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非正式婚姻 > 第93章 晋江独发

第93章 晋江独发

  沈星河获得头目的信任之后,其余绑匪对他的看管也松了许多,带他去人质看押地点的时候,甚至枪口都没对着,毕竟在他们眼里,一个穿西装打领带、手无寸铁贪生怕死的文官,是怎么也翻不了天的。

  人质没有分开关押,是集中在一个大仓库间里,用绳子几波几波捆在一起全部背对着墙,四个人拿枪看着这群人不许他们乱动,两个在门口把门不动,剩下一个外面巡逻,一个在里面走动。

  绑匪随意一指,从左边开始清点出50个人。

  “你们,出来。”

  被指到的人惊慌无比,他们不知道会被带去哪里,甚至已经有人小声哭了起来,因为一般情况下,这时候被带出去很有可能就是先死的那一批。

  直到见到一个中国面孔的年轻男人,听他低声用中文说不要怕,马上救你们出去的时候,他们的心情才从绝望变为狂喜。然而,在这样紧张的氛围中,他们不敢表露出来,唯有默默跟着队伍缓缓走着。

  一路上,沈星河都在不动声色地观察,包括记住他所经过的各个点位绑匪的人数和手持的武器装备。

  终于,到了门口!

  第一批人质就这样成功通过谈判的方式被救了出来!这不禁震惊了在不远处蹲守的多尼亚警方,他们万万没想到,居然可以有这样的营救操作,中国外交官孤身一人进去,连防弹衣都没穿,在他们看来无异于送死,然而现在竟然不费一兵一卒就毫发无伤地带出了50个人质?有人甚至怀疑,这是不是一场自导自演无厘头的恶作剧,还是说穷凶极恶杀起警察不眨眼的绑匪可能压根没长脑子,看到中国人就突然失了智昏了头了?

  工人们被送到安全区域,中远的多尼亚负责人已经等在那边做好他们的安抚工作。

  沈星河和边泽成功会和,并且,见到了抵达现场已经和边泽在一辆车里的宁队。

  “大门有4个人,穿过厂区主道路到东南方向办公区门口有2个,里面看守人质的地方是4个,二楼休息室那边一个受了枪伤,正在接受我们医生的治疗,还有一个头目,加上2个小弟,光是我看见的,就有12个人,实际应该不止这么多,每一个都配备了现代战争的高级单兵装备,防爆榴弹发射器、□□□□全部都有,且个个都穿着全身的新型防弹衣,耳朵上挂着联络设备,看人种和口音,更像是混合的雇佣军,不全是当地人,大约每隔10分钟,他们会通过耳朵上的通讯设备来确认周围环境安全。”沈星河把他知道的情况全数告诉宁青舟。

  宁青舟不禁对面前这个和他年纪相仿的外交官有些刮目相看,能提供这些信息,对他们来说帮助不小,他补充说道:“和我们通过无人机侦查出来的情报基本吻合,厂区后门还有2个,绕着院墙走动巡逻的有4个,所以人数应该至少是18个,而且从他们布置的点位和防御机制来看,不是普通的歹徒,更像是训练有素的队伍。”

  沈星河将刚才他和绑匪的对话复述给边泽听,表示待会进去需要他配合出演一下“意外”被绑,不要露馅。

  “没问题。”边泽拎出白砚刚刚送过来的黑皮箱,告诉沈星河,“这里是50万美金现金,这么短时间内,只能筹到这么多,要是接受转账方式,可以要多少有多少,得到他们的收款账户,会更加便于追踪这批人的信息和来路。”

  “我把剩下的人质送出来,会再拿这个皮箱进去。”沈星河看向宁青舟,“宁队,那时候就靠你们了。”

  他顿了顿,沉声补充了一句:“如果第二批人质迟迟送不出来,就代表情况有变,你们可以即刻行动,必要时,优先顺序是,救仓库里剩下的人质为第一位,其次是女医生,再是边泽,最后是我。”

  边泽闻言,怼了一句:“别他妈说晦气的话,要出来一起出来。”

  宁青舟对他们做最后叮嘱:“放心,各类情况我们都做了行动预案。我们会先分别偷袭解决掉巡逻和前后门的人,你们所在的中心位置,每隔10分钟会联系那些人,所以应该很快会发现异常,你们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吸引住头目的注意力,让他晚一些发现、晚一些采取行动。我们强攻的时候,你们尽量和医生待在一起,三个人不要分散太远。”

  “明白。”

  “明白。”

  为了确保不引起绑匪怀疑,完成逻辑自洽,沈星河预判了他们所有的合理怀疑,将人性揣摩得极为到位。

  依旧是他单独先进去,找到头目后,沈星河说:“我告知中远总裁,政府方面会承担赎金,谈判进展顺利,所以你们愿意放人,但是需要他到后门口亲自接应,你们的人届时控制住他活捉,然后从前门放走人质。这样安排,就不会有人怀疑到我身上。”

  头目轻笑一声:“倒是把自己撇得挺干净的。”

  沈星河:“总要演得逼真一点,不然中方换人来处理,怕是对你们不利。”

  “除了钱,还需要帮我们准备直升飞机。”对方狮子大开口。

  “可以。”

  沈星河点头:“你们的要求,我都会尽量满足,我只是想活一条命而已,只要你们不杀我,什么都好说。”

  一切都按计划进行,沈星河护送着剩余人质出去,边泽则在另一边假装被突然袭击。

  当看着所有工人都顺利抵达安全区域之后,沈星河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拎着黑色小皮箱,再次孤身折返。

  走在这段并不远的路上时,神经依旧高度紧绷的他,依然不可避免地分神想起了叶晚意。他这一辈子,后悔的事情和时候不多,第一件,是高考毕业那次和她争吵没有选择退让。第二件,就是现在,如果真的遭遇不测,不能活着出来,他很后悔和她结了这个婚,他宁愿校庆的时候,他们没有重逢,好让她把对他的所有记忆都停留在学生时代。毕竟,得知一个老同学因为意外事件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正常人顶多是唏嘘感慨几句,并不会影响日常生活。

  边泽演技还是很过关的,被抓后先是激烈反抗,然后被枪一指头马上认怂。

  他双手举起,做出投降手势,嘴里不停用英语喊着:“money!money!ihavemoney!don’tkillme!”

  白晶治疗的伤者挂了点滴之后,感染已经好转,高烧退了之后,镇痛剂的效果随着时间渐渐失效,他苏醒了过来。

  他刚刚坐起来,恰好沈星河拎着装满美金的黑色皮箱进来。

  “这是什么情况?”他问一直和沈星河对话的那个头目,从语气上来看,级别应该是在场所有人当中最高的。

  “计划做了些改变,我们抓到了中远集团的总裁。”那个头目有些得意,“钱会更多,影响会更大。”

  “那一群中国人呢?”受伤刚醒的这个,明显警惕性更高,他上下打量着沈星河、边泽和白晶,问手底下人。

  “放了。”

  “放了?”那人闻言怒不可遏,上去就是一脚踢得手下半天讲不出话,他大骂狡猾的中国人,随后立马拿出无线设备联系各点位的人。

  沈星河和边泽对视了一眼,意识到危险一触即发。

  气氛一下紧张到极点,沈星河和边泽已经做好准备,随时赤手空拳和绑匪较量,能拖住一个是一个。

  意料之中,各点位都已无人回应。

  绑匪们意识到情况不对,迅速将枪口对准在场的三个中国人,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头顶的天花铝扣板突然脱落,从天而降四个身穿迷彩服的特战队员,还未等反应过来,窗户玻璃被击碎,一个烟雾弹扔了进来,另有四个队员破窗而入,而队长宁青舟,带着阿水只用了1秒就破了正门。

  速度快到无法想象,甚至可以说,在普通人大脑还未来得及反应信息的时候,他们10个人就一举突围进到现场。

  烟雾中,沈星河和边泽立马用身体护住白晶,两人自动形成人墙替她挡着,同时有两个特战队员来策应,带领他们离开。

  “砰砰砰!”

  奔跑中,他们只听见身后传来震耳欲聋、连续不断的枪声。然而只持续了5秒,便恢复了安静。

  过了一会,宁青舟举着枪和其他队员在烟雾中缓缓走了出来。

  10个,一个都不少!个个生龙活虎!

  “报告宁队,歹徒21人,已经全部击毙,127名人质全部解救成功,我方无伤亡!此次任务圆满完成!”阿水站着军姿,朗声汇报。

  沈星河、边泽、白晶相视一笑,纷纷对宁青舟和其他队员竖起大拇指。

  沈星河:“辛苦你们了。”

  白晶:“谢谢你们!”

  边泽:“你们真他妈牛逼!”

  宁青舟笑笑:“都是我们应该做的,你们也很棒。”

  收队之后,一行人乘车回使馆。

  白晶还处于劫后余生的高兴和惊魂未定的紧张中,又想笑又想大哭一场。

  边泽和她开起了玩笑:“早知道你就应该把那人往死里治,给他整醒了差点没把我们废了。”

  白晶翻了个白眼,没理他,反倒是吐槽:“看不出来,你还有影帝的潜力,不进娱乐圈可惜了。”

  说着,她还学他刚才那个双手举起的手势,嘴里喊着moneymoney。

  “靠,黑皮箱没拿!那么多美金呢!”边泽这才想起来这茬。

  宁青舟挥了挥手,随后阿金把黑皮箱拿出来,还给边泽。

  边泽不禁感叹,这任务真是完成得太漂亮了,他再次竖起大拇指:“讲究!”

  “你不是很有钱嘛,才五十万美金就这么激动了?”白晶笑他,“你到底是不是真富豪啊?”

  “钱多也不能乱花啊。”

  两人说说笑笑,逗了一路,白晶的心情也平复了许多。

  看到他们回来,使馆的人激动极了。

  唐礼大哭出声,仿佛压在他身上的担子、所有憋在心里的压力在顷刻间得到释放。在沈星河不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里,他不敢有任何放松,生怕哪里做得不好。

  许淮远冲上去就抱住了白晶,他不顾后背扯到的伤,久久不愿意放开。

  叶晚意看沈星河和宁青舟还在不远处交谈,她没有上前打扰,她站在原地,静静等着,仿佛做梦一样。

  他真的平安回来了!

  他答应她的,做到了!

  这一刻,心中的起伏,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

  边泽拍拍她的肩膀,问:“那个……邮箱什么的,还没来得及看吧?”

  “嗯?”叶晚意顿了几秒,缓缓摇了摇头。

  “那就好,咱俩那天的谈话统统作废哈。”边泽松了一口气,给她邮箱和密码这事儿沈星河不知道,要是知道有人掀了他的老底,估计有点难搞。

  白砚拿着一堆文件,看到边泽平安,如释重负:“小边总,咱们快和国内开会处理下股价下跌的事情吧……董事会那帮人都快疯了,还有您父亲的电话,我真的不想接了,要不您给他回一个?”

  边泽皱眉:“我刚回来你就给我安排这么多工作?”

  白砚:“……”

  宁青舟这边任务完成,准备带着队员出发回国。临行前,他告诉沈星河,这帮雇佣兵的作战风格和特征特别像他之前在索马里遇到的那一批人,言下之意,但凡类似这群人出现的地方,局势一定不会太平。

  沈星河微微皱眉,点头表示赞同:“确实不太寻常,相关情况我会尽快同国内汇报,你们一路上注意安全。”

  一直以来,军事冲突、部落交火、内战、政变等等像是走马灯一样在非洲这片土地上轮番上演,有些看似毫无关联的事情,往往后来分析,都是连锁反应的一环。

  而作为曾经在这片土地拥有殖民利益的某些西方国家,也是贼心不死,时常在背后运用不正当手段,谋求着自己的利益,他们不顾这里人的死活,制造冲突、引起战略,在过去十年内,夺去了几百万人的生命,让许多儿童无家可归成为孤儿,难民数量更是难以计量。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