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非正式婚姻 > 第78章 晋江独发

第78章 晋江独发

  第二天一早,天刚蒙蒙亮,沈星河和唐礼就出发去了事发现场,叶晚意拿着拍摄机器,跟着一起上了车。

  林会长和一些主要成员全部在遭受损失最严重的的一家中国超市里面坐着,等着他们过去。

  店里面一片狼藉,被抢空的货架东倒西歪,收银台的监控电脑屏幕裂成了两半,陶瓷材质的招财猫在混乱中被掀翻在地,遍地是碎片。

  这哪里是正常接受完检查的样子?分明就是再直接不过的抢劫。

  女主人四十多岁,身材瘦瘦小小的,脸上还挂着彩,她在昨晚的扭打中一个衣服袖子甚至被撕脱了线,这会儿看到沈星河过来,本来已经平静下的情绪立马又激动了起来。

  “大使,你一定要帮帮我们!他们太过分了!我老公昨晚被打伤,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呢!”

  她声音嘶哑,接近破音,没说几句,眼泪就涌了出来,后来更是泣不成声,坐在地下拍着大腿嚎啕大哭:“这不是要我们的命嘛!”

  叶晚意看她哭得歇斯底里,喉咙也禁不住发紧,像是有个石头堵在心口似的难受。叶晚意扶老板娘从地上起来,从包里拿出纸巾递给她,用眼神无声给予她安慰。

  她情绪不稳,根本说不清楚,叶晚意只能先把她扶着坐在椅子上,等心情平复。

  林会长把了解到的情况跟沈星河简单讲了一下。前后来了两拨人,先是白人带着警察过来找茬,说货物质量不合格,要把货架上的全部带回去查验,再是当地人,跟在后面哄抢,更有甚者拿着金属大剪刀要把里面大仓库的铁链锁剪掉,老板就是后来在拦住他们进仓库的时候发生冲突受伤的。

  大大小小的中国超市昨晚一共有十几家经历了这样的“突击检查”,因为华人在国外开超市基本上都是门面房在外,住宅房在里面的营业格局,所以晚上来人的时候,家里人全部在,看情况不对,动起手来都是一家几口一起抄着家伙上,场面失控下,受伤在所难免。

  现在老板躺在医院里治疗,大儿子陪着,老板娘留在店里善后。

  “报警了没有?”沈星河蹙着眉问。

  “还没有。”林会长说,“我们想等你们过来……”

  “唐礼,你先以使馆名义报警,然后和大家统计下损失的财产数目和人员伤亡情况。”沈星河吩咐下去。

  “好。”唐礼点头。

  “报警没用的,这里的警方内部腐败,压根办不成什么事,好多贼,都是抓了放,放了抓,昨天来抢的当地人,全是无业青年,甚至还有……小孩子。”林会长叹气,“损失点钱就罢了,我们卖奢侈品的名牌专卖店经常被抢,也习惯了,就当花钱免灾,毕竟闹大了对谁都不好,谁都怕被报复,十年前,温州商人被劫匪灭门的惨案到现在都是悬在我们心头的一块大石头。只是这些开超市的同胞,小本经营,全部都是靠这个生活的,他们禁不起这样抢……”

  “没有法律保护我们,当地的法律对罪犯的惩罚太轻了!移民局、警察局、税务局都是三天两头地变着法儿排查我们想捞油水,当地的无业青年和妇女,小偷小摸更是没断过。”

  “要说我们有问题,那些白人也有啊!他们小动作也不少呢!”

  ……

  林会长和众人没想到昨天凌晨1点多沈星河还能亲自回复他们的微信,要知道,漂亮话谁都会说,他们原先设想,如果今天早上上班能得到回复就已经是千恩万谢了,万万没想到,这位年轻的大使响应如此迅速,一点儿拖拉和推诿的意思都没有,真可谓是雷厉风行。

  这会儿沈星河站在这儿,就跟定海神针一样,让原本一派颓势,心情低落到谷底的华商们看到了希望,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恨不得把所有棘手、恶劣的情况告诉他,只盼着他能少走弯路把问题解决。

  “我在这边可以给大家的保证是:这次被抢走的货物和商品我们一定会让他们原封不动地归还,同时会为大家争取相应赔偿和道歉。”沈星河表情肃穆,语调平和却有力,“只是,斗争要讲究方法,希望大家别急,我们一步一步来,先治标再治本。另外,就是咱们打铁还需自身硬,麻烦林会长这边带着大家再自查自纠,确保自己没有税务、走私等方面的法律风险,不然,我们使馆在外面替大家说话的时候,也会被人戳脊梁骨的。”

  林会长闻言,暗自赞叹这个年轻人看问题的毒辣眼光,短短几句话,点出了问题本质所在,东西被抢要回来简单,但是怎么从根上杜绝,才是他们最关切的。同样,华人圈人数众多,干的行业也杂,个别干着“坑蒙拐骗”事儿的害群之马拖累大家名声的事情也时常发生。

  他虽是会长,除了出了事情的时候大家第一时间想到他来寻求帮助,其他时候,若是真想带着大家干成什么事儿,怕是也没有多少人真心赞同。中国人,是一个很奇怪的群体,心不齐的时候,可以为了几毛钱的蝇头小利争一个你死我活,心齐的时候,又可以众志成城,哪怕舍了全部身家,只为争那一口气。

  “我相信,只要所有在多的同胞拧成一股绳,力往一处使,没有什么是能难倒我们的。”沈星河给在场的所有人吃了一颗定心丸,“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不仅仅是多尼亚有些动荡混乱的形势,更是华人在舆论场地上的弱势,这些天走访多个部门,我们也一直在寻求破局的方法,等晚些时候,使馆会组织一场面谈会,将我们的一些想法和接下来的行动方案告诉大家,届时希望得到大家的支持和配合,我们一起打赢这场攻坚战。”

  “好!”

  “加油!”

  “我们一定配合!一切行动听沈星河大使的!”

  林会长和众人连连点头,大家心服口服,且纷纷做好了“斗争”的准备,对沈星河说的话,可谓是一呼百应。

  沈星河安抚好大家的情绪,让林会长带着大家先回去休整,估计昨晚都没怎么睡好,一个个眼睛里全是红血丝,然后他带着人,陪老板娘去医院看望他老公的伤情。

  好在早上他让使馆开了两辆车出来,不然老板娘带着她小儿子、女儿和婆婆,都坐不下。老板娘一家,看作为大使的沈星河表了态,会帮他们讨回公道,这才稍微冷静了些,眼泪也止住了。

  车上。

  “师兄,多尼亚警方那边给回复了,说是会立马调查清楚。”唐礼坐在副驾驶,和沈星河汇报着情况,“要不要再发一封函给多尼亚外交部提出严正交涉?”

  “嗯。”沈星河点头,“措辞可以强硬一些。”

  “好的。”唐礼其实不担心那批货物和赔偿,来这里这些天,他也算看明白了,有了事,只要他们作为大使馆愿意出面,各方基本都会给他们这个面子,毕竟是中国大使馆,惹毛了不好办,但是似乎他们永远都是你抽一鞭子,动一步,有错认得快,但是这错还会犯,压根不想改,“可是然后要怎么办呢?我感觉大家对我们寄托了太大的希望了……多尼亚的官员腐败,我们改不了,当地经济差就业差,我们帮不了。华人挣钱多,在世界各地被抢的新闻屡见不鲜,他们现在把我们当救世主一样……”

  “我怕……”唐礼说出自己的担忧,“我怕最后会让他们失望。今天是救世主,结果如果不满意,怕是也能把我们骂成……”

  沈星河看出了唐礼的畏难情绪,纠正他道:“如果什么事都那么容易,还要我们干什么呢。做了怕做不好,不做就能好吗?显然不能。把精力聚焦在事儿上,不要在意别人对你的看法,公道自在人心,老百姓不瞎。”

  “好。”唐礼深吸一口气,立马调整自己的心态。

  “这件事背后应该是有人撺掇组织针对华人的吧。”叶晚意冷静分析道,“不然我猜达不到这么大规模。是不是要先把那些人揪出来?”

  “这个不是当务之急。”沈星河答道。

  “那什么急?”叶晚意问。

  “你看华商店铺被抢这件事,在当地有任何新闻吗?”他沉声反问。

  唐礼用手机看了下多尼亚国家电台并且快速浏览了各大报刊和网站,的确没有。

  叶晚意凭借着职业敏感性,立马知道了问题所在:“我们没有发声的渠道,面对无端抹黑和指责,更没有扭转形象的平台,所以当地人才会对华人印象越来越差,只要稍微一经挑拨,就会出现类似这样的事情。”

  沈星河点头:“所以我们需要一些媒体朋友的帮忙。”

  “我之前和麒麟常驻非洲的一个记者联系上了,回头我问问他,认不认识当地的一些媒体,可以为我们引荐一下。”叶晚意主动提出要帮忙,转而又说,“国内那边就算了……这种华商被针对的新闻如果传回去,只会引来一些不明情况的人骂你们外交部和使馆软弱无能,起不到任何积极作用……”

  唐礼听这话,微微皱了下眉,但是这也算事实,虽然有些令他们无奈。

  “你试着联系看看,如果没有,只能我们自己去找这方面的人脉。”沈星河看着窗外,有些怅惘,背影却依旧挺拔,“我们不能一直忍气吞声,这件事,要闹大,然后借力打力,造出声势。既要让当地的群众知道做偷盗和抢劫这些事是可耻的、会受到严厉的惩罚,也要让他们认识中国人是怎样一个友善和平的群体,同时,也要让华人明白,在这里,不能一直崇尚闷声发大财。我们需要推动他们做一些真正落在实处而不是浮于表面的公益慈善。既然能接受被抢被偷不吱声,为什么不主动把这些钱财散出去传播正能量呢?”

  “思路一下子打开了!”唐礼忍不住拍案叫绝,“所以前些天师兄你让我们一直在筹备‘爱心送书包’计划以及向国内申请启动‘大使奖学金’的方案,原来是早有准备!物资物料这块既可以引入华商捐款减少成本,又能让他们积极参与展现正面形象,同时让那些家庭贫困的孩子有书读,这是从根上在帮他们啊!太妙了!”

  唐礼光是想想就觉得激动得不行,虽然日常工作中有数不清的繁杂文件要处理,每天忙得脚不沾地却也不知道能忙出个什么,但是听了沈星河这一番话,他才理解,他们这份工作真的是有那种改变世界的参与感和荣誉感的!

  “本来也是我们要做的分内之事,只是这下要加快进程了。”沈星河说。

  到了首都医院,沈星河一行和老板娘一家人来到病房看望受伤的老板。刚进病房,就见老板的大儿子和医生在用英语争吵着。

  “怎么了,儿子?”老板娘不明所以,但是看儿子脸都急红了,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妈!爸一直好好的,但是半小时之前突然昏迷了,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叽里呱啦说一堆专业术语我也听不明白!”大儿子急得要哭。

  老板娘一听这话,更是吓得脸色煞白:“不是只有皮外伤吗?怎么会昏迷?”

  沈星河见状,让唐礼去问医生,了解详细情况。他和叶晚意则留在病房,安抚这一家人的情绪。

  过了会,唐礼回来,面色有些凝重。

  “医生说,可能是因为打架,外伤导致颅内出血,还有什么组织水肿……总之,就是现在有生命危险,然后他们没有医生有这个技术和水平能做手术……”

  老板娘一听这话,直接晕了过去。

  “妈!”

  一时之间,病房乱作一团。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