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非正式婚姻 > 第45章 晋江独发

第45章 晋江独发

  将家里的事情妥善安排好,叶晚意陪沈星河又去看了一趟他外婆,两人周六便坐上了回北京的高铁。

  徐龙后来张罗着要一起吃个饭,被叶母婉拒,说孩子们工作忙,已经订了票回北京了,然而其实那时候压根还没买票。叶晚意临走前单独嘱咐了母亲,让她和徐龙一家保持距离,一来是原本就相处得不怎么愉快,二来也是怕给沈星河增添不必要的麻烦。

  叶母点点头,表示自己心里有数,让叶晚意放心,在北京那边要好好照顾好自己。

  公司那边许淮远批了假,只不过要求叶晚意下周开始去法语频道报道,具体做什么听安排,但是小周私下透露说,应该是从最基本的文案编辑做起,其他打杂的事儿也会兼着干一干,属于板砖类型,哪里缺哪里放。

  因为两天晚上挤在小床上,叶晚意睡眠不是很好,这会儿坐在高铁上,没多久眼皮就感觉很重,困得不行。要说以前一个人出远门,在路上叶晚意的精神都会保持高度集中,从来不会打瞌睡,但是现在,似乎多了一个人,自然而然就会处于放松状态,不用担心坐过了站,上厕所也不用把小包背在身上。

  “你睡一会吧,到了我叫你。”沈星河帮她把座椅调整了下,还向乘务员要了一条毯子。

  订票的时候知道沈星河订一等座,叶晚意还说他太浪费,现在能整个人躺下睡,才知道多香,至少她的颈椎不用受罪了。

  沈星河则戴着耳机,看着手机上的新闻推送,时不时看一下身旁人的睡颜,再替她把毯子盖好防止她着凉。

  看样子她睡得并不踏实,可能是因为周遭的声音有些大,眉头一直微微蹙着。沈星河悄声拍了拍前座公放看视频的女生,他面带微笑,指了指耳机,再示意对方看自己正在睡觉的妻子,礼貌且客气地麻烦她是否能声音稍微小一些。

  那女生先是被长得这么帅的男人吸引住了,再回头看了看他旁边浅眠的女人,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赶紧插上了耳机。人总是喜欢看帅哥美女的,这女生一开始还没注意到后座的人,这会儿发现了两个颜值气质超群、一点儿也不输明星的素人,总是忍不住想要多看几眼,她甚至想发信息告诉好友,自己在高铁上遇见了两个好好看的人啊。从反光的车玻璃上看,又拿了手机相机,做出自拍的姿势偷偷看后面,最后,干脆起身上厕所,用经过的几秒钟,假装不经意地瞄几眼。

  这一瞄,就被甜到了,顿时觉得自己看的甜宠电视剧拍的太不走心了,好磕的还得是真人啊。女人肤色白皙,虽然闭着眼,但从轮廓依然可以辨别出是个美人,她娇小的红唇好似染了一层薄薄的水光,男人侧身坐着,身体是偏向女人的,他用修长的手指轻轻按在她的眉心,舒展她微皱的眉头,动作中含着无声却极致的温柔。

  ……

  “列车运行前方到站是,北京南站。thestopis北京南railwaystation”

  沈星河叫醒身边人,叶晚意迷迷糊糊睁开眼,听见列车播报。

  “这么快就到了吗?”她笑,“果然睡觉的时间过得快,眼睛一闭一睁,五个小时过去了,平时坐这趟车真的是各种熬时间。”

  “边泽说请我们吃饭,恭喜我们乔迁,正好周末,他已经在出站口等我们了。”

  “为什么我感觉他总是一副很有时间的样子?毕竟是那么大集团的总裁啊。”

  沈星河帮叶晚意拿着包,将毯子叠好放在座位上,起身笑着说:“很有时间?你想说他很闲就直说嘛。”

  叶晚意有些不好意思,她就是好奇委婉问一下,哪知道沈星河说话这么直接。

  “你该不会以为集团总裁就应该日理万机,天天加班吧,那不是白养了一批职业经理人?做到那个位置上,本来就是对一些战略性的东西拍板,然后控制好大方向不偏离,解决一些其他部门解决不了的问题,这才是掌舵人,再说了,他虽然时常表现出一种低智且幼稚的状态,但好歹也是正儿八经的金融学硕士,也读了q大的mba课程。遇上事儿的时候,你就知道他多厉害了。”

  “好吧,现在想来,高层和底层的苦,果然是不一样的。”叶晚意自嘲。

  “底层这个词不合适,高层对应的是基层。”沈星河纠正她。

  边泽还是老样子,看见沈星河总是要损他两句,不过见了叶晚意就客气多了。

  “房子的事儿谢谢你了。”叶晚意道谢。

  “小事一桩。你老这么谢谢,多生分啊,再说了,也不是白送,这不是他真金白银花钱买的嘛。”他手一挥,示意叶晚意他们上车。

  叶晚意注意到,他今天开的车,好像和上次那辆保时捷不一样,这是又换了一辆车。有钱人的世界,换车大概和换衣服差不多吧,今天心情好开这辆,明天天气不好开那辆。

  “主播工作感觉如何,是不是过几天能从法语频道看见你了?”边泽开着车,忽然想起这一茬,开口问叶晚意。

  “主播?”叶晚意答,“那个岗位内定了,我现在是实习生。”

  “啊?”边泽十分震惊,刚要继续说,就被沈星河打断了。

  “这么安排也挺好的。从基层做起,才能学到更多东西。”

  边泽皱着眉头,看了沈星河好几眼,撇了撇嘴没说话。

  “不过你们中远集团真的很厉害了,广告投放到那么多个语种的频道上,我以前以为你们只在国内有业务。”叶晚意说。

  “海外基建项目我们很早就参与了,只不过换了个名字,大股东还是我们,在全世界各地的中远正式员工加起来应该有差不多十几万,外包还不算在内的。”边泽解释道,“每年春节高层还会去不同国家进行员工慰问的。有一回我要去他在的那个国家,结果签证硬是给我卡好久才下来,差点赶不及,你们这个效率哦,不是我说,真不行。”

  “你怎么不说是你材料有问题呢。”

  边泽吐了吐舌头:“反正你有理。对了,晚意你那个朋友呢,叫上她一起?”

  叶晚意正准备打电话约姜凝,忽然想到今天周六,薛凯上次电子请柬上好像说的就是今天。

  “她今天估计不太行,她晚上要去参加前男友的婚礼……”叶晚意解释道,“其实她前男友也是我同学,之前微信还给我发了请柬,但是我没理。”

  “怎么不理呢?好歹同窗一场,人家发了请柬哎。”边泽来了兴致。

  “他和姜凝都快结婚了,后来因为她爸爸生病觉得治疗是个拖累就立马分手了,而且竟然这么快就找到人重新结婚,我们怀疑他……可能之前就有些不干净。”

  “哦,这样啊,那照你这么说,这男的做人是不怎么地道。”边泽点点头,转而说道,“不过人家发了请柬,你就算不去份子钱最好也随一下吧。人嘛,就这回事,何况咱们还是人情社会,礼仪之邦。”

  沈星河闭目养神,也不插话,就这么听着边泽在这儿胡扯忽悠。

  “份子钱?”叶晚意之前想过这个问题,但是考虑到以后也不跟薛凯来往了,她就打消了这个念头,现在边泽说起来,她觉得也不是没有一点道理,“那给多少合适呢?”

  “那你得看你们平常习惯了,还有就是周围人出多少。”

  叶晚意思考了一会,给薛凯转了账:“那我就转他800块钱吧,结婚,也不能给单数,8比较吉利,姜凝上次说她就准备带这么多钱去。”

  钱转完,叶晚意放下手机。

  哪知道边泽露出惊讶的表情:“800块?你们随这么多份子钱???”

  “多……吗?”叶晚意摸不着头脑,现在这可是低配啊,而且边泽这么有钱一老板,在她们面前说800块多,是不是有些过分了啊。

  “肯定多啊。”边泽分析道,“你出了800块,你人还不去吃饭,你闺蜜800块,她一个人去吃饭,要说现在五星级酒店打折的豪华vip自助餐券也不过大几百块吧,那可随你们吃,龙虾鲍鱼海参什么的都有,你这800,难道不贵吗,而且不是血亏吗?血本无归啊。”

  “……”叶晚意这么一对比,是有些心疼,如果真是自己关系好的同学也就罢了,“那怎么办……我要不让他把钱退回来,他还没收款……”

  “那肯定不行啊,多丢人啊,你说你老公怎么也是个外交官,老婆竟然转了份子钱还让别人退?”

  叶晚意无语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是要怎样。

  “依我看啊,不如你去吃饭,我和星河陪着你一起去,这样我们三个人吃饭,800块,人均两百多,还行,不算亏。”边泽给出建议。

  “可是……”叶晚意总觉得怪怪的,要说这种场合,夫妻俩一起去吃酒还凑合,再带个朋友好像不太合适吧,哪有客带客的道理呢。

  沈星河看不下去了,他看叶晚意一副有些为难的样子,再看边泽这幅不要脸的嘴脸,开口道:“说起来要请我们吃饭,结果你怎么还蹭起饭来了呢?”

  “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啊,一分钱掰扯两分花,这是我们民族的优良传统。”

  叶晚意斟酌了半天,试探地问:“其实吧……姜凝还缺一个假男友,上次不是我们喝酒那回正好碰上了薛凯嘛,这回你要是能去吃饭,和姜凝再稍微逢场作戏一下,她应该会比较解气,就是不知道你这边会不会介意。毕竟……你们应该觉得这事儿挺扯挺幼稚的吧,但是女生嘛……总是喜欢争这一口气的。”

  “不介意!”边泽笑着说,“这不比什么剧本杀、打牌唱k有意思啊。”

  “真的吗?”

  “那必须,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我这人别的不说,还是挺乐于助人的,上学那会还拿过学雷锋好榜样的奖状。”

  沈星河啧啧嘴摇了摇头,没当场拆穿他,但是真是没眼看了,这人脸皮比城墙厚。

  “那我跟姜凝说一声。”

  “嗯。婚礼几点开始呀?”

  “18点58分。”

  “那我开车回去换身衣服,运动服不行,我得换上我性感的黑衬衫。”

  “……”

  “……”

  叶晚意和沈星河都沉默了。

  “那我需要换吗?”叶晚意问沈星河,忽然有些不确定自己的穿着是否合适。

  “不用的,你一不是去砸场子,二不是去走秀台,犯不着。”沈星河答,“不是每个人都像他那么骚包的。”

  “你晚上没什么事吧?确定要陪我们一起去吗?”叶晚意怕沈星河有别的工作上安排,毕竟他也是请了假的。

  “没什么事,我跟你一起去。”沈星河看了眼边泽,淡淡道,“我去,至少场面可控些。”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