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非正式婚姻 > 第48章 晋江独发

第48章 晋江独发

  改稿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不过实习工作上手了两周之后,叶晚意也不是傻子,有些不该她做的,做完费劲还落不着好的事情,她则该推就推。

  年终总结,许淮远把几个口碑和收视率都不如人意的节目砍掉后,公开在麒麟发起了八个类别指定专题的节目策划征集,凡是有意者,都可以带着自己的创意和策划参与,策划案一轮为麒麟内部员工公投,二轮到高层那边投,最终再结合广告商的投入意愿,决定最终能投入制作的新节目。

  一时之间,麒麟内部各个都摩拳擦掌,大家的参与积极性非常高。

  叶晚意每天各种查资料,忙得不亦乐乎,连中午吃饭的时间都不放过。

  “我发现你这精力太旺盛了,连着多少天了,跟打鸡血似的。”姜凝在食堂,看着好友叶晚意扒拉了几口饭,便放下筷子,去改那个已经优化了一遍又一遍的策划案,她表示,不愧是学霸,这种精益求精,不甘平庸的进取精神,不是她等凡人之辈学得来的,食堂这么好吃的金汤酸菜鱼,竟然有人不感兴趣。

  “还好吧,我觉得挺有意思的,一点儿也不累。”

  姜凝点了杯奶茶,午休时间还有半小时结束,她手机刷累了,这会儿靠在座椅上发呆,看见叶晚意手上的钻戒,忽然心血来潮,问:“话说,你结完婚感觉怎么样?”

  “感觉……还行。”叶晚意也不知道怎么来形容,但是至少没有想象中的恐怖,虽然个人生活习惯上会有些小差异,但是都能克服,比如她怕冷,沈星河怕热,在空调温度和盖被子上总是有分歧,但是慢慢磨合也能达到彼此都适应的那个温度,吃完晚饭会一起去散个步,偶尔还逛一逛夜市,吃点烧烤炸鸡之类的垃圾食品。晚风习习,牵着手并肩走在河岸边看着远处万家灯火的时候,真的会生出一种天长地久的感觉。

  “还行是什么意思嘛……”

  “比单身的时候多了一点点依赖感,或者说,从前那种感觉是孤独,只是我一直不知道而已。”

  “你爱他吗?”

  叶晚意思考片刻,不知道该做肯定还是否定回答,因为她压根就不知道爱的定义是什么:“你指的爱,到底怎么样才算是爱,怎么样才算不爱呢?”

  “也是,以前我觉得我爱薛凯,薛凯也爱我,现在才发现,那好像不是爱。”姜凝说,“不是旧爱忘不了,而是新欢不够好。忘掉一个人最快的方式,就是爱上一个新的人。”

  “……”叶晚意暂时还体会不了这么洒脱的方式。

  “那你觉得和沈星河这种,和我们基本上属于两个世界的人在一起,会有压力吗?”姜凝又问。

  叶晚意知道她的意思,说起这个,不禁叹了口气:“他说再过几天他爸爸妈妈会回来,我还不知道怎么办呢……虽然他说让我放心,不用太在意,但是……哎,古话怎么说来着的,丑媳妇迟早要见公婆的。”

  “你还丑啊?那我们还活不活了?”

  “我说的就是那个意思嘛。”叶晚意继续说道,“而且我叔叔最近一直在找我,要我帮他托关系见中远集团的领导,我真的是,拒绝的话我都说尽了,他就跟听不懂一样。”

  “不理他们就对了,当初但凡对你们母女俩好点,你也不用受那么多罪。现在见你嫁得好了,就又想着来巴结,然后利用你的关系,脸可真大,吃相忒难看。”姜凝知道叶晚意家里的那些个陈年旧事,对这种势利小人也是嗤之以鼻,“不过你也注意点,别说得太绝,这种小人,达不成目的指不定怎么编排你呢。”

  “他说随他说去吧,反正那些个亲戚我也不想处。”

  提到中远集团的领导,姜凝自然而然浮现出了边泽的样子。

  “你觉得边泽怎么样?”她问。

  叶晚意一头雾水,如实回答:“挺仗义的。”

  “关键长得帅,还很有钱,不是一般有钱的那种。”姜凝说着,随即又忽然懊悔地用手捂住了脸,内心哀怨无比,她是脑子有病吗,竟然又把他微信给删了,关键是,再想偷偷加回去的时候,发现对方已经关闭了搜索微信号添加这种方式。

  “确实。”

  “他最近在干嘛?”

  “哈?我怎么知道……”叶晚意答,“我和他正常没有交流的,顶多就是星河忙的时候,他会让边泽捎带着照顾我一下。那天晚上下大雨我打不着车,星河又在办公室走不开,最后就是边泽的秘书来接我的。”

  “这样啊……”

  “你是不是对他有意思?”叶晚意切中要害。

  “这么明显?”

  “你脸上都写着了。”

  “靠。”姜凝调整了下表情,“有意思谈不上,只不过谁不想嫁入豪门做阔太呢,少奋斗几辈子呢。”

  叶晚意若有所思:“也许等你真成了阔太,物质的东西都拥有的时候,你就会渴望精神上的专一和珍爱。”

  “切……我才没那么贪。”

  “不过,听星河说边泽好像是不婚主义。”

  姜凝一副丝毫不惊讶的样子,淡定表示:“看得出来。这种不婚而又能在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绝对是高手。”

  “你怎么看出来的?”

  “我……”姜凝不打算瞒着姐妹,索性一股脑全坦白了,“睡出来的。”

  “什么?”叶晚意一脸震惊,不禁喝了口汤压压惊。

  “就那天婚礼结束晚上,他送我回去的,然后我们……你懂吧,气氛使然,半推半就。”

  “我不太懂……”叶晚意虽然自己这方面保守,绝对不会接受onenightstand,但是成年人有需求似乎也正常,况且都单身又认识,也不违法什么的,所有又改口,“大致也能懂。”

  “你懂不了的,你这辈子大概会被沈星河吃死,有了他,你接受不了第二个男人。”姜凝将喝完的奶茶扔进垃圾桶,说道,“或者说,你很幸运,一下子就选了他。”

  “……”叶晚意不知道怎么说,只是,沈星河好像也从来没有说过爱她这样的话,他一直关心她、照顾她、迁就她、让着她倒是不假。幸运吗?好像从婚姻的角度上,有这样一个标准的丈夫,已经是幸运至极,但是这样的幸运其实早已经摆在桌子上谈好,明码标价的,他需要一个稳定的婚姻,她不能也不应该在他不在身边的时候,有任何的抱怨和不满。

  “我有点害怕见他的父母。真的……就是从心底里那种恐惧。”叶晚意道出自己的担忧,“我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做,要表现成什么样才是最合适的。”

  “喜欢你,你哪样都好,不喜欢你,你哪样都不顺眼。这种事儿,说白了,看老公情商的,你就顺其自然吧。”

  “哎……”叶晚意叹气。

  午休时间结束,各回各的部门上班。姜凝没跟叶晚意说的是,其实那一晚,她要付主要责任。

  当天婚礼结束,送完叶晚意他们,姜凝一个人坐在边泽的车上。

  宴会现场的闹腾和喧嚣,和此时漆黑又寂静的夜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盏盏路灯在车窗外飞速后移,姜凝忽然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挫败感,好像她在前男友的婚礼上赢了,但是实际上,她输得也很惨。

  “家住哪里?”边泽问。

  “我不想回家,我妈在家,不想让她看见我这副鬼样子。”

  “那……去酒吧再喝点?”

  “我又喝不醉。”

  “……”边泽开着车,绕了二环好几圈,姜凝也不说话,最后竟然啪嗒啪嗒地兀自掉眼泪。最后老这么开着也不是个办法,加上好歹是叶晚意的朋友,他有义务保证人家今晚的安全和健康吧,心理健康也算,所以,边泽把车开回了自己的别墅,停在了地库里。

  “别哭啦,妆花了多难看。刚才不是还开开心心的吗?”他把车停好,开始了安慰模式。

  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姜凝哭得更凶了,她还断断续续,上气不接下气地问:“我就是不明白,我比那个金雨薇差在哪儿了,凭什么他就能一转脸娶人家,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我的青春就活该喂了狗吗。”

  “那可不就喂了狗。”边泽皱着眉,给她递纸巾,“你还能反咬狗一口?来,擦擦脸,都成花猫了。”

  “哪有,我这都是防水的!”

  “好好好,防水,那不哭了呗。”边泽好脾气地哄着。

  “你把我带哪里来了?”姜凝看了看外面陌生的环境,问道。

  “我家车库。我就不请你上去了,你冷静一会,心情平复了我再送你回家。”

  边泽左手扶着方向盘,侧身看着她,车子拉了手刹,但是没有熄火,俨然一副耐心等待她调整心情的样子。

  车库的灯是感应的,进来有一会儿功夫之后,光线变暗,姜凝看见他的轮廓半隐在昏暗的光线中,黑色衬衫领口微微敞着,露出结实好看的喉结。她忽然就有了邪念。

  “你有女朋友么?”姜凝问。

  男人眼神微微眯起,嘴角扬起,回得直接:“怎么?要做我女朋友?”

  “不是,只是想确认你现在是不是单身。”

  “是单身。”边泽回答。

  姜凝扭过身子,跪在副驾驶上,上身微微前倾,她轻轻抓住他的右手,问:“你要感受一下我现在心跳有多快吗?”

  细长白皙的脖子上那条珍珠项链,在夜色中闪着光泽,裙子本来就又紧又短,这会儿她跪在座椅上,让人看了更是喉咙发紧。

  边泽没有拒绝。

  姜凝索性就捏着他的手腕,让他的手掌就这么贴在自己胸前,感受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

  大概没有男人可以拒绝这样的柔软触感,姜凝从副驾驶到驾驶座,后来又和边泽上了楼……

  ……

  第二天一早,姜凝趁着身边人没醒,便悄悄穿好衣服叫了车走,在出租车上,她再次删了边泽微信,心虚……是真的心虚,所以删除之前把婚礼上赢的1000块还转账给了他,希望以后别再有瓜葛,昨晚是她鬼迷心窍。其实她真的不是随便的人,说起来,薛凯算第一个,边泽才是她睡过的第二个男人……她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就忽然放松了这条防线。

  然而奇怪的是,自那以后,姜凝对薛凯那种不甘和愤怒感全然消失了,甚至晚上还会做春梦……而梦境中的对象,脸不再模糊,反而身体和面容的每一处都极为清晰,清晰到那种触感、质感逼真到令人发指。

  她忽然就觉得,不应该骂薛凯见异思迁,无缝对接,因为她自己好像也不是什么好人……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