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非正式婚姻 > 第91章 晋江独发

第91章 晋江独发

  食堂师傅把饭菜打包了几份,送到了沈星河办公室。叶晚意知道他很忙,所以把饭盒打开,连带着筷子,一起放到他跟前,如果可以,她甚至想直接喂到他嘴里。

  “先吃一点吧。”她说。

  他点头,表示知道了,然而他左手拿着电话,右手拿着笔,一边和国内沟通一边记录,偶尔空了,才见缝插针地用筷子快速扒拉几口。

  唐礼则用5分钟狼吞虎咽吃完了盒饭,速度快到差点噎着,叶晚意给他倒了杯温水,然后回到茶几边,吃着自己的那份。眼见着饭菜都冷了,她拿着筷子在饭盒里挑来挑去,同样也是食不知味。

  边泽进来的时候,叶晚意问他吃了没,要是没有,那边还剩一份,可以热一热。

  “不用了,我来有别的事儿。”边泽摇了摇手。

  叶晚意看他站在自己跟前好久不动,以为是需要她回避,刚站起来准备到里面休息室,只听他继续说道。

  “不是找他们,是找你的。”他说。

  有一丝错愕,叶晚意不知道边泽能有什么事需要找她。

  “那到休息室说吧,他们都在忙。”

  “嗯。”边泽点了点头。

  关上门,休息室只有他们两个人。

  边泽的穿着依旧是他平日里最喜欢的休闲运动风,此刻他眉眼温和,脸上看不出太多情绪,仿佛直到现在,他依旧是一个过来非洲这边玩耍的旅游背包客,就像他们第一次一起吃饭时那样,随和得没有一点儿架子。

  他拿出一个密封文件袋,递给叶晚意,语气似认真似玩笑:“如果我们真的那么倒霉回不来,可能需要你帮一些忙。”

  “当然了,这种可能性很低很低的,大概是你能中500万的彩票几率,要相信我们的实力和智慧。”他笑道,不知道是故作轻松想宽慰叶晚意,还是真的那么胸有成竹。

  叶晚意默了默,边泽说不会出事的,几率很低,问到沈星河,他也一直安抚她说没有那么危险,不要瞎担心,然而事实呢……

  到底是怎样程度的危险,大家心里都清楚。

  “这里面是什么?”她问。

  “有一个邮箱地址和密码,至于里面有什么,我也不太清楚,因为我压根没打开看过。”边泽像是回忆起什么有趣的事儿,随后自嘲道,“星河那家伙,一直说我这人吧,嘴巴不严,藏不住事儿,既然他都说了,今儿我索性也就坐实算了,大嘴巴这个毛病,还真的很难改。”

  叶晚意听得云里雾里,边泽也没说清楚这邮箱地址和密码是做什么用的,她没继续追问。

  “还有一份是我的手写声明,落款亲笔签名还加盖了我的个人私印。”边泽缓缓说开口,做了一个简单的解释,“大概意思就是先写了些煽情的话,然后这次救援行动是经过我几次三番主动且强烈恳求下,中国驻多尼亚大使馆才同意我参加的,我本人清晰知晓所有可能发生的危险,并自愿承担任何后果,与他人和任何机构组织无关。”

  “为……为什么要写这个?”叶晚意拿着那薄薄的一张声明,却好似有千斤重压在她的心头,她的手微微颤抖,这生死状一样的东西,一字一句,仿佛一根根针刺在她的胸口,这跟绝笔信有什么区别?

  无论边泽的语气多轻松,都无法掩盖这沉重如巨石的事实,那就是他们要冒着失去生命的危险去救人,打一场没有人知道胜败的仗。

  “一般交换人质,都是安排警方的人过去换,很少让普通民众介入,如果成功了还好,失败了会很麻烦,涉及到国家赔偿就不说了,更重要的是,这不仅关系到星河一个人的声誉,更会令一系列批准协助这次行动的人受到压力和影响。这不是我希望看到的,同样,要是我真挂了,这份声明也能让中远集团的股价飞升,在国内的地位会更加稳固。你懂的,我毕竟是商人,不能做赔本买卖。”边泽笑道,“我妈以前总是说我爸,那句话叫什么来着的,就白居易那首诗,以前上学学过,商人……商人……”

  就在嘴边的一句话,却一下子记不起来了。

  “商人重利轻别离。”叶晚意会意,出声提醒他。

  然而,在她的心里,边泽已经重新定义了“商人”这个词,在他身上,商人不再是单纯逐利的,而是有着一颗赤子之心在国家需要的时候,能够毫不犹豫挺身而出的人。正如永远无解的电车难题,一个人的命重要还是100多个人的命重要?这个问题其实很难回答,作为中远集团的总裁,他不以身犯险没有人会说他自私。

  然而边泽却说他不是完全无私的。他说用自己一条命去换100多条人命,这笔账怎么算都是稳赚不赔的,就算失败了,借着他这番“孤勇”和“牺牲”,自此中远集团一定能稳坐国内同类型企业的第一排交椅,股价一路飞升。

  “对对对,就这句。”边泽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像是在对自己说,“有机会我会告诉我妈,她这个儿子和儿子他爸还是不太一样的。虽然我和星河选了不同的路,但是精神和气节上丝毫不输他嘛,甚至还比他帅个几分,还要更有女人缘些。”

  叶晚意扯出一个微笑,眼睛涩涩发红,真心夸他:“你那么优秀,你母亲一定以你为骄傲。”

  “骄傲就不必了,不丢人就行了。”他谦虚了几句,“以前也孬过浑过,把她气了个半死。”

  “剩下的这些东西是什么?”叶晚意把最后一份文件取出来,密封袋已经空了。

  “存在我私人账户里的一笔钱,跟集团和家族都无关。”边泽淡淡道,“姜凝毕竟跟了我一场,这些可以留给她,到时候拿着这个去找白砚,他知道怎么处理。虽然我不结婚,但是我分手从来不亏待女人,她可以不用面对我的家人和一系列乱七八糟的事儿,顺利拿到这笔钱。”

  叶晚意不清楚这笔钱数字有多少,她沉思片刻,开口:“我觉得这件事你亲自和姜凝说会更合适。”

  “你如果当她是好朋友,就应该和我一起劝她坐最近的一架航班回国。而不是让她在这个时候,被所谓的感情道德绑架留下来。”

  “这不是道德绑架。”叶晚意不同意边泽的说辞,“她有知情权和选择权。”

  “我不评价你留下的决定,这是你和星河的事,你们是合法夫妻,伉俪情深。但是我和姜凝,就算我毫发无损回来,在不在一起也是未知的,谁知道哪天我会不会变心呢。不是因为她是姜凝,才得的这笔钱,今天换做任何一个其他女人,都有这个资格,我边泽,从来不亏欠女朋友。”边泽强调,“每一任都如此,她也不是例外。”

  叶晚意无话可说,她不知道怎么评价这种感情观,说他渣,不至于,但是深情,细究起来,也算不上,总之,是她理解和接受不了的那种。

  “好,我会劝她先回去。”叶晚意答应边泽。

  “要是咱们回来还能一起吃饭,就当今天的谈话内容不存在过。”边泽起身,对叶晚意说了一句谢谢,随即便离开了。

  叶晚意不知道自己是以怎样的心情,收好这个密封袋的,她只希望可以把这些东西原原本本地还给边泽,她不想去帮边泽交代给她的这些忙。

  姜凝在使馆食堂点好饭菜等边泽,他姗姗来迟。

  “找我什么事?”他问。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今天我看许淮远很激动,晚意也很反常。”姜凝说出自己的疑惑。

  边泽开玩笑:“”瞒着你的事情多了,你指哪一件?前女友的事情我是不可能坦白的。”

  “……”姜凝严肃道,“我在说认真的。”

  “我也很认真啊。”

  “你要一起买票回国吗?”

  边泽摇头:“我来这边有工作的,不像你,是纯玩的。”

  姜凝似有迟疑,但是经过炸弹袭击那一遭,她是真的怕了,巴不得马上离开这个鬼地方。

  “白砚帮你订好头等舱的票了,晚上9点起飞。”边泽说道,“晚意如果不是她老公在这,肯定和你一起走了。你又没有老公在这儿,留这儿干嘛呢?”

  “……”姜凝语塞,她发现边泽根本不想和自己和好,句句都往她肺管子戳,左一个老公,右一个老公,生怕她不记得他不婚。

  一顿饭吃得不欢而散。

  饭后,许淮远和白晶达成一致,不少人知道他们俩要领证,对救援行动知情的和不知情的都想来看个热闹,所以纷纷聚集在使馆的办事大厅围观。

  正常情况下,两个拿着外国居住证明的中国公民,带齐必要的手续去驻外使馆,是可以办理结婚登记的,通常需要四个工作日,但是事出突然且情况特殊,所以沈星河为他们开辟了特别绿色通道,可以当场领到红红的结婚证,这也是他第一次经手办理的婚姻登记,平日里并不需要他这种级别的领事官员出面进行类似工作。

  3张2寸合照,叶晚意主动承担起摄影师的工作,现场帮许淮远和白晶拍摄。

  拉了红布背景,白晶穿着白大褂,许淮远浑身缠满白绷带,配色和一般领证小情侣的白衬衣无差别,但是细看,却是风格独一无二的一张合照。

  “你们站近一点行吗?中间隔好大……”叶晚意皱眉,“配合点,不然拍出来不好看还以为我技术不行。”

  “就是!害羞什么啊?是不是当着我们面儿放不开啊。”医疗队老王笑着喊,“都睡一间房了,扭扭捏捏的做啥。”

  白晶无语,嘀咕道:“他不是受伤了嘛……不能随便乱碰。”

  “挨近点,挨近点。”旁边人轻轻推了一把白晶。

  咔嚓!合照搞定!

  许淮远依旧一副刚正不阿的忠臣脸,面色微微有些苍白,白晶在他旁边微微一笑,明眸皓齿,很是甜美。

  双方在领事官员沈星河的面前,亲自填写《申请结婚登记声明书》。

  “我是中国驻多尼亚使领馆商务参赞沈星河,很高兴能为二位颁发结婚证。请二位面对庄严的国旗和国徽,宣读结婚誓词。”

  “我,白晶,自愿和许淮远结为夫妻,今后,无论贫穷或富有,无论健康或疾病,无论青春还是年少,都将风雨同行,携手共进。立此誓言,坚守一生。”

  即使从电视上,亦或者是亲朋好友的婚礼中,听过无数次这样相同的誓言,但是当一对新人发自肺腑说出这段誓言的时候,依然会带给所有人感动和触动,包括他们自己。

  许淮远没有照着模板读,他简单优化了一下,言简意赅,斩钉截铁。

  “我,许淮远,自愿和白晶结为夫妻,生死相随,相伴一生。”

  生死相随……

  相伴一生……

  白晶的泪水抑制不住,她忽然泣不成声,这不是一句随意的誓言,这是他对她的“威胁”,他陪不了她去,也替代不了她去,所以他用这种方式威胁她平安归来。

  叶晚意红了眼眶。

  沈星河:“请二位上前领取结婚证。”

  他将唐礼拿过来新鲜出炉的结婚证郑重地发到两个人手上,送上真诚祝福:“祝你们天长地久,白头偕老。”

  “谢谢。”

  “谢谢。”

  整个流程快速而简洁,用时只有15分钟,有人笑着,有人哭着,大家鼓掌为他们祝福。即使没有隆重的婚礼,但是这样的仪式充满了意义。

  姜凝感受着这样甜蜜而热烈的氛围,她走到站在角落双手插袋的边泽身边。

  “你有什么感受吗?”她问。

  “为他们高兴,祝福他们。”

  姜凝深吸一口气,像是鼓足了所有的勇气:“边泽,我只给你一次和好的机会。”

  他抬眸静静看着她,等待着她的下文。

  “如果你现在愿意和我结婚,我们以后也永永远远在一起,再也不吵架好吗?”姜凝几乎是用一种恳求的姿态在和他说话,“我也想要他们那样的幸福,想要一段正式的婚姻,我不能接受只在床上保持关系,我想做你的妻子,不要做女朋友。”

  如此直白,姜凝几乎抛掉了自己所有的体面和尊严,她在求他和好,也在赌着自己在他心中的位置。

  “最后一次机会,只有这一次,以后不会有了。”姜凝坚决,“我说到做到。”

  边泽避开了她的目光,淡淡说道:“那就到此结束吧。”

  姜凝以为,即便他不答应,也会像从前那样哄着她,让着她,用各种方法缠着不放手,说着各种软话,就如同这次,吵归吵,闹归闹,她一气之下来非洲,他也立马订飞机票跟了过来。

  她没想到他会这么无情,用一种几近冷漠的语气宣告这段关系的结束。是啊,本来这段关系结束与否,主动权都从来不在她手上。

  她想分,他不想,就分不掉。她不想分,但是他厌了倦了,就会分。

  姜凝看着边泽独自离开的背影,他没有一丝留恋,也没有回头,禁不住泪如雨下。

  ……

  多尼亚时间晚上9点,姜凝按时抵达机场,乘坐了飞往国内的航班,她把头等舱的机票钱转给了边泽的秘书白砚,离开了这个伤心之地。

  同时,沈星河最后一次和王司确认行动部署和细节。王司第一次听闻沈星河方案的时候,大骂他无组织无纪律,逞个人英雄,完全是胡闹。

  “你知不知道要是失败了对你意味着什么?就算捡回一条命,你的职业生涯和一片光明的仕途将会被完全断送!没有人记得你的牺牲,没有人体会你的苦衷,只会记录你的失败和无能!而且,你让我怎么跟你的父母交代?边泽的家人知情吗?你们俩完全是胡来!我现在非常后悔让你去多尼亚,你还是太年轻!根本不能掌控住那么复杂的局面!”

  面对王司的斥责,沈星河没有反驳。

  “做多错多,少做少错,不做不错。”沈星河平静回忆道,“这是您第一次给我们那一期入部学员上培训课程时候说的一句话,您说这是您最讨厌的一种人,在其位,不谋其事,满脑子只有自己的私利。”

  “生命至上,人民至上,外交官最重要的是理想信念和忠诚,在国家面前,没有个人。这是您教给我的。”他继续说道,“此刻我很庆幸,我的父母都是外交官,我相信,没有人会比他们更加理解我的决定。”

  当时,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

  王司最终还是全力支持了沈星河的决定。

  最后一次磋商细节,王司将最近进展告诉沈星河。

  “已经紧急通过外长级别的渠道,和多尼亚取得沟通,他们同意我们派人去支援。”王司说道,“这回动用的是东方神剑特种大队,已经得到最高指示,他们将会全力配合你们行动,一队10个人全副武装,已经乘坐军机,大概会在当地时间凌晨12点降落抵达使馆,不管对方是什么势力,他们的任务只有一个,营救中国公民,不用有所顾忌,有什么事,国内都会担着,给予你们一切支持。”

  东方神剑特种大队,是隶属首都军区的一支队伍,这里面的人,全是从各个地方数百万士兵中精挑细选出来的兵王,经过严格训练,每一个队员都精通各种常规和高精尖武器,海陆空作战全能,有着丰富的反恐经验,轻易不会调动,更不会随意去国外这么远的地方执行任务。

  “谢谢王司。”沈星河很明白,这是达到了怎样一个级别的支援。

  “尽量拖延时间,通过谈判把100多个工人换出来是最好。”王司嘱咐。

  “明白。”

  “自己一定要注意安全。”

  “嗯。”

  “我等你回来汇报工作。”

  “好。”

  挂断电话,沈星河扶额,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让自己放松片刻。

  距离晚上十点,没剩多长时间了。

  他起身,决定去洗一把脸,换一身干净衣服。冰凉的水流洗刷着疲惫的脸庞,他用毛巾擦干,挺直脊背,看向镜中的自己。

  不知道什么时候,叶晚意出现在了他的身后。他一直忙着,她一直不敢打扰,但是此刻,似乎是他们最后的时间。

  她默默站着,静静看着他,一双清澈的眼眸,闪着温情脉脉的目光,所有的担心、不舍都哽在喉咙,她无法用言语表达。

  他眼里似有一层淡淡的薄雾,却流露出浓浓的情意。

  “我换一身衣服,就要出发了。”他走近,轻轻拥着她,在她耳边低语,如同往日的每一个清晨,他要离开宿舍去上班一样。

  “白晶穿了液态的轻薄防弹衣在里面,是唐礼给他的,你的在哪里?”叶晚意开口,“赶紧换上吧。”

  “她是医生,穿上多一道保险。我和边泽不用穿,穿了也白穿。”他摸了摸她的头,越过她去拿西装和衬衣,“谈判要有谈判的气势和姿态,心理战已经开打了,防弹衣在这种时候,起不了太大的作用,反而累赘。”

  叶晚意无言,帮他翻好衬衣领口。

  “要系上领带吗?”她问。

  沈星河从衣柜的抽屉中,抽出一条,沉声道:“今天就系这一条吧。这条是国旗的颜色,也得了幸运女神的眷顾。”

  叶晚意看了一眼,正是她送给他作生日礼物的那条红色领带。

  “好。”她亲自帮他打领带,工工整整,不偏不倚。

  “手法愈发熟练了,什么时候学的?进步神速。”他笑道。

  她没有回答,踮起脚尖,抱着他的脖子,给了他一个深深的“幸运女神”之吻。

  “沈星河,我等你回来。”

  “好。”

  “不要弄丢我送你的领带,你要把它完完整整地还给我。不然我会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好。”

  他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应着她。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