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非正式婚姻 > 第89章 晋江独发

第89章 晋江独发

  叶晚意挂断电话,把车子反锁,按照沈星河说的乖乖照做,她和姜凝全部弓着身子,躲在座位上,小心翼翼等着他们过来,大气都不敢出。

  许淮远情况很不好,车上弥漫着血腥味。叶晚意手掌生生地疼,膝盖这会儿弯着更是疼痛难忍。姜凝好一些,除了看着狼狈了些,没有实处受伤。

  时间一分一秒地如往常走着,却比平时更难捱。

  咚咚咚剧烈的敲门声,打破了车内的寂静,叶晚意和姜凝突然陷入了紧张,心不由得悬到了嗓子眼。

  “下车检查!”

  粗犷的男声,说的是法语,显然不是沈星河他们。

  “怎么办?”姜凝低声问叶晚意,“要开门吗?”

  外面的人已经试图去拉开车门把手,但是拉不开。发现锁着以后,他们把车子紧紧围住,透过车窗和前档玻璃,看到里面是有人的,只是看不太清。他们刚才就觉得这辆车很可疑,现在更觉得有猫腻。

  “立刻开门下车!不然我们会开枪的!”对方再次发出警告,且不停用力拍打着车门。

  “他们有枪……这玻璃是不是不防弹啊?”姜凝绝望地问。

  叶晚意怕再继续僵持下去,他们真的会开枪,只能双手抱头,举着自己的护照,开了车锁。

  咔哒一声,车锁一解开,车门立马被打开,还没来得及反应,叶晚意就被外面的人一把用蛮力从车内拖拽了出来。

  “我们是……”中国人三个字还没说完,叶晚意因为拖拽的惯性摔倒在地,然后就被人用脚踩着背,她的侧脸硌在地面的碎石子上,脑袋也是嗡嗡的直冒金星。

  “啊!”姜凝害怕极了,哭喊着,然而还是一样被拽了出来控制住。

  枪指着她们的头,还有人要把后座的许淮远拖出来。叶晚意想继续和这帮人对话,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已经很难发出来,喉咙里不停涌着血腥味,又干又哑。她看着自己的护照掉在眼前的地面上,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

  就在她绝望地已经闭上眼睛任凭处置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住手!”他声音清越,却透着一股雷霆万钧、不容置喙的气势。

  是沈星河!他终于来了……

  看到眼前的这幅画面,沈星河立马亮出自己的外交护照,并厉声对查卡口的工作人员说道:“他们全部是中国使馆的工作人员,遇到炸弹袭击受伤,现在我们需要将他们带回,请予以配合和放行。”

  领头的那人看了一眼证件,打量着沈星河和边泽。

  “需要我给你们局长打电话吗?”沈星河沉着脸色,语气不是特别好。

  那人闻言,这才挥了挥手,示意手底下人松手:“放人。”

  一队人马浩浩荡荡地走了,叶晚意趴在地上,已经没有力气自己站起来。沈星河扶着她站起来,来不及和她说话,便先和边泽一起把受伤的许淮远抬上了使馆的车。

  “他们那辆车就先放这儿吧,不要了。”边泽皱眉,“救人要紧。”

  “嗯。”

  上了车,沈星河专心开车,车速很快,边泽坐在副驾驶一言不发,后面叶晚意和姜凝把许淮远架在中间,防止他身子倾倒。

  十分钟不到,就到了使馆。急救车已经等在那边,直到看见医务人员把许淮远推进去急救处理,叶晚意整个人才算回了魂,她的腿打软,走路已经走不稳。

  沈星河索性打横把她抱起来,带她去找医生处理身上的伤口,他安慰她道:“别怕,到家了。”

  叶晚意感受着他的温度和气息,把头靠在他的胸膛,不知不觉中,无声的泪水便已夺眶而出,浸湿了他的衬衣。

  姜凝默默跟在后面,她身上没什么伤,现在只想去洗一把脸,把刚才这噩梦般的记忆洗刷清除干净才好。

  “去检查一下。”边泽提醒她,“医生在那边。”

  她顿了顿,没理睬,继续闷头往前走。

  “姜凝。”边泽皱眉,上前拦住她的去路,刚想和她说这种时候能不能不要再斗气,然而话还没说出口,就看她低垂着眼睛,眼泪跟滚珠似的往下直掉。

  责备的话再也说不出口,边泽抱住她,将她拥在怀里。姜凝推了几下没推开,然而身体是诚实的,刚才的恐惧、惊吓在这一瞬间全然爆发,她靠在男人的胸前,嚎啕大哭起来,还不忘冲他发脾气使性子:“都怪你!不然我也不会过来这鬼地方!”

  边泽轻拍她的背,顺着她说道:“怪我怪我……”

  “别以为现在这样,就算和好了。”姜凝一边在他怀里哭得抽冷气,一边还要和他划清界限。

  边泽叹气:“我让白砚给你订最近的航班,你先回去。”

  “不用你订票,我有钱,自己会买。”

  “那也得先去找一下医生。”边泽耐心地哄着哭哭啼啼的姜凝去检查。

  叶晚意这边,医生给她做了清创,膝盖和手掌都擦破了皮,伤口不算浅,但是好在没有骨折,都是外伤。

  “这几天伤口不能沾水,药水一天一次,纱布勤换,注意透气。”医生嘱咐道。

  “许淮远怎么样?”叶晚意问。

  “白晶姐在里面坐镇,情况还不清楚,但是爆炸伤集中在后背,应该有不少残片要取出来。”

  叶晚意光是听这样的描述,就觉得很疼,刚才是许淮远把她扑倒,用后背帮她挡了不少,她才没事的。

  “辛苦了。”沈星河向医生打招呼。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送走医生后,房间内只剩沈星河和叶晚意两个人,这儿是他办公室里边的休息室。

  叶晚意坐在椅子上,双手缠了纱布,膝盖也被包扎好。她长发散乱着,脸上还有黑灰,脏脏的,只有眼泪流淌过的地方,才透出原本白皙的皮肤,一双乌黑的眸子还泛着未干的泪光。

  “我帮你先把脏衣服换掉。”他柔声道。

  “嗯。”

  沈星河扶着她的腰站起来,叶晚意差不多大半个身子的力量都在他那边。

  到了洗手间,沈星河一手拥着她,一手拿热毛巾帮她擦脸,再到帮她脱掉脏衣服擦身子,小心翼翼细致到每一处,动作轻柔,生怕碰到她伤口或者手重让她不舒服。

  炸弹爆炸后的热浪、空气中黑灰和尘埃产生的黏腻感,在他的擦拭过后,好转了许多。

  叶晚意低垂着眼眉,有劫后余生的庆幸,也有心有余悸的低落。未着寸缕的她,像是缺少安全感的新生儿,忽然紧紧贴着他不肯分开。

  “那个小男孩,绑着炸弹,就这样被炸没了……”叶晚意不敢回想那血肉横飞的画面,但是只要闭上眼,就会不由自主地在脑海一遍遍浮现,“为什么这么残忍要让一个小孩子去做这样的自杀式袭击?”

  沈星河知道她一上午经历了太多,哪怕从前在工作和生活中接触这类新闻并不算少,但是实实在在在眼前发生的事情,和一些文字转述以及打码了的视频播报,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她本不用过来这个地方的,也不该受这些罪。从得知她可能遇险的消息开始,他的心就没有一刻不在自责。看到她一脸恐惧,满眼惊慌就像是一只受伤的小鹿手足无措的时候,看到她被人踩着背拿枪指着头的时候,如果不是外交官这个职业的素养要求,他真的不知道自己会是副什么模样。

  他不禁问自己:这就是你想要给她的保护和爱意吗?这就是你为她带来的生活吗?

  此刻的局面和现状显然已经违背了他的初衷。

  沈星河抱紧怀中微微颤抖着人,在她额头轻轻一吻,不带任何欲望的情愫,纯粹是想要把眼前的人呵护在手心和心尖的珍视。

  还有难以言说的歉意。

  “帮你订飞机票回北京好不好?”他低沉的声音中夹杂着无限的温柔,语气比从前和她商量的任何时候都要柔软,甚至带有一丝恳求,“今天多尼亚首都不止发生一起炸弹袭击,局势不明朗,你最好离开这里。”

  叶晚意刚想说些什么,他又补了一句。

  “这样我也安心些,不至于工作的时候为你分心。”

  “好。”叶晚意沉默了一会,点头答应他。她本来想问局势突然这么紧张,他怎么办,但是终究没有问出口,因为答案很清楚。

  他作为外交官,没有命令,决不能离开,如果真到了非离开不可的地步,他会是最后一个从这片土地踏出去的人。

  这是责任,也是使命。

  何况,只是首都发生了炸弹袭击一样,事态还没有进展到想象中那么严重,叶晚意知道自己留在这,只会给他增添负担,现在受了伤,吃饭、睡觉、洗澡都是问题,总不能一直让他贴身照顾。

  “我想躺下休息一会儿,太累了。”叶晚意说。

  “好。我就在外面办公室,你有事就叫我一声。”沈星河帮她穿上干净衣服,仔细扣好最后一枚扣子,看她躺下,给她盖好被子才抬腿离开。

  休息室的门被轻轻掩好,沈星河来到办公室。

  三个伤员基本已经被安顿好,抢救车那边最新的消息传来,许淮远人已经醒了,外伤较多,但是都不算重,就是人受罪,后背整个碎渣割破的创面较多,抢救以及后续治疗及时,不感染的话,恢复只是时间问题。叶晚意在里屋躺下了,姜凝也在医务室休息。

  “先安排他们回国吧。”边泽提议,“没有非留下不可理由的,全部送走。”

  “嗯。”沈星河点头。

  敲门进来的安保组队长宋治将获得的最新消息汇报给沈星河听,他脸色沉重:“多尼亚警方派了一辆警车,去中远集团的第二厂区查看,四个警察,进门盘问受阻,还遭到袭击,激烈的冲突对战之下,警方这边死了3个,1个重伤,里面情况不明。”

  听到这个噩梦般的消息,在场的所有人都沉默了,唐礼惊得话都说不出来。

  事情比想象中要更复杂、更棘手。

  “那多尼亚警方现在什么态度?”沈星河问。

  “高层震怒,应该是想增派更多人手,带杀伤性武器去报复清缴,毕竟一下子打死这么多警察,这是公然挑衅,搞得警局的脸面很不好看。但是考虑到里面武装力量还没有摸清,以及那么多中国员工的安全,他们内部还没有达成一致。”宋治说道,“估计很快会跟你这边联系协商。”

  “对方可能是什么人?哪股势力能猜到吗?诉求是什么?”边泽问宋治。

  宋治摇头,表情不乐观:“暂时都不清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歹徒人数一定不少,且战斗力不弱,武器配备也不差。”

  边泽握着拳头,冷声吐槽:“现在里面那么多员工是死是活都不知道,派过去一辆警车几乎被团灭,我真不知道是多尼亚警方太废物,还是里面的歹徒真就那么厉害!就这样,还脑残一味想报复?把我们那么多中国人的安危放在哪里?”

  沈星河双手交叉握着,表情凝重:“如果已经都遇难了,会是毁灭性的国际新闻,对今后我们国家对外投资会产生非常不利的影响,和多尼亚的关系也会迅速降到冰点,同时,舆论场上我们会非常被动。如果还活着,一百多个人质……数量上太多了,给营救造成极大的困难。”

  “我倾向于后一种猜测。”边泽分析道,“如果他们已经把人都杀了,今天警察过去,就不会受到阻挠,因为需要有人把现场的惨状公之于众,这样才更有助于达成目的不是吗?”

  沈星河点头,和边泽的猜测一致:“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他们的目的不是杀人。为钱,还是有别的诉求,应该很快会找人谈判,我们需要提前想好方法应对。”

  “钱倒是好办,要多少赎金,给就是了。”边泽说道。

  沈星河皱眉:“没那么简单,100多个人,怎么赎?一个一个还是一批打包?如果真的狮子大开口,你就一定能确保拿得出来那么多现金?在这里拿人民币兑换美金没那么容易。”

  “操。”

  “只能先等消息,而且就算绑匪提了赎金的要求,也不能完全答应。”沈星河沉声说道。

  “为什么?”唐礼不解,“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撕票吧,钱哪里有命重要?”

  边泽理解沈星河话里的意思,他说:“如果轻易答应要求给了这个赎金,把人质救出来,又没有后续跟进的措施,那么会给别人造成一种印象和误解。是不是意味着没钱的时候只要绑几个中国公民就好了呢,反正政府会拿钱来赎。”

  唐礼:“……”

  “你准备怎么办?依靠多尼亚警方还是自己想办法?”边泽问沈星河。

  安保组队长宋治开口:“人质数量太多,强攻一定会有难以预计的伤亡,我们使馆只配备了6个组员,营救有难度。”

  “唐礼你继续跟进警方的消息,看看那边有没有歹徒要求谈判的消息。然后宋组长你和国内对接下,看这种情况是否可以申请调配中国的维和部队或者最近一个军事基地的特种部队支援,我这边再把情况和北京汇报下,申请必要协助。”

  “收到。”

  “收到。”

  沈星河支走了唐礼和宋治,办公室只剩下边泽和他两个人。

  “我觉得不能把希望放在多尼亚警方身上。”边泽这会儿跟沈星河说得很直接,“他们根本靠不住,能力水平太差了。”

  “我知道。”沈星河坦言,“如果谈判,肯定不能让他们的人来,我会亲自去的。只不过调配国内的特种部队过来,没那么简单,未经派驻国家同意,擅自有他国军人入境,很麻烦也很敏感,流程和手续上都需要时间,而且……人质数量太多,王司给我的最新回复是一定要尽最大可能减少伤亡,避免事态升级,他已经提请部长和其他领导给予我们最大支持。”

  “还有一个方法。”边泽看着沈星河,忽然开口,似乎已经在心中做好了决定。

  “什么方法?”

  “交换人质。”

  毕竟是和边泽从小玩到大的,沈星河刚听他说完,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沈星河抬眸看向边泽,以一种极度冷峻、极其严肃的姿态问他,“而且稍有差池,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你不也很清楚亲自去谈判意味着什么吗?”边泽冷静道,“如果对方是亡命之徒,亦或者是极端组织,你这个外交官的身份根本给不了你任何保护,子弹不长眼,他们不会顾忌你背后的国家。”

  “我是必须要去的,但是你不是一定要冒这个险。”沈星河说道,“对方不会按照你的思路来,不是你想要拿你自己一个人交换那100多个人歹徒就会同意的。”

  “那要看你怎么去谈判了。”边泽点了根烟,也给沈星河递了一支,他平静地分析,“我是中远集团的ceo和继承人,是集团在这里最高级别的领导,你认为,歹徒是觉得管理100多个随时有可能反抗和逃跑的人质容易,还是控制1个人质轻松?同样,他们会不会觉得我比那100多个人份量都要重都要值钱,筹码会更大呢,毕竟,中远集团随便一个分公司的季度营收都能抵得上这个国家几年的gdp。”

  边泽顿了顿,继续对沈星河说:“你要对全体在多尼亚的中国公民负责,而我,需要对中远集团的每一个员工负责。这是我必须冒这个险的理由。”

  沈星河知道边泽既已做了决定,劝是劝不动的,而且平心而论,这个交换人质的方法如果能成行,是当前唯一且最合适的办法。伤亡会降到最低,而且营救起来,难度也会下降许多。

  “我跟北京请示一下吧。”沈星河没有立马答应边泽。

  然而正当他拿起电话准备打回国内的时候,沈星河赫然发现叶晚意在休息室的门口站着,刚才虚掩着的门已经被打开。

  “什么时候醒的?怎么出来了?”他不确定她听到多少刚才的谈话内容,低声询问道。

  叶晚意根本没有睡着,刚才一直在闭目养神。她以为只是多尼亚首都发生了几起炸弹袭击事件,没想到还有更令人震惊的、针对那100多个中远集团员工的绑架。

  “我不回国,你不要帮我订票了。”叶晚意改变了刚才的决定,并且斩钉截铁地告诉沈星河,一字一句,无比清晰,无比坚决。

  沈星河叹气,还是尽可能地哄着她:“听话,先回去好不好?”

  “不要。”

  “为什么这么任性呢?”

  “我就待在使馆,哪里也不去。不会给你添麻烦。”她很坚持,不会走。

  场面一度僵持。

  推门而入的唐礼打破了这场对峙,他带着最新消息过来,情绪很是激动。

  “多尼亚警方接到歹徒电话,说要给他们提供外科医生,否则就会射杀里面的中国人质。”唐礼上气不接下气地汇报,“猜测是和早上去盘问的警察交火的时候,歹徒中也有人员受了伤,需要救治。”

  沈星河和边泽听闻这个消息,互相看了一眼,眼神会意之后,他们都明白,这是一个很好的谈判机会,因为,掌握绝对优势的歹徒有了有求于他们的需求,这是一个可以谈条件的突破口。

  “警方什么意思?”沈星河问。

  唐礼抿了抿嘴唇,回答:“他们不同意,说是送进去就是送死,不会有医生愿意去,而且治好了歹徒,会增加他们警方的困难。”

  沈星河沉声道:“你立刻和他们负责这次绑架事件的组长交涉,说中方要求介入处理,他们不能单独行动。”

  “收到!”

  唐礼走后,边泽问沈星河:“医生怎么办?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我要跟医疗队沟通一下。”

  “嗯。”

  叶晚意站在一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什么也做不了,也帮不上忙。

  她唯一能决定的,就是她要留在这里。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