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非正式婚姻 > 第112章 边泽&姜凝

第112章 边泽&姜凝

  姜凝和李清相处下来,总体感觉一般,没有特别让她心动的地方,但是也没有明显踩雷之处,中午会在食堂一起吃饭,下班了一起挤地铁他送她回公寓,偶尔晚上得空便去餐厅吃个饭,去电影院看一场电影什么的。

  没有惊心动魄,就是平平淡淡,两个北漂的人依偎在一起抵挡着孤独而已。

  三岁的年龄差她其实不在意,但是李清无论从长相上还是行为上,都特别像刚出校门的青春少年,那种活力四射的模样和肆意放纵的心态,时刻会让姜凝产生一种鲜明的对比感,仿佛自己和他不在同一个频道。

  “我到啦,你回去路上慢一点,到家给我发消息。”到了公寓门口,姜凝向往常一样和他道别。

  “你今天好像有点累,要不我再陪你一会吧。”李清目光灼灼,定睛看着姜凝。

  李清还没有进过姜凝住的公寓,这是他第一次主动要求,而姜凝,也没有想这么快邀请他进去坐坐的意愿。

  姜凝手里攥着钥匙,抿了抿嘴唇:“不用了,也不早了,你回去还得坐蛮久地铁的。”

  李清默了默,往前走了几步。

  姜凝本能后退,后背已经抵着门。

  “可以……抱一下再走么?”李清低下头,帮姜凝整理了下碎发,征求着她的许可。

  “李清……”姜凝斟酌着措辞,她想告诉他,进展太快了,她需要时间适应,可是转念一想,相亲不就是奔着结婚去的吗,这样让人家一步步再像追女朋友一样追她似乎不太公平。

  她话还没说出口,李清已轻轻环上她的腰,浅浅地将下巴搁在她肩头,这动作既透着孩子气,又颇具男性气息。

  “好了,你进门吧,我看着你。”李清真的就是抱了一下,便放了手。

  姜凝机械式般地开门、关门。

  她躺在床上,脑子一片浆糊,完全不想动弹,她不得不承认,某个人的无聊低智行为,还是给她的心里造成了不小的波动。

  ……

  与此同时,边泽正和丛珊吃着饭,他这顿饭吃得并不怎么专心,一边吃着还不忘和叶晚意发微信打探姜凝那边的反应。

  丛珊看对面这人,在麒麟大厦和出了麒麟大厦截然两种反应,不免也有所察觉,她笑着说道:“边总,看来你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边泽放下手机,尴尬一笑,否认道:“不好意思,刚刚在手机上处理点私事。今天晚餐还满意吗?丛小姐有没有别的什么要求,尽管提,不要客气。关于我的问题也可以问,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相亲嘛,咱们坦诚些好,就别绕什么弯子了,成不成另说,吃了饭,就算是朋友。”

  丛珊闻言,叹了口气,看着边泽若有所思,不知道是在说他还是感慨自己:“看来我们这次相亲的目的都不纯呢,这样也好,心理上就没负担了。你要是太认真,我还真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呢。”

  “我看着有这么不认真么?”不过,边泽还是像松了一口气似的说道,“星河可是千叮嘱万嘱咐我,不能在这次相亲怠慢你的,你要这么说,我也不装什么绅士暖男了,怪累的。”

  “边总说笑了。”丛珊指着桌上精美的摆盘,淡然道,“感谢你的热心款待,就是不知道,我们这次相亲,到底会不会有人在意,在意的又是不是我们在意的人。”

  “不愧是外交部的高翻,说话都这么有水平。”

  饭后,边泽送丛珊回家后,一个人开车绕着二环转悠,没有目的地,就是单纯心里发闷,循环往复绕圈排解。

  姜凝那边一点反应都没有,既没有生气骂他,也没有阴阳怪气怼他,边泽问了叶晚意,得知姜凝连条朋友圈都没发,也没把今天遇见他的事情跟任何人讲,更是浑身不爽。

  开了几圈,边泽把车停在路边,拿出手机给姜凝打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操。”边泽低声骂了一句,他特么现在电话号码都在黑名单里了。

  冷静了五分钟之后,他决定最后再给姜凝一次机会,于是,换了个不常用的手机号码给姜凝打。

  这回没有熟悉的提示女声,电话很快被接通。

  “喂。”边泽刚想要说,分手了还能做朋友的,没必要拉黑,哪知道在说了一声喂之后,对方便听出了他的声音,然后秒挂断,一句话没讲。

  嘟嘟嘟……

  这突如其来的忙音让边泽感觉自己像个卑微的傻逼,他把手机往车后面一扔,油门一踩,绝尘而去,心里想着,爱谁谁!

  翌日,总裁办公室。

  中远宣传部的老大心中牢记着上次总秘白砚的提醒,想着最近关于麒麟传媒的活儿要多请示多汇报,便把他们晚上和麒麟广告事业部饭局的时间地点告诉了边泽。

  “边总,您看下季度我们还跟麒麟合作吗?按往常,去赴宴的话,基本算我们给了对方一个信,这事儿就定了。”

  “这种事你跑过来问我?”边泽斜眼看他,“这是需要拿到我这里来拍板的事儿?”

  宣传部老大立马头上冒汗,刚想认错却听见老板又好像改了口。

  “晚上的饭局我勉强也去一趟吧,就当视察你们工作了。你们一切照旧,看的,就是你们日常工作细致不细致,状态怎么样。”

  “额……好的,边总。保证不让您失望。”

  “让麒麟广告事业部的人全员参加,我们是甲方,对方如果这点重视度都没有,合作就别谈了。”

  “那肯定的,您都亲自去了,他们哪儿有人敢缺席。”

  ……

  姜凝和李清今天晚上原本约好了去吃日料,哪知道他部门临时通知,晚上有个饭局必须全员参加,搞得计划被打乱,有些扫兴。

  “要不,你跟我一起去吧。”李清提议,“全部门参加的饭局,应该多一个人没关系的,省得你一个人吃饭。”

  “别了吧,是什么样的饭局?要是跟甲方的,我去了肯定不合适。你们领导会有意见的,而且肯定影响你的发挥。”姜凝好心提醒,“这种饭局上,还是机灵些,多攒些圈内人脉对你以后工作有帮助。”

  “哎呀……我就是个刚入职的菜鸟,哪里会有人注意我。”李清一再劝姜凝,“你就跟我一起去吧,我想和你待在一起。而且我们领导正愁我们部门没人能喝酒呢,你正好给他们露一手千杯不醉的特异功能。”

  姜凝架不住李清撒娇的语气,只能点头答应。

  然而去到现场,她就后悔了,因为她没想到的是,这居然是麒麟广告事业部和中远集团的饭局,如果早知道是这样,打死她都不会过来。

  她不想再看到中远这两个字,并且不想和那个人再有任何瓜葛。

  “我还是走吧。”姜凝拿着包,正欲起身出去。

  “来都来了,走什么呀。”李清握住她的手,“我们这又不是主桌,谁会管我们。”

  正说着,边泽在人群的簇拥下出现在门口,浩浩荡荡一队人入座主桌,麒麟广告事业部的老大带着一众骨干迎接着贵客,一个个,那卑躬屈膝的讨好模样,直接都是摆在脸上的。

  宴会厅里有不少桌,姜凝心想那边应该注意不到自己这边,更不会发现她,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总是能感觉到一道似有似无的目光在暗暗观察着她这边。

  是直觉,但是她也希望是错觉。

  李清这一桌坐的都是小虾米,来这儿都是陪衬,大家看到他带了个人过来,难免要调侃几句。

  “可以啊,李清,这么快就勾搭上了小姐姐。”

  “来,这不得喝一杯庆祝下。”

  姜凝听李清说他酒精过敏,所以这会帮他把杯子里的白酒换成了酸奶,然后面对他同事的敬酒,她全部挡了下来:“他不能喝,我代劳吧。”

  “哇……可以的!”

  “女中豪杰啊!”

  “李清真流弊,竟然让美女救英雄!”

  姜凝在喝酒这方面,还是有两下子的,无论是气势还是酒量,都能一下子直接吓退不少人。

  李清看她仰起头几杯酒下肚跟玩似的,顿时觉得脸上有面儿,还不忘骄傲地对同事们说:“以后你们想灌我,得先问我家这位小姐姐同意不同意。”

  “666……”

  “厉害了,李清。”

  就在姜凝站着,喝完几杯之后,那边有人小跑着过来,说按规矩,到全体往主桌敬酒的时候了,大家机灵点,按桌号一波一波去,别冷了场。

  “走吧。”李清叫姜凝一起。

  “我不是你们部门的也要去?”姜凝坐在位子上不肯动。

  “你今天来了就算是我们部门的,人家又不知道你是谁,我们都去了,你一个人孤零零坐在这里才奇怪呢。”

  “……”姜凝无奈,只能硬着头皮端着酒杯往主桌走。

  李清牵着她,和其他同事一道,他们俩在后面,按理说是没人注意的,无非走个过场,要的就是让主桌的人感受到重视。

  好死不死,麒麟广告事业部老大看到了李清,还煞有介事地皱眉批评:“这小伙子谁呀,怎么举着杯酸奶就过来了?”

  李清愕然,他以为不会有人注意到他,哪知道现在被点了名。

  这种饭局,其实是很有讲究的,上位者、有话语权的诸如甲方、诸如边泽这种咖位,你可以随意,喝与不喝,喝什么,全凭心情,但是处在有求于别人的乙方麒麟这边的底层打工人则不然,你必须让对方感到尽兴和开心,不能有任何扫兴举动,各种pua和服从性测试的酒桌糟粕文化更是屡见不鲜。

  李清领导闻言立马急了,解释道:“孩子刚毕业不懂事。”

  他给李清使眼色:还不快去换成白的?

  边泽面前的杯子还是满的,他滴酒未动,冷眼看着这边,绷着一张脸。

  李清毕竟没什么经验,这种场合,刚才就应该把杯子里酸奶换了,跟在后面混一混不会有人发现,这会儿被点了名,不喝一口很难交差。

  “我过敏的,不能喝。”李清解释。

  “是什么程度的过敏?休克那种吗?”麒麟一个主管冷声问他。

  “我替他喝。”姜凝叹气,心想李清还是太年轻,今天要是这场合让领导下不来台,估计他回头工作就会丢了。

  一瞬间,所有的目光聚焦到姜凝身上。

  “有多少喝多少。”姜凝找来开口大的啤酒杯,往里面倒白酒,和主桌的人以及麒麟的各位领导打招呼,“他是真的不能喝,喝了会出事,所以我代替他敬各位,希望大家尽兴,我干掉,诸位随意。”

  挡酒不稀罕,但是一个女人帮着男人挡酒,还是这幅气吞山河的架势,着实有点意思。

  冷掉的气氛又热了起来,大家都笑着看向姜凝,跟看戏似的。

  唯有一个人,全程表情僵着,跟冰碴子似的。

  姜凝仰着头,已经喝了不少,就在她杯子里的酒要下半的时候,边泽把手中的筷子往桌子中间重重一扔。

  力道之重,以至于陶瓷的筷子断了,还打碎了一个盘子。

  全场所有的嘈杂喧闹声全部停止,也没人敢继续交谈,静谧得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

  大家不明白,为什么刚刚还好好坐着的中远总裁会突然发难。其实,他今天的现身就非比寻常,这种场合,他怎么可能来?

  来了就来了,现在竟然发这么大火……

  无论是中远还是麒麟这边的人,都屏住呼吸,如临大敌,心中忐忑无比。

  姜凝听周边没了声音,余光看到大家脸色不对,想先放下杯子看下情况,哪知道一口气没顺过来呛到了,她捂着胸口咳个不停。

  边泽的目光死死定在姜凝身上。

  现场所有的人都顺着边泽的视线看了过去,但是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更不了解是什么情况。

  而一旁看透一切的白砚则轻轻叹了口气,心想,今儿怕是不会太平。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