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非正式婚姻 > 第117章 边泽&姜凝

第117章 边泽&姜凝

  边泽来到姜凝老家所在的城市,费了好一番功夫才找到她。

  见到她的时候,是在医院。也就一个多月的时间,她整个人都快瘦脱了相。

  “找你的吧。”姜凝父亲见到风尘仆仆赶来的边泽,主动拿过女儿手里拎的帆布包,里面装着他的各种病历单、化验单和医生开的药,给他们两个人单独谈话的时间和空间,“我去大厅椅子那儿坐一会等你。”

  姜凝站定在原地,手指攥得紧紧的,一时之间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这个男人。

  “凝凝……”边泽一时词穷,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边总。”姜凝扯出一个微笑,就像第一次见面时跟着叶晚意后面顺嘴叫的一声边总那样,这称呼中包含着礼貌、疏离,再没了私下里的骄纵和任性。

  “我觉得有必要为我自己辩解下,上一次求婚被拒我的心态真的是爆炸了,所以选择出国冷静了一段时间。”边总用高大的身躯挡在姜凝面前,生怕她不听他讲话转身就走,“经过认真、长期、慎重的考虑,我非常确定自己想和你结婚的意愿,我不是开玩笑,也不是一时兴起,我的家人们,也都支持这个决定。”

  边泽小心瞧着姜凝的脸色,想从她的微表情里琢磨出点两人关系能缓和的信息,然而她静默着,脸上并未显露出什么情绪。

  “凝凝,原谅我,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边总,我真的承受不住你这样的感情,你想要在一起的时候,可以不计一切代价穷追猛打,你想要分开的时候,又可以立马从我的世界里瞬间消失音讯全无。”姜凝叹气,“可能,我们真的不太合适,我觉得你不是多喜欢我,只是不甘心罢了。”

  边泽摇头否认:“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现在很清楚也很明确我的心。”

  “要我怎么相信你呢?”姜凝反问,“过去、现在、将来你都能明确吗?一个月后会不会又变了?一年呢?十年呢?我们都别太高估自己了,真的。”

  姜凝侧身绕过他,留给边泽一句话:“我也不是多长情的人,就当是游戏结束了吧,恕我不能奉陪了。”

  姜凝父亲不知道女儿和边泽说了什么,总之小伙子的表情看着不太好。

  “人家千里迢迢过来,你……怎么说也得招待一下。”姜父开口,“我这病,在北京,多亏了他帮忙。”

  “爸,你化疗完本来就身体虚,就别□□们的心了。”

  姜父叹气,知道自己女儿脾气倔,劝了也没用,便不再多说,只是他看那小伙子傻愣愣站在原地,怪让人心疼的。其实在北京接触的那几回,他是真的觉得,这个小伙子人不错,唯一的缺点……大概就是家里太有钱了。如果是个和他们家条件差不多的普通孩子,也许很多事,会更容易些。

  边泽一直以来,都觉得感情这东西,彼此开心最重要,如果对方让你感到一丁点不舒服,或者这段关系已经给生活带来了困扰,他会选择体面结束。

  在他从前的观点里,分手可以做朋友,分手不用说绝情不愉快的话……因为他从未有过亏欠别人的感觉。

  但这一次,他真真切切把纠结、煎熬、难过等等情绪来了个全套体验……

  是不甘心么?是。

  仅仅是不甘心么?不是。

  边泽扪心自问,自己长情吗?这次坚持一个月、一年还是十年?

  按照沈星河的话说,想,全是问题,做,才是答案。

  有的问题,问出来当时无解,只能用时间来证明。

  姜凝以为话都说那么绝了,边泽应该不会再纠缠,哪知道这厮第二天一早就出现在他们家门口。

  “你怎么知道地址的?”姜凝开门的时候一脸惊诧。

  “这个嘛,并不难,反正获取途径是合法的。”

  “……”

  “谁啊?”屋里传来姜父询问的声音。

  “额……”姜凝刚想编个瞎话混过去关门,哪知道她还没说完,边泽自己就高声嚷了起来。

  “叔叔阿姨!是我!小边!”说着,还要往里挤。

  疯了吧。

  “喂喂喂。”姜凝挡在门口,不让步,“你到底想干嘛?昨天不是说清楚了?”

  姜父和姜母闻声赶来,就看见这幅诡异的画面,女儿握着门把手,抵住门,只留一个门缝,外面那人一只脚伸了进来,整个人要往里挤,但是怕撞到女儿又不敢太过用力,总之,推力和阻力形成了一个动态平衡?

  “叔叔阿姨,我过来这边人生地不熟的,没地方住……这里方言我也听不懂。”边泽向两个长辈投去求救的眼神。

  姜凝惊了,什么叫没地方住?这借口还能更垃圾一点吗……这么多酒店怎么可能没地方住?方言听不懂也不影响你用普通话交流啊。

  “您二老在北京……我也出了不少力帮忙的。”边泽继续说道,“现在……是不是可以?嗯……就……”

  姜父顺着他话茬往下说:“你想住我们家?”

  边泽点头,给姜父投去一个会心的眼神。

  “你想得美。”姜凝掏出手机,“你住多久,我马上给你订酒店,钱我来给。”

  “我一个人不能住酒店,最近身体不舒服……”边泽可怜巴巴回答。

  “你耍无赖是吧?”姜凝眉毛扬起,还真拿他这幅没脸没皮的样子没辙。

  “姜凝!”姜父开口,“人家到底帮我们家那么大忙,那会儿约不到医生,医院也没床位,都是人家跑前跑后安排的。”

  姜母附和:“对啊,你先让人家进来。把客人堵在门口算怎么回事?不能这么没礼貌。”

  姜凝:“???”

  边泽一听这话,更是觉得有了底气。

  姜父和姜母热情把边泽请进门,又是倒水又是切水果,三个人聊得不亦乐乎。

  姜凝双手环抱,倚在旁边,仿佛她才是一个外人,边泽就跟他们亲生儿子似的。她是真的服,这个人把能屈能伸发挥到了极致,在她的认知中,正常人帮了别人的忙都不会主动提起要求回报,边泽却反其道而行之,一直拿他在北京那会帮她爸爸安排看病的事儿邀功说事儿。

  以至于,最后竟然获得了她父母的许可,住在客房……

  一个真敢同意,一个真敢搬进来。

  简直离了大谱。

  “爸!妈!你们这是引狼入室吧,他一个男的,凭什么住进来,跟我们家非亲非故的?我还没对象没结婚呢,人家邻居看见了怎么说?”姜凝趁边泽在卧室里收拾床,对父母发表不满。

  “回头我们跟邻居解释,就说这是北京来的大侄子。”姜母提议。

  “对,你该怎么着怎么着,我们不干涉,只是受了人家的恩惠,不能转头就忘恩负义是不是。”姜父说道。

  姜凝无语,什么鬼的北京大侄子,我看他根本就是北京大骗子!

  然而,姜凝父母的“倒戈”速度,比预想中还要快得多。边泽似乎改变了策略,他不再从姜凝身上突破,而是寻求了准岳父岳母的帮助,实施了降维打击。

  陪着姜父去医院化疗,陪着姜母去菜场买菜做饭,遇见邻居各种热情打招呼,自来熟地到处跟人家说自己是姜家的“准”女婿。

  某天晚上,姜凝忍无可忍,在父母都睡了之后来到边泽房间兴师问罪。

  “你准备什么时候收手?玩够没有?”姜凝插着腰,质问道。

  边泽迅速扯出被子把自己盖好,一脸戒备,故意用夸张的语气气她:“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非礼勿视、男女授受不亲懂不懂?”

  “靠……”姜凝真是看不得他那副贱兮兮的模样,“我真想把你现在的嘴脸拍下来,看你还怎么好意思回中远集团当总裁。”

  “总裁夫人不考虑当一下吗?”边泽抛出橄榄枝,“不考虑的话,我过几天再问一次。”

  “……”姜凝跺脚,“你到底想干嘛呀!?怎么这么不要脸啊?都拒绝你多少次了?”

  “我知道你不是真的拒绝。女人嘛,口是心非很正常。”

  “……”

  “要脸有啥用?”边泽一脸哀怨,“你看沈星河,他不要脸,婚姻美满,职业有成,我要脸,孤家寡人一个,媳妇儿都讨不着。”

  “你要是要脸,全天下就没有不要脸的人了。”

  边泽刚想反驳,突然捂着胸口,表情痛苦。

  “你干嘛?可别跟我装啊……我不吃你这套。”姜凝嘴上这么说,但是还是走到床边,查看他的情况。

  “没事吧……”

  “真不舒服?”

  “你别吓我啊,要不要去医院啊?”

  边泽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真没事啊?”姜凝不放心,站在他旁边有点手足无措,“是疼还是什么感觉啊?”

  “疼。”

  “哪里疼啊?心脏吗?”姜凝急声询问道,“以前疼过没有啊?这得去医院吧。”

  “这里。”边泽一手拽住姜凝的衣袖,另外一只手指着心的位置。

  姜凝几乎是下意识地摸了上去,她不是医生,压根不知道现在要怎么处理,还有就是这心脏砰砰地跳动得挺快的,也不知道是什么症状。

  就在她触到的那一刻,边泽嘴角勾起一抹坏笑,伸手揽过姜凝的腰,她整个人被他扑倒在床上,他翻身在上,她在下。

  “边泽!你敢骗我?”

  “也不是第一次骗了。”边泽做了个嘘声的动作,“你家这么小,隔音也不行,再叫我岳父岳母可过来了。”

  “你以为我不敢叫?这里可是我家,你敢欺负我?”

  “我是不敢。”边泽欺身靠近,在她的耳边,几乎是用气音,撩拨得她耳朵痒痒的,“但是就是忍不住想欺负你,所以……不敢也得敢。”

  “你!”

  “唔……”

  “边……泽……唔……”

  ……

  沈星河是这样评价边泽的求婚之路的:比唐僧西天取经还难,九九八十一难,少一关都取不到真经。

  叶晚意感觉这两人的婚礼邀请,就像是狼来了的故事一样,总是说要结,但是这请柬迟迟发不出来。

  沈叶三岁的时候,边泽和姜凝的女儿出生,取名边凝,和沈叶是一样的风格,只是结构略有不同,主要是边姜听着过于男性化,边泽怕女儿大了怪他不好好起名。

  边凝出生后,为了孩子户口、上学等之后一系列的事情处理起来方便,边泽和姜凝悄悄领了证,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婚礼还是没有办。

  再后来,沈叶又大了些,他似乎理解了干爸和干妈之间的关系,且每回去找小边凝玩,他都可以在干爸干妈之间左右逢源,获得意想不到的收获。

  “沈叶啊沈叶,你长大要是不接你老爸的衣钵,真是可惜了。”边泽感叹这孩子脑袋瓜太灵了,情商也不低,“你看看,你在我和你干妈之间哪边都不得罪,我们还都心甘情愿给你骗,这不是典型的外交人才嘛!”

  “干爸,我说的可都是真心话,我是真的希望你能和干妈举行结盟仪式的,这是我们沈家一贯的立场,等小边凝再大一些,她也能加入我们,一起帮您和干妈说好话。”

  “小东西还给我画上大饼了?”

  “不是大饼,有些事,不是看到希望才去做,而是做了才能看到希望。”

  “你现在灌鸡汤的水平跟你爸当年有的一拼。”边泽听着倒是觉得挺受用,“你刚才说想买什么来着的?”

  “嘿嘿,限量版手办。”

  “买买买!我说你爸妈也真是的,抠得要命。孩子成绩这么好,不得奖励一下?你爸当年小学的时候成天不学好,不也什么都没缺他少他的吗?连个手办都不给你买。”

  “干爸,我爸是名校毕业,中国最优秀的外交官之一。”沈叶稚嫩的脸格外严肃,“这是原则和立场,不能因为你给我买手办我就附和你说我爸坏话。”

  边泽哭笑不得。

  ……

  203x年8月15日,中远集团总裁边泽和其夫人的婚礼震惊全网,这场婚礼因壕无人性的排场和花费以及带孩子结婚等话题冲上热搜。

  与此同时,中远集团发表声明:总裁和夫人均是头婚,孩子是二人亲生,只是选择在结婚纪念日这一天补办一场盛大的婚礼,顺便为小公主庆生,任何恶意的抹黑和无凭据的猜测中远集团法务部都将采取法律途径追究到底。

  这一次,边泽的求婚,因为有了小边凝的助攻,终于得以成功。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