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非正式婚姻 > 第68章 晋江独发

第68章 晋江独发

  这一夜叶晚意睡得不算踏实,迷迷糊糊的,中途醒了好几次,又像在做梦又像醒着。温度、湿度都会刺激一个人的感官,从而影响到睡眠质量。

  室内的装修设计和布置倒是和在北京的时候没多大差别,没什么异域风情,中规中矩,唯一比较大的区别,就是那顶她塞在沈星河行李箱的白色蚊帐,被支在了这张大床上,她一睁眼,就能看到白色的纱幔,这里蚊虫多,睡觉的时候,驱蚊水和蚊帐是必备的。

  昨晚叶晚意是先睡的,后来隐约听见有人来敲门,身边的男人便起来,披上外套去了外边,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重新躺回床上,她身边有了熟悉的味道和温度后,才继续安然入睡。

  等早上叶晚意醒来起床的时候,沈星河早已经不在屋内,去了办公室办公,她都不知道他几点走的。

  【你可以骑我的自行车去食堂吃早饭,不高兴出去的话屋里有牛奶和面包。】

  叶晚意正准备下床,在帐子的拉链口看到了他留的纸条,龙凤凤舞的笔迹,一行字下面还有一幅简笔地图,笔触和上面的笔迹完全是两种风格,为了照顾叶晚意稀碎的方向感和道路敏感度,沈星河在选定一个参照物后,全部用左右转,往前往后来代替东南西北,把宿舍区到食堂的路画得明明白白。

  他是怎么知道,即使自己昨天晚上坐着他的自行车走过一遍的路,第二天依旧不记得的?叶晚意看这简笔地图的笔触画得着实可爱,忍不住发笑,也不知道是笑自己路痴,还是笑他的灵魂画功。

  把纸条收好,叶晚意带着愉快的心情起床。

  她吃了几片面包喝了一杯牛奶垫了垫肚子,然后把屋子里简单打扫了下,将衣服鞋子什么的从两个行李箱拿出来归置好,又把放在双肩包里的小型摄像机组装好。

  电池充满,她准备拿出去试一试,看看机器是不是能正常工作。虽说是小型,但是重量大概有十公斤,斜背在身上还是挺重的。

  叶晚意发信息给母亲和姜凝报了平安,又和许淮远发邮件讲了下在海关遇到的突发状况,她觉得如果最终能够圆满解决,获得多尼亚的道歉,整个事件可以作为一个新闻素材进行报道,既可以展现我国驻外使馆人员工作上的认真负责,又能侧面体现出国家实力增强,可以为海外同胞提供强有力的支持和帮助,从而激发民族自豪感和文化自信,这样一宣传,以后中国公民在境外出关的时候,再遇到这种情况,就会有更多人勇于站出来维权。

  许淮远再三叮嘱她要注意自身安全,新闻素材倒是不错,只是真要报道,还要做好沟通,叶晚意懂她的意思,时事新闻有一定敏感性,涉及重要部门和相关国家,都要提前对接通好气,得到批准和同意,才能播。

  叶晚意准备等沈星河不忙的时候,问一问事情的进展,再看看能不能获得使馆的同意,让麒麟播一则相关的新闻报道。

  她今天穿了一条墨绿色阔腿长裤,上身米白色吊带,烟灰色长袖外套开衫,为了遮住受伤的脖子,她戴上了沈星河送她的那条爱马仕方巾,花色虽然浮夸,但是配这一身素色打扮,倒也别有一番风情,黑发如瀑,肤白似雪,艳丽又超凡脱俗,方巾反倒成了点睛之笔。

  骑着自行车,暖风迎面而来,沿路灌木丛的叶子又肥又大,在大好阳光的沐浴下,叶子表面锃亮,像是抹了一层油,在绿色的点缀下,被簇拥着的正红色的花儿开得好极了,这让叶晚意不禁想起了曾经在厦门看见的三角梅,不过三角梅是玫红色的,这个她叫不出名字的花却是比红玫瑰还要鲜艳几分的大红色。她用手机识图功能上网搜了搜,才知道这种花是非洲凤仙,不仅有红色一种,还有很多种好看的颜色,四季都能开花。

  她把自行车停在路边,开了机器,把这条被花草环绕着的路拍了一遍,蓝天白云,绿草红花,怎么拍都好看,随便一个角度都是最佳构图。这种一尘不染,蓝到极致的天空,叶晚意真的很久看不见了,北京的天总是透着一层灰白,偶尔天气好,朋友圈都能翻出一票晒蓝天白云的。

  这里的白云仿佛一伸手都能碰到似的,让人看了心情会情不自禁地变舒畅。

  一个上午,叶晚意骑着车,绕着那么大的使馆内部四处转了转,拍拍逛逛,玩得不亦乐乎,殊不知,自己已经成了安保组那边的重点关照对象。

  驻外使馆的安全通常由当地国负责,但是在形势不太稳定或者经济不发达的地方,使馆通常会配备自己的安保力量,一般是由训练有素的特种兵组成,人数不多,一个安保组也就6个人,并且会配备武器,这些驻外武官平时充当着“保安”的角色,但是在紧急情况下,肩负着保护使馆所有工作人员的重要责任。

  叶晚意利用一个上午的时间,在使馆个位置的监控摄像头前都露了脸,而且她还拿着小型摄像机。

  阿涛第一时间就像组长报告了情况,说使馆内出现了一个生面孔,性别女,年龄20-30岁,容貌姣好,形迹可疑,还拿着设备到处拍摄。

  组长宋治看了一眼,用人脸识别系统一查,笑着跟阿涛说:“这应该是昨晚刚到的沈处长夫人。这不还没来得及跟我们介绍嘛。”

  “啊?”阿涛一脸懵,小声嘀咕,“我还以为是间谍呢……”

  毕竟,长得好看,又年轻,看上去人畜无害的面容,是他们情报课程学习中的一个典型间谍形象……

  “间谍不至于。”宋治拍了拍阿涛的肩,“安全简报你正常做,发给宋秘书的时候顺嘴提一句,让沈处长回头跟夫人说一声,注意下就行了,最好不要随便在使馆拍摄。”

  “好的,组长。”

  阿涛在中午去食堂之前,拿着上午的简报,去找了一趟宋雪,平时安保组的简报都是发到她这边的,异常情况或者一些紧急的事情,她会立刻通知沈星河,正常情况下,都是下属之间先对接,阿涛这个级别,自然不会直接找沈星河。

  “麻烦你跟沈处说一声。”阿涛说道,“他夫人昨晚刚来,可能有些规定不知道。”

  “什么叫规定不知道?难道随任之前没参加过培训吗?”宋雪冷哼一声,“参赞夫人了不起吗?就能搞特殊了?沈处不是一贯要严格要求的作风吗?”

  阿涛愣在原地,心想这是啥情况,平时他给这宋秘书送简报,她眼睛都懒得抬,今天倒是认真看了半天,还上纲上线了起来,可是安保组的意思是知会一声以后注意就行了,怎么她还较上真了?

  “可是……”

  阿涛话还没说完,就被宋雪打断。

  “行了,你回去吧,情况我知道了。”

  “好吧……”阿涛想,他跟一个别的部门的女同志,也不好说太多,他回自己部门,准备把这个宋雪秘书的反应跟组长宋治汇报下,奈何回去已经到了饭点,宋组长不在工位,估计去了食堂吃饭。

  阿涛也赶去食堂,顺便吃饭,没成想,往日安静祥和的食堂,就这样上演了一出热闹的大戏。他感叹,电视剧里说得果然没错,女人多的地方就是事儿多,更别说漂亮的女人之间了,一个小事都能搞这么大阵仗。要说还是他们这些糙汉简单,高兴了一起喝酒,闹矛盾了就打一架,打完还能一起喝酒。

  叶晚意先到了食堂,她坐在食堂的一个空位上,给沈星河发消息:等你下班过来一起吃午饭~

  彼时沈星河正处理好上午的工作,看完信息拿着手机准备往食堂走,宋雪拿着文件说来汇报下今天的安保组简报。

  “去食堂吧,边吃边说。”沈星河看了下手表,想着每天的安保简报无非就那些东西,没有什么特殊情况,所以没必要在办公室拖班汇报,去食堂吃饭的功夫,几句话就说完了。

  “也行。”

  “叫唐礼一起,他每天都忘记饭点。”沈星河说道。

  “好。”

  于是乎,一行三人便去了食堂。

  叶晚意老远看见出现在门口的沈星河,冲他笑着挥了挥手。沈星河长腿一迈,正欲过去,却见一旁的宋雪走得比她还快,那走路带风的架势,压根不像是去吃饭的。

  “她怎么气冲冲的感觉?”唐礼皱了皱眉,有些担心,“难不成昨晚的气还没消?还是不想和我一起吃饭啊……师兄,她是不是怪我跟你打小报告?”

  “你把如实汇报工作叫做打小报告?”沈星河反问了他一句。

  唐礼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乖乖闭嘴。宋雪从来非洲以来,确实就一直负能量爆棚,不仅是在生活上,这种情绪还反应在了她的工作中。唐礼和她共事最多,自然要把一些情况及时告诉沈星河。

  叶晚意挥完手,就见宋雪先来到了自己跟前。其实她不喜欢这个叫宋雪的女孩子,因为对方这种若有似乎的敌意太明显了,敏感如她,不可能察觉不出来,只是毕竟宋雪和沈星河是同事,叶晚意肯定要给她三分薄面,正如宋雪初见自己的时候,也保持着基本的礼节性尊重,因为自己的身份是沈星河的合法妻子。

  啪地一声,宋雪把一沓文件重重拍在叶晚意跟前的桌子上。

  这一个不小的动静,惹得周围吃饭的同事都不禁抬头看了过来。

  沈星河皱了皱眉,和唐礼一起上前。

  这场面倒是挺有趣的,领导在后面站着没发话呢,宋雪作为一个文职秘书,倒是急赤白脸地发起了彪,关键她冲着发飙的对象,还是领导的夫人。

  驻外使馆从来不欠缺男女这方面的新鲜新闻和各种八卦,毕竟都是人,是人就有七情六欲。在一个地方一待就是几年,还不能随意出去使馆到外面乱转,憋久了肯定难受,和配偶之间吵架的有,随任家属之间暗地里较劲的也有,离婚了的在外面和同事日久生情的也不少……虽然没到使馆“甄嬛传”那个地步,但是鸡毛蒜皮的事儿也不少。

  沈处的新婚夫人一到,沈处身边的宋秘书就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这可就有意思了。大家伙一边闷头吃饭,一边竖着耳朵,余光都往这边瞄着。

  “这是?”叶晚意一头雾水,她翻开面前的文件看了看,全是打印下来的她的照片……应该是监控拍到的画面,正好是她早上的路线和踪迹。

  “晚意姐,于私,我们之前就认识,倒也能称得上是朋友,按道理我比你小,是不能这么冲你说话的,但是你看看,你早上做了什么?你难道不知道使馆内部禁止拍摄吗?这里到处是机密,姑且不说你拍来拍去用意是什么?万一泄露了什么,给国家造成损失,你负得起这个责任吗?”

  叶晚意心中一惊,这一点,她是确实不知道。她抿了抿嘴唇,想开口,话却如鲠在喉,错了就是错了,没得辩,不知道不代表你的错就不是错。

  “于公,你是参赞夫人,你代表的可不仅仅是你自己,沈处身处要职和高位,一向公私分明,对待我们这些下属的,更是严格要求,眼里面一点沙子都容不得。”宋雪一双眼睛,落在站在一旁的沈星河身上,她昂着头,高声问,“那么,这件事要怎么处理呢,沈处?她违反了使馆内部规定。”

  这于公于私一番话,哪里是冲叶晚意说的,唐礼撇了撇嘴,这是还在为了昨天师兄批评她的那些话暗暗较着劲呢。

  “宋雪……”唐礼打算劝劝她,好歹是自己领导,平时再怎么跋扈,也不能公然在这种场合叫板啊,还想不想混了?

  宋雪看都不看唐礼一眼,她就盯着沈星河,她倒要看看,她的师兄怎么处理。

  与此同时,叶晚意也看向他,不管他说什么,她都能理解,她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失误,让他难做。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