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非正式婚姻 > 第43章 晋江独发

第43章 晋江独发

  秘书白砚做事的风格向来叫一个滴水不漏,利落漂亮,效率超群。他内网查了中远集团y市分公司总经理李涛的私人电话,直接用总裁内线拨了过去,讲明了事情的原委,并且再三强调,沈先生和边总不是一般的朋友关系,是从小玩到大的手足情谊,希望他们不要怠慢,且要展现出中远集团一贯顾客至上的宗旨。折扣和手续方面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沈先生是公务人员,不能有任何的失误和违规操作,面得给别人增添不必要的麻烦。

  如果说李涛上次接到秘书白砚的电话,还不清楚里面什么情况,那么这次交代得这么详细,他再不明白里面的利害关系,这个总经理怕是白做了。别说是人家来买房了,这种能接触到公司核心层的关系,他就算送几套房都求不来。

  本来在休息的他,挂了电话,马不停蹄地就叫司机开车往现场赶,还带上了自己的总秘和销售总监。

  李公子等了个十几分钟,就有些不耐烦了,他跟徐蔚蓝说自己还有事,准备先走,哪只刚到门口,就看见自己老子带着一群人风风火火地过来了。

  “爸?你怎么来了?”

  李涛一看,自己小儿子在这,也顾不上跟他多解释,只是说:“有非常重要的事情。”

  李公子纳闷,这是多重要的事儿,能让他爸这么兴师动众地过来?他打消了离开的念头,转头跟上前去。

  李涛一边走,一边心里暗自懊悔,上次徐龙办家宴那次,他怎么就没注意到这个姓沈的呢!

  “沈先生,您好您好!”李涛人还没到跟前,手已经伸了出来,脸上的笑容那叫一个灿烂。

  沈星河起身,礼貌和他回握:“您好,给您添麻烦了,我对房产不熟悉,所以找了朋友帮忙。”

  “怎么会麻烦呢,您说的哪里话?”李涛招呼销售总监过来,“这是咱们销售总监,买房可是大事,看房、选房,□□,一个环节都不能大意,今天我正好也没什么事,不如我们趁热打铁,一起去样板间里看一看?然后中午再吃个便饭?您不急着回北京吧?”

  “这个事情办完应该就要回去了。”沈星河答,“午饭就不麻烦您了,我想上午把这个事情定下来,然后中午我们陪着老人回去吃饭,有什么手续,我下午再来后补。”

  “哦哦,这样也行,也行。”

  销售小姐打工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这种场面,她都快傻了,甚至不知道此刻的自己该干些什么,或者说,干什么才是对的?销售总监都来干她干的活了,她要怎么办?而且,这是她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总经理,平时哪有机会啊,视察都没来过几趟。

  徐蔚蓝站在一边,脸色可谓是异常的精彩纷呈,她忽然就意识到,叶晚意可能捡到了宝,沈星河的能量,远比他们想象中的,要大得多得多。

  “李叔叔,这是我大伯母,这是我妹妹,然后这一位,这可是我妹夫呢。”徐蔚蓝开口道。

  李涛愣了一下,这才注意到站在一边说话的这个女孩,有点面熟,想了一会,意识到是徐龙家的闺女,最近好像和自己的小儿子走得很近。

  “蔚蓝啊,你说你也真是,家里人过来买房,怎么也不和叔叔说一声?”李涛含笑看着徐蔚蓝,“那个臭小子也是,一点儿不知道轻重。”

  李公子站在后面,这下算是服了,看来某些人不是装比,是真的牛比。

  “上次我爸还说要买这些房呢。”徐蔚蓝用撒娇的口吻,借着这个场合忽然提这个事儿,“您估计忙,没顾得上。”

  “你看我这记性,没事儿,叔叔这回肯定记得,回头我给你爸打电话,买房有什么难的,带上钱带上人,来我们中远还怕买不着心怡的房?叔叔给你们员工折扣!”

  “那就谢谢李叔叔了。”

  叶晚意心中冷笑,面上依旧不动声色,只能说徐蔚蓝脸皮厚势利眼这点真是随了她爸爸,上一秒可以对你冷嘲热讽,这一秒却又能为自己的利益若无其事地和你攀上关系。

  沈星河看破不点破,没有当面和徐蔚蓝过不去,给她留足了体面,因为他觉得,在这些小事情上,完全没有任何必要投入自己那么多情绪。

  在李涛的带领下和一群人前呼后拥地招待中,看房买房的效率和体验都得到了大大地提升,没有任何套路。

  叶母哪里见过这种场面,一路上都默不作声,只是挽着女儿的手跟着人群走,她也不出钱,所以也不发表自己的意见,倒是沈星河,时不时询问她的意见,从装修风格到房间朝向,处处考虑她的喜好和便利。

  “你们住,你们喜欢就好了。”

  沈星河语气诚恳,一点儿不像说客套话的样子:“晚意的工作现在在北京发展会好一些,所以她和我肯定在那边住得多,您在y市原来住的地方没有电梯,小区环境也不好,更没有物业,这边配套好一些,会有私人管家,您肯定得住过来的。再说了,就当帮我们忙了,房子要是长时间没人住,就没人气了,什么东西都容易坏。”

  叶母说老实话,还是挺感动的。其实她一直不想女儿嫁给什么有钱有势的人家,身边高嫁的例子不是没有,外表看似风光,其实内里的心酸和委屈只有当事人自己清楚,她只求女儿能遇到那个真心对她好,一辈子爱护她的男人就好了,不求大富大贵,只求平安喜乐。

  自己女儿的性格自己再了解不过,叶晚意是个能吃得了所有的苦,却受不了一丁点委屈的孩子。

  沈星河这个年轻人,就她观察来看,有资本、有手段,更难能可贵的是,他没有居高临下的优越感,很会照顾其他人的感受,并且,从买房这一整个事情来讲,他做到了知行合一,没有耍心眼也没有讲大话。毕竟,有很多有钱人,抠门和算计起来,叶母不是没见识过,比如徐龙一家。不过现在想来,徐龙一家和沈星河还是比不了的。

  这属于婚后财产,出资方是沈星河一人,但是房本上写的却是叶晚意一个人的名字,且沈星河还特别办理了居住权登记,加上了叶母的名字。

  杂七杂八办完,刚好到了中午的饭点,十二点。

  婉拒了李涛几次三番的盛情邀请,沈星河开着叶晚意那辆白色大众,载着老婆和岳母回家。

  李涛看着汽车绝尘而去的画面,不禁皱起眉头泛起了难:请吃饭,不给面子。要说没架子吧,他找了集团边总来施压,要说有架子吧,开个二十万的小破车竟然丝毫不嫌弃。

  最终只能得出一个结论:这样的人,不好相与,交道难打。只能从侧面入手。

  “蔚蓝啊,咱们仨吃个午饭吧。”李涛看向徐蔚蓝,“什么时候把你爸妈叫上,咱们两家人一起聚一聚,再聊聊你们年轻人的人生大事?”

  “好啊,李叔叔。”徐蔚蓝欣然应允。

  李公子站在一旁,只能感叹,今天真他妈地魔幻,出门没看黄历撞见大神了吧。

  这边,开着车的沈星河询问后座:“中午吃点什么?咱们回去做还是去外面餐厅?”

  叶晚意还没说话,叶母率先开了口。

  “开到菜场那边,晚意下车去买点熟菜吧,你喜欢吃的,平时在外地也吃不着,家里还有新鲜的蔬菜,回去简单炒一下快得很。”

  “好的。”叶晚意笑着答应,母亲的态度缓和了许多,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已经表现得很明显了。她不禁感叹,沈星河这个好感度,刷得真快,不过也是,各方面技能点满,再加上氪金,能不快吗?可是如果换成是她,要靠什么在他家人面前刷好感呢。

  沈星河靠边停好车,叶晚意下车去买熟食。

  车里面就剩叶母和沈星河。

  “妈,您有什么话就说吧。”他知道,叶母支开叶晚意,肯定有话要讲。

  “你的心意和诚意我看见了。”叶母叹了口气,缓缓开口,“周末你们就回北京吧,两个人把日子过好,我就心安了。晚意这个孩子,个性要强容易吃亏,心思其实很细,但她有什么事儿都憋在心里,不愿意说出来。你是男孩子,多担待她一点,平时多让着她一点吧。她……自从她爸爸走了以后,一直过得很苦,除了生活条件上这种物质的苦,更多是她给自己心里加的码,上的锁,我其实不想让她变得多成功多有钱,背负太多东西,我只想让她开开心心的。”说着说着,她深吸一口,调整情绪,避免自己的哽咽。

  “您放心吧,妈。”沈星河从后视镜看向老人,郑重说道,“您一个人的时候照顾好自己身体,我,会照顾好她的。”

  “嗯。”

  “我下午联系搬家公司,回头再在新房里面装一个监控,这样我们也放心些。等天气再暖和些,您去北京玩一玩吧。那时候我还在国内,可以和晚意领着您去转一转。”

  “好……”

  叶晚意买了夫妻肺片、麻辣大肠和盐水鹅,她拎着熟食,笑盈盈地上了车,还不忘揶揄沈星河:“带你见识一下美食,尤其是这个大肠,请你不要歧视它好嘛,真的好吃到爆。”

  “妈……”沈星河皱着眉头看向叶母求救,“这个我真吃不了。”

  关于叶晚意喜欢给沈星河安利美食这件事,从上学的时候就乐此不疲,主要是看着对方越抗拒她就越来劲。大肠这个东西,沈星河本能地就不觉得它好吃,所以一直拒绝。

  叶母表示爱莫能助:“大肠这东西,她一开始也死活不吃,后来有一次偶然吃过之后,就变成爱好者了。所以你……要不试一试?”

  “……”沈星河觉着,自己还需要深耕丈母娘这条线,切实维护好互利共赢的双边关系,这样在关键时刻,才能有人站出来支持自己。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