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非正式婚姻 > 第87章 晋江独发

第87章 晋江独发

  姜凝拎了个小箱子,行李带得不多,一看就是匆匆出行没什么准备。沈星河把人送到多尼亚首都条件最好的酒店入住,和叶晚意嘱咐了几句便独自开车离开回使馆。

  “你老公想刀人的眼神我看出来了。”进了房间,姜凝把箱子放下,跟解脱了的似的,呈一个大字往床上一躺。

  “哪有?怎么可能……”

  “他肯定不想我来。”

  叶晚意解释道,“他还说要帮我们请安保人员呢,这样白天出去或者去哪里玩都会安全点。”

  “这么夸张?”姜凝一路上感觉还行啊,没有想象中那么恐怖,酒店里的陈设也不输国内一些快捷酒店,治安方面等等看着倒像是一个现代化国家,根本不是她想象中的原始部落。

  “老实交代,和边泽怎么了?”叶晚意先不跟她闲扯,直接切入正题。

  姜凝就知道叶晚意要问,她也没打算瞒着,索性一股脑实话实说:“还能怎么,就是结束了py关系呗。”

  “额……”叶晚意顿了顿,她看姜凝说得云淡风轻,一副全然不在乎的样子。

  “本来就是露水情缘。”姜凝像是说着和自己无关的事情,“散了是常态,不散才不正常,难不成指望天长地久么?他根本给不了我婚姻。”

  “你提的分手?”

  “嗯。”姜凝点头,苦笑着自嘲,“我提的又怎么样,听起来是挺帅的,我一个一穷二白啥也不是的女人竟然甩了中远集团的少东家,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位置就这么被我阴差阳错地轻而易举占了一段时间,然后我还不识好歹,发了疯似地要跟他提结婚,做着py转正的白日梦。”

  “其实这段关系主动权完全在他手里。”姜凝丧着一张脸,叹气道,“你别看他平时嘻嘻哈哈,一副随和乐天派的样子,其实内在很强势,核心问题从来说一不二,连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一个能管理这么大家族企业的人,怎么可能简单呢。”叶晚意劝好友,“结婚有时候不是两个人的事,还有双方父母、家庭等等因素需要考虑,你逼他太急,对于不婚主义者,可能一时之间很难接受吧,我看他不太想分,这不是跟着你紧接着就坐下一班飞机过来了。”

  姜凝不知道边泽也要过来,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先是暗自高兴了一会儿,但是转而又陷入无尽的低落中。

  “晚意,有时候我真的很羡慕你。”

  “你不会是羡慕我结婚了吧……”

  “对啊,难道不值得羡慕吗?你家沈星河给了你实实在在的承诺和保障。”姜凝看向叶晚意,“而且你看你,结完婚整个人跟变了一个人一样,不说容光焕发、面色红润这些外在的,就单单是眉眼间的气质,比从前柔和温婉不知道多少倍,你以前的目光让人感觉不到温度,哪怕是很熟的朋友偶尔都会觉得你过于冰冷让人难以接近。现在眼里全是暖意,这是被呵护被宠爱着的女人才会有的变化,你敢说你不幸福不开心?”

  姜凝说话向来直接,这一番话说得叶晚意禁不住都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然而她不太能感受出自己外在的变化,虽然觉得姜凝的形容过于夸张,但是有一点,是不可否认的。

  “他确实对我很好。”叶晚意承认。

  “论地位悬殊、论家族复杂,他边泽遇到的问题,难道沈星河就不需要面对了吗?”姜凝算是看透了,“说白了,不婚主义都是借口,就是一个逃避的完美借口罢了。男人,要是足够爱你,没有什么困难是解决不了的,只有他想不想而已。”

  叶晚意闻言,沉默了许久,开口:“沈星河更需要一段稳定的婚姻,这是他的职业需要,可能我在合适的人选中,是他最喜欢的,又或者说在他喜欢的人当中,恰好是最合适的。”

  姜凝不说话了。

  “人总是贪心的,就像你当初说的,你说谁不想做豪门阔太,可以少奋斗几辈子,可是当你有了用不完的钱,你就会想要更多。”叶晚意不太会劝人,在感情上,更是没有多少心得和经验,论通透,姜凝应该是看得更开,更现实主义的那种人,“你上了心,才会想用这种方法逼他吧,其实你没有特别想结婚,就是想要一个感情上平等的地位,要一个对方与你对等的投入。”

  姜凝抿着嘴唇,矢口否认自己对边泽上了心,她反驳道:“我就是想结婚,我爸身体不好,就算做完手术,也是有一天活一天,我想让他看我成家,这样他好安心。”

  “你这么说好像对边泽也不太公平……”

  “喂喂喂,你站哪边的?怎么净帮他说话呢。”

  “当然是站你这边。”叶晚意不跟她辩刚才的问题,问道,“你爸身体怎么说?他知道你来多尼亚吗?”

  姜凝撇了撇嘴:“自然是不知道,我骗他说和边泽出国度蜜月准备旅游结婚的……不能住公寓,我又没地方去,就来找你了。”

  “蜜月?”叶晚意惊了,“你这谎撒的进度也是不一般。”

  “这不是之前带边泽去医院看过我爸妈了吗,当时说他是我男朋友,我爸高兴得不得了,气色也好了很多,但是你知道的,撒了一个谎,就要用好多谎来圆,到催结婚的时候,边泽不乐意了。和他崩了之后为了瞒着我爸妈,我就找你来了。”

  “……”

  “我把边泽给我的卡全部当他面剪碎扔到马桶里了,算是一刀两断。”姜凝给叶晚意看自己的直播账号,“来做一个多尼亚七日游旅游直播,人气肯定不低,一边散心还能一边赚钱。”

  “这边还真没太多人关注……”叶晚意提醒她,“而且和你之前画风差太大了吧,会损失部分老粉的吧。”

  “机票钱总能挣回来的吧!”

  “希望如此。”

  “回头我跟你老公打声招呼,这七天你归我了。”姜凝拿了一份她从网上下载的多尼亚七日游攻略给叶晚意看,“咱们去这些景点打卡!”

  “我已经跟他说过了,你在的这些天,我都和你睡一起……”

  “哇靠,难怪他在机场接到我的时候,毫不掩饰他想刀我的眼神!”

  ……

  两人大学毕业之后,很少有这种像从前在宿舍里那样彻夜聊天的机会,这会儿就跟开了话匣子似的,什么荤的素的乱七八糟话题都聊,越聊越兴奋,谈及前上司许淮远的八卦,姜凝更是激动得要命,直呼这个瓜够猛!最后叶晚意眼皮实在睁不开了,姜凝才放过她让她睡觉。

  沈星河第二天一早,和唐礼去接了边泽的机。他不是一个人过来的,带了秘书白砚,还有几个工作人员,看样子似乎真的是把集团的春节“慰问”工作放在第一位的。

  中远集团在非洲分公司众多,光是在多尼亚,就有2个厂区,员工达到300多人,这次慰问,边泽过来,算是破天荒头一次来这么高级别的领导,之前顶多就是一个国际部总监或者区域负责人,这回却是集团准继承人、现任的一把手,下边的人自然严阵以待,不敢怠慢。

  接机红毯、鲜花自然不会少,沈星河这边代表使馆,也是给了他贵宾级企业主的礼遇,毕竟,还指着他多捐款多投资呢。

  唐礼和中远厂区代表聊了一些项目进度的事儿,涉及慰问、捐款和春晚的具体工作边泽让白砚去对接,他来无非就是起到一个振奋人心、加油打气的“吉祥物”作用。

  “感觉这边还不错,之前总有汇报说局势乱、不安全。”边泽透过车窗,看着外面,和沈星河闲聊。

  “还没到大选,总统换届的时候你再看看。”沈星河沉吟道,“乱成一锅粥。”

  “听新闻说还可能要打仗,真的假的?”

  “小冲突和摩擦一直没断过,大规模的战争,应该不至于。”

  “怎么没见你老婆?”聊了些有的没的,边泽终于开口问道,“我远道而来,她是不是该请我吃个饭?”

  “使馆食堂,中远食堂,要吃哪个?”

  “……”

  “姜凝那边什么情况,你准备什么时候带她回国?”沈星河开门见山,一点儿弯也不绕。

  “那你得问她啊,关我什么事。”边泽翻了个白眼,一副与我何干,无所谓的模样,“我来,就是单纯进行集团春节慰问的,以前去的都是其他地方,这回不是想着顺道来看看你才选的多尼亚嘛。”

  “我谢谢你。”

  “不客气,咱俩谁跟谁。”边泽一本正经说道,“我行程很紧的,既然来了非洲,除了多尼亚,其他国家我也得节前顺道去一趟吧,没那么多闲工夫。”

  “行吧,那就祝你一帆风顺、工作顺利。”

  “不是,你好歹叫你老婆出来一起吃个饭啊。”

  “她来不了。”沈星河一口否决。

  “为什么?”

  “她和姜凝、许淮远开启了多尼亚七日游之旅,忙着呢。”

  “……”边泽没好气地说道,“忙也得吃饭!我来了不迎接一下像话吗?”

  “我全权代表她还不行么。”沈星河淡淡说道,“你说你大老远地过来,为什么非要找我老婆吃饭呢?”

  “妈的,老子就是想借这个机会和姜凝见上面说上话行了吧!”边泽无语,“你这情商,还做什么外交官?非得让人把话说这么明白不然听不懂弦外之音是吧。”

  沈星河笑:“死鸭子嘴硬,早说不就完事儿了,求人帮忙讲究一个态度坦诚。”

  “你这么欠,叶晚意能忍得了你我也是想不通。”

  “我们至少不吵架。”沈星河风轻云淡道,“你嘴甜好像也不怎么管用。”

  “……”

  边泽懒得跟沈星河废话,直接给叶晚意打电话。

  “怎么不在服务区啊……”边泽听着语音提示,纳闷道,“什么鬼?”

  沈星河皱了皱眉,拿自己电话又播了一遍,还是一样的结果。他让司机把车停在路边,换了个号码给许淮远打,依然打不通,这不是一个很好的讯号。

  “不会出什么事了吧?”边泽看沈星河表情严肃,不由得也紧张了起来。

  “不清楚。但是联系不上,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

  “那现在怎么办?”

  “先去使馆。”

  “好。”

  两小时后,两则坏消息接踵而至,这可以说,是沈星河外交生涯以来,面临的最大一次挑战。

  第一则坏消息:多尼亚首都附近出现人肉炸弹袭击,传闻有一辆车被炸,围观群众称有中国公民受伤。

  第二则坏消息:中远集团在多尼亚首都的第二厂区遭到不明武装分子袭击,整个厂区100多名工人失联,疑似遭到胁持,根据现有信息尚且无法确认现场情况。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