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非正式婚姻 > 第46章 晋江独发

第46章 晋江独发

  姜凝在接到叶晚意电话,得知边总要去吃薛凯的婚礼喜酒并且可以再次充当一下她男友的时候,下巴都快掉下来了,感叹这是什么人间大善人!也太给力了吧。不过上次为了避免误会,以及怕对方觉得自己对他有什么非分之想,脑子一热好像把他微信删了!

  “那个……你那边讲话方便吗?”

  叶晚意不知道为什么姜凝会这么问,看了下车里面,另外两个人是沈星河和边泽,叶晚意答了一句方便。

  “你把边总的微信号界面截图给我呗……”

  “额……好吧。”

  虽然是拿着听筒讲话,但是叶晚意觉得,那头的声音,这边车里似乎都能听见。

  不一会儿,边泽的手机提示音响了几下。

  他拿起手机,瞥了一眼,表情玩味。

  【敬爱的边总!感谢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莅临我前男友饭局,拯救小女子脸面于水火之中,大恩大德不言谢,都在酒里!!!】

  这是把之前删他那事儿当不存在是吧,以为他没发现?

  叶晚意他们一行三人到酒店是六点。沈星河白衬衫,领口敞着没系领带,下身黑色笔挺的西装裤,衬得腿更为修长,进了大堂有暖气,他把黑色风衣脱了挎在手臂上,整个人清俊又随和,叶晚意穿了件淡粉色大衣,里面是白色的贴身高领羊绒裙,曲线玲珑,却又异常温婉可人。两人并肩走着,一副恩爱夫妻的模样,惹得经过的人频频侧目。

  边泽穿了一件黑色衬衣,外搭一套高定烟灰色西装,手腕上价值不菲的表,走路带风,举手投足无一不透着他身价不凡的矜贵气质,和他平时穿运动服的时候,完全是两种感觉。

  要说没见到姜凝之前,叶晚意还在想,他穿得比新郎还帅,会不会有点太喧宾夺主了啊,然而,姜凝一来,叶晚意头脑中只闪现一句话,那就是,这俩人在某些方面简直绝配。

  姜凝穿了一件全黑色绒面短款抹胸小礼服,脖子里配了条光泽莹润的珍珠项链,手拿香奈儿手包,栗色公主盘发加亮片蝴蝶结发饰,妖冶明艳又不失青春,该露的地方全都露出来了,走红毯的明星也不过如此。

  “天哪……”叶晚意上前,把她转了一圈,惊叹,“你往这一站,别人的眼睛还能移开吗?”

  姜凝挺了挺腰板,手娇羞地掩在胸口,挡住那呼之欲出勾人魂魄的傲人双峰,可这一双笔直雪白的腿,也是一大杀人利器啊。

  饶是见惯美女的边泽,也忍不住看了好几眼,上次吃饭,姜凝穿得普通,也没化妆,她五官清秀,虽不是能让人一眼沦陷的浓颜系长相,但是这身材,绝对是够顶了,要料有料,尤其是穿上这套衣服,完全放大了优点。

  边泽双手插袋,走到她身边,把右手手臂撑开,示意她挽上,语气含笑:“姜小姐今天真是光彩照人,明艳夺目。”

  “谢谢边总。”姜凝也不扭捏,大大方方挽上。

  “今晚我们不是情侣身份?”边泽提醒她,“边总这个称呼是不是不合适?”

  “你刚才叫我姜小姐的。”姜凝说,“我们俩名字都是两个字,也没有昵称啊……阿凝阿泽太土了吧,这是什么乡土文学?凝凝?泽泽?也不行,会吐的……”

  边泽顿了顿,说道:“还是叫全名吧。”

  “好嘞。”

  叶晚意挽着沈星河走在后面,两人闲聊。

  “姜凝今天好美啊,哪个男人能抵挡得了啊,薛凯肯定后悔死。”

  “后悔不至于,大概率是不甘心。”沈星河理性分析了下,“他既然提出了分手,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这一点,男人比女人现实得多。”

  “那……理想和现实你选哪一个?”叶晚意忽然问。

  “对于我来讲,理想和现实并不冲突。”

  “……”叶晚意不满意这个完美答案,又问,“你们男人是不是都喜欢贤惠家世好的做老婆,姜凝那样的做女朋友?”

  沈星河皱眉,问:“姜凝是哪样的?”

  “当然是身材好性格辣啊。”

  “你只是没像她那样穿而已。”沈星河的声音轻飘飘从头顶传来,他凑近她的耳朵悄声说,“我觉得你更胜一筹……不要妄自菲薄,我可是很有发言权的,毕竟只有我看过。”

  “喂……”叶晚意脸红得不行,根本禁不住他逗。

  ……

  酒店订的四季青,虽说达不到多么奢华的级别,但是至少比当初薛凯和姜凝商量着定下的档次要高得多。宴会厅门口放着新郎薛凯和新娘金雨薇的婚纱照,旁边搭了一处迎宾台,新郎新娘站在那边迎接宾客,也有不少人在那边和新人合影。

  薛凯看到姜凝和叶晚意过来的时候,还是有些吃惊的,他本来笃定姜凝那天晚上骗他,今天怕露怯,肯定是会缺席的,哪知道她竟然来了,还挽着那个男人的臂弯,甚至穿得……穿得这么……

  新娘金雨薇没见过姜凝和叶晚意,但是这一行四人确实太瞩目了,让人不得不注意,她问身边的人:“这是?”

  “我的两个大学同学。”薛凯脸色如常,看着他们往这边走。

  姜凝和叶晚意将红包放入指定处,过来和新人合影。

  “新婚快乐呀。”姜凝笑语盈盈地同新人打招呼。

  “谢谢。”金雨薇笑着回应,但是心里却不是很舒服,都知道,来参加婚礼打扮要得体,不能抢了新娘的风头,这女人穿成这样,怕是让别人都看她了吧。

  “我们通过电话的。”姜凝提醒道。

  “嗯?”金雨薇不明所以。

  “其实前男友的婚礼我本来是不想来的,但是薛凯给我发了请柬,一再盛情邀请,我没办法,只能来了。”说着,姜凝挽了挽头发,“真心祝愿你们俩,永结同心,白头偕老哈。”

  金雨薇这才意识到,原来姜凝就是薛凯的那个前女友,怪不得刚才觉得声音有些熟悉。

  薛凯抿着嘴,不说话,金雨薇脸色有点垮,但还是保持着笑容。

  “还是谢谢你们,不然我也遇不见我现在的男朋友。咱们一起合个影吧。”姜凝招呼叶晚意他们一起过来,在新郎新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就咔嚓按下了相机自拍键。

  入场入座到同学那一桌,姜凝把刚才的照片发到朋友圈,配文:和现男友参加前男友婚礼,这就是爱情。

  这是姜凝第一次不修图,直接发朋友圈。哼,谁丑谁尴尬,她今天可是精心心机全妆,而且在他们四人的颜值吊打下,新郎新娘显得尤为逊色。

  大学同学基本都知道姜凝和薛凯什么关系,所以有些人还以为姜凝不来,哪知道这位姐姐不但来了,还带来了看起来更年轻有为的权贵男友,颜值和气质吊打了薛凯几条街。加上刚才那条朋友圈,大家纷纷点了赞之后,说话间也都不藏着掖着,甚至胆大的还开起了玩笑。

  和叶晚意这边大家就是浅浅地打了个招呼,也没太深问她的情况和老公做什么,只知道最近她结婚了。

  “我的人缘一直很一般。”叶晚意低头和沈星河窃窃私语,“不过他们这样,倒是让我挺自在的,我不喜欢应付这样的场合和谈话。”

  “可能不是人缘一般,是你一直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场让大家不敢跟你攀谈太多,甚至开玩笑。”室内温度热,沈星河替她脱下大衣,“不过无所谓,我们就是来吃个饭,安安静静的挺好的,何必要推杯换盏地应酬呢。这些事儿,让擅长的人去做就是了。”

  叶晚意点点头,心里很开心,从前这种场合,叔叔徐龙每次都要指责她不懂事,说她不会敬酒、不会说话,情商太低,以后进了社会压根不会混吃不开,让她一度很讨厌吃酒这件事,但是沈星河坐在旁边,她就莫名地安心,因为他不会逼她去做什么,不会要求她一定要哪样,他的骨子里是随性和桀骜的,他也看不惯酒桌文化。

  “姜凝,几年不见,现在更漂亮了呀。你和薛凯什么时候散的,我们本来还以为你们要结婚呢,哪知道半路杀出来一个金雨薇。”有个男生挑起话题,“你男朋友做什么的,也不介绍给我们认识认识?”

  边泽暗笑,心想老子等着呢,要的就是这句话,只见姜凝还没开口,他便掏出了一张自己的名片递出去,语气沉稳:“中远集团,边泽,幸会。”

  沈星河喝了口桌上的茶,有些憋不住笑,心想,边泽这个小子,怕是有年头没有这么毫无顾忌地装比了。

  “中远集团啊。”那人接过名片,一看,“总……总经理?”

  其他同学也凑了过来,许是因为这个公司的规模和这个级别有些太高了,倒是让他们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最后只能尬笑,并向姜凝投去羡慕的眼光。

  “幸会幸会。”大家纷纷和边泽打招呼。

  又有女生说道:“其实还是姜凝好看啊,新娘很一般哎。”

  姜凝此刻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满足,没错,她没有输,是薛凯配不上自己,而不是自己被他甩掉。

  宴会厅屏幕上播放着新郎新娘的动态视频,一幅幅画面,从相识相知相处再到求婚,让人不得不佩服现在的婚庆公司,因为他们不管怎么样,都能弄出这么一套感天动地的美丽爱情邂逅故事,让不知情的观礼人为之鼓掌感动。

  “不亏是干媒体出身的,这剪辑、策划和文案的功夫,不服不行啊。”姜凝开了桌上一瓶白酒,给自己倒了一杯。

  叶晚意看完视频,觉得有些讽刺,转头对沈星河说:“所以你看,婚礼真的没什么意思,都是假的,给别人看的。”

  沈星河未置可否,没发表意见。

  边泽则好奇地问姜凝:“我们来探讨下,他为什么不选你。或者说,你觉得你输在哪了?”

  姜凝立马纠正他的措辞:“我没输,ok?你应该恭喜我没有踏入万劫不复的火坑。”

  边泽点头,鼓了鼓掌:“也对,这种男的,确实是很短视。”

  “要说输,大概就是人家父母康健,且是北京土著吧。”姜凝答。

  “这可坐着俩北京老爷们呢,土著这词儿够难听的。”

  “好吧,那我形容下我自己,要说输,大概输在我是外地乡巴佬吧。”

  “……”

  “那个金雨薇,爸爸是我们之前那个网站的总编,薛凯在里面还算混得不错,这下有老丈人保驾护航,不怕事业不更上一层楼了。”姜凝喝了一口酒,表情有些落寞,“不像我,老爸刚转完院,一个月正常的医疗护理费就大几万。”

  边泽点点头,若有所思:“果然,爱情在金钱和名利面前,就是这么不堪一击。”

  千篇一律的证婚词,结婚进行曲一响,新郎新娘交换戒指,仪式结束,为了继续搞热场子,便进入了老一套的游戏互动环节。价格不算高的婚庆公司就一定会搞这一套。

  主持人问:“有没有人愿意主动上台玩游戏啊?”

  这边主持人话音刚落,姜凝便第一个冲了上去。

  叶晚意在座位上都傻了:“她……她也太猛了吧,我以为刚才合影那一出之后今天就算结束了呢。”

  边泽笑,热闹看得贼开心:“反正不管怎么样,今天对于新人来说,应该不会是一场完美的结婚体验,谁叫那个新郎犯贱,非要请自己前女友来呢,这叫自陷风险。哈,这下傻了吧。我看姜凝克制得很,还在规则范围内玩游戏呢,这要是在那些个烂俗电视剧上,不得来一个主角大闹婚礼现场啊。”

  “不至于,不至于,好歹是成年人,肯定不会玩那么过。”

  “有点意思哈。”边泽推了推沈星河。

  他双手环抱,看着台上:“确实不像往常去的婚礼现场那么枯燥。”

  在姜凝冲上舞台的那一刻,新郎新娘表情就有些不好了,奈何主持人并不清楚他们什么关系,相反,一个穿着如此吸睛的靓女上来,主持人展现得异常兴奋。

  “来,这位美女,先给大家自我介绍一下吧,你是哪边亲友,和新郎新娘什么关系呀?”

  姜凝接过话筒,看了薛凯一眼,眼里满是狡黠和笑意,她对着台下的人,大声说:“我是新郎的前女友,姜凝。”

  主持人愣了一下,但是好在经验丰富,不至于接不过来:“好,看来我们新郎处理关系的本事很大啊,前女友都来捧场。”

  底下哄笑一片,除了新人的家里人,其他人乐得看这个热闹。

  “不过咱们这个游戏啊,一个人玩不了,得两个人,我们带找三对情侣来pk,这位前女友,你看现场有没有男士愿意和你搭档凑一对啊,要是没有的话,你可就参加不了了。”这位主持人抖了个机灵,想用条件把她卡下去,让她玩不了。

  姜凝心想,真不要脸,刚才怎么不说有这个要求,正当她要下去的时候。

  边泽过来了。

  姜凝的眼里充满了震惊,她没想到边总竟然会愿意上来玩这个游戏,他也太给力吧,论队友,她就没见过这么靠谱的!

  主持人见又有一位靓仔走上台,把话筒递过去让他自我介绍。

  边泽开心得不行,笑容满面地学着刚才姜凝的口吻:“我是新郎的前女友的……现男友,边泽。”

  哇靠……底下都要炸开了。这效果,电视剧都不敢这么编,主持人觉得今天大概是中了彩票,干了十几年的司仪了,今儿这场面,他还是第一次见。

  薛凯和金雨薇站在一边,脸都要绿了,合着这俩人玩游戏是假,砸场子是真。

  “所以,现在游戏可以玩了吗?”边泽问。

  “可以……可以。”主持人继续游戏环节,“还有两个位置,有没有情侣自告奋勇上台参与游戏的,请上台!”

  沈星河问叶晚意:“我们要不也上去参与一下?”

  “哈?我从来没在这种公告场合玩过游戏哎……还是别了吧。”

  “我们上去,他们赢的几率大一点,可以根据实际情况,选择压死另外一对,要是我们稳操胜券,也可以放水他们。”

  叶晚意想了想,拉着沈星河起身:“走!今天过来本来就是为了给姜凝撑场子的。管他呢。”

  姜凝和边泽看见叶晚意他们上来,顿时乐开了花,心想,这不等于游戏还没玩,就赢了吗,全是自己人。

  另外一对情侣也牵着手上了台。

  游戏没什么复杂的,无非就是那些脑筋急转弯、或者一分钟俯卧撑个数。另一对情侣明显在俯卧撑个数这块落了下风,那个男的瘦瘦干干的,平时一看就不怎么锻炼,相反,沈星河和边泽这边做得毫不费力,边泽甚至还是单手。

  这俩个颜值高身材好的男人,直接点燃了现场,哪里还有人注意新郎新娘啊。

  金雨薇皱着眉,示意主持人快点结束游戏。

  “好!停!”主持人接到信号,说道,“现在场上呢,这两组略有优势,不相伯仲啊。我们游戏的奖品是一千块红包和玩偶娃娃,最后这一轮,就是看,哪一对,抱着接吻坚持的时间长!”

  “哇!”底下尖叫声,口哨声一片。

  姜凝这下有些慌,毕竟自己这对是假的,其他的可是如假包换的真情侣和真夫妻。

  叶晚意也觉得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太难为情了。她拽了拽沈星河的衣服,凑近他的耳朵:“我不喜欢那么多人看着。我们不玩了好不好?”

  “好。”沈星河知道她素来害羞,自然是答应,不过他有另外的要求,“那我也有胜负欲的,这么弱弱地下去,你是不是回到家得给我补上呢?”

  “好……”叶晚意脸红答应。

  “我们弃权。”沈星河和主持人说了一声,便牵着叶晚意下去了。

  姜凝看他们走了,也想要走。但是又觉得真他妈不服,都玩到这一步了,到手的一千块竟然要飞了。

  “还有没有弃权的?再弃权一对可就不用比了哦。”主持人问。

  “想赢么?”边泽咬着姜凝的耳朵,低声问。

  姜凝几乎能看清他根根分明的睫毛,忽然就失了神,她支支吾吾地问:“想啊。你……行不行啊?”

  其实她说的行不行,是想问他是否同意和许可,而不是能不能赢的那个行不行,然而边泽已经会错了意。

  “你竟然问一个男人行不行?”

  计时开始。

  边泽抄起手弯腰将姜凝抱起,她裙子穿得短,怕她走光,他整个人背对着台下,像抱孩子一样把她整个人拥在怀里,他的身子遮住了她胸前和腿下大部分春光。

  “手抱紧我。”他提醒道。

  姜凝乖乖照做,两条玉臂环抱着他的脖子,贴紧他的胸膛。

  男人清冽的气息袭来,薄而微凉的嘴唇,高挺的鼻尖,台上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柔和的光晕让姜凝忍不住闭上双眼,去享受这众目睽睽的放肆,一切的喧嚣和目光渐渐被姜凝的感官排除,这一刻,她忘情地只能感受这一片小天地。

  太久没有这样温热的拥抱,太久没有这样可靠的胸膛,太久没有这样激烈的吻……去他娘的薛凯,你有你的新娘子,我也有我的美男子。

  姜凝热烈地回应起来。

  台下的气氛更热烈了,台上新人的脸色则更难看了。这哪里还是他们俩的婚礼?

  边泽把姜凝放下来的时候,她脚步还有些虚浮,整个人都有些腿软站不稳。边泽扶着她,笑道:“今晚我们俩净赚200块哦。”

  姜凝笑着比了个胜利手势。她捧着玩偶,和边泽下了台,回到酒席入座。

  “可以啊,你俩。”叶晚意给姜凝使了个眼色。

  姜凝反过来怪叶晚意:“你们俩怎么回事,真夫妻竟然弃权,害得我们骑虎难下,逼上梁山。”

  沈星河淡淡开口:“你们不是很享受嘛……”

  “哪有,这叫游戏精神。”

  边泽来了句:“这下咱俩扯平了。”

  “啥?”姜凝没反应过来。

  “我酒量是比你差点,但是也不至于断片什么都不记得好嘛。”

  “……”

  ……

  婚礼结束,边泽开车,先把叶晚意和沈星河送到了外交部宿舍门口,紧接着送姜凝。

  叶晚意看着车子离开的方向,问沈星河:“边泽靠得住吗……他们会不会……我怎么感觉我的朋友有些危险?”

  今晚这气氛确实有些太热烈太暧昧了,很难让人不对这俩产生什么想法。

  沈星河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拥着她往回走:“你可担心得真多,感情的事情,哪是外人说得清的。一个会撩,一个会钓,鬼知道会发生什么,这也不是你能左右的。危险不危险的,猎人和猎物,谁分得清呢,虽然大部分人都觉得自己是猎人,别人是猎物。”

  “你是不是大学还偷偷修了哲学系?”

  “哲学系?弗洛伊德有句名言你知不知道?”

  “什么?”

  “今晚教你。”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