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非正式婚姻 > 第80章 晋江独发

第80章 晋江独发

  中午吃饭地点定在使馆食堂。

  “时间仓促,所以就是一些家常便饭。”几个人围成一桌,沈星河主动给大家拿了碗筷餐具,分发到方韦那边的时候,特别跟他打了声招呼,“下次有机会,再请你吃大餐。”

  “哪里的话,这可是大使馆食堂。”方韦这人爽气,说话也直,“一般人哪吃得上啊。”

  沈星河笑笑,一路上,他都没跟方韦提帮忙的事儿,反而问他是哪里人,来非洲多久了等等这些闲聊家常的话。

  谈及多尼亚的局势和当地华人的一些遭遇,方韦也有自己的独特见解。

  “贫富差距到哪里都会是冲突的根源,我们中国人不像西方那些人喜欢恃强凌弱,只是想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过好自己的日子,但是这里的现状不容许啊,你退让他以为你软弱,你忍耐他以为你没辙,当地人除了一些知识分子,普通人哪里会想那么深刻、长远的问题?仓廪实而知礼节,温饱和活命都成问题的时候,你想让他们变文明,是很难的事情。经济是根本,一场零元购能解决几周的伙食费,又要什么脸面呢。”

  “我们在当地,又何曾真正地融入他们的群体?其实不只是他们排外,我们中国人,包括我自己,来这边即使是长期工作和生活居住,难道就没有从内心排斥他们这个贫穷、落后的群体吗?喝桶装饮用水,避免和当地人一起用餐,出门带一大队保安……我们嘴上不说,但是行动上和种种细节,都淋漓尽致地展现了,我们高人一等的优越感。”

  “援助给的还少吗?人家领情吗?每次总统一换,签的合作协议就会变成废纸一堆。他们宁可跪着拿钱,也不要站着自力更生,多少人想去殖民区,因为那边生活更富有。”

  方韦说得慷慨激昂,用词犀利无比。

  叶晚意不完全认同方韦的观点,但是一时之间又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他。媒体人有时候就是这样的,习惯用自我批判的角度去解读生活中各种各样的现象,也许在常人看来,就是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但是他们会拎出来深度剖析,你说矫情吧,也矫情,但是想想,却又是必须回答、直击灵魂的命题。

  “保护自己也没有错吧,总不能你喝了那水吃了那东西会得病还一定要强行逼迫自己肠胃适应吧?”唐礼听这方韦话里话外的意思,总有些站在道德制高点在批判他们工作是无用功似的意思,表情有点不高兴了,“论作秀,我们可比不过某些国家的政客演员们,我们都是做实事的,而且从来不带任何军事、政治战略目标,更不会把这些地方弄成我们的殖民地。”

  “作秀的定义是什么?毕竟大部分媒体工作都免不了要作秀的。”方韦和唐礼莫名杠了起来,各有各的立场,各有各的观点,“不然你们为什么要联系当地媒体呢?”

  唐礼脸色一下子就不好了,心里气得都快炸了,他皱着眉,看向沈星河,希望师兄能出来说两句。唐礼本来以为这个人是能帮忙的,没成想,忙还没帮,倒是先各种泼冷水,同样是媒体人,这个方韦太尖锐太愤青了吧,比起来,他还是更喜欢和叶晚意这样温润如水、平和沉静的记者打交道。

  能帮就帮,不能帮就算了!他们再想其他办法就是了!唐礼越想越气,把面前的一杯茶喝了个精光。

  叶晚意一双眸子也落在沈星河身上,想看看他会作何反应。

  不过他似乎并没有要跟方韦辩论一番的意思,赶巧厨房师傅把菜端上来了,他反倒是招呼大家吃起饭来了。

  “刚才听你说是江西人,就让师傅弄了些偏辣口的菜,你尝尝看怎么样。”

  方韦看了桌上的几个菜,用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看了沈星河许久。

  辣椒炒肉,小炒鸡胗……虽然都不是多名贵的菜,但是全是江西家常菜。在国外的中餐厅多是广东人、浙江人开的,不是粤菜就是江淮那一带的,味道偏甜偏淡,川菜又几乎和火锅杂糅,他已经几年没看见这两道菜了。

  在路上侃侃大山,方韦以为沈星河就是随便问问聊聊天,没想到他竟然有这样的用心。

  刚才跟连珠炮似的说个不停的方韦忽然沉默了,他知道沈星河这是在向他示好和展示诚意,其实他完全没有必要放低这个姿态的。

  辣椒炒肉,光是这一道菜,方韦就能就着吃下两大碗米饭。

  “太久不吃辣了。都有点受不了了。”方韦吃了一口,味道太正了,他拿了纸巾,擦了擦眼角抑制不住的泪光,自嘲道。

  沈星河也尝了一口,点头道:“确实辣。”

  叶晚意赶紧给他倒了一杯凉白开,他不太能吃辣,即使脸上不动声色,但是她知道他这时候舌头一定跟着了火一样。

  “不过越辣越好吃!”方韦笑着说,“我待会要添米饭的,就不跟你们客气了哈哈哈。”

  “不用客气,米饭免费续。”沈星河接过叶晚意递过来的水,抿了一口,转而问方韦,似是无意:“你去过卢旺达吗?”

  方韦点点头:“去过。”

  “感觉那边怎么样?”

  方韦咽下嘴里的饭,如实回答:“最大的感受是,那里不像非洲!非洲瑞士、非洲新加坡的称号不是白来的,环境优美、治安良好、高楼林立。”

  “2019年卢旺达首都的阅兵式,方阵喊的是中文口号。”沈星河语调平和,并不像唐礼那样想跟方韦争一个高下对错,一定要让对方接受自己的观点,他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从28年前震惊世界的卢旺达大屠杀,到现如今人间炼狱变天堂,他们学习、借鉴了中国模式,借助了中国力量逆袭崛起,把一手稀巴烂的牌打成了王炸,gdp翻倍,经济腾飞,人民安居乐业。我想,这就是我们援助的初心和本义,历史是由人民创造和推进的,非洲应该先是非洲人的非洲,然后才是世界的非洲,他不是任何一方为了凸显先进、民主和自由来衬托的平台。”

  叶晚意对非洲了解不多,但是这段历史她是清楚的,卡/佳梅总统如“天降猛男”一般,是成功将这个国家从泥潭中解救出来的领袖,西方疯狂抹黑中国,声称中国是为了谋求资源,但是到底谁是真心援助,谁是居心叵测,稍微有点是否观念的人都能辨别得出来。

  “所以,与其总是进行一些起不到任何作用的批判,不如做一些实事去改变点什么更有意义,你说呢?”沈星河笑着问方韦。

  方韦年轻气盛,起初看到沈星河和他年龄相仿,却做到如今这个位置,心里还有些微词,但是这短短半天不到的时间相处下来,不论是他的为人处世,还是言谈举止,方韦都心服口服。

  “上次在海关被扣的事情,还要谢谢你们大使馆。”方韦举起茶杯,以茶代酒,“敬你们一杯。”

  “那是我们应该做的。”沈星河举起杯子。

  “多尼亚国家电视台的台长扎哈,给他调理身体的中医是我介绍的,我和他还算有点交情,所以有什么事,你们讲一声就是了,我全力配合。”方韦拍胸脯保证道,随后开玩笑,“但是有些节目的独家,可得分我哦,好歹我也是个独立媒体人,要挣钱吃饭的。”

  在场的人,没想到他这边的人脉这么硬核,闻言都笑了起来。

  “一定。”沈星河笑道,眉眼舒展了许多,“那就请你帮我们使馆引荐一下这位朋友了。”

  “好!”

  ……

  当天晚上,多尼亚国家电视台播报了一则首都华人商铺遭到当地群众□□的新闻,虽然淡化了警方的参与,但是舆论的引导方向基本明确:谴责这种行为,希望民众坚决对这种行为进行抵制,不要助纣为虐,影响多尼亚的国际形象和中多两国友好关系。

  时任中国驻多尼亚使馆大使沈星河用法语接受采访,在镜头前,他再次阐明中方对此行为的强烈不满,要求多方立即返还商铺货物、给予中国商人经济补偿,敦促多方调查清楚事情的原委给予在多中国公民一个合理的交代,并且,沈星河大使重申中国一贯的和平外交政策,希望两国人民可以共同守护建交多年来的珍贵友谊成果。

  林会长打来电话致谢,叶晚意在一旁,都能听见电话那头的声音多激动。

  “您说的那些话真是给我们提气!东西还回来了,其他赔偿事宜还在对接中!”

  “好,有其他问题随时联系我。”

  沈星河挂掉电话,又和唐礼等人简单开了个会,优化完善了接下来的“大使奖学金”和“爱心送书包”方案。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现在只等明早医疗队的人到,看受伤的中国老板到底怎么个治疗法。

  他人从办公室回到宿舍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一进门,他扯了领带,就径直去了卫生间先洗澡。

  穿着深蓝色睡衣,一头黑发湿着出来的时候,看到餐桌上摆了一碗颜色甚是好看的杂粮稀粥,他笑容明朗,像是卸掉了所有疲惫。

  “给我的?”他虽然问了一句,但是已经拿着勺子往自己嘴里舀了一口。

  叶晚意穿着淡蓝色希腊风睡裙,和他莫名成了情侣款,乌黑的长发披着散落在肩膀和胸前,坐在他对面,托着下巴手搁在桌子上,一双灵动带闪的双眼就这么直勾勾盯着他吃,像是在观赏什么有趣画面似的,兴致盎然。

  “做多了一碗,不能浪费。”她说道,“我发现你吃东西好香啊,看你吃饭感觉很治愈。”

  沈星河哭笑不得:“你就不能说一些甜言蜜语好听的么?好不容易回到家有个仙女给我投喂送食,竟然是吃不完的……”

  “甜言蜜语?比如?”

  “比如,老公,你好辛苦,我精心熬制了给你补身又补心的爱心营养粥。”他语气夸张,捏着嗓子,说了一半,自己说不下去了,因为实在太肉麻了……

  他一边吃,一边笑个不停:“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这粥的确像你喝的美容养颜粥,红枣、银耳、枸杞……”

  “也不是啊,红枣补气,银耳润肺、枸杞明目,黑米……黑米……”叶晚意顿住了。

  “黑米怎么?”沈星河见她不说了,好奇发问。

  “补肾。”

  沈星河表情立马不对了,“这是拿粥在提点我???”

  叶晚意被他“矫揉造作”的样子雷到了:“看不出来,你这么有演戏天赋……别想太多,就是单纯的杂粮粥。”

  一眨眼的功夫,沈星河就把一小碗粥就喝光了,并且继续纠结刚才的问题:“令我很难不多想,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不满?”

  “没有啦!”叶晚意赶紧解释,“你中午不是就吃了一点嘛,全是辣的,而且晚上估计你忙,也没吃什么吧。”

  “所以是特意为我煮的?”他挑眉问她。

  “你就当特意吧。”

  “什么叫就当?”他继续问,一双黑眸落在她脸上,目光灼灼,像是非要个答案似的,“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哎呀,不跟你扯了,我要去洗碗了。”叶晚意不知道为什么他非要纠结这个问题,她起身准备收拾东西去厨房。

  沈星河懒懒靠在椅子靠背上,等她经过,一个伸手,就把她拦腰抱坐在自己腿上。

  “你干嘛?”叶晚意惊呼,双手抵着沈星河,睡裙领口本就宽松,这么一折腾,更是有一边滑了肩。

  “洗碗急什么。”他有意留难,不让她走,“还没回答问题呢。”

  “你怎么白天在外面纵横捭阖,讲究一个刚柔并济,到了晚上变这么幼稚?”叶晚意还偏偏就不如他的意,“不是特意煮的。”

  “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你是在夸我还是损我。”

  “夸你肯定是要夸的。”叶晚意说实话,“我还是很佩服的。”

  “佩服什么?”他双臂环绕着她的细腰,下颚贴在她肩头,低沉清冽的声音从耳边传来,一双手竟将她的发尾卷来卷去,把玩了起来,“夸人要有夸人的样子,好好夸。”

  他的气息弄得她脖子痒痒的,她欲挣脱,却被他箍着动不了,就在她还想挣扎的时候,他忽然语气一沉。

  “让我靠一下,真累了。”

  叶晚意被这句话说得心头一软,这下任由他抱着,也不乱动了。

  “方韦那种人,其实挺傲的,也不好相处。你能一顿饭就让他服气,真的很厉害。”她轻轻说道,“我看今天唐礼都被他说得有些生气了。”

  “对什么人,用什么办法。”他闭着眼睛,闻着她若有似无的发香,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她说着话,“用最高效的手段达成想要的结果就好了,没必要生气。外交官,要冷静、耐心、智慧,还要有一双识人的眼睛。”

  “那……你能看出我是什么样的人吗?”叶晚意问,“要用什么办法对付呢?”

  “你啊……”沈星河似在认真思考。

  叶晚意静静听着他的下文。

  “恕我技艺不精,识不了你叶大小姐。”

  “……”从前上学的时候,但凡她要是哪里不如他的意,他就会叫她叶大小姐来以示嘲讽,“什么嘛,刚才不是还自夸有一双识人的慧眼。”

  “识不了,所以拿你并没有什么办法。”他轻笑,语气似玩笑似认真。

  叶晚意还在静静等着他的下文,但是许久都不见他继续讲话,等她想要扭头问他的时候,却听到了他均匀有序的呼吸声。

  他竟然抱着她趴在她肩膀上在椅子上睡着了。

  想起林会长打电话的那个晚上,叶晚意估计他只睡了三个小时不到,然后一直高强度工作,直到现在。期间过问多少事,操多少心,她不敢细想。

  叶晚意就这样反握着他的手,保持这个姿势不动。

  过了很久,她轻轻转身,架着他想往床那边移动。

  “我扶着你去床上睡,好不好?”她看他要睁眼,轻轻咬着他的耳朵低声询问。

  “嗯。”微弱的声音传来,意识模糊中他应了一声,不知道是太累了还是怎么,他竟然没醒过来,沈星河似是对她完全信任,闭着眼睛任由她“摆布”。

  一米八几的个子,重量大半压在她身上,还是有些吃力的,好在餐桌离卧室并不远,他也半梦半醒,木头人般机械似的配合。

  叶晚意把枕头放好,照顾他躺下,被子盖好,确认蚊帐什么的都没问题后,她准备下床去把碗洗了。

  哪知道她刚准备动身下床,沈星河就跟有预感似的,直接握住了她的手腕。

  “我去洗碗……”

  她以为他醒了,没想到眼睛还是闭着的,如墨般好看的眉眼,眉心却微微皱着。

  他不松手,叶晚意也没办法,只能在他身侧躺下。毫无睡意的她静静打量起了沈星河的睡颜,高挺的鼻梁,长长的睫毛,皮肤竟然这么细腻,嘴唇好像也红润得过分……

  她伸手,轻轻覆上他的眉心,想要让皱着的地方舒展开来。

  俯着身子,她的脸一步步和他贴近,就要和他鼻尖相碰。

  羽毛般的吻,轻轻落在他的唇上。

  叶晚意闭着眼睛,心砰砰直跳,她觉得自己现在就像一个贼,偷偷窥探“美色”,还心虚得生怕他醒来把她抓个正着。

  就在她吻上去的那一瞬间,沈星河睁开了眼睛。

  他笑了起来:“叶晚意,你干嘛。”

  醒了!?

  刚才那样扶着走路都没醒,现在她动作这么轻竟然醒了?!

  叶晚意吓得一个激灵立马要起身,却被他的手按住腰。

  “看来你的粥果然是有深意。”

  “……”

  这下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叶晚意脸跟红苹果似的通红,她再也不要煮粥给他了,不,是再也不要放黑米。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