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非正式婚姻 > 第70章 晋江独发

第70章 晋江独发

  回到房间,叶晚意小心翼翼地将小型摄像机拆卸好,装回包里,没有储存卡,摆在外面也是占地方。

  “刚才宋雪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沈星河站在她身侧,看她脸上没什么表情,一个人默默收着东西,怕她不开心,禁不住开口解释,“我之前不知道她有这层意思,如果知道,我是不会同意她过来多尼亚的。”

  应该没有人在听完那些充满着偏见、傲慢的贬低言论之后,还能心无波澜若无其事吧。叶晚意不是圣人,心里有些难过是在所难免的,但是她不想表现出来。她承认,宋雪说的一部分是事实。她的确学历、家境、工作都普通,可能在大多数人眼里,都不是沈星河这样天之骄子的良配,和他结婚更像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但现在,任何人都无法改变的事实是,她叶晚意就是沈星河堂堂正正的合法妻子,只要在这个位置一天,她都会朝着那个让自己慢慢足以和他相配的方向努力,不仅为他,也为自己。

  “我相信你的人品,其实不用跟我解释的。”叶晚意尽力让自己的笑容显得不那么勉强,她用开玩笑的口吻说道,“以你受欢迎的程度,要是个个都要跟我报备解释一遍,怕是最后会多得我连名字都记不清呢。”

  “……”

  “她回去会对你的工作有影响吗?”叶晚意颇有些担心的问,“听你们的口气,她父亲应该不是一般人……”

  “再怎么不一般,外交部都有外交部的规矩,这里容不得公子哥,也留不下小公主。对我不会有什么影响,顶多就是被王司批评两句没耐心带新人罢了,愚钝些、娇纵些,都能慢慢教,但是这种除了工作还要夹带私人感情的,我教不了,也忍不了。”沈星河表情疏淡,略带几分惋惜,“有的人读了这么多年的书,连最基本做人的道理都没有学会。”

  叶晚意莞尔一笑,昔日的“公子哥”如今已经成了教训小公主的大领导了。

  “你笑什么。”说着,他低头帮她解开方巾,查看她受伤的地方,“今天淡了些,看来那个舒缓膏还挺好用。来,再涂一点。早上看你还睡得香,就没叫你起来。”

  轻薄的方巾被他轻轻一抽,刚才被围得严严实实的脖子忽然觉得凉飕飕的,就在他修长的手指要触碰到自己的时候,叶晚意一把抢过他手上的铁皮盒,兀自跑到镜子面前:“我自己涂。”

  沈星河保持刚才被“抢”的姿势,空着的一只手悬在空中,不明所以:“我帮你涂得不好吗?”

  “你涂得我太痒了,不舒服。”说实话,那温热的手指轻轻在脖颈摩挲着的时候,叶晚意控制不住自己,会想入非非,会春心荡漾……

  沈星河闻言,嘴角勾起,上前站在她身后,玩味地问她:“是不舒服还是舒服?你最好重新确认下,注意你的措辞。”

  “不舒服。”叶晚意嘴硬。

  昨晚浅浅吻了一下后,沈星河便让叶晚意先睡觉了,事实上,他是忍得很辛苦的,但是知道她坐了那么久飞机,又受了惊吓,加上怕她刚来这边水土不服,所以舍不得再折腾她,没想到这个没良心的竟然倒打一耙,还怪他涂舒缓膏涂得不舒服?

  “你确定不要我帮忙?”沈星河不知道是故意夸大其词吓她还是骗她,“这儿的蚊虫可比国内的毒多了,回头你要是被咬了,成片成片的过敏,后背之类的地方自己够不着,可别求着我帮你涂。”

  叶晚意一脸惊恐,但是立马镇定下来:“不是有蚊帐么,而且我防护做得很好,都是穿长袖长裤的。”

  “到时候别哭着求我就行了。”沈星河看了看时间,决定先回办公室,再跟她斗嘴胡闹要错过下午上班时间了,“我先走了,你自便。”

  “等等。”叶晚意想起了正事,“海关那边怎么说,会道歉吗?”

  “问题不大,多尼亚外交部给他们施了压,涉事海关工作人员作开除处理,海关总署那边会发致歉函,确保以后不再发生此类事件。不过事情结束之后,我会去拜访一下海关的总长先生。他们既然退了步,我们私下也要做好缓和,留有余地,毕竟大家以后还是要打交道的。”

  “那……”经过了上午的事情,叶晚意都有些心理阴影了,这儿的禁忌有些多。

  “嗯?”

  “可以把这次事情做成一则时事新闻来报道吗?由麒麟来报道?”叶晚意小心翼翼地问,随后立马补了一句,“不行也没关系,我就是随便问问。”

  沈星河沉思片刻,点头应允:“可以。使馆这边的出镜工作人员就定唐礼吧,正好让他锻炼锻炼,相关宣传工作你对接他就行,报道的主要方向还是提醒中国公民要坚决抵制这种索要小费的恶性行为,引导他们在海外遇到危险和紧急状况,第一时间拨打领事馆求助电话。”

  “好。”叶晚意没想到会这么顺利就能拿到报道权,她既意外,又惊喜,“你都不用再走什么申请程序吗?”

  沈星河笑:“这点小事我还是能决定的,如果各种小事都要打回国去问,还要我们这些人干什么。再者说了,这则新闻播出来也不会有太大热度的,第三世界的声音向来微弱,和欧洲、北美、东南亚相比,非洲不是国人喜爱的热门旅游地,多尼亚更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国家,又有多少人会关注呢?你要是觉得有新闻价值,想做就去做好了,这点支持我还是可以给你的。”

  “这样有正能量的新闻,怎么没人看,你也太悲观了……”叶晚意不认同他的意见,“你这既是对国内媒体水平的不信任,又是对观众价值取向的偏见。宣传工作,不是动动嘴皮子和笔杆子的简单差事,用心去做,也是能得到好回馈的,而且,我觉得驻非使馆的工作同样值得被公众看见和了解。”

  沈星河刚才就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叶晚意竟认真了起来,他微微点头,鼓励她:“那就看你的了,加油。”

  ……

  说干就干,叶晚意下午就找到了唐礼,他接到沈星河的工作安排之后,对这个采访也很重视,毕竟是代表使馆出境的,这个露脸的机会不是人人都有的。

  他身上那股充沛的工作热情和一脸的骄傲自豪感,不禁让叶晚意也受到了情绪的感染。

  唐礼先是问叶晚意他要说些什么,叶晚意从安保组那边拿回储存卡,正在用三脚架把机器架好,便回了一句自由发挥。

  “大家好,我是中国驻多尼亚使馆随员唐礼,额……很高兴有这个机会可以站在镜头面前和各位观众交谈,那个……针对这次海关……额……”

  平时侃侃而谈的唐礼面对镜头显得有些局促和紧张,眼神时不时地往下飘,说话也有点磕磕巴巴。

  “等等,等等,这样说不行。”他主动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你先把机器关了。”

  叶晚意笑道:“没事,开着给你找找镜头感,回头我会剪辑的。”

  “我还是先写个逐字稿吧,即兴发挥我一时半会儿还来不了,我不像师兄那么厉害,他什么场合都是一副稳如泰山、出口成章的样子,我这……得有稿子,不然结结巴巴的,太丢人了。”

  “自我介绍那段可以省略,到时候你出镜的时候,你个人信息的横条会打在下面,类似中国驻多尼亚使馆工作人员——唐礼,这样。”叶晚意提醒他,“把镜头当做一个人,你平时和人怎么说话就怎么对镜头说,这样效果会自然些,待会我就站在机器后面,你也可以看着我说,那样眼神就不会飘忽不定了。”

  “好的,谢谢晚意姐。我再练几遍。”

  “加油。”

  唐礼平时憨憨的,但是进入工作状态之后极其认真,他先是写了逐字稿,然后通读几遍,又修改了几处,他对着墙练了好几遍达到脱稿状态后,示意叶晚意开机器。

  录了三遍,一遍比一遍好,吐词清晰,表情自然,一身西装的他盖住了脸上的稚气,一番话说得,充满了亲和力和安全感。

  叶晚意和他一起回看录好的片段,看完之后叶晚意像中午那样,也给他竖起了一个大拇指,毫不吝啬自己的夸赞。

  “不愧是国家挑选出的人才,进步神速呀。”

  “嗨,我属于勤奋型,笨鸟就要先飞,就要比别人多练嘛。不像师兄,天赋异禀型,还比常人要努力,你说气人不气人。”

  “是挺气人的。”叶晚意笑道。

  “那可不,怎么赶也赶不上啊。”

  “小胖和贵叔他们在哪,离这里远吗?”叶晚意看时间还早,说道,“我还需要一点他们的镜头,想去采访一下他们,不知道他们愿不愿意配合。”

  “不远,我叫车和你一起过去吧。”唐礼主动提议。

  “不耽误你工作吗?”

  “不耽误,我的工作不就是配合你宣传嘛,再说了,昨晚是我送他们到工厂的,熟门熟路。”

  “那就麻烦你啦。”

  于是乎,唐礼带着叶晚意一起用车出门,司机是安保组的阿涛,他们两人坐在后座,副驾驶放着一把枪,这荷枪实弹的出行方式,让叶晚意既有些新鲜,也有些意外。

  “这里……是不是很不安全?”她问唐礼。

  “也不是不安全,只是出了白人区,会稍微乱一些,容易遇见拦车抢劫的,虽然咱们是外国使馆牌照,和民用车牌不一样,但是保不齐遇到些没文化的歹徒呢。”唐礼解释道。

  “那其他华人华侨出去要怎么保证安全呢?”

  “听说是雇当地司机和安保团队。”唐礼也是听其他一直在多尼亚的同事说的,“我们刚来,还在熟悉当地情况。”

  “你昨晚回来得挺晚的吧。”

  “嗯,师兄嘱咐了,要看看他们的劳工环境怎么样,有没有地方洗热水澡,我都一一确认完才走的。”

  正闲聊着,车子驶入一个规模还算比较大的工厂,不过大门紧锁着。按理说,今天不是休息日,不应该不开门呀。

  唐礼和叶晚意下车,问看门的保安,保安不是中国人,是当地的。

  “请问昨天晚上过来的几十个中国人在哪,麻烦开下门,我们要找一下他们的负责人。”唐礼用法语问。

  “中国人?”保安小哥连连摇手,“这里没有中国人。”

  “啊?怎么会没有,他们昨晚不是在这住下的吗?”唐礼有点懵,这什么情况。

  “没有没有。”小哥还是那句话,甚至还用英语连说了几个no。

  “你是不是记错地方了?”叶晚意问唐礼,因为她看那黑人小哥也不像撒谎的样子。

  “不可能呀……明明在这住下的,那工头还带我看了他们的洗澡间,然后我才走的。”

  “你留他们的联系方式了吗?”

  “没有……”唐礼回答道,“我们一般都是让他们有事打使馆电话,所以就没想着要联系方式。”

  “这……”

  两人只能打道回府。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