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非正式婚姻 > 第55章 晋江独发

第55章 晋江独发

  晚上的时候叶晚意给许淮远发了封邮件,把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来龙去脉都讲得很清楚,那边收到之后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简单回复了两个字:收到。

  叶晚意想,既然报备过了,第二天应该不至于惹出多大的麻烦。

  谁知道第二天上班,麒麟就炸开了锅。

  广告事业部副总cecilia和职员小王被公安拘留的消息不胫而走,公司私底下全在议论,昨天跟着一起去饭局的叶晚意却好好地准时来上班了,好久没出现这么劲爆的八卦,大家一时之间全在猜测编小故事,打赌谁的猜测才是真相,根本无心工作。

  姜凝那边安然无恙,因为拉回了中远集团的广告,还被表扬了一番,在风口浪尖上的只有叶晚意一个人,原因主要有三点:第一,昨天她也去了饭局,第二,她的实习生身份,第三,她的《远方的你》今天正好要上高管评选会一拼高下。

  小周一见到叶晚意,立马激动地把她拉到自己电脑屏幕前,兴奋地告诉她:“你看你看,虽然视频打了码,也剪辑过,但是熟悉的人,都能凭身形认出来,视频里的人就是cecilia和小王嘛!你说的话也超刚哎!为你点赞!他们真的太恶心了,为了业绩,不择手段,亏她还是两个孩子的妈妈,老公和孩子看了会怎么想嘛。以前网上都是骂金融圈乱,现在好了,我们这个行业也被带上了。”

  叶晚意仔细看了下这篇被推上热搜的自媒体视频,标题是坤鹏地产私下酒局有多乱,请问你敢对这样的潜规则说不嘛。

  几个tag一打,加上劲爆略带香艳的视频,看热闹的也好,发表不满的也罢,这种东西出来,就是热搜标配,各方人马都会在评论底下各抒己见,撕逼吵架的也不在少数。

  不过叶晚意看了下,视频为了保护她的隐私,把她的镜头都剪掉了,最后那段她质问cecilia的声音是保留的,但是做了特殊处理。饶是这样,一大片力挺她出淤泥而不染的评论中也有个别特别刺眼难听的,诸如:能去这种饭局,本身也不是什么好货色吧,我就是好奇,东西是谁拍的呢?怕不是倒打一耙装圣母白莲花吧。

  不过比起骂cecilia、小王和刘正彦的,叶晚意收获的基本算清一色的好评了。

  “昨晚到底啥情况啊?”小周八卦兮兮地问。

  叶晚意放下包,如实回答:“就是视频上那样,然后……警察来了。”

  “你报的警?你拍的视频?”小周刨根问底。

  “其实拍摄,是得到了许老师授权的……报警也是逼不得已。他们要使用暴力手段,就报警了……”

  小周惊呆了,但是转而又替叶晚意担心起来:“情感上我非常支持你,他们的作风确实有问题,但是理智上,我还是劝你小心为妙。要知道广告事业部的徐总一下子痛失两名爱将,加上脸皮都丢到姥姥家了……所以,今天的评选会,加油!”

  “谢谢你的鼓励。”叶晚意深吸一口气,决定坦然面对暴风雨。

  从新闻和道德的角度上来看,叶晚意属于正义的一方,然而对于一个公司内部来讲,犯了事儿的cecilia和小王被开除自不必说,但是“惹”出事儿的叶晚意,也不怎么讨喜。再怎么样,cecilia和小王争取的是公司利益,尽管手段不光彩,然而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实习生,却站在道德制高点,把事情闹大,大众的猎奇心态是满足了,公众对社会的不满也得到了宣泄,但是公司利益,怎么都是受损的。

  以后和麒麟的人打交道,是不是都得防一手呢,谁知道上不得台面的潜规则和私下达成的共识第二天会不会被po到网上呢。

  高管评选会是非公开的,第一轮选出来的候选人,每个人有20分钟再展现一下自己的节目创意,会议室里都是各部门总监级别以上的大佬坐在那儿当评委,候选人一个一个进,且不可以旁听别人的演示环节。

  许淮远进会议室的时候,看叶晚意有些紧张,倒是在她面前多停留了几秒。

  “平常心对待就可以了,该怎么说怎么说,别紧张,被问到问题说你自己心中所想就行,不用违心去附和别人。”他说完,拍了拍她的肩。

  叶晚意点点头,作为第一号候选人也跟着进去了。

  长方形会议桌的两边,许淮远坐在一边的首位,另一边,应该就是广告事业部的徐总了,如果是许淮远给人的感觉是古时候那种刚正不阿的忠臣,那么徐总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痴肥贪污的奸佞。

  叶晚意承认自己这个评价有些主观了,但是没办法,第一感觉就是这样。

  十分钟演示,叶晚意淡定自若,另辟蹊径讲述了她关于《远方的你》的创作理念和立意期许,其实近些年来,传统的一些栏目一直被娱乐圈的综艺挤压空间,倒不是说娱乐圈那些综艺不好,而是盲目跟风、抄袭炮制的节目太多,占据了大量资源和观众视野,资本也更加倾向投入这些不会出错的项目,久而久之,注重口碑,酒香巷深的内容会越来越少人做……

  叶晚意想说的是,小众、素人的一些纪录片也好,系列节目也罢,不是没有市场,而是制作的人已经不愿意去做这些回报期比较长的好内容了,我们不能去怪观众没有审美没有品位。

  而是大家都很浮躁,心静不下来。在这种时候,如果麒麟愿意去做这样的事情,长期来看,一定是符合公司长远利益的。

  许淮远频频点头,用赞许的眼光看向叶晚意,因为她说的,比较符合他的想法。

  到了十分钟问答环节,许淮远自然是没什么问题要问,相反,广告事业部的徐总则表现得没有太多的善意。

  “我们要不先聊一聊昨晚的事情?请问你对于cecilia事件有什么看法?”

  “徐总,今天是评选会,请不要讨论无关的议题。”许淮远率先开了口。

  正常情况下,高层是很少当面撕逼的,但是昨晚发生的事情那么魔幻,徐总肯定忍不了,而许淮远的态度也很明确,那就是护短到底。这俩人在公司水火不容的事情已经不是秘密,这会儿评选会是一个擂台,cecilia事件是一个导火索,至于炮灰是谁嘛……答案不言而喻。

  “那么很简单,《远方的你》我给0分,因为从广告事业部的角度来看,这节目毫无商业价值,赞助的事情,我们没法拉。”

  这个0分确实有点秀……公报私仇都已经不掩饰了,直接明牌。

  “徐总,关于您问昨晚的事情,我的回答是,这是我的权利。作为一名员工,参加正常的客户饭局自然是工作职责所在,但是您应该也看到了,视频上,饭局的尺度已经超过了常人能忍受的范围,同样,我没有义务为一份工作牺牲自己的尊严甚至是身体。同样,也希望您能秉持对事不对人的态度,给予《远方的你》一个公平公正的评价,不然,恐怕您今后也难以服众。”叶晚意腰板挺得笔直,一席话不卑不亢。

  “好一张伶牙俐齿的嘴,不过似乎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cecilia和小王的职业生涯被你毁了,广告事业部的半年度kpi完不成,大家的节目都会受影响,到时候绩效奖金什么的,你能负得起这个责任吗?年轻人,还是不要这么气盛,刚从象牙塔出来,怕是不知道社会的运作规则和规矩。”徐总手指在桌上敲了敲,“投票吧,评选会评选会,大家用票数说话。”

  许淮远笑了,以他的个性嘴上自然也是不会饶人,反正大家都不要脸撕破了玩了,面子上的场面话也无需在讲:“刚刚让你好好打分你偏要给一个0分,虽然广告事业部的专业素养向来很差,但是也不至于看完这样的东西,打0分吧。现在倒好,你拿绩效奖金威胁谁呢?合着麒麟就是靠你们部门养活的?干脆节目都别做了,你们直接放广告好了,还做什么内容?”

  “那我倒要看看没我们,你们还怎么玩得转。”徐总冷笑,“这实习生够厉害的啊,当初为了一个主播岗位,向来爱惜羽毛的许总可是为了人家能走后门亲自跟人事打招呼,现在怎么,冲冠一怒为红颜?”

  “别以为谁都跟你们部门一样,眼斜的人看什么都不正。”

  “那许总你倒是说说有没有这回事呢?”

  叶晚意愣在那边,压根不知道他们什么意思,什么走后门,什么主播?那个不是内定了别人了吗?

  徐总看向叶晚意,继续开口:“也不是不能让你过,听闻你背后能量不容小觑,和中远集团总裁也有很深的关系,要不,你受累帮我们解决点指标?这样我完全能给你满分。”

  叶晚意沉默着,不知道要作何回答。

  “怎么不说话了?刚才不是很能说么?”徐总笑着看向她,一副我懂的眼神,“小姑娘家家的,也别瞧不起人家cecilia,都是靠关系出来混的,可能你们年轻人用的词汇更高级些,诸如你们会把它美化为爱情,其实干的是一样的事儿,是吧?”

  “请你不要乱说,我已婚。”叶晚意感觉血气往上涌,她伸出手指,露出上面的戒指。

  许淮远面色更冷了,想不到姓徐的招数这么脏,这是铁了心要往叶晚意身上泼脏水,漂亮的女人,但凡做出一点儿成绩,只要被人编排是靠男人,几乎等于一辈子翻不了身,努力和付出就跟隐形了一样,别人压根看不见。

  上次主播这个岗位,广告事业部也出来保了叶晚意,姓徐的自然是知道些什么,或是受了什么人的交代和嘱咐,这会儿更是想借这个机会一箭双雕,让叶晚意帮他完成cecilia没完成的指标。

  “已婚不是更有趣么?”徐总说得更起劲了。

  许淮远直接把手上的笔往桌子上一摔:“cecilia的那条新闻到现在为止,可是没把麒麟两个字爆出去,我今儿话放这儿了,谁再比比歪歪,我立马把麒麟广告事业部推上热搜,给坤鹏地产救救火。到时候闹到上面,麒麟股价暴跌,徐总觉得,你还能接着干吗?我是无所谓,得罪人不好干大不了不干了走人,你呢?舍得这么多年在麒麟的积累?”

  “你!”徐总气结,没想到许淮远还留着这么一手,而且还不怕殃及他自己!

  “你掂量掂量吧。”许淮远随后叫叶晚意先出去,评选会继续,让下一个候选人进来。

  叶晚意恍恍惚惚地出了会议室,回到自己部门。

  小周立马围了上来,迫不及待地问:“怎么样怎么样?有戏吗?你被刁难了吗?”

  叶晚意摇摇头,神情低落:“不知道。”

  小周看她表情不好,便没再继续追问,安慰她道:“重在参与嘛,结果不重要啦。”

  其实她在意的不是这个。

  等了几个小时,上午的评选会总算结束了,叶晚意等了许淮远半天,终于见到他回了办公室。

  许淮远看见她来也不意外。

  “有话想问?”他放下笔记本,扯了扯领带,“让我先喝口水行么?对喷了一上午。”

  “好,许老师您先喝水,我去倒。”叶晚意快步去倒了一杯温度适中的水给他。

  “你想问什么?”他笑,“问我是不是因为私人关系才这么挺你?”

  叶晚意点点头。

  “我是星河的学长,大学在社团认识的,关系还不错。”许淮远喝了口水,嗓子才算好受些,“我这个人是很反感走后门那一套的,但是星河主动开口呢,确实少见,在我的印象中,基本没有过。”

  “你的简历,那天面试的表现,还有这些天来写出来的稿子,我都有认真去评估,这回《远方的你》更是让我眼前一亮,虽然不能说多完美,还有些小问题,但是里面有可贵的东西。”许淮远继续说道,“本来星河是想要把你安排在法语主播这个岗位的,那个岗嘛,清闲舒服些,里子面子都有。是我跟他说让你从基层实习生做起的,他也同意了。”

  “所以法语主播内定的是我?”叶晚意觉得事情的发展有些太不可思议了。

  “没错,星河为了保险,应该也找了他那个发小,给广告事业部施了压,所以那时候内定人选大家都没异议。”

  “这……”叶晚意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昨天拍摄的事呢,我是真没想到他们的人这么疯狂,违法的事情也敢做,给你带来危险和困扰,我要跟你说声抱歉。”许淮远拿出手机,点开聊天记录,“这一点,昨天星河喷了我半天,你看看这聊天记录,从上到下,好几页,咄咄逼人的,恨不得把我骂死,之前几年都发不了几句话。”

  “……”叶晚意抿了抿嘴唇,“他没告诉我认识你……”

  “这不是怕你有心理负担嘛。”许淮远拍拍她的肩,“事实证明,他是对的,你看你,就是太缺乏自信了,自己做出来的东西,为什么要产生怀疑呢,如果你是水货,就算是沈星河他人站在这儿,我也照骂不误。努力把节目做好,才是正道,星河只是为你提供了一个机会,剩下的要靠你自己。”

  “那今天评选会,我的最终得分是多少呢?”叶晚意问。

  “放下吧,等名单公示吧,会有你的。”

  “好,谢谢许老师。”

  “嗯,出去干活吧。”

  ……

  晚上下班,沈星河照样开着车在地铁口等叶晚意。她开门上车,把在地铁口买的糖炒栗子递给沈星河。

  “闻,香不香?”叶晚意眼睛笑成了月牙状,像是拿了什么宝贝似的,其实就是几块钱的板栗。

  沈星河被她的快乐感染,表情也放松了下来,本来还有些担心她会发脾气,因为许淮远发来了信息,说一切顺利,就是保密工作做不下去了。

  “这栗子不会有毒吧?”他问她。

  “怎么会?”叶晚意自己拿了一个放进嘴里,香甜软糯,好吃极了,“看,没毒吧,你怎么回事,问的都是什么问题……好心给你买栗子吃。”

  “淮远哥都告诉我了,我以为你要来兴师问罪。”沈星河说得坦荡,“找他的时候我也考虑了很久,会有一点私心,但是主要还是怕你因为实力之外的因素被刷掉,所以……”

  实力之外的因素。

  叶晚意琢磨着他话里的意思,拿出一颗栗子喂到他嘴边:“其实刚知道的时候有些生气,不过很快想通了,这个世界,从出了校门之外,就不是单纯比分数了。”

  她摇摇头,又改口:“没出校门的时候,比的也不仅仅是分数。只不过80分和70分放在一起谁上谁下不好说,但是80分和98分放在一起,一定是98分的那个赢,而我,要努力做拿98分的那个人。”

  “现在觉悟挺高啊。”沈星河夸她。

  “现在?”叶晚意抠起了字眼,“你意思是我以前觉悟不高咯。”

  沈星河耸耸肩,觉得话题应该到此止步,不然某人可能说着说着又要和他辩论一番,最后辩论不赢就甩脸子走人。

  叶晚意似乎从他的表情看穿了他的想法,她低垂着眼眉,抿了抿嘴唇,忽然开口:“其实我以前确实很过分……我指的是,高考那一次……”

  这是两人第一次提起这个话题。

  车子驶入地下车库。

  “回家再说吧。”沈星河看向身边的人。

  “嗯。”叶晚意拿着栗子,乖乖点头。

  进门之后,她弯腰换拖鞋,一个不留神,差点踉跄绊倒,好在沈星河就在她旁边,立马扶住她让她稳住重心。

  她吐了吐舌头,有些尴尬:“今天我好像不太灵光的样子。”

  “你呀……”沈星河偏着头,也不忍心数落她,“要注意安全,怎么跟个小孩似的,换个鞋还能把自己绊住。”

  “还不是有只手拿着栗子……没站稳嘛。”

  叶晚意放下好吃的,抬眸看着站在门口的沈星河:“本来还想跟你道歉来着的,现在……觉得倒也不用了,你这家伙,有时候其实特别会说人。”

  沈星河哭笑不得:“我说你什么了?我不就是让你别摔着么。”

  叶晚意不说话。

  “你要道歉什么?”他问。

  叶晚意就着刚才在车上没说完的话题:“就是高考那一次,你成绩出来回来找我,我冲你发脾气说的那些话……其实,我知道那些话不对,也很伤人,但是当时我……”

  她咬了咬嘴唇:“事后其实我很后悔……我有时候在想,如果当时我好好和你说话,没有那样发脾气,我们后来会是什么样,会不会大学也保持着联系,会不会还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会不会……”

  沈星河站在那边,静静看着低头认错的叶晚意,忽然只觉得心疼,其实他也曾经气到发疯,想着凭什么自己要受那些指责,然而现在,时过境迁,他早就不在意了,这个道歉,不是必须的,但是当面前这个人说出后悔两个字的时候,他才意识到,两个人的傲气和一时意气之争,让他们错过了整整八年时光。

  如果他当时低个头,或者继续缠着她,在她低估的时候选择陪着她鼓励她支持她,哪怕她一直把他推远,只要他够坚定,她一定能够敞开心扉。也许他们会一起度过美好的大学时光,一起去留学,一起考入外交部……

  “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绝对的公平,而我,只是拿不公平当借口,不敢面对自己的失败罢了。”

  沈星河把她拥入怀中,紧紧抱着。

  “好了,道歉我接受,不说这个了。”沈星河知道她一提这些,就会难受,他轻轻拍她的背,“从前都过去了,重要的是当下,是以后。”

  她伸手环住他的腰,把头埋进他的胸膛,眼睛湿漉漉的好像还弄湿了他的衬衣。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叶晚意发现自己变得越来越脆弱了,从前很少流眼泪的她,现在很容易情绪波动,然后竟然忍不住这溢出的泪水。

  沈星河用手轻轻抹去她脸颊上挂的泪,柔声说道:“都成小花猫了。”

  “哎呀。”叶晚意被说得不好意思,推开他准备去卫生间洗把脸。

  “竟然推我。”沈星河拉住她不让她走。

  “干嘛,我要去洗脸。”

  “我帮你。”他眉毛一扬。

  “哈?不要,我又不是不会洗脸。”

  “那干脆一起洗个澡。”

  “不行,那样今晚什么都干不了,回头还要收拾去天津的行李呢。”

  “那个不急。”

  “那也不行。”

  叶晚意看他跟着自己,知道他没安好心,有意和他捉弄,便立马眼疾手快地把门关上反锁,然后从门后洋洋得意地说:“有本事你自己进来咯。”

  “你别忘了,这里以前可是我的地盘。”沈星河说着,便去鞋柜那边找了钥匙。

  他拿着钥匙,在卫生间门口晃出声音,给里面的人听。

  “有钥匙你也不准进来!”叶晚意斗不过就开始耍赖。

  “你说的哦,我不进去。”

  叶晚意这才意识到,自己换洗衣服什么都没拿。外面没了动静,叶晚意想着他可能先去了书房,她偷偷把锁打开,然后咯吱一声,开了一条门缝查看情况。

  哪知道沈星河一双手立马伸了过来,他推开门,以压倒性的力量差距进了卫生间。

  “啊……”

  叶晚意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他抵在了门上。

  “猫捉老鼠的游戏,你好像不太行哦。”他勾着嘴角。

  “我要去拿换洗衣服……”

  “待会再拿。”他欺身吻了上来。

  “待会洗了澡怎么拿嘛……”

  “待会我教你怎么拿。”

  “唔……”叶晚意还行反驳,但是嘴巴已经被堵上。

  从洗手台都淋浴间,一地旖旎,氤氲的水汽让人迷了双眼。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