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非正式婚姻 > 第85章 晋江独发

第85章 晋江独发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叶晚意挂了一瓶点滴,服了几颗药,很快痊愈,只在医疗基站待了一晚上,第二天便和沈星河回了使馆。

  中国使馆爱心送书包的慈善活动,在多尼亚国家电视台的黄金档新闻节目上被重点宣传,在多尼亚各区的华人也纷纷响应,在民间举办了义卖、免费午餐等多种让多尼亚人民受惠的活动,且每一场活动都得到了媒体的大力支持和宣传。沈星河作为大使,不断接受当地主流媒体的采访,频频出镜向多尼亚公众传达来自中国的友好声音,展示中国作为负责任大国的国际形象和实力担当。

  与此同时,沈星河走访多尼亚政府各个部门,结交各界人士,还时常和华人华侨协会和在多尼亚中资企业总商会负责人见面,不停从中协调、疏导,让大家的工作开展起来更顺利,生活起来更融洽。

  对华人的刻板形象不会在一朝一夕之间改变,但是点滴小事和真正惠民的实事却可以慢慢消融误解的寒冰。

  叶晚意生完病就给自己制定了严密的锻炼计划,一开始劲头还很足,奈何体质和体能这种事,根本不是活到二十大几岁靠几天集训就能逆天改命的,沈星河似乎早就对她的运动实力有所预估,所以看她早前各种立fg、喊口号的时候,都是一副意味深长、了然于心的表情,虽没有唱衰,但是明显不怎么看好。

  唐礼则不同,他非常支持叶晚意,不光为她鼓气打劲,还用下班时间监督指导她的一些拉伸,防止运动不当导致受伤,然而时间过去那么久,叶晚意的3000米长跑还是达不了标,且看不到任何提高的希望,跑完2000米,到最后1000的时候就像是要了她的命,速度怎么都提不上来,还面临跑不动要慢慢走才能完成公里数的局面。

  渐渐的,唐礼叹气,咂嘴,摇头,皱眉,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仿佛无声地对叶晚意说晚意姐你怎么能这么废物?那神态像极了沈星河,精髓拿捏得死死的,让叶晚意深受打击,自尊心严重受损。

  索性摆烂,活动不活动的随缘吧,她也不强求参加了,锻炼她也不锻炼了。

  她也有自己的事儿要干!

  叶晚意三天两头就去找驻扎在援非医疗队的许淮远,这厮比她也好不了哪里去,在医疗队,因为许淮远不懂医学,除了打扫、送饭等打杂的活儿其他根本帮不上忙,还被各种嫌弃碍手碍脚。干宣传吧,他拿着相机都快把每个医疗队员拍烦了,用他的话说,素材都可以帮每一个队员出本个人写真了。队员们甚至还对镜头产生了生理性反感,白晶怼起他来也是一点儿不客气。

  于是乎,叶晚意和许淮远一拍即合,重新启动了《远方的你》第二季拍摄,只不过脱离了麒麟平台,为了避免版权纠纷以及蹭第一季的热度嫌疑,两人把范围缩小,全部取景定在非洲多尼亚,改名为《魅力多尼亚——黑色土地上的红心》,小本制作,不为赚钱,也不为出名,就是两个人闲着没事拍点自己喜欢的东西,图一个乐呵,顺便打发时间。

  发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因为没有推广和营销,所以点击观看量并不高,但是每天都有十几个观众在下面留言,跟朋友似的一起交流、点赞、分享,这种感觉也挺好的。

  回去使馆的时间一天比一天晚,这天沈星河都下班吃完饭洗完澡了,叶晚意才刚刚到家。

  “吃了么?”沈星河窝在沙发上看书,看她回来,开口问。

  “吃了。”叶晚意放下包,脱了外套挂起来,“我们医疗队的伙食还是可以的,厨房师傅的技艺和使馆食堂的比,不相上下呢。”

  “明天元旦,使馆放假。”沈星河放下书,抬眸看她,陈述了一个大家都知道的事实。

  叶晚意偏头,一脸疑惑,不知道他突然讲这个是什么意思:“我知道啊,你们使馆本来就是当地假期和中国的法定假期都可以休嘛。”

  沈星河皱了皱眉,觉得她口中的这个“你们”格外不顺耳,最近确实忙得不行,有点顾不上她,但是这突然就变成了“你们”使馆、“我们”医疗队……让他觉得再不联络下感情不行了,她都快把家搬到许淮远那儿去了。

  “元旦有什么安排?”沈星河主动提议,“我可以陪你一起。”

  “不用了吧,你不懂剪辑,也不会排版,帮不上忙。”叶晚意实话实说,不忘冲沈星河做了个鬼脸,还从包里抽出一张制作精美的邀请函,炫耀道,“而且援非医疗队有元旦晚会,我被邀请了,肯定是要去看的,作为他们的宣传队编外人士,许淮远拉我做外援要出一个节目呢,不然他五音不全也拿不出个节目怪丢人的。”

  “……”沈星河看出来了,这是在“反制”他呢。

  叶晚意说完,便拿着睡衣美滋滋地进了浴室洗澡。

  沈星河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嘴角微微抽搐,快被气笑了,这援非医疗队的晚会策划人是不是脑子有坑?给叶晚意发邀请函,竟然不知道连带着她的家属一起请?更何况,他还是堂堂中国驻多尼亚使馆的大使。

  他再次确认了一遍,邀请函上没有他的名字。

  可笑至极!

  沈星河拿出手机,联系人翻到唐礼的名字,拨了出去。那头唐礼想着这段时间都快忙废了,明天好不容易有个假期,已经早早进入了放假模式,水果、零食就位,游戏已经开始,正要大杀四方好好放松一下的时候,师兄电话来了。

  哎,估计又有急活了。

  他忍痛挂机,接起了电话。

  “喂,师兄。”

  “唐礼,你有没有发觉我们使馆在精神文明生活和文娱团建上,非常贫瘠?简直是荒漠。”

  唐礼一头雾水:“贫瘠?荒漠?”这用词是不是太重了点。

  “比如元旦没有组织文娱晚会。”沈星河点明。

  “可是上次不是开会讨论说,春节和元旦日子离得近,就不要浪费人力物力办两次吗?而且春节的联欢晚会更重要,要全力去保障,因为是和当地华人华侨协会、和中资企业总商会联合举办的,要通过晚会捐款捐物来支援多尼亚旱灾的。”

  沈星河顿了顿,又说:“但是我们元旦也不能闲着。听说援非医疗队那边有晚会,你去对接看看,我们作为使馆,肯定要对这些辛苦支援的医护人员进行慰问表示的。”

  “哦……”唐礼想说,春晚的时候不是特别安排了这一环节?现在好像没有必要去吧,啥也没准备呢。

  沈星河似是听出了唐礼的迟疑,淡淡道,“春晚的筹备要和各个单位进行沟通和统筹,这次也是想让你有一个提前锻炼、预演的机会,这样出现什么问题就可以引以为戒,及时改正。而且我们平时遇见的突发状况很多,越是时间紧急,越是对你能力的考验,要思路清晰,有条不紊。”

  “好的!师兄!”唐礼果断关了游戏,“我马上就去联系,保证不让你失望。”

  唐礼在沈星河的教导下,这段时间成长很快,认真工作起来效率极高,这不,叶晚意洗个澡的功夫,他就搞到了邀请函。

  【慰问方案我晚点发给你,物资物料仓库有,明早我带人去清点。】唐礼还不忘加上奋斗的表情。

  沈星河看到信息,满意地给唐礼发了个竖起大拇指的点赞表情。

  叶晚意洗完澡出来,看他坐在沙发上,嘴角微微上扬看着手机屏幕,心情很不错的样子。

  她好奇:“有什么开心的事儿么?”

  沈星河敛了敛神色:“你明天什么节目?先表演给我看看。”

  “唱歌。”叶晚意不理他的要求,“表演当然是要在台上表演。”

  “你好像没在台上表演过节目吧,我怕你紧张,发挥不好。”沈星河好整以暇地看她,“所以给你提前练练胆。”

  叶晚意轻哼一声:“反正就是大家伙聚在一起娱乐的,又不是多正式,唱不好也没关系,气氛到了就行。”

  “那不行。”沈星河笑道,“你是大使夫人,代表着我呢。唱崩了我在台下面子上不好看。”

  “你也去?”叶晚意把邀请函拿给沈星河看,提醒道,“人家没请你哦。这里写的是叶晚意女士,可没让夫妇一起去。”

  沈星河就知道她在这儿等着自己呢,他还偏偏就生了暗暗和她较劲的玩心,想拿捏他?还太嫩了点。

  他把手机里的电子邀请函转发给叶晚意,摊手:“援非医疗队早就给使馆发了,只是我忘了,刚才唐礼提醒,我才想起来。”

  “……”

  “所以唱什么歌?”沈星河挑眉,表情玩味,铁了心要逗她,“要不要老公帮你认认谱子?小音痴。”

  “不识谱也会唱好嘛!用不着你教。”叶晚意知道他故意取笑她不认识五线谱,作势扬起拳头要锤他。

  “女人啊,果然得到了就不珍惜。”沈星河摇摇头,表示遗憾,“我这种级别,可是别人花大价钱都请不来的老师,你竟然免费都不要。”

  有人不光和叶晚意斗嘴,还动手动脚,不知不觉,就从沙发“扭打”到了床上。

  就在叶晚意的防守要全线崩塌的时候,沈星河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这才给了她稍稍喘息的机会。

  他看了一眼,是边泽。

  “干嘛?”没好气地接起电话,“不看看时间现在几点?”

  “靠,你说这话心亏不亏?”

  “有事说事。”

  “我要去非洲找你们玩几天。”边泽说道,“给我安排安排。”

  沈星河顿了两秒,淡淡开口:“玩?非洲可不是度假的好地方。而且,你觉得我很闲?”

  边泽立马开喷:“我发现你这人,真不会说话,还外交官呢,怎么通过国家考试的?”

  “跟你好好说话,还真不太会。”沈星河从床上起身,去倒水,“快春节了不在家待着好好过年往我这跑什么?”

  “今年的年终集团慰问就定在非洲了,我看多尼亚就不错。”边泽一本正经说道,“工人们那么辛苦,集团又在那边拿下了那么多意义不凡、影响深远的项目合作,我这总裁不得深入基层去一线和工人们打成一片?”

  漂亮话一套一套的,沈星河一个字都不信:“也行,华人华侨春晚大联欢会上你作为中远集团总裁多捐点钱,我可以考虑代表使馆给你特别接待,好歹那么高级别的领导,钱上绝对不能小气丢了面儿。”

  “这个好说。”

  “你真要来?”沈星河问。

  “骗你干嘛,行了,就这样吧,我买机票了。”

  “……”

  事出反常必有妖。

  “边泽要来?”叶晚意问。

  “嗯。”

  这边叶晚意话音刚落,她的手机也响了起来,一看来电显示,是姜凝。

  “喂。”

  “晚意,你在非洲怎么样?”

  “还行。”

  “那我去找你玩两天吧,想找人说说话。”

  “啊?”叶晚意惊得眼睛瞪得浑圆,因为没想到姜凝会想来非洲玩,要知道,她那时候要过来姜凝就一脸嫌弃极力反对,说她是没事找事,花钱找罪受,“你疫苗打了没?这儿条件不太好的。”

  “打了,我待会登机了,一会儿把航班信息发你。”

  “……”

  挂完电话,叶晚意一脸懵逼。

  “他俩什么情况?一起来的吗?”

  沈星河看了眼姜凝发来的航班信息,分析道:“显然不是一起,边泽不可能坐经济舱。”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