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非正式婚姻 > 第96章 正文完

第96章 正文完

  叶晚意从前从未像现在这样,对那些在网上发表不友好言论的人这么痛恨。因为是学新传专业的,所以对言论有一种天然的宽容,她一直认为,每个人都可以有不同的想法和观点,这个世界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

  但是她没有意识到,有些声音不是为了传达思想和观点,而仅仅是为了黑而黑。他们从质疑撤侨决定,到被喷之后调转方向,开始抨击撤侨的效率,甚至还指责相关人员误判形势,未能及时提醒中国公民尽早离开多尼亚才造成现如今的局面。

  沈星河回来的时候,手上受了伤,鲜血直流,叶晚意看着被染红的白衬衫,心惊肉跳。

  “没事,越过铁丝网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血流得多,看着吓人而已。”沈星河看她担心,反倒先开口安慰她。

  白晶用消毒水帮他清创,沈星河薄唇微微抿着,面不改色。

  后来,叶晚意才知道他是为了救一个差点摔了的婴儿,自己用手挡了一把。

  叶晚意帮他把沾血的衬衫换掉,低声问:“你多久没睡了?眯一会儿吧,20分钟之后我叫你。”

  “嗯。”他嘴上应了,但是却没有躺下。

  这么多人在使馆,吃喝拉撒睡,都要有人安排统筹,不然会乱。现在机场管控,飞机压根不能起飞降落,边境和出入境海关处挤着一群要过关的外国人还有想浑水摸鱼出去的多尼亚本国难民,必须通过强有力交涉才能保证中国公民优先通过。对于到底是一次性共同撤出,还是分批次撤侨,还在协商沟通中,即使海陆空全部规划了路线,和路线涉及的国家协调也是需要时间的。

  “你吃饭了没有?”他忽然问她。

  “嗯。”叶晚意点头。

  “如果是分批撤的,你就跟第一批走吧。”

  “那你呢?”叶晚意盯着他,“我跟你一起,最后一批走。”

  沈星河默了默,既没点头也没摇头。

  拗不过叶晚意一直劝他休息,加上确实感觉头有点晕,沈星河这才乖乖躺下,准备休息一会儿再起来工作。

  叶晚意看着他眼睛下方淡淡的青色和受伤的左手,说不出的心疼。她出来准备去给他弄点吃的,想等他醒了让他吃点垫一垫,却发现唐礼和两个年轻男生在外面空地起了争执。

  “请你们配合一下,我们也有我们的规定。”唐礼耐心做着解释。

  “我没有你们的证件就不能享受撤离待遇了?”一个普通话嗲嗲的男生指着唐礼,“你这是在逼迫我迎合你们做出背离本心的表态!”

  “不是不能享受撤离待遇,是我们需要登记证件信息,你这本护照不符合我们公布的有效证件类别,现在可以帮你补办合规证件,请你配合一下。”唐礼嗓子都说哑了,如果不是师兄一再关照他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他现在真想把面前这两个人踹出去,让他们滚。

  另一个染着一头黄发的男生拿着手机里的视频,说着不标准的普通话质问唐礼:“你哋唔系好犀利的咩?哇,网上全是吹你们怎么怎么流弊的,实际上竟然要我们给钱?系自费?”

  “是这样的,如果是乘坐我们政府提供的交通工具,肯定是免费的,但是如果是第三方运营,以及在第三国住宿、吃饭的费用,我们是不承担的。”唐礼在其他人那边统计信息都很顺利,就是这俩“逆子”,各种跟他杠。

  本来耐心的唐礼,在看到对方拿起手机,镜头对着他要拍照的时候,突然怒了。

  “请你们尊重一下我们,不要做这种拍摄!”他音量提高了好几度,伸手准备去挡他们的手机镜头。

  哪知道那两人不但不听劝,反而更起劲,拿着手机,嘴里各种吐槽:“大家看一看哦,使馆的人就是这种态度,真的好想投诉哦。”

  旁边一个头发花白的老爷爷看不过去,他拿着拐棍上去就给了这俩小子两棍,怒斥道:“后生仔!唔想待在里度可以滚出去!真丢人!”

  “老不死的,打人?”黄毛莫名挨了一棍,火更是不打一处来。

  刚想还手,却被叶晚意叫来的阿涛一把制住。

  “我想你们两个要明白,撤侨是源于对同胞的担忧和关心,不是理所当然的应份,更不是给巨婴当24小时保姆!如果你们自己不认同自己的身份,请你们去找自认为应该对你们负责的团体去救助!中国使馆不欢迎你们!”叶晚意冷着脸,语气凌厉,“但凡你们还算个人,都不应该在这种时候冲着一个和你们一样大的男孩子大呼小叫、做出这种没礼貌的行为!这无关政治、立场、言论自由,这是一个人应该要懂的基本的尊重!你们知不知道他们已经超负荷工作超过24小时没有合过眼了?你们知不知道一天讲那么多重复的话嗓子会哑?他不欠你!”

  如果说刚才的唐礼是愤怒,那么现在的他就像是一直绷着的弦断了一样,心中所有的委屈都被叶晚意这一番话激了起来,他背过身子,拼命用袖子抹着即将涌出的眼泪。

  他告诉自己:不能哭!你代表的不是自己!你代表的是使馆,是国家!

  师兄说,大难当前,即使我们再害怕,也不能表现出来,因为我们是主心骨和定心丸,流泪,会给别人造成无能、懦弱、担不了事儿的印象,这是万万不能的。

  委屈吗?人前必须忍着。

  想哭吗?你只可以躲在自己的房间,在没有外人的时候放声大哭。

  “请你们立刻道歉!”叶晚意一想到这两个人还想要拍视频放到网上,就气不打一处来,她低吼,“不道歉就给我滚出去!”

  “道歉!”

  “道歉!”

  其他休息的国人也跟着一起声讨这两个人。

  动静太大,以至于吵到了正在休息的沈星河。他见这边聚成一团,过来查看,看现场的画面、各人的反应,和唐礼手中的登记簿,也大致猜到是怎么一回事。

  “你们的个人信息,还登记吗?”沈星河冷冷发问,没有任何威胁和恐吓的话语,但是眼神却冷得吓人,仿佛只要他们说一个不字,下一秒他便立刻会把他们赶出去,沈星河话只说了一半,威力却不小。

  “登记……”

  “登记……”

  “散了吧。”沈星河撇了那两人一眼,吩咐唐礼道,“继续工作。”

  唐礼:“收到。”

  叶晚意跟着沈星河离开,到了房间,她的情绪也不可避免地有些失控。在这种高压情况下,外面炮弹声不断,她又在网络上看了许多不友好的言论,吵也吵不完,更可气的是,他们费尽心思去帮助的人还这样颐指气使倒打一耙。

  她低着头,坐在角落一言不发。

  她知道刚才在外面聚集在一块影响是不好,可她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她为他们鸣不平,连带着她一起都觉得委屈万分。

  沈星河看她一副想要哭,又拼命忍着的样子,走到她旁边蹲下。

  “外交,本就是一门妥协的艺术。”他轻轻摸了摸她的脸蛋,宽慰她,“这是唐礼需要经历的必修课。”

  “可是他们太过分了!我心里既生气又难受?”叶晚意哽咽,“他们根本没有资格这么说你们!”

  “怎么现在还成了爱哭鬼了?”沈星河握着她的手,帮她把眼泪擦干,柔声劝着她,“他们是谁?为什么要把眼光放在那些极少数的他们身上呢?明明有那么多人感激我们,夸奖我们,支持我们。这才是我们要服务的‘他们’。不要让一点点黑暗,就挡住了你眼睛能看见的一大片光明,何况,只要有一点点微弱的光亮,就能驱走一整个屋子的黑暗。哪怕没有光,你也可以勇敢去做那束光。”

  叶晚意自知目前还达不到沈星河的境界,但是他讲的道理她是懂的。

  “你去忙吧,我过一会儿自己就好了,不用管我。”她吸了吸鼻子,努力自我调整。

  沈星河把她拥在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像哄小孩子一样:“乖,照顾好自己,我先去忙了。”

  ……

  后来的几天,叶晚意都很少在使馆看见沈星河,她不知道他什么吃饭,也不知道他在哪睡觉。

  那么多人在使馆,却没有一点混乱,一切都秩序井然,有条不紊,外面枪林弹雨、炮火连天,这里却是和平的港湾。大家吃着分发的、份量并不算多的食物,自觉把最有营养的水果和蔬菜罐头给老人和小孩,在指定的地方休息,没有人发牢骚抱怨,全部都安安静静期盼着,所有人都相信:祖国一定会来接他们回家。

  终于,在这一天,传来好消息,经过多方协调,多尼亚首都机场将临时开放三天供国际社会撤离使用,中方运—20机群率先抵达,本次一共有12架飞机执行任务,每架飞机可乘坐600多人,将往返飞行3次,运送同胞回家。

  叶晚意跟着唐礼一起护送同胞去机场,协助大家过关,几小时后,人们拿着大大小小的行李箱,坐在停机坪的安全区域等待。

  当远处的天空出现了列队整齐、机身印有八一编号的灰黑色飞机时,人群沸腾了。那是一种自然而然的情绪,人们挥舞着手中的衣服、国旗,像是和天空中的飞机打招呼,喊着,笑着,哭着……

  “看,是我们的飞机!”

  “祖国来接我们回家啦!!”

  一落地,人群自发奔向飞机。

  看着那样的场景,在那样氛围的感染之下,叶晚意相信,很难有人会不动容。正当她心绪难以平静的时候,沈星河突然驱车来到了现场,他从后备箱拎下来一个箱子,往叶晚意这边走。

  那是叶晚意的行李箱。

  身后的人群在欢呼雀跃地登机,叶晚意逆光站着,仿佛在另一个不被打扰的世界,隔绝了欢欣和激动,她凝神看着沈星河迎着风在斑驳的光影里走动,身姿绰约,挺拔高俊,一步步向自己靠近。

  她其实早有预感,从她说要跟他一起撤离,他没有正面回应开始,她就知道,他可能走不了。

  只是当分别真的到来时,还是那么让人难以接受。

  “走吧,我送你一程。”沈星河一手牵着叶晚意,一手推着行李箱,“看着你登机。”

  其实这一程,也不过是短短几百米的距离。

  他在前几天里都没有跟叶晚意提过或者讨论过关于她走不走的问题,他今天突然现身,就是想在这样的时刻,用这样的方式,确保她能安全离开。

  他不容许她有任何其他想法。

  叶晚意任由他牵着,缓步跟在他身后。

  考虑到安全因素,已经让使馆的一部分工作人员跟着这一批同胞一起撤离,只留下极少部分人,确保使馆正常运转和工作顺利开展。

  而沈星河,毫无疑问是这极少部分人之一。

  正如他所说,即使面临重重挑战,仍需要在多尼亚坚守,这是每一个外交官义不容辞的责任,和平的进程需要继续推动,两国的友好合作关系需要继续维护,战后的重建工作,他们需要做出一个大国应有的贡献。

  “我爱你。”万语千言,汇成了这一句,叶晚意接过他手中的行李,哽咽开口。

  “对不起。”沈星河轻轻抱住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的爱,似乎给不了她任何陪伴与呵护,反而分离才是常态,“在国内照顾好自己。”

  “不要说对不起。”叶晚意摇头,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扯出一个开朗的微笑,“我等你回来。”

  “好。”

  他目送着她登上飞机,她在进入舱门前,向沈星河和远处的唐礼挥了挥手。

  他们笑容和煦,表情温和,也轻轻举起手,向她示意。

  ……

  “各位亲爱的同胞,我是本次航班执飞的机长,当你们登上了这架飞机,就意味着踏上了祖国的国土,无论身处什么样的险境,无论面对什么样的困难,祖国永远是我们强大的后盾。请大家系好安全带,我们一起回家!”

  听着机长广播,机舱中爆发了久久不能平息的掌声,不知道是谁起了个头,《我和我的祖国》的旋律响起,大家一起哼唱起来,眼里是滚烫的热泪。

  叶晚意右手放在胸口,外衣里面,别着沈星河送她的那枚红色双旗徽章,透过舷窗,她盼望着这座被炮火摧毁成废墟与火海的土地能早日恢复它往日的魅力,也盼望着她的爱人能平安与她相聚。

  她随着大家一起低声哼唱:

  “我和我的祖国,

  一刻也不能分割,

  无论我走到哪里,

  都留下一首赞歌。”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