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非正式婚姻 > 第71章 晋江独发

第71章 晋江独发

  到了使馆门口,正好看见拎着大包小包准备离开的宋雪,她戴着墨镜,见到叶晚意和唐礼一句招呼没打,便坐上了车。

  唐礼原以为,同事一场,道个别说声再见是最基本的,没成想他挥了挥手,那边却没有一点要搭理的意思,直接选择视而不见。

  他叹了口气,哀怨地说道:“本来人手就不多,这下又走了一个……我的睡觉时间又要往后推迟了。”

  “国内会再派人过来吗?”叶晚意问。

  “会吧,但是应该没有那么快。”

  “如果有一些不是很重要也不涉及保密的工作,可以交给我的。”叶晚意主动开口,“我听说,随任的家属也是需要干活的,复印文件,整理档案,做做后勤什么的。”

  “但是你不是没拿工资么?”唐礼之前经手过她的随任手续,“正常那些拿钱的家属才需要做这些的,而且你本身有自己的事情要干的吧。”

  “没关系的,有的话你就交代我就行了,整天闷在宿舍区不了解当地的情况,我压根没灵感,也不知道选什么内容做节目。”叶晚意笑着说,“不过我也不是天赋型选手,就怕给你们帮忙不成反添乱。”

  “怎么会。”唐礼点点头,一脸感激地看向叶晚意,“你法语那么好,都可以考咱们外交部针对随任家属的内部招聘考试了。不过你帮忙的事情,我还得问一下师兄那边,他同意才行。”

  叶晚意无奈点点头,她现在顶着这个外交官夫人的头衔,真的是做什么事,都得征得他的同意。不过谨慎些也好,不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因为自己的疏忽和无知给他带来困扰。

  “那些工人怎么办?感觉事情有些蹊跷。”叶晚意担心地问,并把在飞机上,那些人的护照就是被工头集中收起来管理的情况告诉唐礼,“我们能不能通过什么方式知道他们在哪?”

  唐礼想了想,说道:“我们这边暂时没有他们的信息,我需要联系一下多尼亚海关出入境那边,还有就是国内给他们派发签证的多尼亚驻华使馆。”

  “似乎有些麻烦。”

  “嗯,麻烦是麻烦,但是顺藤摸瓜也能找得到,那么多人,突然不见了,我也觉得怪怪的。”唐礼始终记得参加入职培训的时候,师兄跟他说,我们在外面,就是那些中国人的大家长,他们不分男女老少,在知道你身份的那一刻,本能地就会把你当做可以信任和依赖的人,所以,我们不能怕麻烦,不能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多管一些,关心多了不会有事,但是你如果麻痹大意,推诿敷衍,视而不见,那么很可能对身在异乡的那一个个渺小的个体,就是百分之百的生命不可承受之重,甚至是灭顶之灾。

  “辛苦你了。”叶晚意不是没有经历过一些办事部门个别工作人员的冷漠和敷衍,那态度,仿佛他们不是人民公仆,而是颐指气使的大老爷,所以遇见唐礼这样真诚热心为他人着想的人,她觉得分外可贵。

  “我辛苦啥呀,我一点儿都不辛苦,我做的都是最基础的事儿。”唐礼说到辛苦,秒变沈星河的迷弟,立马切换成两眼冒星星的崇拜模式,“师兄才辛苦。多尼亚各方势力错综复杂,有军方、部落、政府、还有反政府的民间武装,虽然整体对华相对友好,不是敌对关系,但是各方势力我们都要去结交打交道,他不可能像我们这样整天坐办公室的。有太多的场合需要他去出席了,当地的媒体记者、法律人士、企业家……我们需要结交一些这样的朋友,同时,还有华人华侨协会、商会、中资企业,基建的一些大项目有时候也没那么容易拿下来,都要有人去牵头洽谈才能促成。”

  叶晚意从前对这个职业无从了解,但是今天光是听唐礼说,就能想见其中的复杂程度和压力之大,也难怪,沈星河过来竟然开始抽烟了……或者还有一种可能,他不是不抽烟,只是结婚后在她面前,从来不碰而已。

  唐礼凑着叶晚意的耳朵,用手捂着悄悄说:“更别说,这其中还有人捣乱了,不是所有人都乐于看见中国和多尼亚在各方面的合作越来越密切的,比如某地区派他们所谓的“外交人员”过来走动,想利用钞票买来和多尼亚的“建交”关系来恶心我们,就算不成,被有心媒体借题发挥,趁机造势,也会让我们面子上难看,还有就是在一些国际敏感问题的投票上,虽然多尼亚这一票无足轻重,但是如果在这一票上出了问题,统计回去,就是我们驻多尼亚使馆工作人员的失职,这是我们身为外交人员,自己无法容忍和接受的。”

  叶晚意凝着神,默然听着。

  “我都是有机会就跟在后面看着学着。”唐礼耸耸肩,摊手,“大场子肯定还是师兄才能镇得住的。我呢,师兄说还需要多历练,要知道,我轮岗的时候,没少被国内同胞骂……”

  “骂?”叶晚意不解,“为什么要骂你?”

  说着,两人正好走到对外公开的办事大厅和窗口那儿。只听见一个尖锐的中年女声在那儿大喊大叫,还有个大爷在一旁附和。

  “你们大使馆怎么这么不负责任啊?我们被欺负了你们也不管,就会往外推!我语言不通怎么去找警察?”

  “就是,别忘了你们的工资可是我们交税发的,你们就是这么对待群众的?信不信我们投诉你们!”

  ……

  唐礼扶了扶额,告诉叶晚意:“这种就是最容易被骂的时候之一。”

  他上前让坐在窗口被骂的同事先去忙其他事情,示意这边的情况他来处理。

  “大爷大妈,怎么啦?您二位先坐下来喝杯水。”

  叶晚意在一旁,闻言立马就去饮水机那边用两个一次性纸杯接了水过来递给这对中老年夫妻。

  唐礼嘴角一弯,用眼神跟叶晚意说了声谢谢。

  老俩口刚才那一通说,早就口干舌燥了。这下有了温水喝,情绪稍微缓和了些,但是看唐礼好像比刚才的接待人员要上道一些,于是喝完水润完喉咙,又把冗长的故事和唐礼讲了一遍。

  半个小时,差不多把他们从国内出发到这里一路上的见闻和感受都讲了……

  叶晚意听完,概括总结起来很简单:老俩口跟团出来玩,和旅游团走丢了,落单之后遇上抢劫,钱包证件什么的全没了,手机倒是还在,但是他们记不住导游号码,也没存在通讯簿里。路上遇到了个好心的同胞,帮他们叫了个车来使馆,不然还在街上抓瞎乱走呢。

  “这是什么破地儿,景色倒是挺美的,但是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有抢劫,太不安全了吧!”大爷拍桌子,“咱现在中国强大了,他们还敢抢我们,简直是不把我们国家放在眼里,要我说,这事儿你们必须严肃处理,这贼必须抓到。”

  “还不是你,听那旅游团的销售瞎吹,说什么非洲是没被破坏的最后一块净土,这里多美多好看,要我说,就不该来这儿旅游!”大妈忽然调转攻势,把火气撒向了大爷。

  “二位消消火,事情已经发生了,再互相怪也没用啊。”唐礼劝道。

  “那你倒是说说怎么办啊?刚才那人让我们去找警察局。我就不懂了,你们是负责什么的?有事都去找警察,还要使馆干嘛?合着电影上演的都是假的?”大妈一说,情绪又上来了。

  “是这样的,您二位焦急的心情我们是能理解的,但是这个被抢劫的情况,我们是真没办法……”唐礼表情有些委屈,“我们是使馆,在人家地盘上,得尊重人家的法律法规,我们没有执法权,就是我们自己东西丢了被偷了被抢了,也得去找当地警察报案。”

  大妈皱眉,听这话虽然不满意,但是细想想,确实是这么一回事。

  “相关的证件您这边填表,我们可以按照流程给你们补办临时身份证明,至于怎么找旅游团会和……你们来这儿几天了?记得住什么酒店吗?或者有没有酒店物品带在身边?”唐礼问。

  大爷想了想,从包里掏出一次性牙刷:“这个是酒店多给的,我放在包里的。”

  唐礼看着牙刷盒上的logo,笑道:“那就好办了。”

  “就是说我们的东西找不回来了?”大妈问。

  “也不能说找不回来,只能说报完案之后,有一个进度……”唐礼说的委婉,“属于我们职权范围内的事情,肯定会帮您办,但是超出这个范围,我们只能起问询和催促的作用。”

  “……”大爷咂咂嘴,不是很满意。

  “那总得有人陪着我们一起去吧?我们俩不懂外语。”

  唐礼环顾了下四周,看大家在各自的岗位,都各有各的事情和安排。按理说,这种情况,使馆打一个电话给警察局,把情况说一下,他们过去就算语言不通,用肢体语言也能搞定,报完案,警方也会将他们送到指定酒店。

  如果每个打领事保护热线或者上门来求助的人,他们都事无巨细地这样一个帮法,就是再添几倍多的人手,也忙不过来。

  事情分轻重缓急,使馆更多的还是关注那些严重威胁到中国公民人身及财产安全和其他一些十分紧急的情况。

  “我陪他们去吧。”叶晚意自告奋勇,主动请缨。

  “我也一起去吧,走。”唐礼不放心,看了看时间,心想他那些活晚上回来熬夜也能干。

  ……

  这一下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叶晚意和唐礼再回使馆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两人忙得还没来得及吃晚饭。

  “食堂师傅肯定下班了,我回去吃泡面了,你呢?”唐礼说道,“你要不要来一桶,我囤了不同口味的,好多箱,要不你也吃这个对付对付?”

  好多箱……

  “你是不是总吃泡面?”叶晚意问。

  “也不是总……”唐礼如实回答,“就是这泡面吧,又快又方便。”

  “是又快又方便,但是没什么营养,总吃肯定不行。”叶晚意皱了皱眉,还不忘提醒他,“虽然你已经过了长个子的年龄,但是出门在外的,营养跟不上,免疫力下降,很容易生病的。”

  唐礼挠挠头:“你怎么跟师兄说一样的话啊……”

  “小厨房的钥匙你有吧?”叶晚意问,“我去看看里面有什么,随便做一点。”

  “啊?那怎么好意思……还要你给我做东西吃……不了不了。”唐礼连连摇手,他还是去吃泡面比较自在,怎么说这也是大使夫人、处长夫人……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叶晚意说。

  唐礼扭扭捏捏的,在原地犹豫,没想到沈星河突然出现,从后面拍了一下他的背。

  “走吧,我也没吃晚饭呢。”沈星河伸出手掌,上门放的正是小厨房的钥匙。

  “师兄你怎么也没吃?”唐礼一脸惊讶,“你今天原定的行程又被那些喜欢迟到的人延误了吗?”

  “嗯,结束得晚了些。听说你们俩今天做好事了?我看有窗口的同事在群里说你们帮她解了围?”

  “嗨,举手之劳嘛。”唐礼被夸得,脸上笑容掩都掩不住。

  “我是属于顺便长长见识,学习下在这儿的生存技能。”叶晚意自然也十分谦虚。

  “怎么说也是给使馆树立了正面形象,那晚上就换我做东西给你们吃吧。”

  “啊?”唐礼这下更受宠若惊了,“那我吃了会不长肉的。”

  “为什么会不长肉?”沈星河没听说过这种说法。

  叶晚意知道,这是说吃他做的饭,折煞人的意思,她家乡话也总用这种表达。

  不过她并不急着解释,相反,她说笑道:“大概是说你做的难吃不消化吧。”

  “嗯?”沈星河佯装生气,“你确定?”

  “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唐礼拼命解释。

  ……

  沈星河、叶晚意、唐礼三人并肩走着,虽然肚子都空空的很饿,但是心里却都是被填得满满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