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非正式婚姻 > 第54章 晋江独发

第54章 晋江独发

  关于烧烤,叶晚意就随口那么一提,哪知道沈星河真带她过来了。开车开了一会儿,反正路已经不是叶晚意认识的那种,车停在路口大树底下,两人又顺着小路走了一段,来到一个胡同里。

  道上黑漆漆的,远远看过去就一个路灯有些光亮,能看见三三俩俩的行人影子,这种小巷子叶晚意平时晚上一个人肯定不敢走,但是这会儿沈星河牵着她,莫名觉得安全感十足,晚风徐徐,两人并肩,倒是把一条偏僻的小路,走出了一种喧嚣城市中幽静净土的感觉。

  等快要走到光线最亮处的时候,叶晚意才发现这儿竟然有这么多人排队。

  空气中已经有了浓郁的烧烤味儿,油滋滋的肉香和刺激味蕾的孜然辣椒调料,舌尖已经抑制不住在分泌口水了。

  “这种地方,应该很好吃吧。”叶晚意兴奋极了,两眼都在放光,毕竟这样藏在巷子里的店,正儿八经全靠口碑吸引人的,味道不行根本经营不下去。

  “我也好多年没来这儿吃了,今天过来碰碰运气,没想到还在开。”沈星河先去队首那边点了单,然后拿了个红色塑料牌,和叶晚意一起在队伍末尾等。

  “你上一次什么时候来的?”

  “大学的时候吧,被边泽叫来的。”沈星河看风有些大,和叶晚意换了个位置,他挡在风口,淡淡说道,“不过这家店,我们小学的时候就开了,以前放学经常过来吃,夜里两三点老板也在的,他们就住在这屋子里,晚上五六点出摊儿,正好是放学的点儿。”

  前面排队的几个女生刚才听沈星河点单就看了他好几眼,这会儿更是频频回头,他走在哪儿都扎眼,这会儿更不用说了,别人过来要么穿着睡衣出来吃夜宵,要么就是压马路饿了过来点两串解馋,穿着都很随意,沈星河衬衫西装标配,还把呢子长大衣披在了叶晚意身上,不知道的,还以为在拍电视剧呢。

  “你估计命里桃花就好,所以走到哪都有人惦记。”叶晚意揶揄他。

  沈星河无奈笑了笑,把她揽在怀里:“你这是在点我?”

  “我可没有。”叶晚意否认。

  “出去外派基本就是苦行僧的生活了,这几天是不是得尽量满足我?”

  “哪天没有满足你……”叶晚意听他讲浑话,锤了他一拳,“我是说,你得坚守住初心,别干出破坏我们友好婚姻同盟的事儿。”其实她十分相信他的人品,只是不知怎么,这些话还是压在她的心口,让她忍不住想要说出来,她不能理直气壮地去撒娇要求他什么,因为他们的婚姻本就不是建立在非对方不可的浓浓爱意上,与其说是让他坚守初心,更多的其实是表达自己隐隐的不安和忧虑。几年的时间,有太多的未知数了,她可以保证自己在这段期间没有任何变化,但是她不能确定对方……会不会有些别的想法。也许会厌倦,也许会有更新鲜的感觉出现,也许,有别的职业考虑……

  “好,答应你,那就预祝我们的婚姻同盟关系如钢铁一般牢不可破。”他的话里带有几分玩笑的意味,就着叶晚意抛出的字眼,给了所谓的承诺。

  “十串羊肉串好了,先来拿!”店家在叫他们。

  “我去吧。”叶晚意主动请缨。

  不锈钢托盘,上面放着滋滋冒油洒满调料的串儿,拿了两张纸叠在一起包着铁签子,但是油还是渗了出来,弄得叶晚意手上腻腻的。

  “都我来拿吧,你就别沾了,待会手上弄油了没水洗也擦不干净。”叶晚意嘱咐道,“你还要开车呢。回头弄得方向盘上都是烧烤味,不好清理。”

  “所以我是看着你吃?”沈星河挑眉看她。

  “怎么会,我拿着你来吃就好了,我一串你一串怎么样?”叶晚意伸出手,认真道,“我待会手可以哪也不碰。”

  “你可以直白一点把这样描述成我喂你……不知道你是真洁癖还是套路深哟。”沈星河配合地张了嘴,咬了一块,许久没尝的味道,肉质鲜美、外焦里嫩,倒是和记忆中的美味分毫不差。

  叶晚意看他吃得香,喂完他之后自己也尝了下,肉一入口,她便连连点头:“难怪生意那么好。”

  老板的串儿一茬接一茬地烤好,叶晚意和沈星河就这么站在路边,端着个不锈钢托盘慢慢吃着,好不惬意。因为叶晚意不让沈星河用手拿,所以都是她仰着头拿签子喂他,她披着他的呢大衣,他双手插袋,时不时帮她整理散落挡着视线的头发,身高差加上高颜值,动作又极其亲昵,惹得排队的人纷纷投来羡慕的目光。

  “其实外交部里离婚率高,和出轨关系都不大的。”沈星河忽然开口。

  “嗯?”叶晚意眉毛一扬,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提这个,她拿餐巾纸替他把嘴角的油污擦干净,“怎么说?”

  “边泽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他妈妈是外交体系内的,两人学生时代相识结的婚,后来边泽爸爸生意稍微有了起色,权衡再三,离的婚,因为作为外交部工作人员的配偶,在商业板块有诸多限制,那个时候管得很严,尤其是涉及到外资投资之类的,为了防止内外勾结,是明令禁止的。”

  沈星河接着说道:“后来边泽还开玩笑,说2001年,全中国都在庆祝中国顺利加入wto,只有他,小学二年级,面对父母因为这个喜讯而离婚的事实。”

  “没想到会这么……”叶晚意没法去评价,“之前还不知道会有这些限制。”

  “当然了,边泽只是自嘲,不过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和全球的商贸关系加强,边泽父亲的野心和蓝图肯定不会止于国内,更不要说处处受掣肘,据说他们离婚谈了许多次,边泽妈妈也不愿意辞职,最后就……离婚了。如果不离婚,大概你应该看不到现在这样规模的中远集团。”

  “我这个职业……有影响吗?”叶晚意忽然问。

  “没有。”

  “还好我没有什么做生意的头脑。”叶晚意暗暗庆幸,转而又问,“那……你父母为什么离婚呢?”

  沈星河沉默了一会儿,缓缓开口:“不知道。他们离婚这么多年,也没有另外组建家庭,说起来还都是同事,偶尔见面倒也是和和气气。据我爸有一次喝醉酒跟我说,他从前一直让着我妈,有一段时间,他工作上很憋屈,感觉很窝囊,心情不是很好,就没像以前一样迁就我妈的情绪,加上聚少离多,几年见一次面,孩子嘛,既不讨喜也不懂事,就跟练了个废号似的,最后就闹到了离婚这一步。”

  “你妈妈是y市人,那个年代从小地方考到外交部,应该是很优秀的。”叶晚意想起那天和沈母见面的场景,其实她那些话,刺耳是刺耳,却也无可厚非,毕竟她也说了,她只是站在一个过来人的母亲角度上,想让她儿子的婚姻生活幸福美满些。

  “她如果不是y市人,我也不会转学被送到y市外婆那边。”沈星河其实还是相信有缘分这个东西存在的,冥冥之中,他和y市这个城市有缘分,所以他在那,也遇见了叶晚意。好在,他浑浑噩噩的青春有一个觉醒期,最终没有走上弯路,而叶晚意,恰恰好,不早不晚地出现,成为那个指路的路标。

  “现在想起来,我小时候还真的挺浑的。当时只顾自己的感受,全然不能理解父母的一些处境和难处。”沈星河感慨道,“那段时间恰好是国家韬光养晦的时期,在国际上外交政策比较谨慎,发言人说话也不像现在这么强硬。大使馆被炸,银河号事件,81192撞机一系列事件,都给他们的心里蒙上难以排解的苦楚和委屈,打落牙齿和血吞,心里都憋着一股气,回到家又怎会有好心情呢。”

  这些事情发生的时候,其实叶晚意和沈星河都还很小,只是后来从书本上,或是看一些旧的新闻报纸和视频了解到这些真实发生的事件,都让人忍不住泪目的时候,再回想当时亲身经历这些的在各个岗位上的人,尤其是沈星河父母这些人,他们那种心中的愤懑不平和不屈不甘不言而喻。

  “好在现在国家实力变强了,你们出去的各方面条件也好些了,安全也更有保障。”叶晚意深吸一口气,表情坚定,“加油,我会做好你坚强的后盾。”

  “现在没什么后盾工作需要你做,你照顾好自己倒是真的。”沈星河摸了摸她的头,“把手擦一擦,吃完我们回家吧。”

  “好。”

  出发前,沈星河站在车外边接了几个电话,叶晚意则安安静静坐在车里面等。看他表情挺严肃的,等他上了车,她忍不住问他。

  “是谁的电话呀?”

  “边泽的,还有派出所那边。”沈星河发动车子,说道,“那个白色小药丸,成分检测出来了,算不上危害多大,所以律师那边说还没涉及到刑事责任。”

  “哦。”叶晚意又问,“那cecilia他们怎么处理?”

  “违反了相关的治安管理条例,我们这边不同意谅解,也不需要赔偿,顶格处罚,也就拘个10天吧。”沈星河难得语气这么冷峻,“边泽会联系媒体,坤鹏地产那边的负面新闻明天就会爆出来,中远应该会趁机收割一波他们。至于麒麟嘛……”

  “也曝光麒麟?”叶晚意皱了皱眉,要是这样的话,估计她回去有些难交代,毕竟属于内部员工自爆,对公司的形象影响不是一丁半点,按道理,要知会许淮远一声才好。

  “我相信你们公司自会有安排的,边泽那边主要目标还是坤鹏地产。”

  “嗯。”叶晚意以为沈星河是顾忌自己在麒麟上班,所以没有狠狠追究,后来才发现,在有些事情的处理手段上,她还是太嫩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