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非正式婚姻 > 第120章 男主视角

第120章 男主视角

  初中生早恋问题的高发期一般是在初二下学期和初三上学期,因为初一的时候刚认识,且刚刚从小学跨入初中,一切都还在懵懂的适应阶段,而初三下学期面临中考压力,再旺盛的火苗也会被家长和老师无情地浇灭。

  而那时候的“早恋”,有的源于对异性的好奇,有的则因为跟风赶时髦,还有的纯粹是为了追求叛逆寻求和父母的对抗。

  改情侣的企鹅名,写暗含心思的签名,开通情侣空间把背景音乐改成甜甜的歌……

  越是不准越是禁止,越是要大张旗鼓、人尽皆知……仿佛女生经过走廊,男生同学们往窗外投去的那一双双秒懂的眼神和此起彼伏的起哄声就是这些伟大“恋情”的见证和祝福。

  然而从来没有人把叶晚意和沈星河这两人朝早恋那个方向上想。

  一开始也有人瞎传,但是奈何当事人辟谣的速度过快,完全不是口是心非冒粉红泡泡的那种扭捏否认,而是义正言辞毫无生趣的严肃纠正,甚至有时候还搬出老师来帮忙教导那些散播“谣言”的人,久而久之,大家觉得无趣,瞧热闹说八卦的人也就散了。

  大家猜想:可能学霸的世界里只有学习吧。

  事实上,两人的社交距离在每天超过12小时的朝夕相处中,早已经超过了普通同学的界限,只是都心照不宣或者刻意去淡化和回避掉这个问题罢了。

  沈星河起初只是接送叶晚意上下学,后来慢慢的,会一起吃早饭,她喜欢吃什么东西,口味偏好甜的还是辣的,他全都一清二楚。

  “哎?这么巧,你俩也在这儿吃早饭啊?”某天,有个来买早饭的同学,一眼就看见了坐一桌吃东西的叶晚意和沈星河。

  叶晚意猝不及防被馄饨汤里的辣油呛了一口,她用手捂着嘴,拼命压着咳嗽,随后低着头,几乎要把脸埋在碗里,耳朵上不可避免地染上了一层红色。

  沈星河面不改色,淡定对同学说道:“是挺巧的,要一起来拼桌吗?”

  同学没多想,看了眼时间,拿着老板给的饼匆匆离开:“不啦不啦,我还有2道题没写,要赶在早读前去借鉴下……”

  “我们这样……”叶晚意看人走了,抬头看向沈星河,踌躇着开口。

  沈星河递给她一瓶矿泉水,抢先一步说道:“我们是单纯的好朋友,不是吗?”

  叶晚意怔了怔,点点头,没再继续说话。

  后来一切还是照旧,沈星河心里也暗暗松了口气,他怕叶晚意觉得这样相处会不妥,所以才这样解释。

  就这样,六年,他以一种极其隐秘的方式、小心翼翼地维护着这段“友情”。

  中考,叶晚意以出色的成绩获取了直升y中高中部的保送名额,整个初三年级,只有20人有这样的资格,沈星河也位列其中。后来中考成绩出来,两人的成绩也都是拿得出手的优秀。

  曾经有一段时间,沈星河很不喜欢星期六星期天和各种三天小长假的,因为不上学,他就无法去接送叶晚意,躺在家里,望着天花板,有一股说不出的郁闷,心里空落落的,总觉得少了什么。

  叶晚意家没有电脑,她本人也没有手机,固话……她说了没有急事的话,最好不要往她家里打电话。

  后来,他提出让她用业余时间帮他补课的想法,还承诺会给补课费,一通好说歹说,叶晚意才同意。

  自此,假期变成了沈星河最期待的时候,因为他可以把叶晚意接到自己家里来,外婆听两人是为了学习,也不多过问什么,家里的阿姨也会做各种好吃的,拿出各类水果和零食来招待这个小客人。

  边泽狂轰乱炸喊他上线开黑,沈星河偶尔应付和他打两局,其他多半是放鸽子,他似乎对电子游戏没什么兴趣了,反而觉得和叶晚意一起做题讲题比较有趣,即便那些题目的解法他早已经烂熟于心。

  “这个暑假,不用补课了吧?”中考结束的那个夏天,叶晚意问他,“而且你已经很强了,有时候都不知道谁给谁补……”

  有些比较难的理化题目,后期是沈星河给叶晚意讲解得比较多。

  “我觉得我们可以适当提前学一下高中的知识,学一下预科,开学才能更加轻松应对。”沈星河提议。

  “额……好吧。”叶晚意觉得他说的似乎也有点道理,于是乎乖乖去和高一届的同学去借了高一上学期的旧教材。

  那个暑假,因为是预习,所以两个人的学习进度不像平时那么赶,氛围也轻松了许多。到后来,书看得差不多,两人会留有一段娱乐休闲的时间,叶晚意会看一些闲书,而沈星河则比较喜欢听音乐。

  当时正值华语乐坛百花齐放神仙打架,各种耳熟能详的流行情歌走红,叶晚意在家都是用步步高复读机放一两盘磁带来听,而沈星河已经拥有了最新款ipod,银白色款,小巧又精致。

  “哇……你这个,好漂亮。”叶晚意看他拿出来的时候,整个眼睛都亮了起来,从前学习英语的时候,羡慕教材上的liutao有一个walkman随身听,现在真的看到这么好看还那么轻便的播放器,叶晚意忍不住发出赞叹。

  “你可以听听看,音质蛮不错的。”沈星河嘴角微微上扬,说着便把两只耳机给叶晚意戴上。

  书房的书桌很大,两人本来坐在同一侧伏案写题目,但是这会儿他为了给她戴耳机,身子微微转了个角度,变成了面对面。

  叶晚意没想到他会直接上手,眼神微微愣住,然后便是猝不及防地低眉躲闪,而沈星河在轻触到她耳朵柔软的肌肤时,不免心中也动了下。

  “好……好了。”沈星河干咳了一声,拿起ipod给叶晚意演示了起来,“这里可以调音量,这样就是切换歌曲……然后这边是回主菜单。”

  “嗯……”叶晚意乖巧点头。

  “好听吗?”沈星河问。

  当时放的是孙燕姿的一首《遇见》,叶晚意很喜欢,看沈星河问,她干脆摘下一只耳机,递给他。

  沈星河接过这只耳机,塞进耳朵里,悠扬抒情的音调缓缓入耳,连带着他的心情,都跟着曲调和音符悄悄飞扬。

  分享早餐的一碗面,分享一对耳机听喜欢的音乐,分享他的脚踏车后座,这是高中毕业后沈星河再没跟其他女生做过的事情。

  高中的课业很紧,每天几乎是五点钟就要起床,作业会做到晚上十二点,周末只放半天给学生洗澡,周日晚上还要去学校自习。

  文理分科的时候,尖子班的老师大多数是建议理科的,原因很简单,理科选择多,将来就业机会多,如果不是偏科严重,最好还是选物化生。

  “你选什么?”沈星河问叶晚意。

  叶晚意思忖再三,郑重回答:“文科,班主任找我谈了,我还是坚持选文,想学自己喜欢的,我对理化不感兴趣,而且我妈妈也支持我的决定。”

  沈星河点点头。

  “你呢?”叶晚意问。

  “文科。”

  “你也选文?”

  “嗯,我要做外交官的,当然选文。”

  叶晚意闻言笑了笑,揶揄他:“初中的时候是谁对这个职业充满了怨言,现在竟然定了志向要做外交官啦?”

  沈星河不理她这一茬,而是问道:“你准备考哪个学校?”

  “b大,如果发挥正常的话,当然想上这个。”

  “嗯,我也打算考这个学校来着的。”

  “挺好的……我们一起加油。”

  “嗯。”

  临高考前三个月,沈星河接到爷爷电话,说他得回北京参加考试,因为学籍不在y市,在那边属于借读,为了适应两边的教材变化,最好提前回京备考。

  沈星河心里不是特别愿意,但是爷爷说这是政策规定,不能改变,他也只好照办。他把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了叶晚意,她愣了愣,许久没说话。

  “希望你高考一切顺利,加油。”没有多感人的道别,她给了他最质朴和真挚的祝福。

  “加油,我们b大见。”

  沈星河对于在哪考试,没有太多的想法,然而长期生活在y市的学生和老师却十分清楚,地区间的教育资源是有差异的。

  同样是高考,有的省份和地区是地狱模式,有的则是轻松模式。叶晚意很清楚,以沈星河的实力,回北京考试肯定没有问题,后三个月的复习时间,她看着空着的同桌座位,不由得担心起了自己。

  条条大路通罗马,有人就生在罗马。

  沈星河没有跟叶晚意讨论过教育公平的问题,也从未听她提起家里的事情,也是在很久以后,他才知道,她有个堂姐,靠着积分落户,做了高考移民,在高考的时候一举击败了一直名列前茅的叶晚意,这件事和他回京考试不能说有什么关联,但是的的确确给了她沉重一击。

  三个月在京的复习,对于沈星河来讲,太过轻松了,题目不论是从深度和广度上,和y市训练的难度根本没法比,在这里,教的浅,考的也浅。

  她家里没电脑,登录企鹅都是趁着微机课上机的时候看一看消息,沈星河发的消息,她也只能一周回一次。

  高考倒计时越来越近,微机课停了全部变为复习,沈星河也没法和叶晚意再聊天。再后来,高考出分,她的头像就灰了再也没亮起过,发过去的消息永远都是石沉大海。

  得知她高考失利,沈星河连夜买了火车票回y市,在此之前,他甚至已经想好怎么和爷爷沟通带她一起去留学的事情。

  交谈极其不愉快,这是自他们第一次认识之后,六年以来最激烈的一次争吵。

  只是一场考试而已。这是沈星河再三强调,想要传达给叶晚意的观点。

  “这个社会,不是由考试分数论英雄的,你的人生,也不会因为一次失败就坠入深渊。”

  “叶晚意……你为什么不回我消息?”

  “不去b大我们可以一起去留学,费用你不用担心的。”

  沈星河有些急躁,因为无论他说什么,给出什么样的方案,那个女孩都沉着一张脸,仿佛没什么情绪,也没了生气。

  “一起留学?你是在跟我表白吗?”

  窗户纸陡然被捅破,沈星河也不想否认,然而,叶晚意的下一句,直接让他的心沉入谷底。

  “我不喜欢你。”

  他没说过喜欢,但是喜不喜欢是显而易见的,而她,似乎预判了他的表白,也给出了判决。

  后面再说什么,沈星河记不清了,他只是想劝劝她,让她振作起来,殊不知,他的b大录取通知书,恰恰也是撒在她伤口上的盐,说什么都是徒劳,他的行为,也已经验证,他无形中使用了家族红利、借用了地区和平台的优势。

  六年的学习,看似在同一间教室,却从未在一条起跑线上。

  考上b大,家里自然是开心的,连甚少夸奖沈星河的爷爷,都忍不住和其他人炫耀起来。收到了许多祝贺和恭喜,谢师宴办得格外隆重,而当事人,却未表露出一丝开心。

  高考结束,才是真正的成人礼,在那之后,只要不违法,可以说做什么都是百无禁忌的。

  “你这考得比别人都好,但是表情跟落榜似的是干嘛?”在酒吧,边泽不满说道,“你这样是刺激谁呢?”

  沈星河不说话,一瓶酒接一瓶酒地灌自己。

  沉浸式体验酒吧,环境优雅,还有卖唱的歌手和表演,但是碰巧这一天,酒吧没放节奏明快的dj舞曲,而是放了抒情歌。

  “我遇见你,是最美丽的意外。”

  歌词中这样唱道,正如这首插曲配的电影《向左走,向右走》那样,沈星河和叶晚意自此分道扬镳,再无联系。

  那一天,沈星河喝得烂醉如泥,被边泽抬回家。

  “你这是……哭还是笑?”边泽被发小弄得手足无措,据他所知,沈星河向来流血流汗不流泪的,今天伤感成这样也太反常了吧。

  “真服了你了……本来是叫你出来浪一浪的,好不容易考完了,你说说你,整这一出?”边泽架着他,边走边骂,还有一丝心疼,“天涯何处无芳草啊,到了大学,更好的妹子多得是。”

  沈星河口齿已经不清,他低声骂道:“什么破酒吧,放什么煽情的歌,会不会做生意。”

  “好好好,破酒吧,破酒吧,下次不来了就是。”边泽一边附和他,一边把他抬上车。

  九月,沈星河入学,来到b大报道。

  作为新生代表的他发表讲话后,凭借出色的外表和优秀的谈吐一下子成为学院之星,众多女生在校内贴吧上评选他为理想男朋友,然而很快,他沉迷学习不近女色的消息就传播开来,表白的人接二连三,其中不乏品学兼优的校花,但都以失败告终。

  学习一门新的语言本就不容易,如果想要参加外交部的遴选,更是要扩充许多国际政治和形势的知识,沈星河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了提升自我上,还有小部分时间……

  干起了连他自己都解释不清原因的事情。

  他不知道叶晚意的新号码,正常情况下,上大学都会买新手机,办属于自己的电话卡,而他,只知道一串企鹅号码。

  那时候的人,还没有太多隐私意识,所以在各大平台,尤其是搜索引擎上,输入这串号码,或者后面加上邮箱,可以搜到许多关联和绑定的账号。就这样,他成功搜索到了叶晚意的微博、贴吧账号,然后用小号点击关注加了好友。

  【请问有人可以分享借阅下这本法语原文书吗,可以有偿。】

  看到她在网上求学习资料,他伪装成热心网友把书寄给她,怕引起怀疑还假模假式地收了十块钱,怕暴露地址,他更是周末去了趟天津,找人从那里把书寄给明明和他同城的她。

  他们在一个城市上大学,都学了法语。

  这是沈星河找出的、属于他们的共同点,但是也仅此而已。

  某次法语社社团招新,有不少其他专业的人想学二外会申请入社,沈星河过来指导学妹进行招新工作。过来递表申请的一个学生不知道和同伴在讨论什么,总之,话里话外都充满了不屑,还提到了叶晚意的大学。

  “那个不入流的大学,和我们b大根本不在一条赛道上好嘛,找个里面的漂亮妹子做女朋友玩玩倒是没问题,结婚就算了,我怕影响孩子智商哈哈。”

  男生说完,正好走到了沈星河面前,然后毕恭毕敬地把入团申请表递给他。

  沈星河抬眸,冷着一张脸,没有接过这张表,而是直接拒绝了他:“你不符合法语社的招新资格,表不用交了。”

  “哈?”男生一脸诧异,“我本专业成绩很好的,绩点都在45分以上,还拿过奖学金。”

  “下一位。”沈星河理都不想理他,也懒得解释。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