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非正式婚姻 > 第62章 晋江独发

第62章 晋江独发

  边泽接到沈星河电话的时候,正在家打游戏,输了几场,不是很爽。

  那厮开了金口让他赶去外交部宿舍看一下,他肯定不会拒绝,只是这嘴上嘛,肯定是要损两句的。

  “你说你,欠我的拿什么还?这个点,你就不怕我正忙着快活?”说着,边泽已经拿了外套和车钥匙出门。“合着你结个婚,还得我跟着操心?”

  那头罕见地没有怼边泽,反而是说了叶晚意申请去非洲的事情。

  “吵架了?”边泽一听对面那副不温不火的调调,就知道有情况。

  沈星河沉默了几秒,算是默认。

  “不就是去个非洲,你跟她较劲干嘛?去就去呗,你不是也在那边,万一人家是想你不好意思说找的个借口说工作需要呢?”

  “……”

  边泽又说:“再说了,你凭什么不让人家去呢,别这么大男子主义行不行。”

  “我不放心。”

  “那你就申请让她随任,那边你熟悉些,总比她自己去要好得多吧。”

  “我是觉得没必要为了争那些所谓的名和利,让她吃这些苦。她对这边没有什么了解的,太理想化。”

  “你这想法可不对,什么叫所谓的名和利,有钱不赚王八蛋,你不能劝一个身无分文的乞丐淡泊名利,更不能在一个胖子面前疯狂说当一个瘦子多苦恼。我们已经不需要通过什么事情来证明自己的存在感和价值,因为这些我们都经历过了,但是你不能要求一个新手村选手直接躺平拿着你给的全套橙色装备吧,那样会剥夺她的游戏体验感。”边泽认真地给自己的发小传授经验,“女人嘛,都是得顺着惯着的嘛,当然了,叶晚意我不了解,但是她给我的第一感觉,看着文文静静的,骨子里是很骄傲性格很强的那一种,外强中干?怎么说,反正肯定挺难搞的啦。所以……你不让她去,肯定跟你急啊,人家又不是你养的宠物。”

  沈星河倒是听进去了边泽的话,不过他反问:“你这经验丰富,倒是不见脱个单呢。也算奇闻了。”

  “滚,再说我现在调头回家了。”

  “她的外交护照和其他手续我已经发邮件回去申请了,你到时候帮我跟她说一声,我刚到这边,事情很多,又有时差,有时候也赶不上找她。”

  “我特么晚上不要睡觉的吗?”边泽怒问,“真以为我没女人的吗?”

  “有了你倒是带给我看看,眼见为实。”沈星河笑说,“等你哪回过来非洲分公司慰问员工的时候,我会给予你顶级企业家的特别优待的。”

  “滚,你那破地儿我才懒得去。挂了。”

  开车在路上的边泽,忽然就想起了姜凝这个女人。他发现这货是真的没良心,提上裤子就不认人,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一开始是她主动钓你,现在好了,似乎又玩起了欲擒故纵的把戏,开始躲着了,边泽耿耿于怀上次的1000块,因为这让他有一种不知道是谁睡谁的感觉!

  电话先是被挂,然后对方又回了个不约,边泽差点没被气笑了,合着他找她就只有……约这一个目的?

  这是看不起谁。

  还有,什么叫“约”?这是给他们的关系定了个什么性质???

  边泽忍住自己的不爽,和姜凝经过友好沟通,两人最终一起去了外交部宿舍。

  ……

  这会儿姜凝看叶晚意身体不舒服,她拿边泽这大爷也没办法,出去买东西就买吧。

  “你这车太好了,我不会开,蹭了我怕赔不起。”姜凝把车钥匙还他,兀自出去,打车去了趟超市。

  边泽耸耸肩,一副你不会开可不是我不借给你的欠扁表情。叶晚意让他自便,他也就真自便,一点儿不把自己当外人。

  在厨房翻出茶叶,泡了壶茶,然后窝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喝茶,顺便等姜凝回来弄吃的。

  【外卖没点到,但是有我在,肯定不会让你老婆饿着。】

  【低烧属于打完疫苗之后的不良反应,已经问过私人医生,只能多休息多喝水,回头我叫人替她请个假。】

  边泽给沈星河连发了两条消息汇报情况,他不禁感叹自己的执行力真强,发小交代的事儿他办这么漂亮也不比白秘书差嘛。

  看了眼时间,姜凝大概花了半个小时才回来。

  他开门,便看见她气喘吁吁的样子,一手拎着个大购物袋,里面看上去是些蔬菜和肉,另外一手拎着一个粥铺的无纺布外卖盒。

  “愣着干嘛呀!”姜凝心想,这人是没看见她提了多重的东西吗?!

  边泽闻言把门开得更大些,然后靠边站,让出一条道给姜凝走。

  姜凝惊了,他难道不会帮着拎一个重的放到桌上吗?竟然这点眼力见都没有,也是服气。她瞪了他几眼,自己咬着牙把东西放在餐厅桌上。

  “晚意,起来吃点东西再睡。”姜凝进卧室去叫人。

  边泽打开购物袋,看见里面有西红柿、鸡蛋、青椒和猪肉等等,又看了粥铺的外卖盒,皮蛋瘦肉粥,小米粥,红豆粥……

  “你说你,外交部小区里不是有小食堂嘛,那儿小炒米饭什么的都有,你买一堆生的干嘛……”边泽吐槽。

  “你特么刚才怎么不说?我又对这里不熟。”姜凝怼他。

  叶晚意这会儿感觉头重脚轻,坐下拿了那碗红豆粥便喝了起来。

  “我喝完这个就好,其他的吃不下。”她说。

  “啊?本来还想炒两个菜的,西红柿鸡蛋,青椒肉丝,也不能只喝粥,营养不够。”姜凝看向叶晚意,“你这怎么突然病了,昨天不还好好的嘛。”

  “真吃不下。”叶晚意指了指茶几上的小黄本,“打完疫苗就这样了,估计睡一觉会好点吧。”

  姜凝拿起小黄本一看,吓了一跳:“你真的要去非洲啊?这……黄热、霍乱、疟疾、流脑、伤寒……要是我,知道要打这么多针,立马就打退堂鼓。”

  “不知道去多久,所以才都打的,如果是短途旅行,不用打那么多。”叶晚意解释道。粥下了肚,她胃里暖和多了。

  “再量一□□温,看看退烧没。”姜凝拿了额温枪,一测,还是38度多。

  “喝完粥已经比刚才舒服多了。今晚真是谢谢你们了,还大老远跑过来。”叶晚意看了下他俩,顿了顿说,“那……我先回去睡了,你们……自便?”

  “嗯嗯,你快去躺着吧。我们吃完收拾干净了就走。”

  “好。”

  叶晚意进了卧室,门一关,现在外面就剩姜凝和边泽两个人。

  姜凝坐下,挑了小米粥,准备喝。

  “我不喝皮蛋瘦肉粥……”边泽的声音幽幽地传来。

  姜凝顿了顿,把手上的小米粥和他的皮蛋瘦肉粥换过来:“那你喝这个吧。”

  “光喝这个也不饱啊。”

  姜凝把勺子往粥碗上一放,皱了皱眉:“我是来照顾晚意的,不是来伺候你的ok?喝就喝,不喝拉倒。哪儿那么多事儿?”

  “你这么没耐心,我看不太适合照顾人。”

  “放屁,你适合?”

  “我哪里不适合?细心又体贴,幽默又多金。”

  “快喝粥,喝完滚蛋。”姜凝懒得理他,“你那是相亲的标准,不是照顾人的标准。”

  “说话这么冲干嘛呢?又是放屁又是滚蛋的,咱说话文明一点文雅一点成么?”边泽打开小米粥的盒子,挖了一勺进嘴,嘟嘟囔囔说道,“你在床上可不是这样的。”

  “喂!”姜凝立马伸手要捂住边泽的嘴,她偏头看了看叶晚意的卧室,房门紧紧关着,不知道里面听没听见。

  看姜凝这幅慌张跟做了贼的模样,边泽更来劲了:“怎么,还不让说了?那天在我家,还有在天津,晚上可是温柔又可人来着的,怎么,现在说翻脸就翻脸?”

  “你要不要脸?”姜凝做了个一剑封喉的动作。

  “不要。”边泽一副有恃无恐你奈我何的表情。

  “你要干嘛?”

  “你想要干嘛?”

  姜凝咬咬牙,忍住火气,她压低声音:“把粥喝了,有什么等我们出去再说。”

  “ok”边泽乖乖闭嘴,配合地喝光了小米粥。

  一顿风卷残云,姜凝把外卖盒收好,然后又把垃圾袋清了出来,准备一会儿下楼的时候顺道扔了。

  “明天请个假。”边泽开口。

  “嗯,我已经跟她部门的人说了。”

  “你也请一个。”

  “啊?”姜凝瞥他一眼,“我请什么假?不上班哪来的钱,你以为都像你啊,不愁吃穿的。”

  “你一天工资多少?1000块应该挣不到吧。”边泽从钱包拿出一沓现金,“你明天不请假,谁照顾叶晚意啊,总不能让我一大早来敲门给她做早饭吧。不说我会不会做,邻居看了也不合适吧。”

  姜凝琢磨了下,心想是这么回事,她接过那一叠钞票,数了数,正好十张,这数目……好像和她上次转给他的一样。

  “行吧。”姜凝把钱放进钱包。

  “垃圾袋你拎着。”她指了指,示意边泽干活,“你也别闲着,沈星河托你办事,总不能都是我干活,功劳你领吧。咱俩也得分分工。”

  从叶晚意那边出来,边泽提出来送姜凝一程。

  上了车。

  他问:“去哪?”

  姜凝黑眸微动,他是知道她家住哪的,现在问她去哪……

  “你说去哪?”她反问。

  “你说去哪就去哪咯。”车里没开灯,借着远处微弱的路灯,他陷在黑暗中,一双眸子却似火闪烁着。

  姜凝看他看得有些失神,坐在副驾驶的她抿了抿嘴唇,往后退了退,和他拉开距离。

  “边泽,我的边总,你是不是喜欢我呀?”她挑眉看他。

  “你说呢?”边泽欺身过去,扶着她的下巴,反问,“难道你不喜欢我?”

  骨节分明的手触摸到她的脸,姜凝心里微动,不过还是用手抵住了他。

  “不喜欢。”

  “你确定?”边泽眸色变冷,仿佛是最后一遍问她。

  “去你家。”姜凝避开他的眼光,凑近他的耳朵,悄声说,“身体还是喜欢你的。”

  一股热气吹得他耳朵也热了起来,心里更是痒痒的。

  边泽低头吻了吻这个撩拨他的女人,随后一脚油门,带人去了他的别墅。

  他不想纠结所谓的喜欢不喜欢,眼下只要两个人你情我愿,能带给对方快乐就可以。

  从地下车库一路上了电梯,两人难解难分,缱绻缠绵,这是姜凝第二次过来这边。第一次是参加薛凯婚礼的那晚。

  比上次更加热烈、疯狂,遍地都是他们的痕迹。

  上次在天津,游玩海河之后他们去酒店住的也是一间房。那次之后,姜凝就冷着边泽,但是烈女怕缠郎,虽然她不算烈,但是边泽缠人这方面也是一绝。

  至于其他方面……

  姜凝不得不说,她感觉遇到了对手,这是从前薛凯从未给过她的体验。

  “明早……还要去晚意那边呢……”姜凝微微喘息,实在是怕自己今晚遭不住,她出声提醒。

  “没事,明早一起去。我叫你起床。”边泽今天就没打算放过她。

  后半夜,姜凝被抱去洗澡。

  “这里没有我用得惯的东西。”她抱怨,全是男士的沐浴露和洗发水。

  边泽笑道:“那回头你把你用得惯的东西搬来好了。”

  姜凝静静看着他,琢磨着他话里的意思。

  “重新买一套新的也行。”边泽改了口,“刷我的卡,不用心疼钱。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静默了几秒钟。

  刹那间姜凝的脑海里闪过很多念头,理智、情感在她的心里博弈,他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东西搬过来,刷他的卡,意味着他们的关系较之前有了升级……

  但是似乎不是男女朋友那一种。

  薛凯婚礼的那天,她承认自己就是想放纵一下,眼前这个人,帅气又多金,是大海捞针都难遇到的青年才俊,自然是她想攻略的对象,她想证明下自己的魅力。然而第二天她就后悔了,想装作不认识,把那件事掀过去翻篇。

  然而他显然不是这个想法,他不想和她终结关系。

  他先是撤了足球频道的广告逼她找他,然后又主动来撩拨。

  姜凝不傻,一个男人没那么闲,几次三番找你。

  “这算什么?”姜凝问他。

  “不算什么,只是想让你住得惯一些。”边泽答非所问,不知道是没听懂,还是故意听不懂。

  “卡里有多少钱呢?我都可以用吗?”

  “当然。”边泽嘴角勾起微笑,不是他想装这个逼,而是的的确确有这个实力,只见他的声音幽幽地传来,带着一抹玩世不恭的意味,“卡里有多少钱我不知道,但是肯定是一张你怎么刷也刷不爆的卡。”

  姜凝笑了。本来整个身子没在浴缸水里的她,起身用纤细的双臂环上他的脖子。

  边泽勾起她的腰,笑意更深了。

  ……

  第二天一早八点。

  叶晚意还没起,便听见门铃响。

  睡了一觉,她的头没那么疼了,但是身体还是感觉没什么劲。她下床来开门,一打开,门口赫然站着姜凝和边泽。

  “你们……怎么又来了?”叶晚意怔住。

  “给你做早饭啊。这不是得照顾你嘛,你好点没?”姜凝笑着说。

  “好点了。”叶晚意侧身让他们进来,“你们约好一起来的吗?”

  “对!约好的……”姜凝抢先回答。

  边泽显然对她的回答不满意,什么叫约好的,本来就在一起。

  “不用那么麻烦的,我就是打了个疫苗,也不是什么大病……”叶晚意觉得老这么麻烦他俩挺不好意思的。

  “不麻烦。”边泽开口,“谁让我就沈星河这一个发小呢,他还有别的事儿嘱咐我办呢。”

  “什么?”

  “外交护照和随任手续。”

  “那是什么?”叶晚意不解,“我不需要那个吧,我是因私出境,而且也不是随任,我有我的工作。”

  “这你就天真了吧,手续归手续,实际是实际,你作为外交官配偶,是可以享受一些便利的。”边泽解释道。

  叶晚意一脸懵。

  “要不先弄早饭,吃完咱们再细聊?反正今天也请假了。”边泽随后对姜凝说,“你先去厨房弄呗。”

  “她也请假了?”叶晚意觉得这也太夸张了,自己请假还能理解,怎么能让姜凝也跟着一起不上班。

  “姜凝,你之前不是说刚入职还没有年假吗?请事假是要扣钱的。”叶晚意出声提醒。

  姜凝已经进了厨房。

  边泽挥了挥手,跟叶晚意说:“嗨,不就请一天假嘛,姜凝现在可不缺钱,做直播做得可成功了。”

  “是吗?”叶晚意将信将疑,她最近根本没时间刷短视频,所以也没有关注姜凝账号的情况。

  “骗你干嘛。”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