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非正式婚姻 > 第42章 晋江独发

第42章 晋江独发

  一个穿着套装,打扮明艳又火辣的销售接待了叶晚意一行三人。

  “您这边是想买婚房吧?今天正好公司有活动,当场付定金订房总价能立减五万,还可以抽奖呢。”销售把人迎到茶水间,就开始了喋喋不休的营销攻势,“咱们中远的这个盘虽然是新开的,但是房源已经不多了,好房子大家都抢,今天也就放出来50套,您这边三位有没有什么喜好,可以说出来,我帮您推荐。”

  徐蔚蓝和李公子走了过来。销售人员叫了声李总好,只见男人点了点头,说道:“这是我朋友的亲戚,多照顾照顾,能给的优惠尽量就都给了。还有那些个犄角旮旯的偏户、不好的楼层,就别推了,给人家最好的房子挑。”

  “好的,李总。”销售迅速锁定这三个人当中看起来最像拍板人的沈星河,问,“先生您准备了多少预算呢?打算贷款还是全款?面积有什么要求?”

  “全款。三室两厅两卫那种就可以了。”沈星河看了看沙盘,又认真翻阅了销售给的楼盘介绍图册。

  全款客户?销售觉得自己一开始还是有些低估了面前这三人的实力。

  徐蔚蓝听到沈星河说这话,心里不由得也起了些波澜。要说在y市能买得起房的人,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但是能拿出两百多万现金用这么轻飘飘的语气说出全款买的,真不算多,至少徐蔚蓝自己现在还没能达到这种奢侈程度,她顶多就是买些奢侈品包包,几万块的东西不怎么心疼罢了。

  所以她忍不住多看了沈星河几眼,学生时代的他在y中确实算是风云人物,凭着出色的成绩和俊朗的外形,让很多女生趋之若鹜。然而出了社会,真正看的还是硬实力,所谓学历、外貌都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不过,他竟然能真的和叶晚意把证领了,这一点,让她没来由地不舒服。

  “我们公司开发的楼盘分不同系列,不同系列对应的客户群体不同,每个系列的装修也分s、a、b、c级别,我建议您看一下这个四季系列,一梯两户,飞机户型,南北通透,里面用的所有装修材料都是环保低碳的,这个对新婚夫妇尤其重要,毕竟咱结婚了肯定得要小孩不是?”销售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李公子,继续说道,“这个楼层就剩这一套了,808,数字也吉利,精装修拎包入住总价280万多,今天您要是定下来就付款的话,可以立减现金十万元的,李总也站在这儿,可以给特批。如果您没有和他这层关系,是不可能买到这么好的房子,且享受这个优惠的。”

  叶母不吱声,光是这个价格就吓到她了,哪里还有什么意见,叶晚意在买房这方面经验不足,被销售天花乱坠一通说,好似这房子就这么一套,错过了要遗憾终生似的。

  她只能看向沈星河。

  “沙盘上那边的可以介绍下吗?我看您推荐的楼层还是高了些。”

  销售看他指的地方,又看了看李公子,露出有些为难的表情:“那边暂时是不卖的……s级通常会开发商自留,这级别总共也就两栋楼,每栋5层,一层一户,大平层精装修……而且价格还没定呢……”

  “贵一点没关系的。”沈星河说道,“其他的,我看了下,都有些不满意。”

  “这……”

  场面一时之间变得有些微妙,销售口干舌燥介绍了一堆,沈星河都一一指出自己哪里不满意,他主动表示心怡的这一套,偏偏是不开售的。让人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真心想买房,至少从销售角度来看,这客户怕是今天定金都付不成。

  基本上每个开发商都会在一些楼盘里预留几套高质量的房子,这些房子要么是内部高管自留款,要么是用来做人情卖给一些关系好的合作伙伴。

  “要不再看看其他的吧,你要是非它不可,大概在y市就买不到房了。”徐蔚蓝开口,“你喜欢的这个,我爸都买不到呢。”

  她转而又对叶母说:“大伯母,要不您让女婿再看看便宜些的,一百多万也能买着不错的房子,再怎么样,都比你们现在住的地方好多了不是吗?”

  “要不我们换个楼盘看,也不是非要买这里。”叶晚意低声对沈星河说,“有的人在这儿实在是闹心。”

  “我出去打个电话,你陪妈在这儿坐一会儿。”说完,沈星河便拿起手机往外走。

  叶晚意点点头,大概猜到他要给边泽打。叶母觉得没必要赶鸭子上架,买房这事儿又不是非要今天定下来,现在搞这一出,倒像是今天不定下不来台似的。她拽了拽叶晚意的衣服,表示想先走。

  叶晚意拍了拍她的手,安抚道:“没事的,等他回来。”

  销售的笑容有些僵硬,但还是勉强维持着刚才的服务态度,徐蔚蓝就坐在叶母她们旁边一侧的沙发上,大有等沈星河回来的意思,她倒要看看,这家伙去打了个什么电话,有多大能耐。

  李公子今天本来就是来活动现场点个卯,这会儿没什么正事,倒也乐得看这个热闹,要说给个减十万八万现金的折扣,对他来说倒是不在话下,也就点个头的事儿,只是这几套s级的房子,他还真没权限。徐龙跟自己老爸提了几次,都没得到个准话。

  此时的边泽正因为家里安排的相亲心烦,刚开周例会听下面一堆垃圾报告直接发了一通火。这会儿一看发小来的电话,再一看时间,周五上午十点,心想,这种工作时间正常是不会接到沈星河来电的吧。

  “喂。”边泽接起电话。

  “你这接电话的语气仿佛我欠了你钱。”

  “你欠我的何止是钱?”

  沈星河觉得这话听着怪怪的,决定不跟他闲扯,转而说正事:“我现在在y市,看中了你们中远集团的一套房。但是你们销售说不卖?”

  “不卖?”边泽翻了个白眼,“现在房子那么难卖还捂着呢?”

  “估计是内部自留的。”

  “自留个屁,搬不上台面的潜规则还真当金科玉律了。我让白砚联系你。”

  “谢了。”

  “谢个屁啊,要不是你们组织上有纪律,送你一套也行啊。”

  “你就给个正常折扣吧。”

  “行吧。你说你这,婚结完,立马就回去张罗着帮媳妇买房,二十四孝老公啊。”边泽叹气,“我搞不懂,你被灌了什么迷魂汤了?躺在爱情的坟墓里,你不觉得憋闷吗?”

  “不觉得。”

  边泽无语:“咱俩再这样就没什么共同话题了。”

  “你忽然这么感伤,我有点不习惯,要不你来y市玩一玩,散散心,我可以当免费向导。”

  “免了吧,你秀得还不够吗,还要把我骗过去杀?”边泽忽然想起来叶晚意那个朋友,多嘴问了一句,“话说……上次帮你老婆办的那个事儿,她朋友怎么一点表示都没有?”

  “你要什么表示?”

  “也不是要表示,就是正常情况下,接受帮助的人是不是得说一声谢谢。”

  “额……”沈星河想了想,回答道,“她好像在微信上跟我说了谢谢。”

  “得,好事儿都是您的功劳,脏活累活都是我干是吧。”

  沈星河皱眉:“你不也就动一动嘴皮子,脏活累活好像是白砚干得最多吧。”

  “他拿的是高级总裁秘书的工资,不是他干谁干……”

  “你上次兴师问罪得怎么样?问出个所以然了吗?”沈星河笑着问。

  边泽本来想着等对方主动道谢的时候再提这一茬,上次他加完好友一句话没说就把联系人推给了白砚,这会儿经沈星河一提醒,他忽然心血来潮,打开微信界面,找到那个头像,思考了几秒,发了一句:你父亲身体怎么样了?

  结果真是让边泽大为来火。

  红色感叹号!

  姜将江酱开启了朋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朋友。请先发送朋友验证请求,对方验证通过后,才能聊天。

  “人呢?”沈星河见那边半天没回话。

  “等你们回北京,我请客,庆祝你们喜提新房,乔迁新居。”

  “ok”

  “把那个谁叫上。”边泽牙齿都要咬碎了,奇耻大辱啊这是!居然有女人主动删除他的微信???要知道,分了手的那些个女朋友可都是能和他做好朋友的。

  “谁?”沈星河明知故问。

  “还有谁啊!总不能让我一个单身狗看你们出双入对的吧。”

  “行吧,不过这回你就别喝酒了,怪丢人了。”

  “你再这样,那折扣我可按百分之二百给。”

  “万恶的资本家。反复无常,就是你的嘴脸。”

  “百分之三百!”

  沈星河笑:“不跟你贫了,先挂了哈。”

  “嗯。”

  沈星河挂了电话,回去找叶晚意。

  “就要这一套,总价该多少就多少,我待会刷卡。”沈星河坐下,气定神闲地对着那个销售说,“待会会有人叫你办手续的。”

  这话说完,销售傻了眼,徐蔚蓝惊了,李公子则疑惑地皱起了眉头,心想装比还能装这么大?onclick="hui"