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非正式婚姻 > 第86章 晋江独发

第86章 晋江独发

  驻外使馆的慰问活动,发什么东西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要让被慰问的人真切地感受到关怀、重视,以及别人对他们工作的认可。

  本来元旦晚会就是一时兴起,让忙碌的队员们有一个放松休闲的机会,这下得知使馆的人要来,大家反而有些拘束,这也是当初只邀请了叶晚意一个人的原因。

  “是不是得唱一些主旋律的歌曲?情啊爱的靡靡之音会不会显得我们觉悟不高?”

  “无厘头小品要不要改掉?好像没什么营养。”

  ……

  上午排练的时候,就有人各种担忧。

  不过随着沈星河的到来,大家的疑虑很快就被打消。

  使馆其他人休息,总共就来了沈星河和唐礼两个人,外加叶晚意一个。比起平常,今天的沈星河穿得明显没有那么正式,他没戴领带,白衬衣领口微微敞着,上身穿了件银灰色西装,下身没有穿深色西裤,反而配了一条浅卡其色休闲裤,本就是衣架子的他,这么穿说他马上要去拍时尚杂志的封面也是有人信的。敛去了平日里的成熟稳重,老成干练,今天要显得青春活力得多。

  刚到门口,这批医疗队的所有成员就在门口排好了队,毕恭毕敬迎接沈星河的到来。白晶作为副队长,和队长站在正中间,许淮远则在一边,准备拍照。后面挂着醒目的红色横幅:欢迎中国驻多尼亚使馆沈星河大使一行莅临医疗站指导,医疗队全体成员感谢领导的关怀与慰问!

  这阵仗……

  叶晚意平时过来玩可不是这样的。

  “我今天是以叶晚意家属的身份过来的。”沈星河笑着和大家打了招呼,随后让唐礼给大家发慰问物品,“春节的时候还会发放一批礼物给大家。今天这些就是我们过来做客,不能空手来,所以带了点平常这里买不到的小零食。”

  此话一出,大家听着倒是觉得挺新鲜的,和上次抱着叶晚意冲进来那副冷若冰霜、生人勿进的风格简直一个天一个地,今天的沈星河一点儿架子都没有,平易近人的很,简直是如沐春风的存在。

  而且人长得帅吧,天生就有优势,有时候一个微笑就能让人“沦陷”。外交部在所有的部门里面,可以说是颜值和门面担当,谁又能拒绝一个不输明星颜值的年轻领导来慰问呢,这不比听地中海大肚腩标配的中老年男人讲话爽多了?

  “干脆面,辣条!!!”

  “还有螺蛳粉!”

  “竟然还有用冰块冷藏保存着的冰淇淋,是不是太奢侈了!?”

  “这个牌子的火锅底料,哭了……你们知道中国超市卖的那些真的比国内的味道差远了好嘛!”

  ……

  原以为发的慰问品无非就是常规的毛巾、洗发水什么的生活用品,没想到沈星河带来了这么多好吃的零食。女医生和护士们被这些零食哄得眉开眼笑,而向来淡定的男同胞们在看到某品牌游戏机的时候,终于绷不住了,瞬间一个个眼睛就跟放光似的,仿佛已经想好了要玩什么游戏。

  这是什么神仙大使!他也太懂人心了吧!不要说女同志们羡慕叶晚意有这样一个老公了,现在男同胞们都恨不得给他跪下,从来没有一次的慰问用品,能这么贴心!送到人心坎里了!

  起初唐礼还有顾虑,觉得这些东西会显得不郑重不严肃,但是看到大家现在的反应,他才知道师兄是对的。这一切还要归功于沈星河给他分享的一段经历。那时候沈星河初入外交部,职位还是文职秘书,作为某次活动的慰问团筹备负责人,他没有按照往常惯例去准备东西,而是直接先从网络上对接联系到远在一线的同志们,问了一下他们最想要什么,需要什么。

  得到的答案五花八门,有一个说炸酱的医生最让沈星河印象深刻。他说来非洲三个月了,比想象中的环境要稍微好一些,毕竟当初是做了这边条件无比艰苦的心理准备过来的,但是非洲是没有“酱”这种东西的,调料也少得可怜,为了安全考虑,自己也不敢单独出门,被圈地圈在那儿那么久的他只想吃一碗炸酱面,就这一个小小的愿望,别无他求。

  许淮远把自己分到的一盒冰淇淋给白晶,她脸上高兴,嘴上依旧没忘了怪他:“你说你,从国内来居然什么都没带。”

  “……”许淮远憋屈,“你也没跟我说要带什么啊,走那么急,全想着你跟我分手还带毛线东西?再说了,有的也带不来,物资这块,谁能跟使馆比……”

  然而叶晚意来这么长时间,从来没见过这些东西,虽然她不喜欢吃零食,也不爱打游戏。

  “拉拢人心这块,算是给你玩明白了。”叶晚意感叹,“我经常来医疗队,许淮远天天驻扎在这儿,都比不了你来一次受欢迎……”

  “这叫真心换真心。”沈星河纠正她。

  “那我怎么没有这些?”叶晚意话锋一转,佯装生气,似有不满,“合着你的真心都去换别人的真心了。”

  “我以为你不喜欢这些东西。”沈星河哭笑不得,但是却用格外认真的语气问她,“那你的真心要用什么才能换到?”

  叶晚意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移开目光,说了句我还要去找许淮远聊点节目的事儿就走了,避开了这个问题,因为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又或者说,这个答案说出来会有些过于理想主义,反而显得搞笑,引起不必要的尴尬。

  她的真心,想要用永远不变的真心来换,用永远不会离开的安全感来换。

  沈星河也没继续跟过去追问,话题戛然而止,他留在原地,和医疗队的人交谈聊天。

  医疗队的元旦晚会布置得简单却不失氛围,几十平的会议室,桌子撤走,用椅子围成了一个圆形,中间就是舞台。气球、彩带、拉花,简陋的音响、话筒和电脑,还有投影屏幕上的四个大字欢庆元旦,让沈星河竟然生出了一种错觉,从前学生时代在y市,学校里的元旦晚会也是这样办的,没有豪华设备,没有led大屏和巨型舞台,就是简简单单的一个班同学围在一起,唱着流行歌曲,享受日复一日被书山卷海压得抬不起头枯燥生活中的一丝放松和快乐。

  演小品的人可能自己包袱没抖完,就先笑场了,唱的歌,哪怕是走调的,大家也会跟着一起合唱……

  沈星河坐在台下,好看的侧脸轮廓隐在灰暗的光线中,他聚精会神地看着台上的表演,内心有着前所未有的平和。他握着叶晚意的手,身边的她,每一次捧腹大笑和情绪微动,他都能切切实实地感受到。

  轮到叶晚意上场了,她起身去候场,站起来的时候,沈星河轻轻拍了拍的手,微微颔首,似在用眼神给她打气,让她不要紧张。

  叶晚意翩然一笑,她对自己的歌声还是挺有自信的。她选的曲目是《祝福》,粤语老歌,虽然粤语不是叶晚意的家乡方言,但是大学时候加入了粤语社,基本的咬字发音都没什么问题。

  她站在舞台中央,已做好准备,她点头示意电脑面前的人放伴奏了。

  然而音乐响起,却不是熟悉的调子。因为她没参加排练,只报了个歌曲名字,结果现在放伴奏的人放的是张学友的《祝福》,而她要唱的却是叶倩文的《祝福》。

  台下的人见她迟迟不唱,纷纷问是什么情况。

  叶晚意做了个抱歉的手势,急忙走到电脑跟前,跟那人说放错了版本。然而网速偏偏这时候不给力,页面转啊转啊就是不出来。

  大家都在等她,后面还有别的节目,叶晚意有些着急,她想着,要不就清唱算了。她重新走到正中间,看着下面乌压压的一群人,个个盯着她看,本来有伴奏一点儿也不紧张的她,瞬间感觉喉咙有些发紧,心跳也是莫名加速。

  不管了,闭眼唱吧。

  “徘徊丛林淋着雨,

  染湿风中的发端……”

  叶晚意刚起了个头,只唱了一句,便有琴声缓缓入耳,伴着她的歌声,合着她的声调音准。

  “哇!”底下像是疯了一般,爆发出雷鸣的掌声和惊呼,还有人吹口哨,唐礼起了个头,大家更是拍手一起齐刷刷地打拍子。

  叶晚意睁开眼,这才发现,刚才坐在下面的沈星河早已经不在座位,而是借用了现场的电子琴,为她伴奏。

  医疗队没有钢琴,身形高大的他坐在略显单薄的电子琴前,却依旧难掩矜贵和脱俗的气质。没有谱子,他信手捏来,这首现在已不算流行的歌曲,他也似乎十分熟悉,全程就着叶晚意的节奏来。

  他专注而深情,修长的手指轻轻抚着黑白琴键,美妙动听的琴声便从指缝倾泻,仿佛涓涓溪流,淌过叶晚意的心间。

  一曲唱毕,下面观众起哄再来一首,叶晚意掩不住嘴角的笑意,跑到他身边,拽了拽他的西装袖口。

  他知道她的意思,起身拥着她的肩,一起行了个谢幕礼,然后缓缓走回原座位。

  意犹未尽啊!

  坐在他们身后的唐礼一副狗粮没吃满cp磕废了的表情,还沉浸在刚才的歌声和琴声中,他竟不知道师兄还有这么厉害的才艺!弹琴的样子他看了都想“嫁”!!!

  ……

  晚会结束,唐礼回了使馆,沈星河开车和叶晚意去机场接姜凝。

  飞机还未落地,在停车场等着的时候,沈星河问坐在副驾驶的叶晚意:“今天是不是得好好感谢一下我?”

  叶晚意知道他是指他替她伴奏解围的事情,不过她好奇:“你竟然知道《祝福》,这首歌很老的。”

  沈星河勾了勾嘴角,一副得意的表情:“你知道的,我自然知道。你不知道的,我也不是没有可能知道。老歌嘛,我也爱听。”

  毕竟,曾经那一首他不会弹的《北京的金山上》,是他唯一的“失手”和“失策”。

  叶晚意眼角弯弯如月牙,朝他勾了勾手指。

  他凑近。

  一个香吻。

  “今天这个感谢似乎来得有些太容易了点。”沈星河摸了摸自己的脸,觉得有些不太真实,依照他对叶晚意的了解,她怎么也得跟他你来我往斗嘴来个几回才会乖乖听话“就范”的。

  叶晚意看了看时间,用略带抱歉的眼神对沈星河说:“今晚还要麻烦你把我们送到酒店。”

  “你们?”沈星河很快捕捉到叶晚意话里的信号。

  “姜凝一个人过来,人生地不熟的,又是女生,她一个人住酒店我不放心。”

  “所以你要陪她一起住酒店?”沈星河挑眉,表情已经不似刚才愉悦。

  “嗯……毕竟她不能住使馆。”

  “……”

  沈星河本来对姜凝和边泽两人的事儿并没有太大的兴趣,也无意去八卦打探,毕竟感情的事儿,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但是他此刻无比想搞清楚他们俩究竟发生了什么,到底出了什么幺蛾子要前后脚分开来非洲,因为……姜凝什么时候走,以及她是不是一个人住,已经严重影响到了他的私人生活。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