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非正式婚姻 > 第102章 “偷看”

第102章 “偷看”

  叶晚意一开始知道沈星河要让她和他一起去直播,是非常抗拒的。

  “好尴尬啊……云旅游?”叶晚意觉得这个创意也是够大胆的,“这不就是给别人介绍景点嘛,你一个人就可以啊,干嘛拉着我一起……我不要去。”

  她不像姜凝,对于直播,她一点儿经验都没有,而且直播那种现场式的形式,对人的临场应变能力要求是很高的,既要有镜头感,又要有卖点,做得不好的话,很难收场。

  更何况,沈星河说的直播,还不是玩票性质的随便糊弄糊弄就能行的,那可是带着任务和要求的。

  “主要是……”沈星河坦白,“上次直播我划水了,怕这次观众不买账。你跟我一块,我底气足一点。”

  “不会的,你往那一站,那就是虽千万人,吾往矣,九死而不悔。”叶晚意揶揄他,“那么多沈夫人呢,肯定对你死心塌地得不要不要的。”

  “别人怎么样我不在意。”他跟她好说歹说,她都不愿意,这会儿更是在这儿酸里酸气说些有的没的,他索性欺身过去,把她抵在卧室房门上,眯着眼睛问道,“我只关心你是不是对我死心塌地。”

  如果回答是,那接下来他肯定反过来拿着这个话头“攻击”她:既然都死心塌地了,为什么连一场直播都不愿意陪我一起上?

  叶晚意肯定不会上这个套,她昂着头,一脸傲娇,有意跟他对着干:“死心塌地?你想得美吧。”

  沈星河双臂箍得她动弹不得,两人的脸贴得很近,他没站直都高她一个头,这会儿她昂起头挑衅,他将她眼里的狡黠和顽皮看得一清二楚。

  “想清楚再回答,再给你一次机会。”沈星河嘴角勾起,嘴上说着警告的话,但是语气亲昵又宠溺,“好好回答。”

  “不好好回答怎样?”叶晚意依旧嘴硬,还用手拽住了他的领带,大有我就这么说了,你能拿我怎么办的架势,然后她像是忽然想起什么,禁不住笑了起来。

  她踮起脚,凑近他的耳边,用一副得意洋洋、有恃无恐的表情对沈星河说:“好像,你对我比较死心塌地。”

  自从那次从多尼亚回国之后,沈星河就发现叶晚意在某些方面,有了不小的转变。比如说,她从前从来不会黏着他,不管他工作上去哪出差,多久不回家,她都不会多问,别说甜言蜜语、打情骂俏之类的了,连稍微出点格、越界的话都不会讲一句。

  但是现在不一样,她经常性地要跟他闹一闹、逗一逗,像只要主人哄的小野猫,多了许多情趣。有时候他出差个几天回来,她就跟树袋熊地似的缠着要抱,还会趴在你怀里说想你。

  这在以前,是绝对不可能的。

  一个人的本性是很难改的,尤其成年之后,正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有这么大的变化,无非一种可能,就是原先被压抑了天性重新释放了出来。

  比如这会儿,她就一脸笃定地说,是沈星河对她死心塌地才是。

  “何以见得呢?”沈星河用手勾起她的下巴,问道,“你从哪看出来的?”

  “我感觉出来的。”

  “你确定你的感觉是准的?”

  “当然准。”

  沈星河若有所思点头,随后状似无意问了一句:“叶晚意……你不会偷看了什么不该你看的东西了吧?”

  “我肯定不会看啊。”叶晚意莫名有些心虚,但是还是一口否认。

  “正常人,应该会问,什么叫不该看的东西,而不是直接否认说没看。”沈星河双眼微微眯起,戳穿某人的谎言。

  “什么叫不该看的东西?”她厚着脸皮问,然后觉得他这种“审问”的姿势太具有强势感了,趁他不备,她一个弯腰,从他控制的区域逃离了出来。

  “比如很私人的邮件,类似于日记、遗书性质的。”沈星河耐心提醒她,每提醒一个字,都往她逼近一步,宛如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话讲到这儿,几乎等于明牌,再装傻是装不下去了。

  叶晚意也不否认说没看过了,她开始换一个逻辑来为自己辩护:“日记,写出来就注定了被别人看到的命运好嘛,比如依萍的日记本,这是亘古不变的哲理和人性,我就不信,一本别人的日记放在你面前,你能忍住不看?不看不是人!”

  叶晚意退无可退,已经被逼到墙角,她看沈星河没说话,似乎是略有赞同的样子,她接着说道:“至于遗书,反正早晚都是要被看见的,早看和晚看,没什么区别。”

  沈星河轻哼一声:“所以你觉得你吃定我了?所以才说我对你死心塌地?”

  “难道不是么?”叶晚意摊手,得意得要命,“谁知道某些人把话藏那么深呢?”

  沈星河闻言,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谁说不是呢,某些人学生时代就对我觊觎已久,目的不纯,偏偏每天还要装作一副高冷的样子,对我爱答不理、退避三舍的。”

  叶晚意愣了愣,仔细琢磨着他话里的意思:“你胡说什么?谁对你觊觎已久目的不纯了?”

  “谁对号入座说谁,况且,我说话都是有根有据、实事求是的。”

  “我们两个,是你先喜欢我的,这没争议吧?”叶晚意试图挽尊,要她承认上学的时候就喜欢沈星河这件事,还不如杀了她。她以前藏那么深,绝对不可能被看出来。

  “似乎有争议。”

  “嗯?”

  “虽然这个首都过来的男生成绩差、个性也怪,但是好像也没想象中那么讨厌。”沈星河继续说道,“突然发现,会谈钢琴的男生,有点帅。”

  “冷战,已经有三个星期没有理他了,虽然他来求和一次,被我无声拒绝一次,但是每一次我心里都特别开心,我就是想看看,他能一直不放弃地主动找我多少次,即使在被我拒绝那么多次以后。”

  叶晚意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她瞳孔地震,宛如见了鬼一样,这一句一句,越听越觉得熟悉,分明就是她写在日记本上的话!为什么沈星河能这么精准地复述出来?

  不可能啊,她日记本是有锁的,而且钥匙在高考之后她就给扔了,她自己都打不开,他怎么可能看到?

  “沈星河!”叶晚意不淡定了,“你偷看我日记?”

  “这怎么能叫偷看呢?”沈星河学着她刚才的语气说道,“日记这种东西嘛,写出来,就注定了被别人看到的命运。”

  “你!”叶晚意气结,看他那副样子,肯定是全看过了,竟然憋到现在才说出来,敢情之前都在这装大尾巴狼呢。

  “我的邮件被看了,你得意洋洋,说了一堆被看无所谓的歪理,怎么轮到你自己,情绪这么激动呢。”沈星河冲她摇摇头,一脸她完全不是他对手的胜利者表情,“小东西,双标可不好。”

  “啊啊啊!”叶晚意恼羞成怒,气得要锤他,感觉整个人都被扒光看光了,那么隐秘的少女心事,他居然不得到她的同意就全偷看了!

  “说不过还动手了?”她的小粉拳,对他完全构不成威胁,跟挠痒似的。

  “把日记本还我。”叶晚意闷闷地说道,又羞愧又尴尬,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他把里面的话一字不错地复述出来,除了说明他记性好,还有一个可能,就是他肯定不止看了一遍!虽然她看他的那些邮件也不止看了一遍……

  “不还。”沈星河耍起了无赖。

  “不还?凭什么不还?你怎么不讲理呀!”

  “我在家里讲什么理。”

  “……”叶晚意又气又急,看他那副无赖样子,又觉得现在屋里两个大人跟小学鸡似的一个非要要,一个非不还的场面有点幼稚好笑,她上一秒板着脸要佯装发火,下一秒就破了功笑了出来。

  “哎呀!”她被他弄得没办法,只能干跺脚。

  沈星河忽然松了口:“还你也不是不可以。不能白还,得交换。”

  “交换?”叶晚意问,“拿什么交换?我的东西,你还我是天经地义的,居然还让我拿东西去换?我要是换了,跟签订丧权辱国条约有什么区别!”

  沈星河竖起大拇指,称赞她有骨气,随后扭头走了:“那我去睡觉了。”

  叶晚意站在原地,思考了几秒钟,追了上去:“换就换嘛。你要我拿什么换?大不了你把邮箱密码改了就是,这样算扯平。”

  沈星河摇头,显然对这个条件不感兴趣。

  “你别逼我在家里翻箱倒柜……”

  “翻,可劲翻。”沈星河无所畏惧,“翻到算我输。”

  叶晚意看硬的不行,就来软的,准备使美人计,她娇声娇气,声音柔得让人酥了骨:“老公~~”

  “直播跟我一起去吗?”

  “去!”

  “云旅游一起游不游?”

  “游!”

  沈星河满意地笑了:“ok,现在准许你继续使用美人计。”

  “先把日记拿出来,不带这么玩的,万一你吃干抹净不认账!”叶晚意吃过亏上过当,这会儿警惕性很高,别美人计了,回头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还挺精的。”沈星河走去书房,从书柜最顶层一个不起眼的夹层里,抽出这个日记本。

  书柜顶层,是叶晚意踮起脚都看不太清的高度。

  “给你。”他递给叶晚意。

  叶晚意上次看见这本日记,是在y市他帮她搬家,收拾屋子的时候,当时她还一再告诉他,不要打这本日记的主意,他答应得好好的,然后她觉得反正锁着,应该没问题。

  没成想!

  “你太坏了!真的!”叶晚意气不过,“整天光风霁月、温文尔雅的样子,都是工作所迫,骗人的!”

  “坏不坏的,得看对谁。”沈星河也不否认,“咱们可是从小斗到大的,你就没斗赢过,除非我想让你赢。”

  “……”叶晚意特别想把日记本扔他一脸。

  她仔细端详了这本日记本,锁没有被暴力撬开的痕迹,还是完好无损的。

  “你怎么打开的?”她疑惑问道。

  “找了人帮忙。”

  “开锁的?”

  “不是。”

  “那找了什么人?还有别人看过???”

  “别人肯定没看过。”沈星河如实交代,“找了国安部门的一个朋友,他在情报科,打开这种玩意儿,对他们来说很容易的,还不会留痕迹。”

  国安部门……情报科……

  “你就是这么浪费国家资源的?”

  沈星河一本正经地解释:“用一杯咖啡换的。动用的是私人交情,人家花的也是下班时间。”

  “……”叶晚意皱眉,“那我现在怎么打开?”

  “不知道。”

  “那你不打开看了?”

  “不打开看了。”沈星河沉声回答道,顿了几秒,他欠欠地补充了一句,“差不多背下来了,所以不需要看了。”

  “啊啊啊啊!”叶晚意往床上一趟,把日记本朝床头柜上一扔,然后拿被子捂住脸,觉得真的是没脸见人了!

  “别给自己捂死了。”他替她掀开蒙在脸上的被子,脸上是怎么忍也忍不住的笑容。

  “别笑了!”叶晚意呵斥他。

  “笑也犯法?”

  “犯法!”

  “犯的什么法?”

  “家法!”

  沈星河:“……”

  叶晚意背过身子,不理他。

  他戳了戳她的背,看她跟气得跟鼓起来的河豚似的:“你不是也看了我写的嘛,不算亏。”

  “能一样吗?”叶晚意气闷道,“你那是工作之后写的,我那是年少不更事、懵懵懂懂的时候写的。先喜欢你,一辈子都要被你压一头。”

  沈星河无奈,女人真是奇怪的生物,谁先喜欢谁有那么重要吗?反正最后只要是互相喜欢就好了。

  不过自己老婆,不管真生气假生气,还是要哄的,他的目的已经达成,再不哄玩大了恐怕不好收场。

  “除了……的时候压着你,我什么地方压你一头了?不都是处处让着你?”

  “那……我学生时代的日记你偷看了,你那时候又没写日记,你当时心里怎么想的,岂不是死无对证我永远没机会知道了?”叶晚意觉得不公平。

  沈星河扳过她的身子,和她面面相对:“说什么傻话?什么叫死无对证?我不是活生生的人嘛。”

  “嗯?”叶晚意没反应过来他什么意思。

  下一秒,他把她拥在怀里,轻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一个清越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我当时怎么想的,现在都可以亲口告诉你,我保证,不撒谎。”

  “真的?”

  “嗯。”

  “那……你喜欢过我吗?”

  “不是喜欢‘过’,是以前喜欢,现在喜欢,将来也喜欢。”他顿了顿,把怀里的人搂得更紧,“不对,准确来讲,是cadadiatequieromás”

  “那是什么意思?”叶晚意听着觉得有点像西班牙语。

  “每天爱你多一点。”

  叶晚意听着这样直白的情话,嘴角甜蜜的笑容再也掩饰不住了。

  “那……你从什么时候喜欢我的?”她继续问道。

  “肯定比你早。”

  “比我早是什么时候?”女人就是这样,非要问个究竟,叶晚意也不例外。

  沈星河似在回忆,过了好一会,他才缓缓回答:“在我都不知道的时候,就喜欢上你了。”

  那一晚,叶晚意问了许多个问题,沈星河都一一耐心回答。

  曾经,会怯懦,会不敢,但是现在,他可以把一颗心剖给她看。

  ……

  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