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非正式婚姻 > 第105章 沈叶

第105章 沈叶

  叶晚意的预产期原本是在大年初五,除夕这天,按照往常惯例,沈星河把远在y市的叶母和外婆接过来一起过年,一大家子聚在一起,正准备吃团圆饭,哪知道叶晚意忽然捂着肚子。

  “好像……要发动了……”包饺子的她皱着眉,扶着桌子,感觉身体十分不对劲。

  闻声过来的沈星河,立马抱起已经站不住的叶晚意往外走。

  “让司机送,你自己别开车了!”沈老爷子看孙子那副明显有些慌了神的样子,嘱咐道。

  “我们也先别吃饭了,一起过去吧。”

  其余人紧接着出发赶往医院。

  其实从备孕开始,一直到整个孕期,叶晚意和沈星河都额外学习了不少关于分娩和育儿的知识,尤其是沈星河,下了班没事就翻阅各种资料,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写什么学术论文呢,连叶晚意都觉得他有点过于紧张了。

  然而真正到这一刻来临的时候,才知道做再多功课,都难免慌乱,因为……关心则乱。

  在车上,沈星河紧紧握着叶晚意的手:“别怕,有我在。”

  叶晚意点点头,伴随着他低沉清越的声音,她忐忑不安的心情略微平复了些。

  除夕这天傍晚,北京街上人难得不多,比起平时,空荡了许多,医院自然也不例外,不少医生都提前下班回家吃年夜饭或者休息了,只留有少部分值班的人。

  沈老爷子一个电话,在家里忙着做晚饭的院长还是亲自来了一趟医院,去往产科那边坐镇。

  其实犯不着这种阵仗,但是在这种事关叶晚意母子俩的事情上,沈星河也不想有任何意外,所以算是默许了爷爷的这种行为。

  签了各种风险告知书的沈星河,看着叶晚意被推了进去,一个人站在产房外面,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这件事,他是没办法代替她去做的。

  越了解女性生孩子的过程,他就越发觉得,这是一个对女性身体极大损伤的过程,要有多大的勇气和爱意,一个女人才会心甘情愿为一个男人做这样的牺牲去鬼门关前走一遭冒一遍风险呢。

  所有的苦和痛,他无法亲历,也无法做到真正的感同身受,沈星河唯一能做的,就是承担更多的责任,去呵护里面那个为他搏命的女人,尽力做好一个丈夫和父亲的角色。

  ……

  叶晚意曾经问过沈星河,他喜欢男孩还是女孩。他想了一会,答:“男女无所谓,只要是和你生的,我都喜欢。”

  叶晚意:“……”

  她显然不是为了听情话,而是真的想知道,他单纯地更喜欢哪个罢了。

  “男孩吧。”沈星河补了句,“还是希望你生男孩子。”

  “这样啊。”叶晚意心里本来猜的是他会更喜欢女孩子,没想到竟然猜错了。哪知道,沈先生想让她生男孩子的理由,也着实不同寻常。

  “女儿太可爱了,就像一个翻版迷你的你,我可能都不知道要怎么教她养她……”沈星河摇摇头,“还是男孩子好,皮实,放养也不用担心。”

  “皮……实?放养?”叶晚意皱眉,“沈星河,你不是立志要当一个好爸爸嘛,还说不让儿子拥有和你一样不快乐的童年,怎么现在听起来……不靠谱啊。”

  “这两者又不冲突。”沈星河淡然回答,“男孩子的教育方法,本来就和女孩子不一样吧。”

  “……”

  果真如沈星河所愿,叶晚意生了一个男孩,取名沈叶。

  关于取名字这个事情,家里的长辈,周围的朋友都提了不少建议,有的在叶晚意看来,还真的不错,既好听又有寓意,都是想给宝宝一个好的期许和祝福。

  当然,边泽这个家伙还是一如既往地不靠谱,竟然煞有介事地提议说叫沈童挺好的,谐音神童,或者叫沈一,寓意天下第一。这俩名字最后肯定都毫无悬念地被沈星河怼了回去:“小的时候是神童,三四十岁还是神童?我看是你这个千年老二才有当天下第一的执念吧,回头我看看你儿子叫不叫边一。”

  沈叶这个名字是沈星河最后拍板定下来的,对于他而言,这个孩子就是他和叶晚意之间爱情的结晶和见证,至于孩子之后成长为什么样,有什么样的成就,取决于他自己的努力和选择,而不应该由父母的期望来决定。

  叶晚意本来还觉得取他们两个的姓氏一组合就当了宝宝名字有些草率,但是经沈星河这么一解释,似乎又觉得,沈叶是个很好的名字。

  夫妻两人约定,只要沈星河在国内任职,对于孩子,他就承担多一些,如果他外派出国,就由叶晚意顶上。

  所以在沈星河当外交部发言人期间,也就是沈叶1岁到6岁的时候,都是由爸爸带得多。叶晚意产假结束后,就投入了比较多的精力在复习考研和工作上,许淮远牵头了一个讲述中国外交七十年记实录的节目,邀请了她进入制作团队。

  沈星河在沈叶的生活起居上,照顾得极为细致,即使请了月嫂和阿姨,他在某些事情都是亲力亲为的,记得有一回他下班晚了些,叶晚意想着自己给宝宝洗个澡换身衣服,哪知道小孩子的手臂和腿就跟莲藕似的,软软糯糯,叶晚意弄得满头大汗,生怕衣服穿好,哪里别着宝宝的手脚,让宝宝不舒服。

  阿姨在一旁笑着说:“太太你这一看就不如先生熟练。”

  叶晚意汗颜,她确实变懒了,主要是沈星河怕她辛苦,把什么都弄得有条不紊,以至于她都低估了这些事情的难度。

  沈叶完美继承了沈星河和叶晚意外形上的优点基因,一张脸生得俊俏极了。雪白的皮肤,精致的五官,长长的睫毛,以至于小崽子走到哪,都能惹得别人发自内心的喜欢和称赞,他自己似乎也有这个意识,能感觉到自己有多受欢迎。

  婴儿车推着的时候,沈叶都是挺乖的,然而第一个叛逆期到来的时候,差不多是4-5岁这一年,整个就是个小魔王,调皮捣蛋不说,关键嘴巴还特别厉害,伶牙俐齿的,有些话的逻辑,简直都不像从一个小孩子嘴里能说出来的。

  叶晚意是拿沈叶没辙的,一般都是沈星河出面亲手收拾儿子,一治一个准。这小孩也是见人下菜,知道对什么人用什么办法,面对沈星河的时候,他起初也反抗,后来发现没用,且根本没法跟老谋深算的腹黑爹斗,斗智斗勇都斗不赢,最后就老实了。

  学钢琴这件事,沈星河是充分尊重了沈叶的意见后,才同意他学的。

  “你想清楚了,一旦学了,就不能半途而废,练琴后期很枯燥。”沈星河给沈叶分析利害关系,言下之意,要么一开始别学,要么学了就得给我坚持下去,半途而废是坚决不容许的。

  沈叶只知道家里这个黑白相间的乐器挺好看的,可以发出各种各样的声音,爸爸还经常弹给妈妈听,他出于好奇心,自然而然感兴趣想学,至于,沈星河提前告知他的各种风险和困难,说实话,他想都没想就拍胸脯应了下来。

  后来才知道后悔,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叶晚意一直也有学钢琴的想法,趁着儿子的钢琴老师来家里教学,她就坐在一边,极为认真地加入了这个学习队伍。

  自此,叶晚意认识了五线谱,也学会了左右手联弹配合,简单的曲子她也能完整谈下来,只是毕竟是成人,各方面的条件肯定没有小孩子好,加上白天还有各种正事要忙,疏于联系后,会显得比较生疏,难的曲子弹不了,简单的也会偶尔弹错几个音。

  沈星河很喜欢看她弹琴,即使弹得再烂,在他听来,也是一种极为放松的享受。

  只是对沈叶就没这么宽容了。

  “你这段卡农最近练了么?为什么一直错?”

  某天晚上,沈星河坐在客厅沙发上看新闻,忽然听到沈叶练琴的时候摸鱼,忍不住放下手中的平板,去检查他最近的功课。

  “爸爸,我才错了一个音。”

  “我是说你一直错,没说你错的多,你跟我强调错了一个音想说明什么呢。”沈星河翻着他的乐谱,随手指了一段,“这段弹弹看,我听一下。”

  沈叶倒吸一口凉气,他这段一遍都没练过。

  “没练?”沈星河看儿子表情就知道。

  “练了,和妈妈一起练的!”沈叶说时迟那时快,立马去书房叫叶晚意过来。

  “怎么了?”叶晚意任由儿子拉着手,一脸懵,心想这不是儿子固定的练琴时间么,叫她过来干嘛?往常这时候,是父子两个最容易杠起来的时候。

  “妈妈,你弹一段这个给爸爸听。”沈叶小手指着乐谱,表情天真可爱,两颗黑珍珠似的眼睛圆溜溜的转,“爸爸要检查。”

  叶晚意狐疑地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沈星河,只见他表情疏淡,冷冷看着儿子,大有我倒是要看看你玩什么花样的意味。

  “那我弹了?”叶晚意坐了下来,看着这段谱子,认真弹了起来。

  中途卡了几次,又重新倒回来弹了几遍,还有错音。

  到最后,叶晚意自己都弹不下去了,太丢人了!她吐了吐舌头,露出一个抱歉的表情:“老公……我没练……只能弹成这样。”

  沈星河表情温和,给叶晚意捏了捏僵硬的肩膀:“没事,完成度很好,至少坚持了下来。最近你太辛苦了,先上楼休息吧。”

  “额……”叶晚意对于这个完成度很好的评价是很服气的,不愧是发言人,死的都能说成活的,估计她脸往琴键上乱按一通,他都能说出话来圆。

  沈叶看自己老妈这种表现,已经在他前面很好地做了坏的对照和铺垫,这会儿才放心大胆地坐下来弹琴。

  虽然没练,但是好在他反应快,基本功也不差,在高度紧张的精神压力下,竟然一个音没错。

  沈叶抬头看着沈星河,等待着老爸的评价,与此同时,叶晚意都准备鼓掌了。

  “你一遍都没练,我听出来了。”

  叶晚意:“……”

  沈叶:“……”

  “毫无感情,节奏很差。”沈星河补充道。

  沈叶:“可是我一个音都没错啊!”

  沈星河:“这就是你对自己的要求?”

  叶晚意在一旁,感觉有些无地自容。

  沈叶哀嚎:“爸爸!你偏心!妈妈弹那么烂,你怎么不说她???”

  “我哪句评价给错了,你说说看。”

  沈叶哑口无言,犟嘴找理由不是明智的选择,他只能用眼神向妈妈求救,然后在叶晚意软磨硬泡施展了美人计后,沈星河才勉强把要求沈叶加练2小时改为了1小时。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