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非正式婚姻 > 第60章 晋江独发

第60章 晋江独发

  中午在食堂吃饭。

  姜凝看叶晚意一副闷闷不乐的表情,友情提醒她:“你这蛋包饭外面的蛋皮都快被你勺子戳烂了……”

  “烂的好吃。”

  “……”姜凝理解不了这种癖好,只是感叹,“你老公这才刚走还没下飞机呢,你就这幅望断秋水的模样,以后漫漫长夜可怎么熬哦。”

  “也不全是因为他。”叶晚意舀了一勺放进嘴里,酸甜的饭粒入口,不像往常可口,反倒有种过于酸涩的味道,“还有工作上的事情。”

  “工作?”姜凝不解,“你现在可是麒麟的大红人,高层青睐提拔的紫微星,《远方的你》这么成功,还有哪里不顺心?”

  “第二季工作难推进,有些人不服,涉及到出差更是怨声载道没人愿意去,我和许淮远主动请缨去非洲,他拒绝了。”

  姜凝闻言,眼睛瞪得大大的:“你这么快就想去找你老公了?”

  “……”叶晚意承认,这么想去那个地方看看有沈星河在那边的一定因素,不过嘴上还是坚决否认,“是为了工作……工作。”

  “靠,为了工作谁愿意去非洲啊?你就算给我2万一个月我也得掂量掂量。”姜凝觉得没必要牺牲那么大,“他们私底下愿意说什么,就让他们说去,说白了,还不是眼红,真有你这种机会放在眼前,你猜他们还会不会正义凛然地放弃,再说了,节目做得好是事实啊,我要有你这种才华,那不得在麒麟横着走?”

  “我这种机会……”叶晚意轻叹一口气,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现在的心情。

  “不说我了,你爸最近身体怎么样?”叶晚意问。

  “治疗中,医生没说放弃,我们就有希望,只不过一天花的钱有点多,住院费和药费杂七杂八加在一起一天要两三千,后面要是需要手术或者化疗的话……会更多。”姜凝垂着眸子,“我现在下班都在搞短视频,以前就是随心情发一发,现在想弄个副业,看看能不能变现。”

  “麒麟不是不许员工利用私人社交软件接私活么?”叶晚意有些担心,“你这样会不会有问题?”

  “不火,公司也不会管你,真要是火了赚钱,大不了我就不在麒麟干呗。”姜凝看得很开,“现阶段,赚到钱才是真理,管不了那么多。”

  “你要是手头紧,就跟我说,别自己硬抗,要说之前还真的借不了你太多,现在……”叶晚意顿了顿,“怎么说呢,沈星河给我的那张卡我没用过,但是要是你爸治病急用钱,我跟他说一声,他肯定没意见的。”

  “他那张卡里多少钱?”姜凝没想到,沈星河居然这么上道,婚后主动上交财政大权?

  “一百多万。”

  “淦!”姜凝惊呼,“我要是像你这样,还工作个屁啊。”

  “……”

  “你这老公,绝了,一开始还以为骗婚,现在想来,除了他外派的日子你晚上难熬一些,其他时候不要太爽啊,有颜又有钱,还二十四孝,最重要能放弃一整片森林选择吊死在你这棵大树上。”

  “……”

  下午的时候,叶晚意又去找了一趟许淮远,她态度很明确,依旧坚持要去非洲。

  “这不是一时冲动,也不是想靠这种方式去镀金博一个名声,对于可能面临的困难,我心里有准备。”她眼神坚定,面容沉静。

  许淮远无奈地扶了扶额头,他是真没想到叶晚意这个人这么倔,还不肯听劝,她软磨硬泡半天,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意味。

  “你跟星河商量好了么?别回头我这边同意,他又来找我。”许淮远问。

  “不会的,等他飞机落地,我就跟他说。”叶晚意补充道,“他被派去多尼亚了,我去那边要是遇到什么困难,还能找他帮忙。”

  许淮远挑了挑眉,一副拿她没办法的样子,他再三强调:“那你和他商量好,让他发个消息给我。”

  “好。”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叶晚意意识到,自己做决定的时候不能再只考虑自己的意愿,已婚的身份,让她的第一紧急联系人从妈妈改成了丈夫,甚至出差这种事情,领导竟然也需要征求沈星河的同意。

  当然,她并不是反感这种变化,只是有些不习惯。不过,依照她对沈星河的了解,他是不会干涉自己工作上的决定的,估计最多就是让她注意安全罢了。这一点,她觉得他们应该是有默契和共识的,互不干涉对方的事业,这是结婚之前就说好的。

  下班的时候顺道就在食堂吃了晚饭,前段时间沈星河在,叶晚意不管再晚,都会回去吃,有时候空了就两人一起做几个菜,忙了就煮碗面对付,然后各自去忙工作。

  从地铁站走到家,腿有些酸,叶晚意拿钥匙开门,屋里黑漆漆一片,她摸到墙上的开关打开灯,看见他那双浅蓝色男式拖鞋规规矩矩地放在鞋垫上,叶晚意想了想,怕落灰,还是把它放进了鞋柜。

  打扫了一遍卫生,又窝在沙发上看了会电视,新闻台、娱乐卫视,看了几个频道发现没什么意思之后,叶晚意去了书房,从书架上挑了本书看。

  看了几页,纸上的文字都入不了脑子。

  心,静不下来。

  叶晚意叹了口气,看了时间才晚上九点,虽然睡觉有些早,但是她还是去了卧室,被子一盖强行熄灯,逼迫自己入眠。

  枕头和被子上都有他惯用的那款沐浴露的香气,叶晚意从来没有这么烦躁过,她翻了好几次身,一点睡意都没有。

  难道这就是姜凝说的晚上难捱?

  她把被子蒙住头,心想,自己怕不是疯了,他连飞机还没下,自己就这幅模样了?从重逢到结婚相处,也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叶晚意觉得,沈星河给自己带来的影响有些过大了,好像超出了她的安全阈值。

  迷迷糊糊,整个夜里睡了醒,醒了又睡,手机有消息震动的时候,叶晚意还以为天亮了,没想到才夜里3点。

  【到达法兰克福,转机休息中。】

  是沈星河刚刚在家人群里发的。

  叶晚意从床上爬了起来,没开灯,屋里唯一的光源就是手机屏幕,她抱腿坐着,手机屏幕的光亮打在她的脸上,肤色白得吓人,黑眸如墨。

  她点开他的头像,打了一个语音过去。

  很快被接起,他的声音从听筒那边传来,在寂静的夜晚里格外清晰。

  “怎么还醒着?”他说话的语气很轻柔,但是此刻,一定微微拧着眉,“刚才还在想,要不要等到了目的地再发,没想到还是把你吵醒了。”

  “没有啦,就是碰巧醒了。”

  “嗯,那你再睡会吧,现在才3点,不要看手机了。”

  叶晚意没回话,她抿着嘴唇,在考虑要怎么措辞。

  “有事?”他察觉到她的沉默,忽然问道。

  “嗯。”叶晚意开口,“我申请了去非洲出差。”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

  叶晚意讲了白天发生的事情,还有就是同事们对她有些意见,她想着不如自己打头阵,这样也能堵上那些人的嘴,然后就是许淮远那边要看沈星河这边的意思。

  “你在听么?”叶晚意讲了半天,也没听那头说话。

  “我不同意。”沈星河声音低沉,这个回答出乎意料的生硬,带着一种不容商量的口吻。

  “为什么?”叶晚意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叫不同意?

  “你凭什么不同意?”她又问,语气明显变冲了。

  “那你现在是什么意思,和我商量还是通知我?”

  叶晚意不说话。

  “有人的地方一定有矛盾,你要学会斗争,学会团结,既要斗争也要团结,这是你在任何一个行业里都要学习的东西,而不是什么事都自己冲在前面,以为展现自己的个人能力就能服众了?”

  这是沈星河第一次以这种口吻对叶晚意说话,没有往日的包容,有的却是犀利的指教。

  “你有没有思考过许淮远为什么不同意你去?是你一个人单枪匹马还是其他人和你一起?非洲那么大,你们的路线是什么,行程安排、当地接洽、拍摄计划这些你考虑好了吗?平台和资源在那里你应该想的是怎么样去利用,而不是为了那些流言蜚语去做一些看似伟大实则没有意义的自我感动式证明。来一趟非洲回去大家就都能认可你了?”

  “你的意思是我用着你给的平台和资源,就要按照你偏好和认可的路线去做咯。”叶晚意从来没被他这样指责过,一时之间只觉得胸口堵着,满腔的委屈往上涌,眼睛禁不住发酸,嗓子眼忍得生生地疼。

  “什么叫我给的?”沈星河叹息,“就事论事而已,何必钻这个牛角尖呢。”

  “难道不是吗?从进麒麟的机会,到你打点好关系内定主播岗位,许淮远的支持,中远的广告,是,我要感谢你。但是你现在凭什么不同意我去非洲,你考虑过我的感受了吗?”

  沈星河听到机场广播,决定让她冷静一会:“我先登机了,等我到多尼亚再讨论这个问题吧。”

  叶晚意努力平复自己的音调,不想从声音泄露自己的情绪,她在他挂断之前说道:“如果这层婚姻关系让我失去了自主决定的权利,不如我们考虑……商量下解除关系的事情。”

  电话被她先挂断,叶晚意摸了一把脸,发现自己竟然已经泪流满面。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