,还有定位:法国巴黎第七区,战神广场中间的埃菲尔铁塔!

  那一刻,他宛如死水的心情像是突然起了抑制不住的波澜,握着手机的手禁不住颤抖。从钱包掏了几张大面值欧元扔在桌上,他立马从咖啡馆冲了出去,留下一脸诧异的店员,心想这位帅气年轻的客人怎么给这么多小费。

  沈星河循着手机里这张照片的角度,绕着埃菲尔铁塔周围的道路奔跑着,他想,如果能在这里找到叶晚意,一定是上天给他的暗示,暗示着他们的缘分还没有尽,即便……他是无神论者,他也想迷信这一回。

  战胜广场的草坪上有许多在野餐和散步的游客,沈星河穿梭其中,想要寻找那面熟悉的东方面孔。

  但是广场太大了,仅凭那一个角度,他根本没办法找到,不知道她离开与否,不知道她去的方向,他在人群中,犹如大海捞针一般。

  他真的很想见她一面,看看她现在怎么样,瘦了还是胖了,黑了还是白了,穿衣服风格变了没有,头发有没有染过……

  当时的贴吧,如果开启了定位,是可以查看对方和你的距离的。

  沈星河登录小号,眼看着对方从距离你500米以内,变为1公里,3公里……他不断调整方向奔跑,但是她还是越来越远。

  从白天一直找到天黑,直到埃菲尔铁塔亮起了灯,直到导师给他打电话,说时间不早了,还要赶飞机,如果还在外面游玩,需要尽快回酒店了。

  回国的那二十多个小时航程,他犹如失了魂,导师以为他太累,还给他放了几天假。

  后来,也是在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沈星河才明白,分开的两个人有时候即使在一个城市,也有可能一辈子不会再遇见,不是所有人都有久别重逢的幸运,如果再遇,很有可能那是其中一个人的蓄谋已久……和装作无意的刻意奔赴。

  大学毕业后,沈星河顺利入职外交部,即便有着父母这层关系在,他所有的入职培训和考核也都和其他人一样,公平且残酷。

  能够遴选进来的,都是各学校的佼佼者,但是进来不代表你可以留下来。对于一个普通大学毕业生来说,如果找一份工作,试用期最长也不过六个月,但是对于一个进入外交部的新人来讲,考察期可能长达好几年。

  同一届的入职新人会组成一个新干部班,外交部不会立刻给新干部班的年轻人安排什么工作,而是会先拉到军事基地进行为期三个月甚至半年的军训。正因为外交官被称之为文装jie放军和穿西装的军人,所以该有的军事素养和身体素质一定要有,军训也是历来就有的传统。

  仅仅是第一轮军训,就会刷掉不少人,有主动退出的,也有考核不通过被劝转部门转岗的。

  军训之后,是长达半年的实习,组织性、纪律性、灵活性和基础功底,这些都是在日复一日的打杂工作中考察和凸显,最后分配到不同科室,再开启两年的试用期。

  所有人都是从最基础的随员或者翻译做起,随着时间推移,新干部班的人会越来越少,最后只留下可以顺利结业的合格学员。

  结业晚会那天,大家如释重负,仿佛一场长达几年的考试终于结束,一块悬在头顶的大石头也落了下来。班级的成员放松了许多,饭桌上喝了点酒竟也聊起了私人话题。

  “工作平时说的够多了,大家今晚不提那些,聊聊感情和爱情怎么样?”有人提议。

  “好啊好啊,单身的举手。”

  一桌10个人,只有2个没举手,那两个还是唯一的女学员。

  “哇,你们这些优质男青年得抓紧了,大学同学身边朋友啥的赶紧下手啊,晚了可麻烦了呢。”有个女学员说道,“没听前辈们说嘛,开始外派之后可得打好几年光棍,趁着没出去,赶紧找对象。”

  沈星河在饭桌上独自喝着酒,兴趣泛泛,没有太高的兴致参与话题。坐在他旁边的是开南大学的程睦南,同期学员当中,他各项目成绩和沈星河不相上下,最后新干部班优秀学员评比,更是和沈星河并列第一,算是开了一个外交部评比中不多见的“双黄蛋”。

  有人起哄问程睦南,有没有喜欢的女生,对爱情有什么见解。

  程睦南笑了笑,低声回答:“爱情,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太奢侈了,一事无成的年纪又怎么配得上人家女生的喜欢呢,当然还是要先报效祖国、投身外交事业。”

  大家纷纷怪他讲得太过官方,空话套话一堆,就是不想分享实话。

  沈星河却觉得程睦南不像在说假话。

  外交人有一个习惯:真话不全说,假话全不说。

  宴席散场的时候,沈星河忽然叫住程睦南。

  “有句话,我很想跟你讲,也许你会觉得有些唐突。”

  “请说。”程睦南停住脚步。

  “一个人如果喜欢你,你就配得上。如果你也喜欢,却因为自己还没取得世俗的一些所谓成就而拒绝那个人,远远比不喜欢那个人带来的伤害还要大。”沈星河觉得自己有些语无伦次,但是他就是莫名想要表达出来。

  而程睦南也没有去深问沈星河为何一反常态,反而沉默了许久,道了一声谢谢。

  “但是世俗的一些成就和认可,只有在你获得以后才能这样轻飘飘地表达一句不在乎。”程睦南以一种非常平缓、温和的语气对沈星河说,“你这样的人,很难理解我们这样的人。我没有恶意,只是在陈述事实。”

  新干部班成员的基础资料,大家彼此之间都很清楚,只是平时看在眼里,甚少去谈论什么。

  沈星河,出身外交世家,自小衣食无忧养尊处优,进入外交部,追求的是理想,执着的是信仰。

  程睦南,烈士子女,福利院长大,从小到大靠国家的救济和帮扶生活,一路奖学金保送到开南大学,进入外交部,是他职业和人生的新。

  “冒昧地再问一个问题……如果你高考没有保送,考试失败了,对于你而言,意味着什么?”

  程睦南不知道沈星河为什么会问这样的假设性问题,但是他还是认真回答了:“意味着十六年寒窗的努力付诸东流,读书改变命运的信仰坍塌,人生轨迹因此而改变,逆袭的机会更加渺茫。”

  “谢谢。”

  那一次交谈之后,沈星河似乎对叶晚意为什么耿耿于怀高考的失误有所感悟和体会,他也进行了反思,也许,他不是一个很好的安慰者,因为他一直在以自己的角度,对她说着……这不过就是一场考试而已……这样无法和她共情的话。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