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非正式婚姻 > 第88章 晋江独发

第88章 晋江独发

  一般情况下,当所驻国发生突发事件的时候,使领馆需要第一时间核实消息,包括但不仅限于通过当地官方渠道了解,从而确认事件中是否有中国公民的伤亡情况以及提供尽可能多的救助。

  联系不上叶晚意他们,沈星河心里自然是着急的,但是他必须保持冷静,因为有大量事情需要他坐镇处理,慌乱是大忌。

  “经警方核实,今天一天多尼亚首都出现多起自杀式人肉炸弹袭击,伤亡情况不明,还在统计中,主干道路已经戒严,爆炸现场全部被封锁。警方说如有涉及中国公民的消息会第一时间通知我们。听说首都医院现在伤者爆满,管理也很乱,我让阿涛开车过去亲自查看了。”唐礼把问到的情况汇报给沈星河听,“袭击原因不明,尚且没有组织宣布对袭击事件负责。”

  “继续跟进。”沈星河沉声道,“立刻发布紧急公告,提醒在多尼亚的中国公民注意人身安全,同时开通24小时领事保护紧急联络热线。”

  “收到。”唐礼有些担心地看着师兄,事发突然,说不担心肯定是假的,即使沈星河表现得再镇定。已经让阿涛去医院了,但是一时半会还没传回来消息,唐礼开口:“晚意姐……还没有消息。”

  “我相信他们只是暂时没办法和我们联络,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中远集团的那100多个人,情况要更棘手些。”沈星河眉宇间含着一丝忧色,但是表情却是坚毅的,“我们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越是这种时候,我们越不能乱。”

  “嗯。”唐礼郑重点头。

  与此同时,边泽的秘书白砚也带来了最新消息。

  “厂区内部监控显示全部被破坏,外围的却是完好的。从上午八点之后,就联系不上里面的任何人。”白砚皱着眉,“信息部的负责人也在里面,所以我们暂时没办法从云端调取监控破坏之前的画面。”

  边泽感觉事情太过诡异,一个厂子那么多人,怎么可能一个联系不上?

  “我带人过去看看。”他觉得靠猜是没用的,只有自己过去看,才知道是什么情况。

  沈星河叫住他:“主干道戒严了,你过不去。而且事情有蹊跷,你贸然过去自己的安全得不到任何保障,我们已经通知了警方,让他们过去查看,有消息会第一时间通知我们。”

  “第一时间是多久?他们几点派人过去的?什么时候能给答复?这里警察是什么效率你心里没数吗?”边泽一连串问了好几个问题,少有的动了怒,“所以我们只能在这里干等?外面戒严,你使馆难道弄不到通行证吗?”

  “你冷静一点,这里不是国内。”沈星河冷声劝边泽,“发火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我们需要知道第二厂区的详细信息,包括失联原因,是不是真的遭到劫持,还有内部建造平面图,里面100多人,具体数字究竟是多少,名单花名册等等。情况我已经汇报北京了,只有我们掌握的信息越具体越准确,才能给出最稳妥的解决方案请示批准。”

  边泽知道这时候,使馆的力量也是有限的,他们不是万能,只是这小破国家真的太操蛋了,炸弹袭击到现在连个伤亡情况都统计不清楚,医院里还能乱成一团。各路口监控数量少得可怜,才导致现在这么被动,连第二厂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都不知道。

  还有姜凝她们……生死未卜。

  压了压心里的火,边泽冷静下来,吩咐白砚:“你去安抚好第一厂区的员工,告诉他们万事有我在,让他们不要惊慌,不要胡乱猜测,工作正常开展,出行注意安全。还有,消息暂时封锁,情况明朗之前任何负面都不能传回国内。”

  中远集团的体量之大,这样的情况如果被无良媒体和对家利用,会对股价造成不小的冲击。

  白砚点头:“明白。”

  早晨的时候,姜凝、叶晚意梳妆打扮好,以一种精神非常饱满的状态,在酒店门口等许淮远过来。

  他开着一辆越野车,戴着墨镜,应昨晚两位女士的邀请,作为司机和安保,今天带她们先在首都几个景点转一转,白晶在医疗队忙得很,加上他也是第一次来多尼亚这个国家,所以一拍即合,三人成了团。

  “许老师,看不出来啊,没想到你还是为爱痴狂的那种。”在车里,姜凝开起了他的玩笑,“你这爱情故事需要保密么?不然我真的想在麒麟那帮人里面兜售,他们猜破头也猜不出来的,保证大赚一笔。”

  “怎么个兜售法?以劲爆新闻的方式,和盘托出单一次付费查看,还是做成为爱走天涯的系列爱情软文,用流量转化变现、打造情感博主ip?”许淮远一本正经说,“要不你做个方案给我,我再考虑看看要不要给你授权?”

  “……”姜凝感觉那种被kpi支配的恐惧又上来了,“别了别了,这钱看来我是挣不了了。”

  “叶晚意过来我是理解的,毕竟星河在这边,所以你又是为哪般?”许淮远反问姜凝。

  姜凝干笑几声,打了个哈哈混过去,心想真不该不知死活开他的玩笑。都是干媒体的,他许淮远也是千年的狐狸,嗅觉敏锐得很。

  叶晚意笑道:“你们啊,真是几句话不离老本行。”

  到达第一站,中心广场。这里人流量不小,还有一座殖民时代西方人留下来的小教堂远近闻名。与其说是广场,不如说这儿更像一个开放公园,道路不是封闭的,以中心的教堂为原点,道路往四面八方发散,沿路有长椅供人休息、还有摆摊买东西的小商贩。

  天空澄澈,湛蓝如洗,空气中夹杂着泥土的芬芳,阳光晒在脸上,是说不出的朝气和惬意。

  许淮远把车停在路边,他倚靠在车门上:“我抽根烟。”

  叶晚意和姜凝则在他旁边不远处拿着手机各种摆pose照相。

  “晚意你看,那边有个小男孩在卖花。”姜凝看到距离他们十几米远,有个捧着一枝一枝分装那种玫瑰花似乎想叫卖的小孩,十分感兴趣。

  “钱包在车上。”叶晚意看这孩子光着脚,身上衣服鼓鼓的也不太合身,一双眼睛咕噜咕噜地转好像在寻找着什么,顿时生了恻隐之心,“要不我们去把他手上的花全买了?”

  “好啊。”

  许淮远一根烟抽完,正好拿着钱包过来,开玩笑道:“我去吧,哪儿有让女士自己买花的道理。正好我要给白晶带一朵。”

  “哇……”姜凝随即打开了录像,一副期待的表情,“我们会把你拍帅一点的。”

  许淮远往人群中走,他用英语问小男孩,他的花卖多少钱一枝。

  小男孩听不懂英语,看到有人主动过来,像是突然找到了目标,他忽然抓住许淮远的手。

  许淮远觉得奇怪,刚想转头叫个人过来做翻译,就发现这小男孩衣服里面好像绑着个东西,还有个红色信号灯似的小东西在闪烁着。

  叶晚意估计这边可能会遇到点语言障碍,因为许淮远二外学的是西班牙语,压根不懂法语,所以她主动往这边走,看看他是不是需要帮忙。

  哪知道刚走了两步,便见许淮远突然往她这边冲了过来。

  “是炸弹!别过来!快跑!”他声嘶力竭喊着,几近破音。

  从接收到信息,到大脑反应过来,叶晚意几乎是本能地抬腿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往反方向跑。

  没有时间恐惧,没有时间思考。

  伴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后面的许淮远赶了上来,一把扑倒了还在前面奔跑的叶晚意。

  砂石、泥土和各种不明碎片砸在他们身上……黑色的浓烟,遍地的血迹残骸,伴随尖叫声和哭泣声,人群四处奔跑逃窜,现场一片混乱。

  叶晚意忍着膝盖和手掌的疼痛,爬起来查看许淮远的情况。

  “许淮远!许淮远?”叶晚意大声叫他,看他脸上全是黑灰,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模样,但是眼前的画面和景像真的如同末日,刚才那个小男孩站的地方已经变成了血与肉和各种浆体的废墟,哪怕平时看的4d灾难电影再真实,也绝对比不了真实现场的惨状给人带来的全方位冲击。

  许淮远听不清叶晚意在说什么,只觉得耳朵像是被隔了一层膜,只能看见她嘴巴不停动着,后背有一种撕裂的疼痛感。

  他只能用自己的最大音量喊,确保对方能听见:“快开车回使馆!”

  吓傻了的姜凝刚才距离最远,也是受伤最轻的,爆炸声过后,她过来帮着叶晚意一起扶着许淮远回车上。

  “啊……血……”姜凝看许淮远的后背衣服已经被血水浸透,吓得几乎哭了出来。

  叶晚意虽然整个人也在不自觉地颤抖,但是她知道,现在不是害怕的时候。

  “快扶他上车!”

  姜凝机械性地照做。

  许淮远开不了车了,叶晚意拿着车钥匙坐上了驾驶座。

  姜凝陪着他坐在后座,压根不知道该怎么办。她不知道现在是要止血还是要干嘛,只能不停跟许淮远说话:“你别睡觉啊……跟我们说说话,求你了!”

  “你们手机在哪里?”叶晚意发现慌乱中,她的手机不见了,可能掉在了地上,刚才也没来得及捡起来,“要先给使馆打电话,而且没有导航我根本不认识路!”

  许淮远艰难地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拿出来手机屏幕裂了不说,还显示无服务,他咬着牙对叶晚意说:“先顺着路往北开,路上遇到人拦车不要随便停,把护照拿出来。”

  现在只剩姜凝一个人的手机好用,但是她没开国际漫游,在境外打不了电话,只能用流量和网络。

  不知道是运营商设施遭到破坏还是网络线路拥堵,她的信息一直显示发送失败,转圈圈最后都会变成感叹号。

  “我想回家……”车开了一段,那种心悬着、压抑的情绪太过难受,姜凝不敢回想爆炸的画面,忍不住呜呜哭了出来,“为什么要来这个鬼地方!”

  叶晚意闷不做声,她不敢开口,因为她生怕自己一开口也会情绪失控地和姜凝一起哭。眼睛目视前方,不敢有任何走神,叶晚意全靠一口气提着在开车,而许淮远,因为失血过多,渐渐地已经没有精力再去讲话。

  开了约莫二十分钟,远处看到一个卡口,叶晚意停下车,不敢上前,因为刚才许淮远昏迷之前说,发生这种情况,在这种国家,穿制服的不一定代表着安全,何况,你无法确定,你遇见的是真警察还是假警察。

  叶晚意看着自己的中国护照,不知道要不要拿出来赌一把。

  “有4g信号了!”姜凝一直在刷新手机页面,开关机试了好几回,不停打开移动网络按钮尝试,终于看到希望,她把手机递给叶晚意,“你用微信给沈星河打一个语音!”

  使馆办公室,阴云一片。

  表情沉重严肃的沈星河,在看到姜凝头像打来的语音电话时,终于有了片刻的放晴。

  “喂。”他接起电话,开了公放,一旁坐着的边泽也站了起来,凝神听着。

  “星河……我们遇到爆炸,现在许淮远受伤昏迷了,你快来救我们。”叶晚意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想把话讲清楚,但是在听到他的声音后,还是不可避免地泪流不止,语调都在打颤,“不知道这里是哪,到处是卡口,我们也不敢下车。”

  电话那头还有姜凝抑制不住的哭声。

  “把定位发过来,不要怕。我们马上去找你们。”沈星河柔声嘱咐,话语间像是给了她们力量一般,“把车开到隐蔽点的位置,从内把车门反锁,任何人敲门不要开,尽量趴着不要露头。”

  “好。”

  沈星河挂断电话,看到发来的定位,松了一口气,还好距离不远,只有十分钟的车程。

  “唐礼,联系多尼亚警局让他们看见中国使馆的车牌立马开辟特别通道放行。然后让医疗队开一辆急救医疗车过来使馆支援,许淮远伤势不轻。”保险起见,沈星河带齐自己的个人证件,拿着车钥匙和边泽去定位地点亲自接人。

  “收到!”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