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非正式婚姻 > 第65章 晋江独发

第65章 晋江独发

  大使馆是一个国家在建交国派驻的常设外交机关,首要职责是促进和维护两国政治关系,其次是在经济、文化等多方面促进两国良好交流,同样,使馆还兼具领事职能,领事工作中除了常规的为本国公民颁发、延期护照,向外国公民颁发签证外,还有最重要的一项,就是维护本国公民的合法权益,包括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

  但是,驻外使馆是没有权力干涉其他国家执法权司法权等内政问题的。

  当地时间下午六点半,早已经是使馆的下班时间。

  在食堂吃饭的唐礼接到沈星河的电话之后,立马放下碗筷,直奔宿舍区找宋雪。

  他急切地敲门。

  “怎么了?”宋雪慢悠悠地开门,一看是他,不禁皱起了眉头。

  “师兄让我们立刻给多尼亚外交部发紧急电报,敦促他们协助我们了解中国公民在海关被扣留的情况,你收拾下,快到办公室来起草文件,听师兄话音,事情挺急的。发完之后我们立刻去海关边境保卫局和师兄会和,一起处理。”

  “几个人被扣了?”宋雪不情不愿地穿外套。

  “不清楚,但是嫂子在里面。”

  宋雪轻哼了一声:“天天有那么多人因为签证不合格,带超额现金等等这些无知的理由非法入境被扣,如果每次都要这么大阵仗去捞人,我们干脆别下班别休息别睡觉了,24小时待命都捞不过来好嘛。”

  “哎呀,你快点啦。说这么多有什么用呢……”唐礼不好意思跟她一个女的多说什么,但是她这工作态度实在是令人恼火,从过来这边开始,抱怨就没停过,从起居环境到工作上的事儿,好像就没一件事情能让她看得惯似的。

  有特殊情况,一般使馆会先联系所在国外交部,从中斡旋让其对相关部门施压。沈星河作为高级别外交官员,可以凭借自己的身份直接会见当地政府官员。

  多尼亚海关总署。

  沈星河在高级vip接待室的椅子上坐着,他正等着已经下了班的海关总长过来。值晚班的工作人员端了一杯热茶给这位长相英俊的中国高级外交官,只见他清冷的黑眸目光带着迫人的气势,挺拔的背脊如高山一样笔直。

  “谢谢。”

  礼节性地道了谢之后,他并没有再碰那个茶杯一下。

  此时的海关总长正在家和妻子吃着烛光晚餐庆祝结婚周年纪念,秘书突然打来急电,说有中国大使临时造访,在海关总署办公室等他,看表情,不是很愉快,应该是为了海关那边入境的时候扣留中国公民的事儿。

  “亲爱的,我得去处理些工作。”总长接完电话便穿起了外套。

  “什么天大的事儿啊?非得你现在亲自过去一趟?交给下属不行吗?今天可是我们结婚纪念日。”妻子抱怨道。

  “哎……”总长叹了口气,没有透露太多,只是说,“晚上回来陪你。”

  回总署的路上,总长立马就打电话给了海关关长,一接通,情况还没问,便大骂了他一通:“你还管不管得好你的人?有些事也得有个度,别以为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什么都不知道!中国的大使都来我办公室了!”

  海关关长先是一脸懵,随后立马意识到可能是手下人又闯祸了,他在电话那头弯着腰连连道歉:“抱歉长官,我现在立马去小黑屋,看看是什么情况。”

  “你最好不要让我太难堪,我要是下不来台,你也没有好果子吃!”

  “是是是,总长您放心。”关长拍胸脯保证。

  ……

  所谓的小黑屋,其实就是海关对于入境手续有问题的人,或者当地移民局怀疑入境人有问题的时候,再度进行审查的地方,在这里被关着的人,最终会有两个结果,一是遣返回国,二是经核查手续没问题放行。

  叶晚意电视电影里看过,也听同学分享过类似不愉快的经历,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大多数叫得上名字的国家的小黑屋已经是类似于办事大厅那样的模式,不黑也不小,有一个个窗口,工作人员会挨个从电脑上查询你的信息,然后询问调查。

  但是多尼亚的小黑屋,就如叶晚意乘坐的那架气味独特的埃航飞机一样,着实刷新了她的认知,打破了她的底线。

  一个二十平米不到的小房间塞了几十个人,没座位,只能站着,没窗户看不见外面什么样,只有一盏忽闪忽闪不太线路灵光的日光灯。

  且男女没有分开。

  手机护照什么的随身物品都被收走了,叶晚意长叹了一口气,感慨非洲之行颇有些不顺。好在小胖和贵叔和她关在一个屋子里,即使不认识其他民工,她心里也没太害怕,而且,她发了信息给沈星河,她相信他只要看到,一定会第一时间赶过来处理。

  “现在是要把我们关到什么时候?”有人问。

  “对啊,叽里呱啦的,我们根本听不懂他们说的什么。”

  “除了工头,也没人知道我们被关在这里啊,他会去找大使救我们吗?”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先是不知所措,随后渐渐有了抱怨的声音。

  “早知道就不跟他们横了啊,为了200块钱,现在被关在这,值当嘛?”

  “就是!万一他们不给我们吃的,再动手,我们不是净吃哑巴亏?”

  “对啊,这地儿也没法睡觉啊……”

  ……

  “我刚才已经向大使馆发了求助信息,大家不用过分担心。”叶晚意看大家很焦虑,出声安抚道,“刚才的工作人员说,待会叫到谁的名字,谁就出去接受单独审查。大家不用慌,只要我们的护照没有过期,签证是有效的,他们是没有理由一直关着我们的。审查,问什么答什么,实事求是,不要随便签署你看不懂的文件,如果一直让你签,你们就要求找翻译或者说等中国大使馆的人来了再说。”

  听完这话,大家悬着的心暂时放了下来,坐了二十个小时的飞机本来就累得要命,这会儿跟打完仗似的,有的索性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看见一个人坐,慢慢的,其他人也都跟着席地而坐。

  叶晚意虽然腰酸得厉害,但是这地上真的太脏了,没有瓷砖没有地板,水泥的地面很久不清理,全是污垢和脏泥,还有不明的像是吐的痰风干了的痕迹。

  白色的墙上更不用说,脏得已经看不出原本的白色。

  坐不了,也不能靠着墙。

  叶晚意强撑着,就这么孤零零一个人站着,她一手叉着腰借力,另外一只手按着酸疼僵硬的肌肉,以此来环节脊椎的不适。

  “wanyiye!”忽然,一个工作人员把门打开,指着叶晚意,叫了一遍她的名字,示意她出来。

  小胖立马也站了一起,他有些担心:“你一个人去没事吗?万一……”

  “没事的,我会法语也会英文,知道在这个场合怎么保护自己。”叶晚意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

  小胖看着她的背影,还是隐隐不放心,可是又能有什么办法呢,他们被关在这里,就跟案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一样。

  审讯室。

  叶晚意安静坐着,表情是从容不迫的。

  与她隔着一张桌子,坐在对面的除了刚才那个熟脸的海关小哥,还有个陌生面孔。

  “女士,是这样的,经过我们的查询,您的信息没有太大的问题,只是这个手机,需要您配合我们解锁一下。”面生的人说话十分客气,和刚才那一波把他们关起来的工作人员俨然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他试着引导,“我们不会没收您的手机,解锁完,稍等几分钟,签一个字,您就可以马上离开。”

  叶晚意没说话。

  被拍到的海关小哥急了:“嘿!跟你说话呢!听见没有?解锁手机,然后你就可以离开。”

  “我觉得现在不是手机的问题,你们需要对把这么多中国公民无故扣留做一个合理的解释。”叶晚意缓缓开口,说着一口流利且通畅的法语,且带着一股追究到底的气势,“而且,你们无权要求我解锁手机,这属于个人隐私。”

  叶晚意知道,他们无非是想删除她刚才拍摄的视频,毕竟那是实打实的铁证。

  面生的海关工作人员敛去了脸上的笑意,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掩着嘴低声说道:“女士你最好还是配合我们,不然……我们也很难保证你这个手机不会出现什么损伤或者故障,毕竟,你也不想你的财产有损失对吗?”

  叶晚意皱了皱眉,直视那人的目光,毫无畏惧:“我的手机有视频云备份功能,即使它变成一块废铁,里面的东西不会丢。而且,我在被关到这里之前,给我的丈夫发了微信,这足以证明那时候我的手机是完好的,如果手机出现人为损伤,我一定追究到底,且绝不接受任何协商。相信,通过刚才短暂的接触,你们对我已经有了初步的印象。我们可以走着瞧,试试看。”

  “即使你们的大使来了,他也无法干涉我们多尼亚海关的工作,我们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那人发出最后的威胁和警告,“解锁,立马可以出去,不然,等待你的会是漫长的程序,那小黑屋里可没有供你这么漂亮的女士洗澡睡觉的地方,而且还有那么多男人和你睡在一起,你确定要吃这个苦头?”

  “那就审查好了。”叶晚意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容。

  海关小哥拿着叶晚意的手机,在屏幕上划了一下,忽然和旁边的人窃窃私语起来,表情似有惊喜。

  叶晚意听到了他们说的词:人脸识别!

  此刻的她心中懊悔万分,以前根本没发现这个功能这么鸡肋!她居然为了省事,一直开启着。

  海关小哥那只黑得发亮的手臂已经向她伸了过来,另外一个人也起身,他们准备按着她,强行用人脸识别解锁手机。

  叶晚意闭着眼睛,使劲摇头,两只黑乎乎的手按在她雪白的脖颈上,她的两只手臂被反过来钳住,整个身子在座位上动弹不得,他们扳着她的脸。

  “睁眼!”一声厉呵。

  “我是中国驻多尼亚大使沈星河的合法妻子!你们知道你们现在在对我做什么吗?”叶晚意高喊,想用这个身份勒令他们停止。

  与此同时,走在外面走廊被海关总署疯狂打太极敷衍着的沈星河听到了叶晚意的声音,如果说刚才的他还没有和这个官员透露被扣留人员中有他妻子的情况,那么现在,他觉得有必要让对方知道他的愤怒。

  他的用词和语气不再克制:“如果您继续跟我扯什么鬼流程和尊重你们所谓的海关执法自主权,我会让你们多尼亚海关总署为错误的行为付出惨痛的代价,因为……刚才说话的人不仅是一个中国公民,而且还是我的新婚妻子。”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