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非正式婚姻 > 第109章 边泽&姜凝

第109章 边泽&姜凝

  边泽不是一个会轻易放弃的人,只要是他想要的,最终一定能达成目的,不管用什么方法,不管用多久的时间。

  然而现在,他自己也有些犹豫,不知道是进是退。

  和姜凝在一起,好像一切都是水到渠成,自然而然就这样了。还记得那天晚上,他不得不承认,看到她穿成那样在前男友婚礼上撒欢报复的样子,他也是起了“贼心”的。但是怎么说,毕竟碍于这是发小老婆的闺蜜,兔子不吃窝边草,所以他也就按捺住了自己躁动的心,老老实实送她回家。

  哪知道姜凝在晚宴上高高兴兴的,到了车上反倒哭了,鬼使神差地把车开到自己家别墅地库,边泽哄好她还十分正人君子地说就不请她上去坐坐了,想要直接送她回家。

  高端的猎人往往以猎物的方式出现。

  边泽没想到这小妮子竟然主动勾引起了她,虽然生涩了些,但是怎么说,在那一个瞬间,纯到沁人心脾,欲得恰到好处。

  确实单身了太久,被她这么一点火,就着了,烧得还旺得很。

  淋漓尽致的一晚,换来了一千块的转账和微信拉黑的待遇。

  可以说,这是边泽在男女关系方面,遭受到的奇耻大辱,且为人生头一回。报复心理驱使他立刻找了白砚,查到姜凝所在的部门,并立马撤掉了中远给出去的广告,这定点式的打击,怕是傻子都能看得出来是针对谁。

  果不其然,姜凝主动找了过来。

  没有悬念,俩人达成和解,你来我往怼得有来有回,一切都在边泽的掌控中,他觉得这个姑娘有点意思,仅此而已。

  对于姜凝而言,也属于人生头一回玩火,只是没想到,她一玩,就碰上的是边泽这样的老狐狸,还是喜欢装人畜无害小绵羊的狐狸。

  她那些个欲拒还迎、先抑后扬的小伎俩,他都看得出来,只是不点破还陪着她演罢了。

  和沈星河他们游完海河那天晚上,边泽带着姜凝去住酒店。

  在路上,她好奇问他:“你不回家吗?”

  边泽摇头:“回家等着被念死吗?你刚才没被我爷爷念够?当然是住酒店舒服。”

  “哦……”姜凝点头,其实她觉得边爷爷很和善,无非唠叨了些,而且骂的都是边泽,对她还是很客气的。当然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是边泽带回去的第几个挡箭牌女友。反正家里催到结婚的事情,边泽都是用他那条三寸不烂之舌理论回去,她只要安静当个背景板就好。

  到了酒店,前台笑容满面地问他们开几间房。就在姜凝刚想回答要2间标间的时候,边泽拿出自己的卡,淡淡说了句总统套房。

  “好的,先生。”

  这是一家极其奢华的酒店,坐落在海河边上,复古式样的租界风格一看就不是姜凝平时能消费得起的。

  “再要一个标间。”

  姜凝说出口的时候,前台明显愣了一下,然后抬头深深看了姜凝一眼,并且用余光打量了一下站在一旁这位非富即贵男士的反应。

  边泽没吭声,清冷冷站着,让人琢磨不出他的情绪。

  训练有素的前台自然礼貌回应姜凝:“好的女士,请稍等。”

  办完手续,拿完房卡,两人一齐并肩往电梯那边走。姜凝的房间在五层,总统套房在17层。

  无声地进电梯,姜凝抿着嘴唇,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上升的数字,酒店不知道喷的什么牌子的香氛,空气中弥漫着一种让人沉醉的气味,她能感觉到背后有一道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却不敢往回看。

  叮咚一声,电梯到了五层,电梯门缓缓打开,姜凝欲抬脚出去。

  “姜凝。”边泽单手插兜,在她跨出去之前,另外一只手臂已经伸了出来去按了关门键,偏偏这只手还正好拦着在她面前。

  他眼神微微眯起,用一种可以蛊惑人心的声音问她:“你不想去总统套房看看么?”

  姜凝不是纯情小女孩,知道在这样的环境下,这样的时间点之下,这样的邀约意味着什么。

  “你不是说今天过来是假扮情侣应付你家里人的吗?”姜凝明显答非所问。

  虽然她没有答应,但是电梯已经在往上走了,红色的数字,跳得比姜凝的心还快。

  “假的也可以变成真的。”边泽挑眉,电梯门打开,他拥着她走了出去,径直走向了总统套房。

  走道的灯光不是很亮,是那种刻意营造的幽静氛围感,刷卡进入,门一关上,边泽便欺身吻了上来。

  姜凝猝不及防,被抵在门后,气息有些不稳,胸膛起伏。

  她的手已经不自觉地环上了他的脖子,予取予求。

  “什么……真的?”姜凝问得断断续续,还在大口喘着气,她自认为自己不是个随便的人,上次鬼迷心窍一时兴起勾引了他,本想着结束之后大家就此忘掉,井水不犯河水。没成想,边泽反倒缠了上来,而且他的攻势很猛,是那种无孔不入,让你拒绝不了的强势风格。

  “你上次问我是不是单身。”边泽盯着她的眼睛,掰着她的下巴,让她的目光避无可避,轻轻笑道,“我当时回答你说是单身,没有女朋友。现在……我想问问你,愿不愿意做我的女朋友?”

  这个表白来得太过突兀,或者说根本不是什么表白,仅仅就是他愿意给她的一个身份确认。

  女朋友。

  是哪种女朋友呢?

  缱绻的动作未停,边泽的气息在她的颈间环绕,弄得她六神无主。

  还未等姜凝回答,边泽戛然而止,询问中看似给了她选择,其实却带着一丝胜利者的笃定:“如果不愿意的话,你现在可以回五层自己的房间。”

  “是……只有一个的那种女朋友吗?”姜凝问。

  “当然,脚踏两只船的事情我从来不干。”

  姜凝脑子一热,顾不得什么所谓的感情基础,细水长流,自己浑身细胞中的荷尔蒙都已经被唤醒,她热烈地回应上去,不想去想什么以后。

  今朝有酒今朝醉,有什么不好呢。

  这一刻,是真的快乐。

  边泽作为一个男朋友,显然是合格的,甚至可以说,是姜凝见过的男人当中,最优秀的。

  对于女朋友的要求,他可以说是有求必应。而且大老板的生活,可比姜凝这样的社畜打工人,要滋润自由得多,他不用去公司打卡,不用加班,有大把自己的时间。

  好吃好喝好玩的,他都可以一一带你过去,就跟普通情侣一样周末腻在一起,花钱这方面,更是大方得很,而且还有一套很神奇的理论,用边泽的话来讲就是,如果你不愿意花我的钱,证明你心底里还是没把我当自己人。

  那段时间,姜凝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而且边泽丝毫不在意你拜金,也不会让你做什么你到底是爱我的钱还是爱我的人这样的选择题。

  姜凝有一种踩在云端,坐上云梯体验富人生活的极致快乐,而边泽也玩得很开心,这种两个人碰撞的快乐,体现在方方面面,从吃饭,到睡觉。

  更为重要的是,边泽解决了姜凝爸爸治疗的难题。一流的医院,顶级的医生,这些都是姜凝接触不到的资源,如今,只需要边泽一句话,似乎对于姜凝家难如登天的事情,对于他来说,就是动动嘴皮比吃饭还简单的小事情。

  某日,姜凝过来医院陪床,刚化疗完,父亲还很虚弱,但是还是不忘询问边泽的情况。

  “他家是做什么的呀?我看不像一般人,似乎是出身有权有势的家庭。”

  姜凝想了想,没敢说边泽就是中远集团的继承人,而是模糊地解释了下,也不算说谎:“他家做房地产生意的。”

  “难怪呢,这孩子眉宇间的气质都和别人不一样。”父亲担心地问道,“我这个病……不知道人家家里会不会嫌弃。”

  姜凝正削着水果,闻言手上的水果刀一顿,差点划破了手上的皮。薛凯悔婚的事情,让父亲心里有愧,他不怪人家忘恩负义,只怪自己倒霉,忽然得了这不好的病连累女儿。

  “不会嫌弃的,医院啊医生啊这些,都是边泽忙着张罗安排的,真要是嫌弃你,他还会帮忙吗?”姜凝宽慰父亲,“您就好好养病,别老操心我的事儿。”

  “哪里能不操心呢,说不定哪天眼睛一闭脚一蹬就走了。”姜凝的父亲叹气,“还没看见你成家,我怎么放得下心呢。”

  “爸……你别说得好像我不结婚就在这世界上活不了也活不好似的,现在这样不是挺好的嘛。”

  “你懂什么,等到你老了生病的时候,就知道身边有没有人照顾差别多大了,要是没有老公,没有孩子,一个人去医院可怎么办?”

  “有钱就行了,我请护工。”

  姜凝父亲摇头:“哎,你这孩子,要怎么跟你说才能明白呢?钱不是万能的,护工就不会欺负你了吗?全凭运气,全看人家的良心,真到你行动不方便的时候,要是有人欺负你,不结婚没孩子连个替你出头的人都没有。”

  “好了好了……我知道啦,耳朵上老茧都听出来了。”姜凝不想继续讨论这个话题。

  哪知道后来,边泽得空,过来看望姜凝父亲的时候,老人再次提到这个结婚的事儿。

  “孩子啊,你和我们家姜凝谈了有一段时间了,是奔着结婚去的吗?”老人问得直接。

  姜凝在一旁听到这话,紧张极了,她没想到自己的父亲会这么开门见山,一点儿弯子都不带绕的,边泽也是被问得有点懵,看了姜凝的眼色后才违心回答。

  “是的,叔叔。”

  “什么时候两家见一见呢?”姜父步步紧逼。

  “爸!”姜凝出声,欲制止父亲的发问。

  边泽也不是不谙世事的小年轻,自然知道对方什么意思,他看老人身体还处于比较虚弱的状态,便打了个太极,笑着说道:“我回头跟姜凝商量好了,再告诉您。”

  不得不说,边泽虽然平时偶尔吊儿郎当没个正形,但是真要是认真严肃起来,说出来的话还是有一种令人信服的力量的。

  姜父这才放心挂点滴。

  然而,当天从医院出去,姜凝和边泽爆发了一次矛盾,这是他们在一起以来,第一次产生不愉快,还不是小打小闹、打情骂俏的那种。

  车里。

  坐在副驾驶的姜凝问边泽:“你刚才说的……是认真的还是骗我爸的?”

  “你指的是哪一句?”边泽手握方向盘,目视前方,“我刚才和你爸说了那么多。”

  姜凝默了默,提醒他:“关于结婚的。”

  边泽耸耸肩,撇了撇嘴,回答道:“我是不婚主义。”

  “可以……假结婚吗?”姜凝侧身看着他。

  “假结婚?”边泽笑了起来,仿佛听见了什么笑话,“怎么个假法?”

  “我想让我爸安心……”姜凝说出口的时候,自己也意识到这样的说法会让人很不高兴,但是她总不能说爱上了他,那样的话,他可能更加会把这当成个笑话看。

  “你要是想让我常来医院看看你爸爸,没问题的。”边泽做出让步,“真要是想弄个什么□□糊弄下他们,也不是不行,路边摊随便买一个就是,我配合你说下谎演下戏也行。”

  不知道为什么,边泽越是说得云淡风轻,满不在乎,姜凝心里就越难受。

  “不是那种假结婚……”姜凝鼓起勇气,“我的意思是,像叶晚意和沈星河那种……”

  “你觉得他们是假结婚?”边泽反问。

  姜凝不吭声。

  “除了我刚才说的那种形式,其他的,应该都属于真结婚。”边泽补充道。

  “你是觉得我不配是吧。”姜凝轻笑了一声,可是脸上的表情却比哭还难看,“毕竟,悬殊太大,玩一玩可以,谈婚论嫁肯定要门当户对的。”

  边泽皱了皱眉,意识到旁边的人情绪不对,他耐心解释道:“我没有那个意思,跟门当户对扯不上关系好嘛,单纯地是我不想踏入婚姻,就这么简单。”

  “但是现在我想结婚。”姜凝甩出这一句话,车里的气氛一下子降为冰点。

  “有没有那张纸有什么区别吗?”边泽似有不满,“这张纸能保证什么吗?结了婚难道就不会离婚了?难道就不会出轨了?”

  “那你既然觉得没有区别,有那张纸和没那张纸对你来说不是也一样吗?为什么就不能选择结这个婚?”

  这天儿没法继续往下聊了,谁也说服不了谁,且都拧得很。

  边泽把车开到自家别墅停车场,姜凝却要他送她回家。

  “今天我不想住这儿。”她冷冷说道。

  “你是今天不想住这儿,想回去冷静一下,还是以后都不住这儿。”边泽的脸色也明显垮了下来,他强调了今天这个字眼,言下之意很明显。

  “那我问你,关于结不结婚这个问题,你是今天没想清楚还需要考虑,还是说这个问题在你那根本没得商量?”姜凝反问。

  边泽微微眯着眼睛,盯着她的表情,两人都很清楚,现在就是在对峙博弈,谁都不想让步。

  “姜凝,不是什么女人都有资格可以住在这里的?”边泽没告诉姜凝的是,她是第一个可以把私人物品搬到这里留宿的人。

  “你的意思是,我要谢谢你的恩赐?”姜凝面对他的威胁,毫不示弱,“边泽,你别忘了,我没有求着要和你在一起,是你主动勾引我的,今天要是谈不拢,索性散了。”

  边泽长这么大,一直都是他甩别人,冷不丁被这么冲地怼一下子,难免破防。

  “你确定?”他再次确认。

  姜凝依旧不改口。

  “ok,那你现在上去收拾东西,我送你回家。”他冷着脸。

  姜凝闻言,立马开了车门下车,砰地一声,车门被关得震天响,反应了实行者心里的怒气。她上楼去收拾东西,卫生间、卧室、客厅……哪哪儿都是她的物件,处处都是他们的痕迹。

  边泽站在一边,一言不发看着她收拾,瓶瓶罐罐被扔得噼里啪啦,他也没说一句挽留的话。

  姜凝本来也是想和他好好沟通的,但是没想到一提到这个问题,他会一点儿都不让她,话一句比一句说得绝。

  “剩下你要是发现还有我的东西,就扔了吧。”姜凝越收拾,心里越气闷,她看着边泽那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更是感觉心里的防线全线崩塌。如果再不离开这儿,她怕自己会失态,那样,她那不怎么值钱的自尊,怕是更会被面前的男人看不起。

  就是闹了这么一出之后,姜凝骗父母说和边泽决定旅行结婚,这才定了去多尼亚的机票飞过去找叶晚意。

  不过很快,得知消息的边泽,也立马跟了过去。

  在多尼亚,姜凝在许淮远和白敏结婚的时候,又求了边泽一次,依旧被他严词拒绝,且他还说了那句——那就到此结束吧。

  沈星河筹备婚礼的时候,边泽找他喝酒。

  话没跟发多少,酒倒是一个劲地往下灌。

  “酒量不好,酒品也不行。”沈星河皱眉,“你就别喝那么多了,到时候我还得费劲送你回去。”

  “我好像被人甩了……”边泽一脸不可置信,“而且我上门去求和还被拒之门外,你说扯不扯?”

  “哪条法律写着你边泽不能被人甩,只能甩别人?”

  “我不想结婚就是被分手的理由?婚姻能保证不出轨还是干嘛?你爸妈、我爸妈不都离婚了吗?我们小时候有人问过有人管过吗?女人们非得有那一张纸才有安全感?我是少了她爱了还是缺了她钱了?”边泽不服,“及时行乐哪一点不好?”

  沈星河沉浸在甜蜜中,显然不认同他的观点:“我觉得结婚挺好的。”

  边泽一脸嫌弃:“我真他妈不应该找你出来喝酒诉苦,你跟我压根不是一个阵营的!”

  “你说那张纸有什么用?至少有了那张纸,分开的手续还得走个两三年,而现在你没有那张纸,人家不让你进那个门,你就一点办法也没有。”

  “……”边泽道,“沈星河啊沈星河,你可真卑微,你马不停蹄先把证领了就为了这?为了先绑住叶晚意不让她走?”

  “嗯。”沈星河大方承认。

  边泽直摇头:“你看看你,在外面叱咤风云再厉害有个毛用?妻管严一个,不对,你是妻奴!可耻的妻奴!”

  沈星河不以为然:“我乐意。”

  “我跟你讲,女人多得是,从来都是别人围着我边泽转的,还没有我上赶着热脸贴冷屁股的道理。今儿,是我给她的最后一次机会!最后……最后一次!我要是再去求她复和一次,我就不姓边。”

  沈星河点头:“你开心就好。不姓边姓什么?”

  “你以为她拒绝我她心里好受?指不定躲被窝里哭呢!”边泽舌头已经开始有些打结。

  “人家躲没躲被窝哭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在借酒消愁呢。”

  “我这是为你庆祝最后的单身夜。”边泽想想,又摇摇头,“不对,你只是补一个婚礼,你丫的早就踏入婚姻坟墓了。咱俩以后没什么共同语言了,真的!”

  正说着,叶晚意的电话过来了。

  “你几点回来啊?”电话那头说,“都那么晚了。”

  “一会儿就回,我把边泽送回家。”

  “嗯嗯,路上注意安全。”

  “嗯,你先洗澡,困了就先睡,别等我。”沈星河表情温柔极了,语气也是轻声细语,就差在电话里哄着叶晚意睡觉。

  边泽一脸无语,看他挂了电话,忍不住吐槽:“还能不能行了?这才几点就催回家了啊。真腻歪……”

  “有吗?我们一直都这样。”

  “我呸。你记不得你以前和她分手自己什么怂样了?”

  “八百年前的事情,我都记不清了。”沈星河想了想,还是提醒了边泽一下,“姜凝要去相亲了。”

  “她相亲她的,这是她的自由。”边泽嘴硬,“关我屁事。”

  “好吧,我只是友情提醒一下。”

  “我特么也能相亲。”

  沈星河:“……”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