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非正式婚姻 > 第49章 晋江独发

第49章 晋江独发

  许淮远主导的这次征集活动,在首轮比拼上公平性是非常强的,参赛者匿名、投票的所有员工也全部不记名,每人限有效票数,且部门高管不得干涉普通员工投票自由,包括但不限于各种明示、暗示,并设立举报监督邮箱,如果查证有干扰评选公正的行为,会对该部门领导进行降绩效甚至撤职处理,且将该部分绩效转化为举报奖金发放给举报者,并保护其隐私。

  这是许淮远第三年搞这个活动,流程已经相当成熟,据传在首年办这个栏目征集活动时,麒麟的各路菩萨和神仙都想插一脚分一杯羹,毕竟,一档栏目从起步到上架,再到成为常驻的叫座又叫好的王牌,中间的利益链条多诱人大家都知道,并且,当时许淮远刚上任,众人都想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路数,各方错综的关系他又怎么平衡。

  谁知道,许淮远的行事风格,就像一把磨得极快的剪刀,乱成一团的毛线团,他干脆一咔嚓全剪了。先是公开在全公司大群点草某部门拉票恶□□件,指名道姓骂得叫一个难听,那文章写得,让人看了很难不共情,又把不让实习生参加比赛的某著名靠关系远近亲疏论资排辈的部门拉出来鞭尸,将其部门大小一串领导一撸到底,让原本还在观望的人瞬间感受到了一丝希望的气息。

  最后许淮远凭借一份接地气的公开信,让这个活动真正被大家重视且认真对待,或者说,他的一系列操作,让心中有那团火的人,愿意为自己的梦想,去迈出这一步,而不是计较着下班时间做这些无用功,还不是为那些有关系的人陪跑?

  公开信的名字也很刚,叫做《请不要给观众喂屎》,彼时麒麟在娱乐专题上,创意全部靠复刻,效果全部靠求广告商爸爸多给预算,然后请各种热度高的明星来站台维持,人文社科这个版块更是每况愈下,发人深省的社会题材点到即止不敢深挖,不疼不痒的鸡毛蒜皮倒是翻来覆去买热搜炒冷饭,到后面,更是连新闻的本都忘了,实地采访不当回事,全靠坐在办公室对其他同行的成品进行面目全非的剪辑和吸人眼球无底线的二次加工博眼球。

  如果大家都默认自己是这样的水平,默认自己混在这样的媒体队伍里,那么,请你放下手中的笔,还不如去拿刷子扫厕所,观众吃屎,我们铲(产)屎。

  这是许淮远信中的原话。

  听闻这些关于他的江湖传说后,叶晚意打心眼里对他又多了几分敬意。她这次策划的栏目名称为《远方的你》,栏目宗旨是探索、观察、感受每一个离开家乡在外漂泊奋斗的中国人的生活场景,叙事角度不需要多宏大,切入点可小可大,在改革开放全球化的时代浪潮下,展示中国人的生活态度,构建华人圈的心灵家园,关注每一个鲜活的个体背后的故事。

  十分钟的demo短片,叶晚意用一个在北京南站里中式快餐厅吃饭的老人切入。老人约莫六十岁的年纪,头发花白,穿着一件洗得有些发旧开裂的旧款黑色皮夹克,坐在角落的桌子上,脚边放着两个大蛇皮袋,看样子是刚下火车,从带的行李来看,这趟旅行并不是短途。

  画面切入他点的餐,一份白米饭,一双一次性筷子,还有一包自带的榨菜。他小心翼翼把榨菜包撕开一个小口子,一点点从里面把榨菜往外挤,看似线条粗犷的大汉这个动作却极为细心,可能既怕漏出榨菜汁弄脏桌面,又怕挤多了浪费吧。

  老人脸上没什么表情,周围的人也行色匆匆,店里的工作人员忙着自己的事情,没有人注意到这样一个人,因为,在北京,这样年纪、这样打扮的农民工,每天有太多出现在这个车站了,有刚到这个地方挣钱的,有兜里揣着票子回老家的。

  老人就着榨菜,吃了一半的白米饭,他的脸上,在接起一个电话后,脸上出现了笑容。

  “刚到南站,在吃饭呢。”

  “当然吃得好呀,在快餐店里咧,点了份……点了份烤肉拌饭。”老人看了看离他不远处的那一桌上的菜,笑着对电话那头说,“你们吃得什么呀?”

  “红烧肉呀。那要多吃几块啊,爷爷要继续赶车去工地找你爸爸啦,不跟你多说了,你在家乖乖的哦。”

  ……

  是从什么时候,你从骗父母没钱吃饭想多要点零花钱,到还完车贷房贷兜里所剩无几还骗父母说钱多多的够用,不用你们贴补。

  小时候看不懂那篇妈妈喜欢吃鱼头不喜欢吃鱼肚的满分作文,长大了才懂他们一直用这样善意却漏洞百出的谎言来为你省出一根棒棒糖的钱,省出一套房的首付。

  叶晚意没有去过多解读那个父亲的镜头,反而是用了一段子女视角的反向旁白娓娓道来。短片的最后,有一个邻桌的中年男人找到快餐店店主,付了30块烤肉套餐的钱,希望店主可以把这份餐送到那位老人手上,并告诉他这是搞活动送的,不要说是其他人付钱买的。

  “我只是忽然想到我在老家的父亲,如果知道他吃得这么不好,我会……我会……很难受。”中年男人有些哽咽,“我忽然想他了,想给他打个电话。”

  短片最后十秒,放了一张老人手捧烤肉饭咧开笑容的照片,咔嚓,胶片定格。

  店家说:这是本店新品口味的烤肉饭,只要愿意帮我们拍一张宣传照,就可以免费试吃套餐。

  老人笑着答应了。

  短片结束。叶晚意没有用犀利的言辞去点破、评判一些社会问题的对与错,她没有问老人为什么年过花甲却不退休,她也没有问老人的子女在北京多久了,多久没回家……

  没有刻意煽情。

  没有指点江山。

  如果看过这个demo的人,忽然记起来给不在身边的父母打一个电话,那么远方的你,远方的他,都会露出会心的笑容吧,就像那个老人一样。

  人文社科类,叶晚意的作品,人气很高,在一周的投票期以第一毫无悬念地杀出第一轮,并且获得了第一轮的两千块奖金。工资还没发,叶晚意先获得了这笔意外之财,很是开心,她先是给叶母转去了一千块,说自己在公司内部的活动中获奖了,让她拿这个钱去买之前舍不得买的腰部按摩椅。

  剩下这一千,叶晚意想了想,已经有了主意。沈星河的生日快到了,这算是婚后两人第一次经历比较有纪念意义的日子,叶晚意想给他一个惊喜。

  生活嘛,总是要有些仪式感的。

  和姜凝商量了半天,叶晚意最终买了一条正红色领带回家准备送他作礼物。他什么都不缺,太便宜的没诚意,太贵的也太浪费,送一条领带再好不过了,因为他穿正装比较多,领带肯定是要打的。这样,以后她不在身边,他系上这条领带,说不定能想到她,叶晚意私心里这样想。

  她特地关照沈星河今天下班要准时回家,不过好像没得到回复。

  叶晚意没在意,想着可能这会儿在忙,待会忙完看见会回。她自己早早下了班,去了超市买了菜准备亲自做一桌家常菜为他庆生。

  忙好了一桌菜,再一看手机,已经七点了,按道理已经下班了呀。难道在加班?那怎么没有回信息呢?

  叶晚意有些担心,但是又怕他是临时有事。看着摆在桌子上精心用缎带装饰好的领带盒和一桌弄好的菜,她有些不安。

  电话打过去,关机……

  又等了半小时,叶晚意决定下楼去敲门,看看宋雪回来没,他们是一个部门的,有什么事,她应该知道,如果她家也没人,就证明在单位临时有急事。

  叶晚意解开围裙,坐了电梯下楼,她来到三楼,轻声敲门。

  约莫几秒钟,门就开了,宋雪见是叶晚意,没什么表情,不算热情也不算冷淡。

  “有什么事吗?”宋雪倚在门口问,并没有要请叶晚意进去的意思。

  “我想问问沈星河下班了吗?我联系不上他,手机关机,消息也没回。我有点着急,所以就来问你了。”

  “他应该暂时不能回家。”宋雪回。

  “好吧……”叶晚意想着,果然是临时有事,她还担心是路上出事,这下听到宋雪这么说,才放下心来,“谢谢你了。”

  “今晚能不能回来,也不一定的。”宋雪补了一句。

  “什么意思?”叶晚意不明所以,觉得有些反常。

  “其他的我不能跟你说。”

  “好……”

  叶晚意和宋雪道别,上楼回家,电梯门刚打开,她便见到一个五十多岁,穿着黑色长裙,一头精致盘发,戴着紫色丝巾的女人站在她家门口。

  那人听到了电梯门打开的声音,也朝这边望来。

  饶是经过岁月洗礼,头发有些花白,但脸上的皮肤和法令纹所沉淀的阅历,和那人眼神里饱含诗书的气质、浑身的气场,却非常人能比的。

  叶晚意生出一种直觉,却不敢肯定,她希望自己的直觉不要那么准。

  “请问您是?”叶晚意问。

  “我是沈星河的妈妈。”

  叶晚意预设过无数次婆媳相见的场景,但是没想到这一刻会来得这么突然,她比原先说的日期早到了一天,沈星河竟然也有事不在家,只有她一个人面对。

  这些突发状况,让叶晚意的脚步有些发软。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