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非正式婚姻 > 第110章 边泽&姜凝

第110章 边泽&姜凝

  像姜凝这样的北漂相亲,相亲对象无非就是那几种,第一种,同学间介绍或者旧情复燃,第二种,同事间介绍或者办公室恋情,第三种,朋友介绍。

  同学这条路是行不通的,毕竟大学和薛凯那段已经到谈婚论嫁的恋爱过于深入人心,且上次薛凯婚礼上,她和边泽搞了那么高调的一出亮相,更是把路走窄了,甚至可以说是堵死。

  同事呢,就别想了,大家社畜996都忙得很,麒麟也不是那种有着众多四五十岁热心大妈的清闲单位,一水看过去,全是小年轻,年纪大点的男性有家有室、中年秃顶,年纪小的则早就名花有草,剩下和姜凝一般大青黄不接的,又互相看不上。

  朋友介绍就更别提了,姜凝的朋友看似不少,真正走心的却就只有叶晚意一个,而叶晚意身边的单身男性资源,只有一个边泽,这个人对于姜凝,已经是可以枪毙的黑名单存在。

  最后姜凝没办法,索性发了条求相亲求脱单的朋友圈,把自己的条件列了一下,表示万能的票圈圈友身边如果有合适的人选可以帮忙把名片推一下。

  没想到居然还真的有人主动找过来推荐,只不过是自荐。

  【小姐姐,你还是单身呀?我是麒麟广告事业部的李清,上次在食堂咱们遇见过的。要不你考虑我看看?我今年24,身高一米8,体重65公斤,无不良嗜好。】

  看到这么一条私信,以及不太熟悉的头像,姜凝认真回忆了下,好像是有这么个人,应该是上回这个李清第一次入职,到食堂饭卡还没办好,她排在他后面就顺手帮他刷了午饭钱,后来这个小伙子说要加微信还她钱,微信就这样加上了。

  一直是躺列的,要不是今天他发消息过来,姜凝都快忘了自己好友里有他。

  【是奔着结婚的那种相亲哦。】她特别强调和提醒这位年下弟弟。

  【那当然,我很认真的。】李清回复道。

  【我比你大3岁,父亲还有疾病在身的,只不过现在康复了。我不是初恋哦,在北京没车没房。】姜凝把自己的缺点一一讲明。

  李清发了个噗嗤一笑的小猫表情:【姐姐,你这样相亲是想劝退别人还是怎么?女大三抱金砖,我觉得我们可以试试。】

  姜凝先是皱了皱眉头,思考过后转而眉眼舒展开,心想试试又不是一定能成,而且人家说了是奔着结婚去的,态度至少是比某人认真一万倍的。

  【那我们就先试一试?能处得来就处,处不来再好聚好散。】

  【好的,小姐姐。】

  这算是姜凝第一次相亲,可以说整个过程都很流畅愉快,在线就完成了初步接触,没有想象中尴尬,更没出现电视剧里演绎的那种牛鬼蛇神乱七八糟的场面。

  然而边泽这边,就不太顺利了。

  他在他所处的那个圈子里,是有相亲黑历史的,嘴毒脾气古怪也是出了名的。这些黑历史全部源于早期边泽父亲和边老爷爷各种逼迫他成家,他叛逆反抗的一些骚操作。传言有真有假,毕竟跟他真正熟悉的人不多,然而各种道听途说、添油加醋已经逐渐使他的形象妖魔化,大家都承认,商场上这是个有手腕的青年才俊和人物,但是绝对不是作为丈夫的良配。

  真正顶级的家庭,已经不需要用联姻这种土方法维护自己的商业帝国,人才、技术、科技、创新等等才是他们聚焦的新方向,所以自然不会有人愿意把自己女儿往火坑里推。而喜欢搞联姻这一套的,本身就比边泽家弱太多,相亲带着一定心思和目的后,难免会处处顺着他脾气来,这样一来,边泽也觉得这些对象索然无味。

  边泽就这样成为了上流社会中的高不成低不就。

  而且他对相亲态度的180度大转变,也让人心生疑惑,这里面就包括边父和边母。要知道,从前都是三催四请,各种方法使尽,边泽才难得点个头去见个面,见完面黄得还快,现在竟然主动要求他们安排相亲?

  事出反常必有妖,边父和边母不约而同地找到了沈星河,询问儿子近来的心理状况。

  “他……最近没遇着什么事儿吧?”边父问得委婉。

  “没事的,就是我成家了,引发了他的焦虑,他急着脱单。”沈星河说得滴水不漏。

  边父这才放下心来:“这样啊,那挺好的,这小子总算觉悟了。他一直不如你稳重,有些方面你帮着叔叔说说他,也到定下来的年龄了。”

  “好的。”

  “倒也不需要对方多大富大贵,他喜欢最重要。”边父比较开明,“你帮着他也把把关。”

  “好的,叔叔。”

  沈星河这边电话刚挂断,又接到了边母的微信消息。

  【星河,边泽最近还好吗?上次跟他沟通早点收心结婚的事情,他还发了脾气。我看他给我发了消息,说要让我介绍翻译司的女生给他……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说反话,而且我个人的想法是,外交部的女生不太适合他。】

  边母和边泽一直以来相处时间不多,聚少离多,从小就不太亲近,所以有些事她不敢直接问,都是侧面来问沈星河,毕竟他们同属于外交部,算是同事,而且她也知道边泽从小就是和沈星河玩在一起,两人关系很好,几乎是无话不谈的。

  【他挺好的,可能因为我要结婚了,他受了刺激想要安定下来,然而他自己那道关难过,感情上不怎么顺利。】沈星河耐心和前辈解释道。

  【那阿姨这边麻烦你了,请你多开导开导他,他比较听你的。】

  【嗯,放心吧阿姨。】

  叶晚意看到这一幕也是觉得挺稀奇的,沈星河和边泽是发小、关系铁她知道,但是他父母有事不直接问儿子反而先来找沈星河着实有些……另类。

  “为什么会这样啊?”叶晚意发问,“他和家里关系很不好吗?”

  “没有很不好,也没有很好。”沈星河叹了口气,吐槽道,“工作和你已经占据了我大部分时间,没想到还要从所剩无几的睡眠时间里挤出来一部分给边泽当爸爸。”

  叶晚意:“你这么占他便宜,边泽知道么……”

  话音未落,沈星河的手机就响了。

  他淡淡道:“这不,不省心的儿子找来了。”

  叶晚意:“……”

  接起电话,边泽那厮先是吐槽了一番没人给他介绍相亲对象,后来又是怀疑,是不是因为自己行情太好导致大家望而却步。

  “所以,姜凝相亲得怎么样?她应该也不顺利吧。”边泽断言,那个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毕竟珠玉在前,有他这么好的人对比着,看谁估计都看不上吧。

  “我哪知道?我一个结了婚的不能总是打听老婆闺蜜的事儿吧。”沈星河言下之意,他要避嫌,所以什么情况不太清楚。

  “那你开门吧,我在你们家门口,我亲自来问你老婆。”

  沈星河默了默,郑重提醒他:“现在不是以前,你下回来找我得提前预约,征得一下主人同意会显得比较礼貌。”

  边泽一脸阴郁:“开门先!”

  沈星河走去开门,叶晚意闻声也跟了过来,没想到一开门边泽竟然不是空手,还带了新鲜的、包装精美的水果。

  “晚意,我过来找星河玩你不介意吧?”边泽双手奉上一大兜水果,全是白草莓、车厘子、蓝莓等等这种不便宜的品种。

  “额……”叶晚意被他搞得一脸懵,笑得尴尬,“不介意不介意,你也不用这么客气的,人过来就行了,带水果干什么……”

  边泽听完这话,瞪了一眼沈星河,那表情就是,看吧,你老婆都没意见就你叽叽歪歪,妻管严也不带这样的。

  沈星河坐下,倚着沙发,淡淡道:“说吧,过来想套什么消息?”

  “这不找你来介绍相亲对象的嘛,什么叫套消息,我就随口一问姜凝的事儿,那不是主要目的。”

  “我给你介绍谁?我不认识什么单身女性的。”

  “你们外交部翻译司的男女比例那么失调,就没有单身的小姐姐?你给引荐一下。”

  沈星河实话实话:“单身的是多,但是介绍给你,我怕我以后在部里不好混。你这种三分钟热度不着调的性子,介绍给人家不是耽误人吗?回头分手了或者不愉快了,我夹在中间难做。”

  正说着,叶晚意把洗好的水果端了过来。

  边泽看她过来,状似无意、漫步尽心地问了句:“话说,那个姜凝相亲得怎么样了啊?”

  叶晚意如实回答,表情很是认真:“挺好的,是麒麟的同事,我看着还算靠谱。”

  “她真相亲去了?”边泽一脸不太信的样子。

  叶晚意:“都开始处了……”

  边泽脸明显有点垮,拿起面前的水果有一搭没一搭地往嘴里送,似乎在琢磨着什么。

  “你相亲得怎么样?”叶晚意礼貌地顺带问了一下他的情况。

  “沈星河,你必须给我约一个翻译司的小姐姐过来跟我相亲。”边泽没回答叶晚意的问题,而是把自己的需求抛给沈星河,他看对方似乎又要拒绝,立马开始打感情牌,“你们俩在一起的时候,我帮了多少忙?出了多少力?哦,现在你们俩幸福甜蜜了,不管我死活了?我孤家寡人一个不可怜?”

  叶晚意:“……”

  沈星河:“……”

  边泽越说越夸张:“我们从小什么交情?你哪次打架我不帮着你?你分手难过的时候我是怎么陪着你的?现在让你帮我找个相亲对象都推三阻四的。”

  叶晚意皱了皱眉,看向沈星河:“分手难过?什么时候?你不是没有前任吗?”

  “这都是八百年前的事儿了,不提也罢。”

  沈星河自然不想承认这个前任就是叶晚意,分手难过的时候就是高考出分他在y市和她争吵决裂之后回北京的时候。

  “我说你好歹一个大集团公司的总裁,看看你现在的嘴脸,恨不得把咱俩穿开裆裤时候的交情拿出来说。”沈星河立马制止住边泽这个大嘴巴,他强调道,“帮你约可以,你正经去相亲,成不成另说,别整什么幺蛾子。”

  边泽保证道:“没问题。”

  “时间地点怎么说?”

  “时间随意,地点就在……麒麟传媒大厦吧。”

  叶晚意:“???”

  沈星河挑眉,一副嫌弃的表情:“你是准备好好相亲的吗?”

  “那必须的,肯定不给你丢面儿,温柔体贴绅士风度那一套我也不是来不了好嘛。”边泽自夸道,“我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要钞票有钞票,哪一点不行?”

  “你脑子可能不太行。”沈星河无语,“我劝你,想复合就好好跟人家姜凝说,结不结婚的事儿自己先想清楚了,别越玩越过火,回头神仙都救不了你。”

  叶晚意点头,表示赞同:“姜凝她吃软不吃硬的。”

  “我去麒麟大厦相亲,是因为中远集团和他们有合作,近期在那边有部分工作要亲自盯着,选在那附近比较方便。你们扯姜凝干什么?我还偏偏就很硬!各方面都是。”

  叶晚意一脸没救了的表情:“……”

  沈星河则用发言人的口吻对发道:“我们在这里奉劝某些人好自为之、悬崖勒马,勿谓言之不预也。”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