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非正式婚姻 > 第92章 晋江独发

第92章 晋江独发

  送走白晶、边泽和沈星河一行,叶晚意和许淮远待在一起,两个伤员,相顾无言。

  按照计划,边泽会等在外面,由沈星河带着白晶先进去,通过和绑匪的谈判,看是否能通过交换人质的方式,用边泽把100多个人换出去,多尼亚警方的人全部在外围驰援,他们一切行动,都要获得中方同意,不可以轻举妄动。

  凌晨12点的时候,多尼亚首都漆黑的夜幕下,一架带有中国编号的军机在使馆的空地上秘密降落,队长宁青舟率领队员,一脸肃杀,来到使馆内部临时设立的行动指挥部。

  “宁队你好。”

  “你好。”

  唐礼和安保组长宋治接待了他们,简单打了个招呼,便进入了正题。因为叶晚意和许淮远的特殊身份,临时指挥部也是允许他们出入,并且旁听一些作战计划的。

  宁青舟看上去年纪不大,但是站在你面前,那种不怒自威的军人姿态,让人天然生出一种信任感。

  “他们十点过去的,现在的主要困难是里面人质太多,能不能成功换出来是关键。”宋治道出难处,“不然交起火来,场面很难控制。还有就是,里面武装力量不祥,到底多少绑匪,拿着什么样类型的武器,都不清楚。”

  宁青舟点头,表示他说的这些他们接到任务的时候已经了解。

  “这是我们掌握到的一些资料。”唐礼将文件递给宁队。

  “阿水,你带小金去目标点附近,用小型无人侦察机看下里面的人员分布。”宁青舟指着唐礼给的第二厂区内部构造图,“摸清楚人质被关在哪,是集中在一起,还是有所分散。如果是集中看管,证明绑匪数量不会太多。”

  “收到。”

  “收到。”

  叶晚意刚想开口问,没想到唐礼已经先她一步道出了疑问。

  “无人机会被发现吗?怎么看里面的人?”

  宁队可能被这个问题雷到了,但是还是耐心做出了解释:“我们用的是军用侦查无人机,晚上隐形效果比白天更好,静音等级一等,就算有屋顶,运用红外热成像技术,也能很快知道,每个屋子里有多少人,他们的布防是什么样的。”

  唐礼听到这一番话,猛地点头,连带着许淮远和叶晚意都觉得受到了鼓舞,他们平时对军事这方面了解不多,压根不清楚无人机已经做到了这种程度。这回宁队明显是有备而来,现代战争也好,反恐也罢,都不像是从前,有了高精尖的武器和工具之后,靠的不全是武力,而是更依赖精良的装备以及指挥者超高素养的智慧和一只训练有素的团队。

  “恳求你们,一定要把他们救出来。”叶晚意开口,用一种极为隐忍克制的语气哀求宁青舟。

  宁青舟看了她一眼,又瞥了一眼旁边缠绷带的男人,虽然不清楚他们的身份,但是有一点可以保证,那就是既然接受了这样的任务和命令,就绝对不允许失败。

  他给出承诺:“放心,我们这次的任务是将被困的100多名工人和后来进去的外交官、医生和企业家全部平安救出,即使交换人质不成功,我们也制定了相应预案,包括偷袭潜入再里应外合强攻,必要时候,我们可以选择不留活口将绑匪全部击毙,甚至以命换命,总之,首要目标是保证人质安全。”

  “谢谢你们。”许淮远开口道谢。

  “真的谢谢。”叶晚意这几天来,听见和见证了很多次“以命换命”的信念,然而最后兜底的永远是这些最可爱的人,即使他们有的才二十小几岁,还是最天真烂漫的年纪。

  语言是苍白的,军人的那种不怕牺牲精神在他们身上无需言说。

  每个职业都有每个职业的价值和使命,从来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在每个岗位上坚守己任,挺身而出的凡人,他们前赴后继,逆向而行。

  “东方神剑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特种部队中最精锐的一支队伍,在座的各位,都是最英勇的战士,营救同胞,保卫人民,是我们身为军人的职责和使命!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现在就是党和人民考验我们的时候!我问你们,有没有信心?!”

  “有!有!有!”

  一个10人的小分队,喊出了远远超出他们人数的气势。

  宁青舟做完任务前的最后动员,带着队员们出发。叶晚意一行人目送着他们出门,希望可以等来他们凯旋的好消息。

  与此同时,边泽的秘书白砚急色匆匆地过来找唐礼。

  “多尼亚中远集团100多名员工遭到不明武装分子绑架的新闻在国内突然被曝出,已经上了热搜,各大媒体都在转发,我们集团公关部交涉过后根本来不及撤下,是否能恳求使馆这边为我们提供一些帮助?”白砚看着股市上中远的股价一路狂跌,各类谣言四起,心中焦急万分。

  “你们需要什么样的帮助?”唐礼想了想,问道,“如果新闻爆出,我还需要立刻和新闻司对接如何回应。”

  “能不能动用你们的力量,撤掉热度,封掉一些散布谣言的账号?”白砚试探性地问。

  唐礼皱了皱眉,面露难色,一来是这不属于使馆的工作内容,二来,这个东西确实触及到他的知识盲区了,撤热搜、删帖封号什么的,他无权限也不知道是否应该去请示。

  叶晚意和许淮远很快通过手机,查询到国内的一些情况,话题是超100名中远集团员工在多尼亚遭到绑架,生死未卜。热搜第一,后面还跟着一个紫红色爆字,这时候国内属于早上8点,正是早高峰,很多人都有在上班途中刷手机看看新闻的习惯,想要压,是根本压不住的,而且有时候你越是撤什么、删什么,反而会适得其反,激起逆反心理,引起严重反弹,还会立马出现恶意的评论和阴谋论。

  点开评论,叶晚意在一众希望他们平安的言论中,依旧可以看到不少引起不适的、阴阳怪气的话。

  【这时候怎么没人提战狼了?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呀~狗头】

  【谁让他们出国的?挣那么多钱,这些风险都算进去了吧】

  【中远集团这下估计要赔惨了,没有个几栋楼是不太行滴坏笑】

  【外交部呢?使馆的人怎么不去救啊?一群吃干饭的废物,出了事只知道抗议谴责】

  ……

  白砚看着自己的手机又来了电话,不禁叹气:“小边总这回是瞒着国内的,要是知道他人也不安全,股价跌得更惨不说,董事会也会大乱。”

  “交换人质的事情现在还不能公布,要等那边有了结果才行。”叶晚意看向许淮远,“许老师,舆论的阵地,就我们两个来守吧。”

  “我正有此意。”许淮远对白砚说道,“你要是信任我们两个的话,就让你们集团公关部配合一下我们。舆论要靠引导,堵是堵不住的。”

  白砚点头:“理解。一定配合两位。”

  许淮远和白砚继续沟通细节,而叶晚意找到唐礼,对他说:“你现在最好立刻对接国内的新闻司,以及找到你的领导,让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对这个事件进行回应,这不仅仅关系到中远集团,更是涉及到我们国家和政府的形象与态度,能说什么,不能说什么,说到什么程度,你们定,但是官方的声音必须尽快出来,只有这样,我们一些非官方媒体的声音才能和你们形成合力。”

  唐礼闻言,明白事情的严重性,立马去给王司打电话。

  ……

  沈星河带着白晶,先是在第二厂区门口不远处,拿着喇叭冲里面喊话。

  “我是中国驻多尼亚使馆的大使,现在已经带来了一名经验丰富的外科医生,还有手术用的急救箱,请放我们进去。没有武器,没有警察,我们期待帮助你们,可以满足你们的任何合理要求。”沈星河用法语喊了这一番话,先是表明身份,然后两人双臂张开,转了一圈,想要展示给里面的看,他们没有任何危险性。

  喊了两遍后,大门缓缓打开,里面的人怕有狙击手,没有露头,但是却放话让他们进去。

  “不要耍花招!否则那几个警察就是你们的下场!”

  两人缓步进去,进门后便立马被人控制住。沈星河观察到,他们全部戴着面罩,看不清面容,且个个拿着机枪,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不全是黑人,明显有白色人种。

  被枪指着走了一段路,他们来到一个办公室,沈星河猜测受伤的绑匪就里面。

  “你,过去。”押送他们的人指着白晶,“把这人救好。”

  白晶上前查看,发现是枪伤,已经做了简单包扎,但是伤口有些感染,她打开急救箱,立马进行处理。

  有一个身材高大,看着像是个头头的人,走到沈星河的面前,颇有些兴趣。

  “中国外交官?”他不屑地笑了笑,拿枪指着沈星河的头,问,“你是来送死的吗?”

  “不是,我是来和你们谈交易和合作的。”沈星河面不改色。

  “什么交易和合作?”那人问。

  “你们想要什么?”沈星河既要表达自己的诚意避免激怒对方,也要适当揣摩对方心理,挑他喜欢听的说,“我相信,应该不是这100多条人命。中国政府的一贯形象都是爱好和平以及以人命生命财产安全为重的,我们可以不惜一切代价来与你们交换。多尼亚警方想要强攻这里,被我们劝阻了,你们要求提供医生,我们也提供了,包括我单枪匹马来这里,无一不展现了我们想与你们达成合作的诚意。”

  “如果说,我们想要的不仅仅是钱呢。”那人停顿片刻,“我怕开了条件你们不敢答应。”

  “可以说说看。”

  “推翻多尼亚政府,扶持新政府上台,然后公开承认新政府的合法地位。”那人接着说道,“赎金嘛,自然是越多越好。”

  这样的条件,饶是沈星河听了,也是震惊万分的,这不是单纯的一起绑架事件,已经带有明显的政治目的了。

  “你如果绑架这些人,怕是很难达成你们的目的,不论谁来谈判,都会百分百被拒绝。”

  “那就别怪我们杀掉他们了!”那人恶狠狠地说,“死了这么多人,外加一个外交官,你说中国政府会是什么反应?至少和现在多尼亚当权者的关系会降至冰点吧,不亏。”

  沈星河双手举起,做出很害怕很惊恐的表情:“我是不想死的,请不要杀我。我可以帮你们,只要你们放过我。”

  “怎么个帮法,你都说了,换谁来谈判都不可能答应我们的要求。”绑匪显然对沈星河的反应很满意,“不是都宣传你们中国人不怕牺牲不怕死么?刚才还以为你多冷静多威武,没想到死到临头,也是这幅丢人的模样呢。”

  “我不是主动要求过来的,而是没有办法,不然谁愿意冒着吃枪子儿的风险呢。”沈星河解释道,并且为绑匪出谋划策,提出建议,“中远集团的总裁在多尼亚境内,他现在就在厂区外面和警察待在一起。你可以放掉那些没什么地位的工人,选择劫持他作为人质,他1个人的份量,要比那一百多个人重得多。同样,只要你不伤我的性命,我可以在政府内部,为你提供便利,达成你想要的条件,毕竟我是中国驻多尼亚大使。”

  绑匪似乎在考虑他说的话的真实性和可行性。

  “那些工人加起来,都不如中远总裁值钱。你想要更多美金,抓他是最优的选择,而且只有一个人质,便于你们控制和转移地点。”

  “那我要怎么才能相信你不是骗我呢?”

  “先放掉50个人,这样外面会觉得我谈判取得了进展,放掉之后我出去把中远的总裁骗进来,你们劫持他之后,再依据约定放掉其余工人,这样上面会认为我营救人质有功,不会对我产生怀疑。然后我以边泽突然遭到胁持为理由,去为你们争取更多的赎金。你们放心,中方绝对不可能放弃中远的总裁,掌握市值几万亿的公司,他的身价不言自明。”沈星河试图说服他,“其实你绑100个人,和50个人,没有任何区别。”

  不管对方出于什么目的,只要是有私心的人,听到这么多钱,还是会心动的,何况是一个完全可行值得一试的方案。

  “可以,我们姑且试一试。如果你敢玩花样,会死得非常难看。”

  “放心,我会让中远的总裁乖乖进来当人质的。”沈星河承诺。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